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丹尼斯·普拉格谈西方价值观、犹太左翼思想以及审查制度

访谈:丹尼斯·普拉格谈西方价值观、犹太左翼思想以及审查制度

本文译自《联邦主义者》(The Federalist)

主持人本·温加滕(Ben Weingarten),采访对象是保守派作家以及PragerU的创始人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

译文约8500字,本文为摘录版,约5500字


本·温加滕:据我了解,您在布鲁克林长大,就读于当地的叶史瓦大学(译注:Yeshiva,一所位于纽约市的私立犹太教大学)。很明显,你的整个哲学和政治信念深受宗教背景的影响。不过,有些看过你的简历后会说,“你是个犹太裔美国人,一个在藤校毕业的高级知识分子”,而且,这种身份往往和自由派、左派联系在一起。从意识形态上讲,您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译注:普拉格是知名的保守主义者)。

丹尼斯·普拉格:你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给出了答案:“因为我认真对待《摩西五经》(Torah,亦译为妥拉)。在我看来,一个人如果认真对待《摩西五经》,认为它源于上帝,是无法成为左派的。这就是为什么正统派犹太人倾向于成为右派。他们认真对待自己的宗教。他们相信上帝是万物之源,并由此得出某些结论。

我来举个例子。因为案例更能说明问题。虔诚的犹太教徒和基督徒都知道,人性基本上并非是善良的。你会发现,人越是世俗化,越倾向于相信人性基本上是善良的……今年上半年,我在伯克利分校做过一次报告,主办方说,“你是否愿意取消演讲,和左派学生来一场辩论?”我说乐意之至。实际上,这是我的首选。在YouTube把视频下架之前,大家可以在YouTube上看到。(译注:YouTube下架过PragerU的许多视频,这里有讽刺意)在最后的环节,我试图澄清我和左派的区别,而不是和他们辩论,因为这一招更管用。你不需要朝着对方吼,听众们一直在听,我关心的是,大家是否理解左派和右派的区别。如果他们不抱成见并且心存善意,他们会成为右派的。

所以,我说,“我想问你们最后一个问题”——他们是两个不错的青年——“你们相信人性基本上是善良的吗?”他们说,“当然了。”我说,“这一点很重要。”之后,我告诉他们,“你们之所以相信这一点,一是因为美国是个好地方,其次是因为你们太天真。然而,《摩西五经》并不天真:人从小时心里怀着恶念。”(译注:《创世纪》8:21)

如果你相信人性基本上是善良的,你就是白痴。你就是真真正正的傻瓜。事实上,我不能容忍这种信念,即相信人性基本上是善良的,特别是在犹太人经历奥斯维辛之后。这向我们表明,(在对人性的认识上)世俗世界比宗教世界更不理性。

相信人性基本上是善良的,靠的是信仰的终极飞跃,而非逻辑和理性。我并不是说,人性基本上烂透了。人性确有善良的一面,但是,你必须像淘金一样把它淘出来。这个过程很难。

回到开头,你问我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不好意思,我的答案这么啰嗦,但这就是原因——我把《摩西五经》和犹太教看得很重。在这种情况下,你不可能成为左派。你能成为自由派,但你无法成为左派。自由派和左派除了在支持大政府方面一致,在其他各个方面都有分歧。 艾伦·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作为自由主义者,他害怕左派胜过害怕右派。这是他公开对我讲的。

本·温加滕:我猜伯克利分校的学生从未读过《联邦党人文集》,它直截了当地说,“如果人都是天使……”,并以此作为探讨政府的起点,作者们认识到这一点,因为他们深入思考过你谈到的犹太-基督教原则。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对政府权力、对国家的依恋和信仰——这种情况在美国很严重——是不是因为它填补了美国生活的宗教空白?换言之,对进步主义者而言,我认为进步主义者某种程度上把国家看作自己的教会,把世俗人文主义看作自己的宗教。是不是因为它们填补了世俗化国家——至少在美国东西岸——的信仰空白?

丹尼斯·普拉格:世俗主义造成了这种信仰空白,左翼思想趁虚而入。左派的宗教包括:人文主义、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环境保护主义,这里都是左派的宗教。它们填补了人们的信仰空白,这也是为什么犹太人为之痴迷的原因。犹太人是世界上最虔诚的民族,然而不幸的是,对大多数犹太人而言,他们的宗教不是犹太教。犹太人仍然保持着虔诚,而且他们认为女权主义、环境保护主义和社会主义——我提到的所有这些“主义”——都是世俗的弥赛亚运动。

卡尔·马克思的祖父和外祖父都是正统犹太教拉比。大家通常不知道。这并非无关紧要。而且,让人蒙羞的是,托洛茨基、罗莎·卢森堡……以及霍华德·津恩(Howard Zinn)这类犹太人一直乐此不疲地制造这类虚无主义运动,而这种运动总是以反犹主义告终。在今天,最反以色列的人往往是左派。

