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全球化变成了万恶的资本主义,改变全球化模式就会伤害盟友关系?这次美国大选决定的走向

美国总统里根时代启动了新自由主义,放任跨国公司和金融,后面无人歇制导致了畸形发展

过去30多年里,许多西方国家(也包括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政府,都变成面对经济巨兽的政治侏儒,政府的经济与社会职能被架空,放任跨国企业在全球市场里的垄断行为,最终导致全球化利益与风险分配,严重不均。几乎在所有国家内部,跨国资本取得绝对支配地位──压缩工会权力、放宽劳动条件,全面减税、厉行财政平衡,长期执行紧缩政策、倒逼社会福利减小等等

其次,金融市场本身,变成创造巨额短期暴利的来源,大量资本被吸纳进虚拟经济,金融凌驾于实体经济之上;实施大幅度金融松绑,拆除金融防火墙,全面开放衍生性金融产品,最终导致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和2008年欧债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危机。
https://i.imgur.com/wn3Dv4c.png
跨国资本在全球化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

美国根据新自由主义蓝图打造的国际经济秩序,让跨国资本在全球取得前所未有的主宰地位,民主与市场都成为全球资本主义的俘虏。

如果我们把国家也视为经济体,将所有国家的财政收入与全球大型企业的经营收入作为比较基础,全球前100大经济体,只有30个是主权国家,其余都是跨国企业。

全球营收最高的是沃尔玛(Walmart),只有8个国家的财政收入超过它。作为一个经济实体,沃尔玛的规模远超过西班牙、韩国、澳大利亚。而在这些企业巨兽面前,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府都是侏儒,没有任何谈判筹码。

资本主义全球化,使得极少数跨国企业与最富裕阶层,成为全球权力行使主体,他们排斥所有限制其行动自由与资本回报的全球治理或监管机制,他们有能力影响各国的法律、政策与国际规则,完全不受控制。

在新自由主义指导下的全球化,导致「寻租资本主义」(rentiercapitalism)越来越厉害。联合国发布的「2017年贸易与发展报告」,特别指出「寻租资本主义」对世界经济结构的扭曲作用(中共因此也搭上了大便车)。现代经济里典型的寻租,就是企业借助政治影响力,来取得特殊竞争优势,或巩固自己的寡头地位,然后借此压榨供应商、消费者或政府,以获取超额利润。

超级全球化,导致超级贫富分化

过去30年的全球化,可以称之为「超级全球化(hyberglobalization)」,全球经济整合的深度与广度,在以史无前例的超级速度前进。

超级全球化导致了产业结构的高度集中,也让极少数的享有垄断地位的超大型跨国企业,囊括了越来越高的超额利润。在1995年,如果我们把全世界所有非金融业上市公司的市值从最大到最小进行排列,前100大的总市值是最后段2000家公司的31倍,而20年后,这个倍数已经暴增到7100倍。

在过去20年中,这100大企业的超额利润比例,也不断攀升,跟它们同业平均获利率相比,在1995年它们的超额利润占利润的比例是16%,2015年则上升到40%。

这些超大型跨国企业之所以能急速扩张,又能享有惊人的获利能力,主要不是靠它们的创新或效率提升,而是它们可以借助自己的政治影响力,来扭曲法律、政策与市场监管体制,让自己透过收购专利与滥用专利诉讼,来压制对手与阻挡潜在竞争者,可以在全球范围逃避课税,以及设法解除反托拉斯法的束缚,让自己可以通过并购而快速巩固市场垄断地位,并让自己暗中侵占消费者权益的商业模式,规避消费者保护法的管控,甚至还可以要胁各国政府,给予特殊优惠的财政补贴。

我们想一想,是不是超级大企业欺负消费者的事情,越来越多了?普通消费者面对大公司,越来越无力?

在全球寻租资本主义盛行的时代,贫富两极化是必然的结果。

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的劳工,无一不受超级跨国企业的剥削,无处可逃,对于普通打工者来说,相对工资越来越少,生活费用越来越高,权益越来没有保障,利益诉求越来越没有渠道申诉。
https://i.imgur.com/4GvLRGT.png
占领华尔街运动:我们是99%,抗议美国1%富豪占有大量财富。运动无果两个月后被清场,780人遭逮捕


近年来,主要国家的民主政治趋势,快速向右转,美国、奥地利、巴西、菲律宾等国家,都选出了激进政治势力领袖,欧洲主要国家的右翼民粹势力快速兴起。

激进左右翼势力快速兴起,背后就是那些利益受到损害的、普通行业的劳工的无声的抗议,用手中的选票,进行最后的反抗。
https://i.imgur.com/ygW6VGN.png
在美国,右翼民粹——川普;左翼民粹——桑德斯


而川普的当选,就是美国人对传统左派与右派(建制派)的主张都失去了信心的结果。


川普的政治主张,是反全球化(废除TPP)。

反全球化套路是贸易保护,然后以此为手段,推动制造业回流的同时,跑出去抢钱——什么中共国、日本、韩国、欧洲,反正谁有钱就抢谁的。通过这种手法,抢一部分钱以解燃眉之急的同时,争取重新定义全球化,塑造一套对美国更加有利的国际经贸新规则。

