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1000以下的六亿人才是中共统治的根基

起初我也为利卡酱的话感到震惊,泱泱墙国竟有六亿韭菜月入不足千???这岂不意味着革命成功就差一步之遥?

但是你只要结合墙国的现实思考一下,你就会发现这六亿甚至更多的低收入韭菜,才是墙国危而不倒、死而不僵的中流砥柱。

六亿低收入人群正好契合六亿中国农村人口,但凡你对中国农村有一些了解,你就会发现他们依然维持着相当强韧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

我们只看到了他们微薄的收入,但却忽略了他们更少的支出。

前院种粮、后院种菜、再养两只鸡鸭鹅,食品支出这一项基本归零(除了可能买点猪肉);
他们更不可能买那二十块一杯的奶茶、上那五块钱一小时的网吧,娱乐支出基本归零;
孩子上的都是镇上的公校,每年学杂费几百块,读个几年就出去打工,教育支出少到可以忽略不计;
住的都是自家祖屋,有条件的攒点钱翻新或者盖新房,没条件的继续将就,但也绝不可能露宿街头,所以住房支出可能是最大的一块,但不是刚需;

现在支共还会给农村老人每月发钱,根据不同年龄从几十到二百不等,葱油们不要笑话,这点钱真的可以支撑一个老人在农村的全部生活。

所以哪怕外贸、投资、消费全凉了,哪怕中美爆发热战,哪怕所有国家都断绝跟支共的经济联系或者支共被踢出美元结算体系,甚至哪怕人民币成废纸了,这些人靠着以物易物受到的影响也非常有限。

他们不会听我们反贼的这一套、甚至不会听共产党的那一套,他们关心的只是今年收成如何,能不能卖个好价钱。

就像进攻纽伦港这样的城市,你把电厂炸了他就举白旗了,但你进攻阿富汗或是当年的越共,结果只能是你自己深入泥潭不能自拔,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骑驴的不怕开车的。

换个例子来说,欧美经济一波动,街上就满是示威者(我认为现在的BLM示威跟疫情造成的失业有很大的关系),但你什么时候见过印度、巴基斯坦、甚至更穷的非洲人因为经济问题上街?因为什么?因为这些人压根就没经历过欧美人的富裕日子啊。

所以好多葱油反贼感觉中国人挣这么少,快起义了吧?其实恰恰相反,正因为穷,才有了更强的耐受力,正因为标准低,才有了无限下降的可能。

所以我所能想到的、唯一能对支共统治造成根本性威胁的,就是农业的自然灾害、或是共产党把耕地都收了去搞房地产(狗头),除此之外,中共治下的中国,最多南美化。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以上为未经调查的个人生活经验,欢迎任何形式的补充、纠正)
56
分享 2020-06-11

57 个评论

我很同意您說的這些生活在小農經濟體下的6億人是中共統治的根基。

當然,在成熟的時候他們也會造反。這種小農經濟環境下的男丁數量並不少。晚清的反清抗爭運動就是靠深入農村傳教、召開「講道理大會」。這些人是有道德觀念和正義感的。當時就靠「仁義之師」的原則和傳播信仰,很多農民人家都送男丁入伍,然後留守後方的大多數則為抗爭者義務提供補給和糧食:

「八月桂花滿村香,天軍待我勝爹娘。割雞我送雞胸肉,釀酒我送甜酒釀。」——1860年代的廣西歌謠。

後來抗爭力量籠絡了7千萬信教民兵。這樣數量的人就是從這些小農經濟環境下的農村發展出來的。今天,我們對自發秩序和社會建構的理解比晚清更先進。按照長槍黨的模式將農村民眾組織成教團、民團、再成軍團,某一天,抗爭的反共義士將會成為海嘯之勢。
這麼說來,如果倒退到毛時代,閉關鎖國,對延續黨的統治不是壞事
所以如果你想要革命,就得像共产党当年干的一样,破坏这些农村人的自给自足的经济,破坏他们的共同体,让他们没饭吃,从而不得不“推着小推车上前线”
为什么自古农民饿死最多?因为没饭吃的时候都找他们征粮。除非把粮食种床底下,不然形势不好的时候死的就是他们,自给自足只是有饭吃的时候的幻觉
很独特的观点,确实如果中共的执政目标是让6亿甚至14亿人有饭吃,那我必须承认你的观点完全正确,这6亿人是纯粹的自然经济,尽管闭关锁国会让城里打工的那一部分人口不得不回到农村,减少部分收入,但还不至于到揭竿而起的程度。