本·温加滕:你如何解释某种悖论——那些保守主义者、古典自由主义者往往用唯物主义术语做论证,例如,“我们之所以支持政策X,因为在生活在你能得到Y的收益”,而那些左派——左派的哲学被认为是唯物主义的哲学——则并不总是强调“你的生活会因此得到改善”云云,而是指出“这种政策是道德的”——所以,情况成了这样,这些“道德相对主义者”论证到,他们支持的哲学是道德的、好的、正义的、富有美德的?【译注:主持人刚才提到的唯物主义术语,更恰当的说法是功利主义术语。】

丹尼斯·普拉格:当有人问,“这行得通吗?”这时候,他已经不再是左派。这不是左派问的问题。“这行得通吗?”“这东西有效吗?”这不是左派问的问题。“它是否让我感觉良好?”这才是左派的问题。

“最低工资”就是典型案例。《纽约时报》70年代时发表过一篇社论,“最合适的最低工资应该是零美元”(原注:社论实际发表时间是1987年)。当时的《纽约时报》的社论不像今天这样左倾。今天,它已经变成激进左派,而且,他们支持最低工资。《纽约时报》怎么了?莫非有了新的支撑证据?显然没有,他们已经变成左派。左派不会问,“这东西有效吗?”他们并不关心是否有效。他们钟爱理念,却不爱活生生的人。如果你选择爱人,你就会是保守派。如果你钟爱理念,你就会是左派。

可以说,“最低工资”是一个伟大的理念,它听起来很美。但是,它会带来失业。在最低工资的影响下,雇主不会雇用那些刚刚踏上社会的年轻人,所以,后者得不到必要的工作历练。这种政策的缺点很糟,但是它让人感觉良好。这东西有效吗?显然没有。它让人感觉良好吗?是的。

左翼思想的本质,在于让人充满道德优越感。(德国总理)默克尔让100万人——其中90%的人并不认可她的价值观——涌入德国、涌入欧洲,她基本上承认,她想借此表明德国现在“是一个好国家”,并想抹掉屠杀犹太人、一战和二战的历史污点。这就是原因所在。“它能产生良好的效果吗?”显然不会。实际上,讽刺的是,这种愚蠢的左翼政策往往会制造右翼政府。她这个举动也许会葬送欧盟。

但她从没有想过这一点。她关心的是,“它是否让我感到……”——有1000位拉比说,美国应效法德国接收成千上万的穆斯林移民。他们为什么签署这种请愿信。因为这让他们感觉良好。“看啊,我们讲道德。我们是拉比。我们是犹太人。犹太人的难民船希望驶入安全港时,被人拒绝过。所以现在,我们要帮助穆斯林。”这让人感觉良好,我能理解。而且确实如此。我知道许多拉比签了这份请愿信。他们知道他们必须签——否则会被犹太人排斥。但是,你看看欧洲的现状。那些穆斯林移民大多数怀有仇恨犹太人的情感。现在,犹太人签署请愿信呼吁接纳仇恨犹太人的人。

我不知道还有哪个民族比犹太人更蠢。【译注:普拉格本人正是犹太裔美国人】真的,我不知道哪个民族比犹太人更蠢。上帝给了我们脑子,我们却把它挥霍一空。犹太人支持那些仇恨他们的人。大屠杀的幸存者赫蒂·爱泼斯坦(Hedy Epstein)在巴以战争期间,前往加沙支持他们。这位妇人是否有病?这些人宣称消灭以色列。他们放的风筝带有纳粹标志,他们说,“我们要消灭以色列”,然后,你看有些犹太人还支持他们。

我在牛津大学参加过一次辩论会,世界上最有声望的论坛之一,2对2辩论。我的辩论对手是以色列犹太人。辩论主题是:谁对和平的威胁更大,哈马斯还是以色列?这位以色列犹太人、牛津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的教授声称,以色列对和平的危害更大。没有哪个族群比犹太人更盛产白痴。

本·温加滕:你刚才指出的这种讽刺现象,实际上并不是一种讽刺。历史上有一种群众性心理,即邀请那些希望杀死你们的人来到你们中间,并宣称这是道德的、正义的、富有美德的——在西方人心灵深处,我们有一种乖戾的自以为义的自杀性哲学。

丹尼斯·普拉格:或许如此。我不知道谁还有这种哲学。这貌似是正确的。我们(感觉)是如此高尚。这确实是——它的讽刺性表现在它在某种程度上是在效仿基督。“为了我们的信仰,让我们钉上十字架吧。”它确实是西方文化中的一种要素。它就像一种自我惩罚——为事业而受苦是一种高贵行为——换言之,如果你的事业很崇高,为事业而受苦就是崇高的。

本·温加滕:你近期的一篇专栏,略微提到了我们正在讨论的移民问题。有些人把它叫做移民限流(immigration restriction),或者随他们怎么叫,总之,他们觉得谁支持这种能很好地对移民进行筛选,而且更合理的移民管理办法,谁就是仇外分子。你反驳了他们。你说,“我们并不仇外。我们只是恐惧某些价值观。”换句话说,我们的职责在于让那些认同美国价值观和原则的人移民美国,正是这些价值观和原则造就了美国。我想知道,你能否展开讲讲?