这个当然不受全球化资本欢迎——本来他们赚钱赚的好好的,川普就这么端着枪出去抢劫,中欧日韩这些又不是棒槌,当然要反抗。这一反抗就是贸易战,全球化资本的利益就要受影响。川普嗓门大腰杆硬,其他国家最后不得不妥协;但这种妥协其实是有限的,而且的同时,芥蒂、反感和防备也会随之增长——这自然会从长远角度,影响美国全球化资本的收割,即被说成了影响盟友的关系。

至于川普的重新定义全球化——这个全球化资本同样不感兴趣——毕竟现在的体系下,他们已经活的很舒服了,犯不着再担着风险,受着损失,去做吃力不讨好,还未必能成功的事。

这就是全球化资本,以及民主党建制派(拜登)讨厌川普的原因。


桑德斯的政治主张,不但反全球化,还要抄华尔街的家。

桑德斯比川普还要狠。川普的解决方案是枪口对外,跑去抢外国的钱;桑德斯的解决方案则直接就是关起门来劫富济贫。桑德斯的竞选主张里,有一大堆福利派发政策——什么公立大选免费,减免助学贷款,推动全民医保等等,这些都是要钱的。而在如何解决方面,桑德斯的逻辑是,美国的社会财富分配机制存在严重漏洞,富人在这些年的财富增长中,获得了绝大部分增量,但他们纳税比例却十分之低。所以,要向他们大幅增税,堵住各种偷税漏税和财政补贴的缺口(这些缺口基本上都只有富豪和大企业才有本事享受),拿这些钱来补贴穷人!

在华尔街看来,川普是在割他们肉——只要好好配合,把中欧日韩的贸易合作商全收拾服帖,把更合理的全球化体系整出来,到时候酒照喝、舞照跳。

而桑德斯则是抄他们的家——要改革税制,堵住财政补贴和游说的漏洞。逼他们把赚的钱源源不断的拿出来,给大学生的教育、穷人的医疗以及不断增加的新移民的食品券买单!

华尔街这么一比较,川普简直都是最可爱的人了——毕竟后者只是要它们承担点对外战斗的经费和损失,前者则是直接把枪口对准了它们!

解释一下

民主党建制派的基本盘,有两个组成部分——上层的全球化华尔街精英,和底层的有色人种穷人。

他们之所以能凑到一起,纽带就是普世价值观里的政治正确——尤其是反种族歧视,人人平等。与作为共和党基本盘的白人中下层所暗中钟爱的本国优先不同,民主党坚决反对种族歧视,大力推崇捍卫弱势的人权,并将其奉为政治正确。


只不过,虽然都推崇政治正确,精英和底层有色人种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

底层有色人种推崇政治正确的原因很好解释——因为他们本来就是被歧视的对象,当然要反歧视,高举人权大旗。

但全球化精英就不一样了。这波人基本上都是白人,他们之所以也推崇这些,是因为他们吃的是全球化的饭。全球化过程中,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文化、制度、种族、语言,意识形态。这种差异性的存在,会严重影响到全球化。所以,他们有必要大力鼓吹反种族歧视,人权等,形成全球认可的普世价值观,以突破上述那些各式各样的国家、地域阻隔,最终在认知层面,保障全球化的有效推进和维持。

总而言之,正是全球化,才让上层白人精英,与下层有色人种,这两拨完全不搭的人,在政治正确的共同纽带下,团结到了民主党的大旗下。

但现在,情况出现了变化——桑德斯以反全球化面目出现,将打土豪分田地,作为挽救穷苦大众的手段。


这简直要挖民主党的根了!

虽然论人数,民主党拥趸中上层精英只是少数。但他们一直是占主导地位的。毕竟精英素质更高——会忽悠,又掌握了大量社会资源——有资本去忽悠(媒体舆论导向)。如果说,桑德斯的政纲是真正改善美国中下层的,那么可以说,底层大众只是被民主党上层精英操纵,用来抗衡共和党的棋子而已。


而桑德斯的横空出世,等于是在割裂了民主党两大基本盘纽带的同时,让他们形成尖锐对立。如此一来,上层精英就被彻底架空,成了无缘之木,无水之鱼!别说跟共和党叫板了,自己在党内都已经成了孤家寡人,空头司令,再也hold不住了!

这就是民主党建制派痛恨桑德斯,甚至不惜合起伙来将其做掉的原因(前推希拉里、后推拜登)。2020败给川普,只是输掉一场选举;而如果让桑德斯上了台,那民主党不仅不再受建制派和全球化资本的控制,反倒会成为一把刺向他们的利剑——这比直接亡党还无法接受。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民主党内部的分裂,其实已经无法遏制。建制派和全球化精英与底层大众之间,已经形成了深深的鸿沟。

而桑德斯的政治接班人的拥趸将会越来越多,到时完全可以另组新党,绕开民主党。那在民心尽失的情况下,民主党建制派对这种分裂根本无力阻挡。

而无论哪一种,结局都是一样的。民主党的传统建制派,将跟他们的共和党建制派同仁一样,逐渐成为明日黄花,再难充任政坛主流!