但是从全国的角度,这6亿人也基本没有更多榨取的空间,不可能指望剩下8亿人口的财富创造能力急剧下降之后,能够在这6亿人榨出足够的油水,维持供养现有的财政支出。所以除非一尊放弃他的秦皇汉武梦,或者各级军政大员能放下待遇组建新的生产建设兵团,不然多半还得靠这6亿人从牙缝里省出圣上的辽饷和九千岁们的锦衣玉食。
当我听说中国月入1000以下的六亿人的时候,我对推翻中共彻底绝望了,中共依靠这些人统治到世界末日都毫无问题。

反贼们要明白一件事:中共绝对不会因为贫穷而崩溃,只会因为富裕而崩溃
這麼說來,如果倒退到毛時代,閉關鎖國,對延續黨的統治不是壞事

事实上我在2010年就已经看到预言说中共会闭关锁国退回毛时代
貧窮是共產主義的溫床
是社會主義的土壤
所以為了統治  ,  必須貧窮
商鞅的理論一直在這片大地被執行著
说的挺好,而中国现在在山东搞撤村并居,就是为了眼前的收入刨了自己的根基
关于这个问题,我提一个我发明的概念:“毛泽东陷阱”

=======================================

弱民之术是法家多年的心得:
让民众维持在最低的生活水平上,好处就是题主所说的,民众去竞争统治者分给民众的一点好处。就不会去造反了。

而且,这个最低生活水平,不是一直维持不变。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这个最低生活水平,也会逐渐提高。这样就显得整个国家欣欣向荣。


我之前就分析过专制施行弱民之术的BUG:在经济下行阶段很容易崩溃。

由于民众大多生活在最低水平,专制国家也没有政府福利。意味着中底层社会应对外部风险能力很差。

那当全社会由于外部风险,导致经济长期下降,一年不如一年。
底层社会,由于抗风险能力太差,会迅速崩溃。
[b]说白了,韭菜被割完了,没有人给统治者干活了。[/b]

这里的崩溃,不是指民众起来起义,而是指底层社会失去经济造血功能,无法提供充足的劳动力,和适当人力资源。统治者想做任何事情,都发现做不成。

比如:发洪水想修水利,没有足够的工人,有工人也没有足够人给这些工人提供后勤。

同时,由于缺乏民主机制,统治者不知道应该提供给民众什么东西,社会才会改善。
这时候统治者也只能陷入被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暴力维持内部稳定。

更这时候即使有民间集体情愿,也会被朝廷视为造反,错失改善的机会。

比如香港就是典型例子。

如果中共肯给香港普选,反而会提升国际形象,有利于经济贸易等往来。但是习近平等专制者的思维里,他们觉得集体情愿是剥夺我的权力,无论民众反应什么诉求,都必须反着来。

最后当社会经济衰退到连暴力机关都无法维持的时候,只要一次偶发事件,就可能造成无政府状态,整个国家就会迅速破碎,瓦解最后发生大洪水。

我把这种:

底层社会水深火热,上层官僚却拿不出办法;
即使老百姓说出问题,也会被视为造反,而更加不作为的现象


称之为:“毛泽东陷阱”


因为毛泽东就是这种:“你指出我的错,我偏不承认,而且我就一定要反着来"的人
比如庐山会议,大家说是大跃进饿死人,他偏不承认,还想办法把指出错误的彭德怀打倒。后来7000人会议毛还想继续跃进,被大家反对,他就发动文化大革命,我偏要革命到底,把你干掉。


===========================================

而今天,习近平明显已经陷入了"毛泽东陷阱"。

李克强说6亿人不足1000元,说明:中国底层社会惊,正在衰退。


习近平后来在求是上发文章,硬是要说中国已经实现了小康社会,大家一点都不穷。
死不认错,也没有提出任何改进民生的措施,甚至连地摊经济都给否了。

这不是他愚蠢,而是他真的不知道做什么。
这事儿在民主国家就很简单:大家说自己想要什么,然后政府花钱去办事就完事了。

而在中国,民众没有言论空间,说不出自己想要什么,为民发声、集体情愿又都被视为造反。最后大家就一起末路狂奔。
实际上伊朗的情况也是这样的——广大的、未受教育的农村人口,构成了反动政权的基石。
楼主的看法退10年之前都还是成立的,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信息科技的普及,给越来越多的赤贫人们更多的信息,因为这些信息,年轻人会想方设法脱离小农经济。所以现在的农村基本上剩下的就是老人和孩子了。14亿人口,我不太相信农村还有6亿老人和孩子。更何况农村的老人和孩子根本不是维稳的对象。中国最不稳定的因素是农村青壮年,其次是城市里的低级白领,然后才是中产。
所以李中堂的地摊经济也是稳这第一二梯队的人。包子觉得地摊丢脸,他对自己太自信。
这六亿人不是用来榨取财富的,而是用来維稳的