丹尼斯·普拉格:我每周写一篇专栏。我坚持了20年。每个专栏作家都希望自己的文章有人读,但唯独那篇专栏,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读一读,它讨论的是,为什么移民和非法移民会产生问题。这与仇外无关,而是恐惧某些价值观。【译注:参见外来移民与文化变迁|普拉格】

然而,在过去,人们来这里是为了成为美国人,并接受我们的价值观。而如今,入境人数激增,多到让那些人觉得接纳美国价值观变得不再必要。这些广进之人携带着厄瓜多尔文化入境。这就完全不一样了。

本·温加滕:除了家庭之外,教育对人的信仰、教育影响很大,因为它会改变文化和政治。您创建了PragerU(译注:一家保守主义视频网站)——这是对社会的重大贡献——在某种程度上教化了众人,并在某些方面纠正了他们从教育机构和流行文化中获得的错误观念。如果您的财务预算不受限制,您打算做些什么?就改变美国文化而言,哪件事最重要?

丹尼斯·普拉格:我要做的便是进一步地推广。我认为——在你的许多听众听来可能很古怪——我之所以这么说,因为这是真实的,我承认它听起来很怪——自少年时代起,我就认为有一个解决方案,一种医治“文化之癌”的药方,最大的问题是让人们知道这个药方真的存在。

我认为,犹太-基督教、《摩西五经》以及美国价值观的组合,是人们能构思出来的最伟大的价值观组合,也是应付邪恶的药方。我一直关心邪恶问题。因此,我们在PragerU上发布了各种领域的问题:经济学、哲学、宗教心理学。如果预算不受限制,我们会把这些视频推向世界。把它们译成中文、日语等,我们会在各种论坛上发布,今年我们收到了10亿条评论——如果预算不受限制,我渴望得到50亿甚至200亿条评论。这是我们的梦想。通过PragerU视频,我能够向1500位罗马尼亚年轻人演讲,不过,它们还没有译成罗马尼亚语,我希望有。这都是必要的。如果我们每次向人们讲述5分钟的保守主义观念,也就是刚才提到的犹太-基督教和美国价值观,我们会很轻松地打赢“左右之争”。

经常有人对我说,“你知道,我经常听你的广播,你说的不过是常识啊。”我回答道,“是的,常识就是保守主义的,它们是同义词。”左翼思想不是常识。左派立场是常识吗?很神奇,它们让人感觉不错,却不是常识的产物。提高最低工资,然后让餐馆倒闭或者使用机器人(雇员),这不是什么常识。这种事正在发生。那些需要在“汉堡王”找份工作的穷人,却不会被雇用,因为他们已经被挤出了市场,现在,许多人通过iPad下订单,情况就是这样。

但是,左派并不关心。因为他们钟爱的是理念,不是人。

本·温加滕:为了能在观念市场上竞争、教育、提倡和辩论,你要确保的第一件事是宪法第一修正案。现在,第一修正案正遭受围攻,这种攻击首先始于高校。您最近在全国巡回宣传那部即将上映的电影《不要安全空间》(No Safe Spaces)。您会见识到那些学生、见识到那种关于言论自由和公开辩论的可憎哲学,你会发现第一修正案的处境有多么危险?

丹尼斯·普拉格:是的,很危险。根据盖洛普的调查,差不多50%的美国大学生不相信“仇恨言论”也有言论自由,这种不理解意味着他们不相信言论自由。我认为,这很荒唐。这个完美的案例表明,左派的学术不严谨有多可怕。“哦,我相信言论自由,但是不包括仇恨言论。”但这表明你根本就不相信言论自由——你自己决定着何为“仇恨言论”。这个话题就说这么多。

顺便提一下,《华尔街日报》最近有一篇很有分量的文章: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已经变成左翼组织。该组织不再关心言论自由。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美国的纳粹分子在伊斯诺斯州斯科基游行。他们之所以选在斯科基,是因为这里有许多大屠杀的幸存者,所以,这些纳粹分子特别卑鄙。ACLU坚持认为:作为纳粹分子,这些人有权在大屠杀幸存者的街区游行。在这一点上,他们是正确的。在美国,纳粹分子可以游行。这是言论自由的要义。事实上,我认为今天的ACLU不会这么说了。他们已经接受了左派立场,即仇恨言论是不受保护的言论,顺便说一下,那确实是仇恨言论。按照今天左派的标准,我们今天的这个广播也算是仇恨言论。

