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有这样一群被隔离两千多年的特殊人群。(高伐林先生讲历史)

“麻风病患者及其家人的人权遭到严重侵犯,他们被剥夺了尊严和基本权利,遭受污名化与隔离,不得不与家人分离,在家庭当中遭到孤立,甚至与自己的孩子分离。”

“麻风病患者无法获得治疗或任何生计,房产所有权遭到剥夺,没有栖身之所,被教育场所拒之门外,无法结婚生子,行动自由也受到限制。”

此外,“麻风病患者及其家人也被剥夺了参与公共和政治生活的权利,遭到身体和心理上的暴力和虐待。许多人面临强制拘留、被迫绝育和系统性压制,无法公开露面,表达意见,被人从历史当中抹去。他们甚至被剥夺了被承认为人的权利。”

在世界上的许多国家,污名化和歧视仍是消除麻风病的主要障碍之一。只应对疾病本身,而忽视与其相关联的污名化和歧视现象,只会迫使无数的妇女、儿童和男性患者在家庭、社区、法律层面和其他国家机构当中面对无尽的暴力、虐待、歧视和孤立。
3
分享 2020-02-15

1 个评论

光看引用的这些话也能得出结论:

标准的黄左式言不及义、避重就轻、混淆是非、胡搅蛮缠、愚妄装逼,最后只能自取灭亡。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所怀念的是,那段神还在人间的时光。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16
  • 浏览: 1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