他们不会放弃榨取这六亿,就像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牺牲农村保城市
6亿人以下的基础只能维持支共不垮台,这个基础最多就是让你支当个朝鲜的基础。
但你支想要渗透全球,搞一路一带金币外交,想要搞蓝金黄搞大外宣,这6亿人以下的基础可支撑不起来。
不对的。这群人根本不是什么根基。因为这群人甚至在中国的社会里不算人。
在我的观点里,你要把中国人分成两种东西:低端人口和高端人口。受益于优良的中国传统文化,这些低端人口根本没有自我意识,只会服从高端人口的命令。
在正常国家,低收入者看到别人要抢走自己的钱,哪怕是通过金融等手段偷偷的抢,只要数额超出了承受能力,在别有用心的人煽动下他们就会搞游行示威。
但中国人不一样。你就是要把他们杀了,他们也不会反抗的。“自己的命都是皇帝给的”可以说是低端人口的心理写照,不然饥荒时期,正常国家政府早玩完了,但东亚洼地的中共国没事,旁边搞死四分之一人口的高棉没事。
所以,法国人是大革命,中国是”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那么,就像任何经济原理在中国都不适用一样,在中国任何政治原理也不适用,因为中国是一个内部殖民的系统,可以看作中国政权就像朝鲜政权一样,有一个庞大且稳定的外部输血器。
总的来说,这群人对中国政治状况没有任何影响。是被日本统治还是被美国统治还是被俄罗斯统治,他们都不会任何反应的。你要去屠杀他们,他们只会跑而不会反,甚至村口架个机关枪,他们跑都不会跑。
什么农民起义,搞清楚,那是一群奴隶里诞生了一个奴隶主,他还没来得及变成高端人口,现政权已经撑不住了,于是情况变成了两个奴隶主各自带领一群奴隶争夺对所有奴隶的控制权。在这个过程中,奴隶们既不关心是谁统治他们,也不关心奴隶主让他们干什么。
理解了这个情形,你就会发现,中国政权的交替这完全取决于现有的奴隶主能不能很好的把诞生的具有奴隶主潜质的人消灭掉或者招安掉。不管是因为现有奴隶主太残暴诞生的奴隶主更有机会反抗,还是有外来实体影响,只要能控制所有精英就可以了。
古代,手段是门阀家族,后来发现对最大的奴隶主皇帝不利,于是变成了科举用以筛选精英。现在,我们知道苏联是限制人口移民出国的,为什么ccp“来去自由”?你想走走呗,不影响我继续剥削奴隶,我才懒得理你。
总之,底层人口毫无影响,自然也不算是什么基本盘。
农业的自然灾害、或是共产党把耕地都收了去搞房地产—第一跟第二已經開始了,效果最快要等今年底到明年上半才看得到。

而且如果傳說中年底的災區會來的話⋯⋯
恰恰相反,在专制政体下,由于没有一人一票的机制存在,这个群体不足以称作政权的基本盘。这些人身处农村、受教育程度低,同时年龄结构偏大,可以说是维稳成本统战价值最低的存在。美国中西部的老年红脖尚能通过选举人团、参议院很大程度上左右华盛顿的政策,但在中国,这六亿群体对政府的影响力可能还不如北京几个高档小区的全体业主,他们对当局的喜恶之于政权的影响远没有想象中的大。

进城务工人员、城镇中产才有资格说是当局的基本盘。前者维稳成本高,后者统战价值高。农民起义的时代早就过去了,第三波及以后的民主化大多是中产及以上的阶层推动的;至于进城务工人员,他们对体制的破坏力太大,现今国内每年大部分群体性事件都出自他们之手。

大可不必因此而悲观。考虑到上述群体的年龄结构,农村赤贫人口数量会逐年减少,城镇里的工人和中产则会增加,接下来就是经济增长和维稳成本之间的博弈了。尤其是疫情结束后随之而来的经济衰退,当局一个处理不当就是星火燎原。譬如说鼓励地摊经济,会不会加剧商贩和城管?下岗再就业的小贩,生活本就艰难,再被你城管一抄家,会不会给你来一个突尼斯式自焚?一直觉得当局以“国外比较乱套,风景这边独好”的方式报道香港、美国大规模示威是在玩火。这是真的确信国内屁民不会效仿,还是对自己的维稳能力太有自信?
我很同意您說的這些生活在小農經濟體下的6億人是中共統治的根基。當然,在成熟的時候他們也會造反。這種小...