本·温加滕:你认为对美国、对西方,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丹尼斯·普拉格:左派。没有其他(相提并论)的威胁。但讽刺的是,他们不虚伪的时候,也承认一点。他们并不支持西方文明。特朗普总统在华沙演说中强调,我们必须保护西方文明,而《纽约时报》以及其他左派媒体在社论中指出,这是白人至上主义的狗哨。顺理成章的是,左派把宾夕法尼亚大学英文系的莎士比亚壁画拆的七零八落,原因是他是个欧洲白人。他的图像上墙,因为他是欧洲白人。实际上,之所以把莎士比亚挂在墙上,因为他是人类历史上最优秀的剧作家。日本人相信,中国人也相信,印度徒也相信。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读莎士比亚,全世界的人都听巴赫。巴赫(作品)的最好演奏家出自日本。他们并不关心巴赫是不是欧洲白人,他们只关心他写出了最好的音乐。
7
分享 2019-12-18

55 个评论

狠狠地打极左的脸。让他们的谎言、画皮无所遁形。
狠狠地打极左的脸。让他们的谎言、画皮无所遁形。
用极右打极左的脸,貌似不是一个高智商的人该做的事吧?
Dennis Prager还说人不信神不可能有道德呢,你们要不要为了反左去建立一个基督教神棍国家?
Dennis Prager还认为所有受精卵都拥有“灵魂”,所以就是一个完整的人。只可惜他并不知道医学上只有部分受精卵会真正发育成胎儿,大部分都会死。按照他那神棍逻辑,估计全世界的孕妇们每天都在用子宫进行“胎儿大屠杀”,简直就是最可恨的谋杀犯

Prager的观点认为,他应该拥有无限的言论自由。你站在他的角度上确实是觉得这个想法正确。
但是如果美国人人都有无限言论自由的话,您以后到美国一落地就会有人叫你共匪,眯眼佬,黄皮猪,并且还振振有词:我们这是在行使言论自由!
还有,如果你认为你也可以用“白皮猪”呛回他们的话你就错了,你认为他们可能理一个共产主义国家来的黄种人吗?恐怕是把你当做小粉红一起“清洗”了。
用极右打极左的脸,貌似不是一个高智商的人该做的事吧?Dennis Prager还说人不信神不可能有道...

你这是在
因言废人
因人废言
之间反复横跳吗???

我同意他说的左派更注重理念,也很虚伪。
并不代表认可这个人,
也并不会因为他说过“人不信神不可能有道德”的弱智言论,而讨厌他,进而厌恶其全部言行 。

你要想搞批判就抓这篇文章里的内容搞,不要歪楼搞人身攻击。
你这是在因言废人因人废言之间反复横跳吗???我同意他说的左派更注重理念,也很虚伪。并不代表认可这个人...

前面两句话只是给你们提供一个context,后面关于无限言论自由和认为“纳粹游行合法”的思想才是我真正想表达的。

给你看这个人关于宗教的看法是为了让你们意识到这个人是个彻底的保守主义者,不是你们想象中以人为本讲究尊重的古典自由主义者
用极右打极左的脸,貌似不是一个高智商的人该做的事吧?Dennis Prager还说人不信神不可能有道...

你说的是另外一个层面上的问题,我也很同意。极左极右都会带来噩梦。人性本来就很复杂,一面向往自由,一面也渴望平等。政客们往往也都明白这个浅显的道理,所以他们只是打着左右的旗号来攫取权力。美国的先贤们了不起的一点就是让野心家去制衡野心家,一旦政府或者社会走向极端,就有另外一个可以制衡的在野党打着相反的旗号来把他们拉下马,往回拉一些。同时人都有立场,说什么话也会看目标受众是谁。一个人在不同场合的表达需要看当时的环境和上下文。人也不断的在成长和根据环境的变化调整自己在政治图谱中的位置。

周星驰的鹿鼎记中有一个桥段很有意思。
陈近南:读过书明事理的人大多数都已经在清廷里面当官了。所以如果我们要对抗清廷,就要用一些蠢一点的人,对付那些蠢人,就绝不可以跟他们说真话,必须要用宗教形式来催眠他们,使他们觉得所做的事情都是对的,所以“反清复明”只不过是一个口号。跟“阿弥陀佛”其实是一样的。清朝一直欺压我们汉人,抢走了我们的银两跟女人,所以我们要反清。

韦小宝:要反清抢回我们的钱和女人,是不是?复不复明根本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关人鸟事啊?行了,大家都是聪明人,了解!

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里也说的很有趣,客观中立的新闻媒体是不能存活的,必须要吸引眼球立场鲜明,他们真实的目的只是迎合受众,从他们那里赚取更多的金钱。
你这是在因言废人因人废言之间反复横跳吗???我同意他说的左派更注重理念,也很虚伪。并不代表认可这个人...

