目前国内的底层人民为什么这么苦?有什么方式能够拯救大家?是执行西方民主吗?

今天看到b站去世的那位up主,我其实非常难受。

也许是因为其资深b站属性,文字之中充满了当代年轻人的味道,再加上他身世凄惨,吃草莓都是一种奢望,他的去世刺痛了很多年轻人的心。

转过头来一想,貌似最近也真是奇怪。

短短一个月,你们算算有多少这种小人物卑微离去,整个互联网悼念不已的现象。

我其实也算半个互联网观察者了,貌似往年没有这般密集。

我很好奇。

到底咋了?

是因为疫情的缘故,所以整个社会的压力都变大了吗?

正因为社会压力越来越大,所以人与人之间越来越敏感了吗?

互联网舆论某种程度上是整个社会的晴雨表,短时间内这么密集的底层事迹引爆,是因为整个社会的忍耐已经到了一个临界值吗?

我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

底层这么苦,到底怎样才能改变?

按照本论坛一惯的风向,貌似只有对执政机构开刀才能缓解。

所以,假如说,我们现在把一切脚步都停下,然后开始执行西方民主,那样,人民便可以重新拥有幸福吗?

或者,诸位大佬有没有牛人,现在就给你个机会,让你上书,你的文字能呈到中央,放到明年两会代表的桌子上。

你有什么好主意?
于万物之中 82ADFB47E974B953FB85CD5426A42B54033FB33D57437ECE2F7A748B0E3AC24AD5435B037F7B0E0628C2E60ECDF604CBA807021658873F0B4DB3CDFA532F516E
我这人比较悲观,我认为基本无解。因为这不是一个单一原因的问题。
墨茶的悲剧细分起来可以有非常多的环节,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无数的补丁才能将他的生活轨迹修正至正常的状态
我们从b站上Vup社团对墨茶的生平描述来整理一下:
黑茶他家住大凉山,原来家庭也算可以,不是很富裕也不是很贫困,高中尚有不错的成绩,直到他奶奶生病。为了治病,原本普通的家庭债台高筑,最后医治未果,黑茶的奶奶不幸离世,父母也无力偿还欠债。

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典型的因病致贫家庭的故事,涉及到老生常谈的医保问题,这个主线贯穿了祖孙两代人。我有一瞬间甚至恍惚觉得这是个写的很好的故事,两个角色的命运达成了隐性的首尾呼应。但正如王小波所说,在中国,不是写故事的地方,而是故事发生的地方。
就这样,黑茶的父母选择了跑路躲债,只留下黑茶一人面对生活。

遗弃不具备独立生活能力的子女(从墨茶打工的遭遇可以看出),即使按照中国法律来讲也是犯罪行为。按照正常程序应该是由公诉机关提起公诉。然而你什么时候见过公诉机关真的干涉过涉及到家庭成员内部的犯罪行为?家务事,家务事,清官难断家务事。然而此时已经不是大清,宗族完全解体,孤立的家庭既没有儒家的家规监督,也没有现代国家机器的约束,陷入了最为散沙化的情况。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大清,子女必然会有宗族抚养,上祠堂私塾,或者去种祖田,不至于当流民;如果发生在现代国家,那么显然这个责任就要由国家承担,因为公民和国家之间有基于社会契约的权力和义务,既然一个公民已经将自己的自然权利献给国家,国家也理应保护他免于陷入自然状态。如果放任这个行为发生,那么显然是国家的失能。这个国家空有共同体的名号,却没有共同体的实质,因此它是一个虚假的国家。
为了生存,他来到成都打工。但彼时尚未成年又无社会经验的他,是那些黑心老板们最喜欢的人选。老板见他是男的,便让他卖力气,去做装卸工,一个月给他八百,是当年成都最低工资的二分之一。扣掉五百的房租,余下三百元拿来吃喝。三百元,在成都又能吃什么呢,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是再常见不过的事。可那段时间,黑茶还偶尔能吃到猪肉,挂面里还有几分油星在长期的饥饿与劳作的摧残下,他得了胃部疾病,胃痛到彻夜难眠。 
2018年四五月份,因雇主欠薪不发,他前去讨薪,但是却被老板踩断了身份证,赶了出去。失去生活来源的他,又遭遇诈骗,在路边被陌生人用花呗五百元额度换了两百元现金,而他从未听说过花呗到底是什么。他不懂用未来的钱养活现在的他,因为他没有消费未来的资格。房租眼看就要到期,身体又不能支撑体力劳作,他决定回家。