别逗了,以中国人的尿性,“有道德观念和正义感”是不可能的,大家加入太平军都是为了钱财和美女的
不对的。这群人根本不是什么根基。因为这群人甚至在中国的社会里不算人。在我的观点里,你要把中国人分成两...

這就是為什麼華南淹水 , 官媒無視 , 媒體都在播報美國黑人 , 災民彷彿不存在 ,
因為低端人口根本入不了土共眼裡
我很同意您說的這些生活在小農經濟體下的6億人是中共統治的根基。當然,在成熟的時候他們也會造反。這種小...

您说的没错历史上是这样的,那是因为晚清政府对民众根本做不到现在这种变态般的监视,在本朝你要想在农村尝试传教,哪怕是最正统基督教佛教,都会有小脚侦缉队立刻给你报告到村支书那里,更不用说还想带有造反色彩,等着你的也就是牢饭了(手动狗头)
实际上伊朗的情况也是这样的——广大的、未受教育的农村人口,构成了反动政权的基石。

对的,反而是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为了争取权利成为了反贼,64就是个生动的例子
6亿人以下的基础只能维持支共不垮台,这个基础最多就是让你支当个朝鲜的基础。但你支想要渗透全球,搞一路...

哈哈哈对的,所以我说南美化嘛(可能还是好的),看一尊目前的加速度变成大号朝鲜指日可待。
别逗了,以中国人的尿性,“有道德观念和正义感”是不可能的,大家加入太平军都是为了钱财和美女的

那方面的因素肯定有。可是誰說中國抵抗力量沒有錢財和美女的?攻克一座共匪城,一人一個女粉紅!(女反賊一人十個男粉紅。還分地,讓男粉紅給你們耕地,養一輩子。)https://i.imgur.com/gVIV5LP.gifhttps://i.imgur.com/gVIV5LP.gif
您说的没错历史上是这样的,那是因为晚清政府对民众根本做不到现在这种变态般的监视,在本朝你要想在农村尝...

按我有限的瞭解,反賊至少在中共國某幾個省的農村傳教還是相當成功的。現在習近平時代都0202年了,傳教用的是「密教」(esoteric religion)方法學。把聖經故事當寓言故事講;把讚美詩當風花雪月的民謠唱;把屬靈操練當冥想和氣功練;把行營操練當野外郊遊搞。連人權和習慣法的觀念都可以以「復興中國傳統文化」的宗廟社稷為幌子加以推廣。中共那幫沒文化的官員懂個屁。我方手足按密教的方法硬是把未來長槍黨的萌芽插遍了每一個村莊和縣城。

不然閣下以為中共每年的維穩經費怎麼越來越高。如果中共國民眾一直都是無神論流沙的狀態,維穩經費至少不應高於緩慢增長的一次線性關係。

題外話,當然我也瞭解對密教方法學的批評。這麼搞,信仰必然不純粹、不正統,給外界一種「中國農村邪教氾濫」的印象。然而我是樂觀的。中國光復以後,這些教團恢復和文明世界的聯繫,在陽光下會向好的方向轉型。
reckoner 新注册用户
现在的中共视人口 为负担,这六亿基本盘他们既不关心也不在乎,只是事实存在着。当这六亿人的利益受到损害,共党也不会垮台。共党对社会的原子化让社会失去了自组织的能力。那个时候共产党就变成解放前的国军。

要想让大部分人起身反共,第一要尽可能的让更多人过上好日子,富起来,才有余力思考自由法制。大部分人才能意识到自己过去被剥夺了哪些权利。

第二要启蒙,健康的社会形态有自发变革的能力,那些蒙昧的人受到的教育少,没有分辨意识形态的能力,一点一滴开启民智,是公民社会的必经之路。
對的,甚至還有生活在城市的人保有這種天不怕地不怕,老子最多種菜回家的想法,而對不公義和扭曲的生活堅忍著、樂天著。
所以才說接踵而來的蝗禍、蛾禍、豬瘟、蝦虹彩病毒、h5n6 高致病性天鵝流感 是天要滅中共。。。
不知道非洲蝗虫和国产贪夜蛾给不给力(狗头)