不知道你怎么看待他所说的”无限言论自由“的问题?
古典自由主义可没认为侵害到其他族群的行为也算自由。
至少我认为支持无限言论自由会让美国社会变成到处都是”你妈死了““杀光小日本””X皮狗“的中国式仇恨社会。
酱缸化不可避免。
某人来碰瓷姨粉的时候,可是整了个辩论几个层次,请楼上的左派自己给自己做个垃圾分类
你说的是另外一个层面上的问题,我也很同意。极左极右都会带来噩梦。人性本来就很复杂,一面向往自由,一面...

我觉得站政治立场是一码事,搞清楚自己在社会中的身份和定位是另一码事。因为你是不是当局者会对你的看法产生很大影响。
你可以反对左派为少数族裔“做主”搞政治正确,因为这个情况下白人左派并不是当事人,右派有足够理由认为他们是在“自作多情”“多管闲事”
但是我实在是无法理解身为少数族裔的华裔为什么也会有人认为白人有散播歧视亚裔言论的自由?
如果是精神白人或者是自认为白人比亚裔高等的人也就罢了,但是如果一个相信人人平等,行使自由不得侵害他人的古典自由主义者也这么想的话,我只能说这是愚昧了。
某人来碰瓷姨粉的时候,可是整了个辩论几个层次,请楼上的左派自己给自己做个垃圾分类

在这之前请你先给我讲一下我该如何捍卫一个种族主义者歧视我的自由?合着我是垃圾,歧视我的种族主义者只是在行使自由是吧?

那么恐怕曝光和反对种族歧视的西方媒体统统都是垃圾,而在评论区无端辱骂和宣扬仇恨的小粉红们却只是在“行使言论自由”了

怪不得五毛粉蛆天天说推特封他们号是在侵害他们的言论自由。根据Dennis Prager的理论,五毛们还真没说错。
我觉得站政治立场是一码事,搞清楚自己在社会中的身份和定位是另一码事。因为你是不是当局者会对你的看法产...

自由是人民对政府的自由。
由于社会发展某些集团控制了forum,代为实行政府的职能,侵犯了自由。
如果种族歧视不享有自由写入法律,请问你如何批评中国人只知道吃的猪性?不仅白人不能歧视你,你也不能攻击一个被别人认为合法的政府和政治文明。
某人来碰瓷姨粉的时候,可是整了个辩论几个层次,请楼上的左派自己给自己做个垃圾分类

合着社民人士和社会自由主义人士就是低等网民。粉红见了咱们说咱们是美国的狗,来墙外的自由派论坛还得被保守派人士批斗,说我们反共反的不彻底,一定得学麦卡锡搞白色文革清洗激进派才行。

你说怎么就这么难呢?果然我就是阿姨口中的支那费拉,,,
自由是人民对政府的自由。由于社会发展某些集团控制了forum,代为实行政府的职能,侵犯了自由。如果种...

德国基本法也规定不能出现纳粹主义的“违宪言论”,合着他们的人民就没有批判德国人只知道工作的自由了?
那德国政府属实是专制,批判政府的极右政党们应该都被左棍关进监狱了吧?为啥还会是个民主国家嘞?
在这之前请你先给我讲一下我该如何捍卫一个种族主义者歧视我的自由?合着我是垃圾,歧视我的种族主义者只是...

取决于如何定义歧视,如果心里不爽的自由可不可以有,如果自己私下没人骂一句可以不可以(把私下语言发到公众倒也是左翼传统艺能。
查理周刊讥讽穆罕穆德算不算歧视,所以被人用枪突突是活该,看来查理也是右了。
至于推特Facebook,本来这算私域--当然大公司多大程度算私,反正不止粉红,很多右派也给封了。这个怎么说,凡事总有权变,克减,拿着这个来扯碰瓷也就是粉红的水平吧
我对言论的侵害比较敏感在就在于首先,谁来规制这个范围呢?自从白左掌握了舆论圈,遍地G点,连政治正确小王子特鲁多都能经常中招。这种情况还要装傻实在令人捧腹。
还有什么【如何捍卫一个种族主义者歧视我的自由】?如果左左人觉得我觉得不爽的人和行为就不该捍卫,那迫真跟共产党一样了。毕竟在中国,你也有拥护习大大的自由。至于反对习大大,凭什么习大大要保护你反对它的自由?
如果要限制所谓的歧视性言论,你首先要证明这不是种自由或者说这侵害到你的自由,而不是说你伤害了我,所以这种自由不能有,如果这么说,莫雷伤害了小粉红,波特王伤害了小粉红,维尼熊伤害了习近平
取决于如何定义歧视,如果心里不爽的自由可不可以有,如果自己私下没人骂一句可以不可以(把私下语言发到公...