面对这紧急的形势,所以大家会看到,为什么民主党为了反对川普,不惜竭尽全力。


最后,肯定会有人提出民主党建制派的TPP,也是很好的解决全球化矛盾的方案?我在这里可以断言,达成TPP协议的过程,会变成曾经WTO的谈判一样,五六年可能都没谈成一个结果。不要忘了中共国的一带一路,他的作用就是很好的阻扰了欧盟、韩国与美国经济议题上能达成的一致。只要习近平一撒币,见钱眼开的全球化资本家,会和中共国达成一定意义上的共识,TPP协议就会面临无休止的扯皮。


postscript:如果站在美国公民的角度,经济上的一部分政策我支持桑德斯,能源政策上支持川普。因为美国的教育在我看来已经烂透了,对照人口比例,美国初等教育辍学数量是欧洲、日本、加拿大的几十倍,总辍学人数接近200万,连许多中产都难以负担学费,成了一个辍学大国。连学都上不起了,还鼓吹精英教育,不是何不食肉糜吗。



参考资料:(墙内网站慎点)
欧洲经济与文化评论——全球化为什么名声臭了?跨国企业要背锅
https://kuaibao.qq.com/s/20181102A02UXX00?refer=spider

世界银行的初级教育的辍学学生数量调查
http://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E.PRM.UNER?cid=GPD_31
4
分享 2020-10-31

10 个评论

我一直纳闷 无论是桑德斯还是拜登都想对企业下手 又不拆分大的 又不改善环境 而是只会增税 成本提高 利润降低 中产更惨 这是想弄死自家企业吗 …… 金发好歹还是去外面抢 抢一把钱给颗糖 有中国战狼般施压力在 盟友也不会跳反 而且美国每年给他们花这么多钱 道义上也不犯说 这俩上来感觉是要把企业直接埋进土里 让他们把钱给长出来似得 
>>我一直纳闷 无论是桑德斯还是拜登都想对企业下手 又不拆分大的 又不改善环境 而是只会增税 成本提高 ...

我记得桑德斯要搞的是累进税制,主要针对富豪与大企业的,而华尔街又不可能撤出美国。
>>我记得桑德斯要搞的是累进税制,主要针对富豪与大企业的,而华尔街又不可能撤出美国。

这难怪上不来
>>这难怪上不来

是的。在美国支持socialist,肯定被骂red devil,死路一条,他还是一个犹太人.....

而且桑德斯如果上台的行政权力只会比川普更差,会被更严重的架空。我是看好他的一部分政纲,但不看好他这个人。
所谓全球化基于的理论是经济学上的“比较优势”。

然而第三世界国家的“比较优势”是什么?说白了无非是“低人权优势”。
>>所谓全球化基于的理论是经济学上的“比较优势”。然而第三世界国家的“比较优势”是什么?说白了无非是“低...

拜登如果当选,这种“低人权优势”(寻租资本主义,裙带资本主义),应该还会维持好久,最差如WTO那样会扯皮个十几年。美国人自己也受伤。
桑德斯这次彻底把自己卖了!两次被民主党建制派耍,还厚着脸皮吹拜登最进步。这就不说了。

拜登出这么大丑闻以后,还为拜登站台,据说还想着要当劳工部长。这就是毫无底线了!彻头彻尾的机会主义政客
>>桑德斯这次彻底把自己卖了!两次被民主党建制派耍,还厚着脸皮吹拜登最进步。这就不说了。拜登出这么大丑闻...

太老了,我估计他没力气再去折腾下一次选举。沃伦我没多大关注,好像也是极左翼的代表?
>>太老了,我估计他没力气再去折腾下一次选举。沃伦我没多大关注,好像也是极左翼的代表?

沃伦更是变色龙。她初选的时候自己编了一个桑德斯歧视妇女的故事,辩论中桑德斯当然否认。辩论刚一停,当着所有电视观众的面,沃伦就一脸正经地盯着桑德斯说:“你怎么能在全国电视观众面前说我说谎?”

她的荒唐逻辑是:她自己诬陷桑德斯,桑德斯否认,就等于是指责她在说谎(其实她就是在说谎),所以是对她的莫大侮辱。

这个变色龙现在幻想拜登能赏她做财政部长
>>所谓全球化基于的理论是经济学上的“比较优势”。然而第三世界国家的“比较优势”是什么?说白了无非是“低...


不是这样的,比如美国生产力发达,造飞机和造手机都比中国有优势,但是美国的生产力总量有限,造飞机利润更高,所以就变成了美国造飞机,中国造手机。总体来说美国还是从全球化受益的,各行各业主要的上游设计,商标和更多的利润都还在美国。美国资本家受益远多于底层人民主要是内部分配问题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要提高续命水平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31
  • 浏览: 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