好奇非洲蝗蟲對上中共蝗蟲會鹿死誰手😏
好奇非洲蝗蟲對上中共蝗蟲會鹿死誰手😏

当然是后者赢了,非洲蛮夷虫怎抵得过被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的国产虫,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还认不清现实,小同志你还得再学习一个😏
中共的统治根基是北京卷的高考生,是北上广深有一套房以上的人,是公务员,这些人,尤其是房主,绝对不能接受中共失去权力,否则他们就会受到极大的打击。六亿农民据我所知,骂共产党的不在少数。

中国农村有小共同体现象,几家几户玩的好的,或者亲戚们,会团结起来应对外界打击。而且中国农村基督教传播极为广泛,中共禁止的那几个佛教法师在农村也有不少信徒,就连法轮功在农村都有许多,根本无法禁绝。

淮南农民私搭电视台,海陆丰农民制毒,不少农民村是一个姓氏,团结的批爆,警察抓人要取得老人们的允许。综上所述农民已经失去了控制,中共的基本盘是中产阶级、有房一族、地区发展不均衡情况下的发达城市的既得利益者。

中国的农民很多人支持改革开放,我看过一个视频,1990年代采访一个农民大叔,问他对二十年后中国的看法,他说开放下去,最终会追上世界其他国家,人民的生活会很富裕。

只要接受了初高中教育的人,都明白开放、民主的好处,而且不怎么看中共的那些变着花样绕人玩的黑屁文章,所以就和美国红脖子保证了美国价值观一样,中国的农民尤其是老一辈农民的价值观,就是共产党无耻虐民,国家要开放才能富裕,他们接收信息的渠道很窄,三观已经定型在改革开放初期,任共产党怎么宣传,他们都认为共产党的政治已经完蛋,那套文革、大跃进、公社是共产党的,改革开放是邓小平的。

农民送儿子去当兵是因为没有好的出路,可不是为国效力,目的是为了拿钱和磨练心性。

农民如果受到侵害,绝不会忍气吞声体谅共产党的难处,而是会纠集亲族去闹派出所,和城市民众动辄群体下跪有鲜明对比。我老家是回族村的,警察和所有政府的办事员都不得进村,必须要和活跃的老人们汇报要干什么,取得同意以后才行,比如近几年拆违建,我爸妈在微信群里说的,那个老人让警察把他们在路边的鸡窝原原本本的拆解了以后再复原到他院子里去,否则不同意,几个警察干了一下午。

农民绝不是共产党的基本盘,穷人并不傻,甚至可以说农村信仰民主自由的概率不低,中国七八十年前就召开了国民大会,号召全国普选,共产党也搞过普选,农村人信息滞后,反而接受了正确的三观,没有受现在大学党化教育、团团送妈的影响。
大概意思就是 关起门来自己霍霍自己人就行了 不要再烦其他人了 这样也好
查了下数据,中国65岁以上老人1.5亿 0-14岁青少年 3亿 14-18岁青年接近1个亿 这就已经快6个亿了啊,我一直好奇这1000元以下收入是不是包括了上面这些人啊?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9B%BD%E5%A4%A7%E9%99%86%E4%BA%BA%E5%8F%A3 
两回事。
喜欢中共的,和不反对中共的,能划等号吗?
反对中共的,怎么表现才算是?
我刚注册发贴,要被观察,管事员根本没办法判断我是爱党五毛,还是一心黑中共的。

中国收入低的,教育程度必低,他们有多少政治意识?
就像大多数不会编程的人,和你们讲ai,我不觉得你们能真正懂。
但是爱好电脑游戏的人不少,这和程序员职业没有直接关系。

低收入的机会更少,如果发动了,人数众多,从无政治意识到真正反共,力量是超出你的想像的,法轮功就是实证。

如果觉得收入低于1000,也就不配有反共的机会,那正是这40年,中共所谓的假“改革派”干的好事。
查了下数据,中国65岁以上老人1.5亿 0-14岁青少年 3亿 14-18岁青年接近1个亿 这就已经...

据社科院说法,1000元收入是平摊下来的家庭收入。实际上就是意味着一个家庭,比如两个老人,两个中年人,一个小孩,那么老人的养老金+中年人的工资合计在一起少于5000元,这个收入1000元以下是这么计算的。当然,如果城镇富裕地方,单人养老金5000多,中年人工资一万多,小孩无收入,那么这个小孩并不计算在收入1000元以下的人口中。
中共的统治根基是北京卷的高考生,是北上广深有一套房以上的人,是公务员,这些人,尤其是房主,绝对不能接...