所以你说了半天也承认了反对歧视只是定义不一致的问题,也并不同意一个人想说啥就能说啥而不需要面对公众压力。我也从来没说过说了仇恨言论的人就是犯罪,我只是说这种言论不在自由主义原则下的“绝对自由”范畴之内。
并且我寻思西方还真没有人因为种族主义言论进监狱判刑的,只是被公众谴责而已,这也算左棍“侵害言论自由”?
莫非一个人不需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吗?

推特封号的理由很简单,无端的谩骂和仇恨。也得想想为什么品葱的管理员会封禁那么多账号了。
德国基本法也规定不能出现纳粹主义的“违宪言论”,合着他们的人民就没有批判德国人只知道工作的自由了?那...

德国情况特殊,作为两次大战的战败国,这个有特殊国情。
赞同限制言论,危险就在于,这个界限是人定的,就有可能不断缩减甚至最后以言论制罪,不要觉得你能分辨56种性别就能免于SWJ的铁拳。
本质你这套就是贵左左人比所有人都平等,可以给天地立规矩。结果就是一地鸡毛,然后拼命切割
如果要限制所谓的歧视性言论,你首先要证明这不是种自由或者说这侵害到你的自由,而不是说你伤害了我,所以...

对于歧视性言论的定义可以参考德国基本法的“防卫性民主”原则。

不过你还真别说,Dennis Prager的逻辑还真和小粉红们一样。他认为Stand with Palestine的人伤害了犹太人的感情,是反犹太主义。这就像小粉红认为莫雷stand with HK是伤害中国人民感情,是反华。
所以你说了半天也承认了反对歧视只是定义不一致的问题,也并不同意一个人想说啥就能说啥而不需要面对公众压...

也并不同意一个人想说啥就能说啥而不需要面对公众压力。问题是想说啥就说啥当然需要面对公众压力,但是私下说的需要不需要面对公众压力呢?上次伯克利U型锁又算啥呢?更不用说谷歌,facebook,谷歌删除很多右翼的观点。这个怎么说呢?
合着社民人士和社会自由主义人士就是低等网民。粉红见了咱们说咱们是美国的狗,来墙外的自由派论坛还得被保...

成功的开始撒泼了
所以你说了半天也承认了反对歧视只是定义不一致的问题,也并不同意一个人想说啥就能说啥而不需要面对公众压...

六四期间,大批的民主人士账号被封了,我的推账号也被封了(当然了,一定是无端的谩骂和仇恨了)
德国基本法也规定不能出现纳粹主义的“违宪言论”,合着他们的人民就没有批判德国人只知道工作的自由了?那...

别把还有论坛这些言论管制删号和主楼讨论的这些混杂一起,完全两回事,数量级都不一样,如果这都分不清,你是坏呢还是蠢呢?
德国情况特殊,作为两次大战的战败国,这个有特殊国情。赞同限制言论,危险就在于,这个界限是人定的,就有...

“特殊国情”这四个字怎么感觉从某些大家都讨厌的人嘴里听到过?

小粉红给你国洗地是这套口吻,美国南方保守派支持种族隔离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黑人书都没读过,生活在酱缸里,怎么能让他们进入文明世界呢?”

诸如此类。
问题是在美国加拿大的刑法里有“仇恨言论罪”这一项吗?
我似乎没怎么听说过啊,都是公共舆论在谴责歧视言论。
我觉得站政治立场是一码事,搞清楚自己在社会中的身份和定位是另一码事。因为你是不是当局者会对你的看法产...

你可以反对左派为少数族裔“做主”搞政治正确,因为这个情况下白人左派并不是当事人,右派有足够理由认为他们是在“自作多情”“多管闲事”----这个就比较微妙了,经常开除别人黑籍也算是为少数裔做主吧,问题,为啥做主而帮助呢?难道少数族裔都是未成年人?
顺带一提,按照这逻辑话可以继续接下去,加拿大情况也特殊。
因为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第一条明确规定了,不符合民主社会的自由开放平等原则的行为是不受该宪章保护的。这不但包括仇恨言论,还包括这两天沸沸扬扬的魁北克21号法案(禁止一切政府雇员随声携带宗教物品)
“特殊国情”这四个字怎么感觉从某些大家都讨厌的人嘴里听到过?小粉红给你国洗地是这套口吻,美国南方保守...

共产党吃饭,所以你去吃屎咯?
每个国家民情国情就是不一样啊。菲律宾,利比里亚移植美国制度,成功了吗?美国改造日本,非常成功,改造伊拉克,一地鸡毛。
【小粉红给你国洗地是这套口吻,美国南方保守派支持种族隔离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黑人书都没读过,生活在酱缸里,怎么能让他们进入文明世界呢?”】跟国情特殊有什么关系,完全是没啥关系啊。你这句话经常在赵国书籍里看见,比如天无二日推导民无二主,完全是种巫术思维,辩论走到这一步,也就没啥好谈的
另外,支持种族隔离的原因,绝对不会是“黑人书都没读过,生活在酱缸里,怎么能让他们进入文明世界呢?”,这思路非常支那,常见于墙内废物讲不能民主。请不要想当然
也并不同意一个人想说啥就能说啥而不需要面对公众压力。问题是想说啥就说啥当然需要面对公众压力,但是私下...

