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没有声调的汉语族语言

上传一段语料:
登高 den go (杜甫 tus fru)

风急天高猿啸哀 fung gib ten go yan shaf œ
渚清沙白鸟飞回 jra chang sa pak jro bi fœ
无边落木萧萧下 mô ben lok mug sœ sœ has
不尽长江滚滚来 bud chint chong gong grun grun lœ
万里悲秋常作客 vant ri bi chü song jog hag
百年多病独登台 bag nen dô penk tuk den tœ
艰难苦恨繁霜鬓 gan nan fru hent fan song bint
潦倒新停浊酒杯 lœ dro sin teng chuk jrü bœ


说明:
(1) b, d, g, j 在元音前为不送气清音,在r前或作为韵尾为浊音),而p, t, k, ch 是送气清音。
(2) 有b, d, g, p, t, k, sh, s, f, m n, ng, nt, nk, mp十五个韵尾,其中塞音韵尾必须像英语一样爆破。
(3)r像西班牙语一样,是大舌颤音,可以和其他辅音构成复辅音声母。
(4)没有介音,也没有二合元音韵母。
(5)o 和 ô 分别是[ɔ] 和[o],形成对立。

尽管没有声调,仍然能从一个字的发音推出该字的平上去入。
0
分享 2020-12-01

20 个评论

是何種語言?從來未聽過有漢語族語言是無聲調的。
客家话?临高话?
发一下音频好让我们听听
>> 是何種語言?從來未聽過有漢語族語言是無聲調的。


漢語族大把語言沒有聲調,例如當代上海話就已經演化爲高低重音語言,沒有聲調(傳統分析喜歡把它稱爲連讀變調但上海話早已不是連讀變調的階段,而是首字定調)。看樓主這個描述應該是他自己創造的一門人造語言,漢語族語言沒有塞音韻尾除阻的,
>> 漢語族大把語言沒有聲調,例如當代上海話就已經演化爲高低重音語言,沒有聲調(傳統分析喜歡把它稱爲...

塞音韵尾和鼻音+塞音二合韵尾在语流中受到后字的影响发生音变:
1)连读:sët + e = sët te (吃过)
2)不完全爆破:kont + dro = kon dro (看到)
>> 塞音韵尾和鼻音+塞音二合韵尾在语流中受到后字的影响发生音变:1)连读:sët + e = së...


語流中受後字影響呈現的塞音韻尾除阻很常見吧,粵語裏到處都是。漢語裏單字朗讀塞音韻尾也除阻的我真沒學過,那能公佈一下答案是什麼嗎?
>> 漢語族大把語言沒有聲調,例如當代上海話就已經演化爲高低重音語言,沒有聲調(傳統分析喜歡把它稱爲...

是伐↑?
>> 漢語族大把語言沒有聲調,例如當代上海話就已經演化爲高低重音語言,沒有聲調(傳統分析喜歡把它稱爲...

祗聽過吳語向高低重音語言演化,但仍是聲調語言。
>> 客家话?临高话?

客家話絕對有聲調。
>> 祗聽過吳語向高低重音語言演化,但仍是聲調語言。


吳語不是上海話,上海話只是吳語的一個分支,我說的是上海話已經變成高低重音語言,不是吳語變成高低重音語言。
>> 吳語不是上海話,上海話只是吳語的一個分支,我說的是上海話已經變成高低重音語言,不是吳語變成高低...

上海話不是吳語這我當然知,這是常識。我是指部分吳語向高低重音語言方向演化,但現在基本上還是聲調語言。
>> 发一下音频好让我们听听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044 这里有语音版
>> 語流中受後字影響呈現的塞音韻尾除阻很常見吧,粵語裏到處都是。漢語裏單字朗讀塞音韻尾也除阻的我真...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044 语音版
>> 吳語不是上海話,上海話只是吳語的一個分支,我說的是上海話已經變成高低重音語言,不是吳語變成高低...

说的很好很精准。吴语除了上海话之外我所知道的都保留着比较完整的音调体系
宁波话的声调有点退化,但是没有到上海话那么严重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把去声看作一个声调的话,上海话的去声还是保留着的。
>> 说的很好很精准。吴语除了上海话之外我所知道的都保留着比较完整的音调体系宁波话的声调有点退化,但...

去聲絕對是聲調,怎會不是?
>> 去聲絕對是聲調,怎會不是?


前面写错不好意思,我想说的是“入声”
去聲絕對是聲調这个没错
我前面想说的而是 “如果把入声看作一个声调的话,上海话的入声还是保留着的。”
别说,还挺顺嘴的
>> 前面写错不好意思,我想说的是“入声”去聲絕對是聲調这个没错我前面想说的而是 “如果把入声看作一...

其實我回覆時也看成是入聲,檢查時才發現是去聲。不過上海話乃至吳語的入聲是喉塞音ʔ,經已弱化,不同於中古音及粵語廣州話的入聲-p、-t、-k。
>> 其實我回覆時也看成是入聲,檢查時才發現是去聲。不過上海話乃至吳語的入聲是喉塞音ʔ,經已弱化,不...


入声比较复杂,本身就是声调(tone)+韵母音变和短促化+结尾带辅音口型的clipping的一个整合体,而且其实现方式在各地有很大差别,所以说入声并不能简单地算作一种“声调“。
>> 入声比较复杂,本身就是声调(tone)+韵母音变和短促化+结尾带辅音口型的clipping的一...

粵語廣州話、中古音、客家話都是完整的入聲,有齊入聲調及入聲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