把农民比作美国红脖子,这个角度好,姿瓷一个 +1
都说文革把中国传统文化砸烂了,但我感觉农村还是保存了不少的,传统价值观之类的
很多基層人民不知道他們的貧困是共匪造成的,因為他們資訊封閉,所以無法接觸反共內容,因為在溫飽的邊緣掙扎,所以根本沒有時間與空間分析人事物,他們很容易被共匪馴化。
楼主的观点忽略了中共的政权内斗。中国历代皇帝(独裁者)的政权,最大原因都是死在内斗上,因为有贪官或者夺权。贪官能剥削得韭菜吃不起饭,夺权韭菜会成为炮灰。就算韭菜的下限再底,总会贪生怕死。为了活命,他们唯一的选择只能反抗,再怎么鸵鸟,未来都得面对。

你要说这个未来有多久?皇朝能统治上百年,那是建立在奴隶制上:干活只用管两顿饭就行,动不动就严刑伺候(斩首、十大酷刑)震慑。现代你觉得还能做到吗?你觉得过上了现代生活的人能忍受吗
月入1000以下的六亿沙雕,只有在当年国共内战的时候有用。
现在中共的根基是后浪
boomboomgogo 新注册用户 回复 Dk2s
這就是為什麼華南淹水 , 官媒無視 , 媒體都在播報美國黑人 , 災民彷彿不存在 ,因為低端人口根本...

说白了还是政治宣传,其目的就是维护独裁政权的形象,报喜不报忧,转移群众视线注意力,从而实现久而久之就忘记了这件事
這些人都去當兵會六億玉碎嗎?

哈哈哈还玉碎,都得是:
“ Sir, this way, follow me.”
這麼說來,如果倒退到毛時代,閉關鎖國,對延續黨的統治不是壞事

但是你需要一场二次文革,把改开40年积累的权贵阶层全部一网打尽(对,包括习近平本人)
说的挺好,而中国现在在山东搞撤村并居,就是为了眼前的收入刨了自己的根基

是,但是中南海也不傻,你们地方政府开发房地产,维稳费用还要中央掏?
這就是為什麼華南淹水 , 官媒無視 , 媒體都在播報美國黑人 , 災民彷彿不存在 ,因為低端人口根本...

广州小区地下车库进水,几百万元的汽车变成了废铁,这也算低端人口?
共匪的基本盘是中基层公务员、警察、武警。共匪靠中基层公务员来统治国家。六亿一千收入的基层也好,白领金领也好,都是共匪鱼肉的对象,怎么会是基本盘呢??
不完全对 这不过是因为这些人好控制好洗脑的缘故。执政基础应该是控制他们的中国中层干部(中国党内外的精英)

中国王朝千百年都懂得道理(虽然不宣传): 皇帝通过治吏来治民

蔡教授的说法似乎显示这个基础开始动摇
不无道理。
然而中共是一个寄生政权,以侵蚀所寄生的中国民众为生。它要存活,就只能不断地,越来越狠地,越来越大规模地,越来越疯狂地侵蚀它所寄生的民众群体。它对所侵蚀的肌体是没有特定指向,没有特定边界,没有特定范围,没有特定底线的。所以就有小粉红投诉家里房子被强拆,被业主强行驱赶等遭遇。而且现在的人和以前的人要求也不一样了。第一代出城打工的人,只要在城里有个安身的地方就行,现在出城打工的人会要求房子有独立厨厕,有空调,能上网等等。而且现在侵蚀下层的要求也不一样了,再也不可能像我们当知青时拿包烟拿瓶酒就能满足官们的要求。再说,这个寄生政权有不同的层次。习禁评可以割马云的韭菜,但并非每个官员都可以割马云。总有一些官员只能拿1000元收入这群人开刀,而且这样的官员人数远比习禁评层次的人数多得多。如果1000元收入以上的人群都没有韭菜可以割了,那么1000元以下的就绝对逃不过被割的命运。假如公社化时人们会乖乖地把土地耕牛甚至锄头镰刀铁锅都交给公社合作化,今天就绝对再无这种可能。
时代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范松忠 黑名单
也是,月入1000以下,完全动不得,这些百姓休息一天,可能就要饿肚子,因此只能不得罪习匪集团。因此经纪上,就不可能坐火车去边境,甚至飞机出去了。200块一本护照也买不起。
不需要一网打尽?你以为都墙内都知道什么是权贵吗。怕是连权贵这个词的意思都不知道。何况权贵们隐姓埋名更换国籍,行事低调。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