你都说了,言论自由是政府对人民。FB和谷歌又不是政府,他们用户协议里写了他们对你的内容有删除的权利,你注册账号的时候又不是没同意

套用右派对于状告蛋糕店老板的同性伴侣的一句话“Go to another baker." 右派在谷歌上天天被封,自己去开一个右倾社交平台不就行了吗?看看谁封对方封得更厉害。
顺带一提,按照这逻辑话可以继续接下去,加拿大情况也特殊。因为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第一条明确规定了...

我的担心是有些团体和群体借口政治正确来钳制言论(这个已经发生),这个担心,从来没看你正面回答,拿大家拿和德国两个废物国家的宪法来洗,这个并不能回答我的疑惑。
六四期间,大批的民主人士账号被封了,我的推账号也被封了(当然了,一定是无端的谩骂和仇恨了)

我倒是很好奇你还有这些被封的人发了什么言论,毕竟“民主人士”中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
你都说了,言论自由是政府对人民。FB和谷歌又不是政府,他们用户协议里写了他们对你的内容有删除的权利,...

FB和谷歌又不是政府,但是有巨大影响,所以可以随便封号,这话你跟民主党说去,看他们同意吗?
我的担心是有些团体和群体借口政治正确来钳制言论(这个已经发生),这个担心,从来没看你正面回答,拿大家...

问题是你所谓的“钳制言论”是来自于群体和团体,并不是国家公权力给人定罪监禁。
既然你有说出“仇恨言论”的自由,那么社会团体就说出相反的言论的自由,哪怕这些言论会盖住你的声音。
左左人也就是这水平了。谷歌敢大大方方的承认,我倒是真个给它点赞
共产党吃饭,所以你去吃屎咯?每个国家民情国情就是不一样啊。菲律宾,利比里亚移植美国制度,成功了吗?美...

关于“不能让黑人进入文明世界“你可以去看美国南北战争解放黑奴后那些主张把黑人遣返非洲的人的言论,确有其事
我倒是很好奇你还有这些被封的人发了什么言论,毕竟“民主人士”中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

推特自己洗地说这事误会,这小左左人还在洗地呢,可笑死我了。而且,大企业不用承担社会责任这事,我们是X派企业,就是要限制右派的声音,这话你问谷歌敢说吗?说了看分分钟给FBI查,这会咋观点突然一口气这么右了?迫真左左人显学了
Prager的观点认为,他应该拥有无限的言论自由。


请问能给个出处吗?视频或者文章?我很好奇他是怎么论证无限言论自由的。
左左人也就是这水平了。谷歌敢大大方方的承认,我倒是真个给它点赞

你回答我的问题,你口中的左棍到底有没有使用公权力给政治不正确者定罪?
你都说了,种族主义者有仇恨言论的自由,那么左派团体就没有谴责,反对和批判仇恨言论的自由了?
你们右派只是想找尽一切机会批判左派而已,反政治正确本身不也是右派中的政治正确?
关于“不能让黑人进入文明世界“你可以去看美国南北战争解放黑奴后那些主张把黑人遣返非洲的人的言论,确有...

种族隔离是60年代争民权前的问题,南北战争是给解放黑人奴隶,这是一回事吗?
种族隔离是60年代争民权前的问题,南北战争是给解放黑人奴隶,这是一回事吗?

同样属于保守派的人也在60年代搞出了”文化水平选民筛选”制度来防止没接受教育的黑人成为选民。这个和”墙内不适合民主“是不是很像?
你回答我的问题,你口中的左棍到底有没有使用公权力给政治不正确者定罪?你都说了,种族主义者有仇恨言论的...

现在又退回到有没有以言论治罪了,言论杀人的事倒是有,言论碰瓷数不胜数,你自己也说同性恋蛋糕那个事,主观是想让人因为宗教信仰吃牢饭,可惜法律不支持。那咱能别转进了
同样属于保守派的人也在60年代搞出了”文化水平选民筛选”制度来防止没接受教育的黑人成为选民。这个和”...

你原话是这么说的吗?种族隔离跟没有投票权是一回事?咱先能转进了吗
推特自己洗地说这事误会,这小左左人还在洗地呢,可笑死我了。而且,大企业不用承担社会责任这事,我们是X...

现在又开始主张大企业要承担社会责任了?
那种族歧视言论的社会责任在哪儿?你现在谴责批判谷歌那么欢,不允许我们左派批判种族主义言论了?
在你这儿的批评就是言论自由,在我们这儿的批评就是钳制自由?
你回答我的问题,你口中的左棍到底有没有使用公权力给政治不正确者定罪?你都说了,种族主义者有仇恨言论的...