劳动法.txt。这个已经被诟病过很多次了,企业违法成本极低,因而导致劳动者权益保护基本不存在。而企业违法成本低又跟GDP第一的指标式发展方式有关,又可以联系到中国是如何依靠列宁党体制转型成为世界工厂,以及改革开放的本质就是奴隶贸易。展开来说可以说一天,简单来讲就是低人权模式导致了在基层的强盗男爵式的黑社会企业,在中高层导致了以列宁党为核心的党国机器。无产阶级在这个体系中是单纯的牲口,平时在黑社会企业当人肉电池,一旦造反就会用党国机器镇压你,两者相辅相成,塑造了改革开放的官商勾结和经济神话。(顺带一提,现在的996也是这个模式)
所以他最后变成毛粉是非常正常的,他肯定已经感觉到了不公平,善良的内心在呼唤着答案。但你能在墙内指望什么回答呢?只能是“资本家太坏了”这样的笼统解释。但如果你指望他们去斗资批修,开玩笑,条子又不是吃干饭的。
这大概是我们第一次援助他,他没有路费,无奈之下向我们求助,这才凑足了路费,最后得以回家。 从这时开始,群友们陆陆续续开始了对于黑茶的支援。但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想保留他自己的尊严。我们的每一笔钱,都是以借款的名义,发给了黑茶。黑茶收到钱会对我们说很多次的谢谢,谢谢,会说等赚到钱了一定会还。
这笔钱一直没还,他最后还是食言了。不过很多人清楚,还钱的希望渺茫,权当对黑茶的帮助。但有的人也觉得因此被骗,而与黑茶断交。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他想去医院看病,群里也有学医的人建议他去看病,但是等到了医院才发现他没有医保,具体的原因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是欠缴费用,导致不能享受。最后无奈在当地医院用他仅剩的一点存款加上一些援助,在当地医院治病。诊断的结果为胃溃疡和胃炎,但由于不能承受长期住院治疗的费用,输了几天液之后又匆匆回家。好在村里人善良,他回家之后并没有被要求承担家中的债务。否则他可能连片刻安稳都不可得了。
我们也劝他去问问低保,尽量让自己从国家的政策中受益。黑茶回应是,本身他属于有收入的人群,且年轻没有残疾,仅因生病而造成的贫困不受理。更何况还需要去户口所在地的村委和派出所开证明,也需要身份证。而他的身份证,被黑心老板一脚两断了。

这里出现了目前被诟病最多的医保低保制度。i由于编户齐民的政治需求,中国的低保制度与户口挂钩,ii由于前述国家的失能,造成墨茶其实无法获取户口本。在i和ii原因的影响下,即使墨茶真的符合低保标准,实际上也是无法领取补助金的。
后来他又有了希望,据说他家房子要拆迁了,能拿三十多万,只要能熬到房子拆迁,人生就算破局。于是虽然被胃病折磨的难以正常生活,他还是决定做些事,赚些钱。这时候我们也零零碎碎资助了一些钱,但是因为群友多是些学生,援助只能让黑茶勉强度日。
然后有人提议,让他做vup吧,多少能赚些钱。接着群友有的把一些退下来的电脑零件给他寄过去,有的给他画了一张皮,有的给他做了模型。 就这样,墨茶出道了。虽然人气低迷,直播只有群友和一两个老观众看,但他还是坚持着这份事业。 

这段可以解释“为什么要做vup”,因为墨茶其实真正的打算就是熬时间,一边赚点零花钱,熬到领拆迁款就是他平凡的希望。
再后来,他的家属回家了。他本以为苦日子就要到头了,可现实又给了他当头一棒:他的家属只是来抢走他仅有的遮风挡雨的屋子的。他的家属当天就找人殴打他,把他扫地出门。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去县城租一间小房,边打工边直播,以此度日。 

这就是散沙化家庭的互为仇雠本质,在墨茶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他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受害者。为什么他的家属可以肆无忌惮的欺凌墨茶,那又回到我们之前的结论了,因为中国是一个虚假的国家,它在需要你的时候会掠夺你,但是在你需要的时候它却不会保护你。国家背弃了它对于公民的义务,因此社会契约荡然无存,对于一个只行使掠夺的权利,而不尽保护之义务的团体,我们一般称之为强盗。
即使是如此荒诞的人生都没能击垮他的心灵。20年,他人生中最后的冬天格外寒冷。缺衣少食,疾病缠身的他看到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小猫。尽管他自己买几粒1.8元的药片都心疼不已,他仍然为小猫买了舒化奶,拿着破箱子和破衣服为小猫御寒取暖。最后,与他相熟的小卖部老板抚养了这只小猫。
但是谁来关爱他呢?贫病交加,饥寒交迫的他最后还是死在了2021年1月4日或这之后的某个冬日。

……


如果你要问原因,那么原因非常多。散沙化家庭,虚假的国家,编户齐民,低人权模式,在正常的社会中每一条都会被视为不可接受的,然而在中国确是十多亿人默认的现实。这个根本不是什么“西方民主”的问题,你应该问中国应该怎样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90后编剧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5-19
  • 浏览: 9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