这就要赞美被左派diss的司法独立了,只要是司法独立的国家,左棍想达到这步非常困难,在左棍赞美的乌托邦,腹诽都用来抓人了。
还有发表谴责反对和批判当然可以了,但是让人闭嘴另一回事。现在是动不动给人扣个种族主义,然后给人直接让人闭嘴,这个陶杰也diss过,看来必须把陶杰送中了。
现在又退回到有没有以言论治罪了,言论杀人的事倒是有,言论碰瓷数不胜数,你自己也说同性恋蛋糕那个事,主...

法律都不支持同性恋起诉者了,说明蛋糕店老板的自由并没有被钳制。你又是怎么得出人民对政府的言论自由被钳制的结论的呢?
现在又开始主张大企业要承担社会责任了?那种族歧视言论的社会责任在哪儿?你现在谴责批判谷歌那么欢,不允...

别转进,孙子。
我说的是如果有人拿着政治正确的帽子,钳制舆论怎么办?不一定非要抓人,网络霸凌,让你丢工作这些都可以让人闭嘴,这样好吗?
你不喜欢的言论有没有发表的权利?还是只要顺手一顶仇恨言论,就直接干掉。
封号算是批评吗?让人闭嘴是批评吗?
法律都不支持同性恋起诉者了,说明蛋糕店老板的自由并没有被钳制。你又是怎么得出人民对政府的言论自由被钳...
怎么又转到自由社会的政府对言论钳制了, 说的是贵左派。谢谢
这就要赞美被左派diss的司法独立了,只要是司法独立的国家,左棍想达到这步非常困难,在左棍赞美的乌托...

你又开始给我和所有左派扣上“反对司法独立”的大帽子了?天天谴责左派扣“种族主义”帽子,你这顶“反对司法独立”的帽子倒是扣的挺欢的啊?
“你给我闭嘴”这句话也是言论自由啊,我并没有作出任何不让您发表言论的非法行为啊?假如我把你声带割了或者给您断网羁押,这确实是在剥夺您的言论自由了
@巴巴罗萨 @加国国父麦当劳 二位请息怒,反问句越来越多,情绪快要起来了,还请各自冷静。立场不同很正常,各自阐述自己的观点即可,没必要非说服对方。
怎么又转到自由社会的政府对言论钳制了, 说的是贵左派。谢谢

你口中的左派又不是政府,你都说了,自由是人民对政府的自由。左派又没有行使公权力,何来侵犯您的自由?
您倒是跟说我说一说舆论战怎么就侵犯自由了?一定要左派右派对骂人数一样才算言论自由吗?
封号算是批评吗?让人闭嘴是批评吗?

又不是政府封掉你的身份证号,急什么急,没人阻止你重新开号或者在现实中发表言论啊。我口嗨一句让你闭嘴又没有真的让您说不出话。
还是一句话,你自己说的自由是人民对政府的自由,所以社交媒体又不是政府,一切行为都没有公权力和强制性,何来剥夺你的自由?
你的水平我已经了解了,就不多说了。
我不想浪费时间。
总结我的观点:
1 像FB,谷歌,推特,这种拥有巨大影响力的社交媒体,有没有公共属性?是不是真的跟某位左派一样,想封谁就封谁--反正这不算侵犯自由(说实在,推论到这步还能叫左派,实在是令人迷惑)
2 如果说对仇恨言论,歧视言论批评这个是毋庸置疑,但是是不是由此得出,只要是不符合政治正确的言论,不需要保护,这个就值得商榷,首先谁来界定这个(有没有权力另说),如何保证这个不被用来滥用(权力一定会被滥用这个是常识,游戏界被某些人渣打着女权碰瓷也不是一次),不要等出了问题再来说我们的出发点好的
加拿大和德国怎么都算不上给好例子
同样属于保守派的人也在60年代搞出了”文化水平选民筛选”制度来防止没接受教育的黑人成为选民。这个和”...
共和党代表保守主义,民主党代表自由主义,熟悉美国历史的话一定知道共和党是一直在为美国黑人争取权利,而民主党是一直从中阻挠的。只到近几十年民主党才摇身一变代表广大少数族裔了。我觉得你对保守主义的理解还只存在于字面上的理解,根本没懂什么是保守主义。
共和党代表保守主义,民主党代表自由主义,熟悉美国历史的话一定知道共和党是一直在为美国黑人争取权利,而...

首先美国的立国之基本理念在John Stuart Mills的论自由里面已经写的很清楚,就是自由主义原则而不是保守主义或者是基督宗教的道德标准。

还有关于共和党和民主党的问题,了解一下美国历史上的两次Party Switch。共和党和民主党在种族问题之上的观点不是一成不变的。60年代支持种族隔离反对民权法的是共和党不是民主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