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螃蟹,和洋芋

今天我得知B站有一个UP主去世了,他的ID叫墨茶Official。

详情不赘述,网络铺天盖地,读者们总能找到。他在去世前,曾在B站发过一条动态,说想吃草莓,不久后便悄然离逝,孤独倒毙于小小的出租屋里。

同一天,我在B站首页推荐第一名的位置又看到一条视频,上传者叫大祥哥来了,内容是试吃一只螃蟹,价值30多万。

还是同一天,我默默翻出B站收藏夹,找到一条曾经的视频。视频里是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坐在脏兮兮的小桌前,桌上摆着许多脏兮兮的食物。有个声音问他:“早上吃什么?”小男孩笑着说:“洋芋。”那声音又问:“中午吃什么?”小男孩笑着说:“洋芋!”那声音再问:“晚上吃什么?”

小男孩的笑容里似有阳光洒出:“洋芋!!!”

草莓,螃蟹,和洋芋。

看完这些之后,自认铁石心肠的我眼前突然模糊,我的眼泪不可抑止的流出来,鼻子里也开始堵塞,只是默默的流眼泪,哭不出声。

一丁点声音都哭不出来。

哭了大概10分钟,我决定写点什么。

今天没有幽默,也没有恶搞,更没有玩梗,今天只是想写写这件事,写写这些事。

一个年轻人,本应是最好的年华,本应在阳光下挥洒着青春,却因为亲人的抛弃、病痛的折磨、饥寒交迫的苦痛而去了。不到两块钱一片的药,几十块钱一盒的草莓,他都吃不起。他唯一能在那个小小的出租屋里吃到的东西,只有苦。那些我们根本不曾体会,甚至无法想象的苦。

就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已经宣布全面脱贫的冬天,一个年轻人,因为酮症酸中毒而死了。他或是饿死的,或是缺药死的,或者是二者兼而有之而死的。他没能感受到全面脱贫的光辉照耀,没能享受到治国理政思想的抚摸,没能体会到医疗保障的体贴,更没能拥有过哪怕一丁点儿社会主义的温暖。他就像一棵不起眼的小花朵,一只不起眼的小动物,在一个角落里默默的活了,又默默的死了。我情不自禁的联想,若是那只价值30万的螃蟹,哪怕能分给他一根小小蟹腿的价值,便能让他多看许多时间这个残酷而美丽的世界。

网页切换,只需鼠标一点,却仿佛切换了天堂与地狱。

那一边,美味的蟹肉如凝脂般嫩滑香软,隔着屏幕,看客们仿佛都能闻到四溢的香气。他们疯狂的点赞、投币、收藏,他们的赞扬不绝于耳,累牍长篇,仿佛自己亲口品尝到了,那口肉。

那哪里是蟹肉。

那是血淋淋的人肉啊。

那是附骨之疽一般的魔鬼们,从无数身处苦难而不知的人民身上撕下来的肉。

但可悲的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些人们,都是短视且健忘的。也许今日,他们也曾心痛落泪,也曾怒拳紧握,也曾热血沸腾。可到了明天,天刚蒙蒙亮,他们又会行尸走肉一般的忙碌起来,或吃人,或被人吃,全然忘记了昨日的怒与苦。他们只会无意识地抬起头,看着似乎耀眼,似乎光明的太阳,如牧群一般追随者,赞颂着。

草莓,螃蟹,和洋芋。

地狱,天堂,和人间。
44
分享 2021-01-22

23 个评论

已隐藏
希望有一天能把這樣的例子寫在歷史的教科書裏,然後在底下附上習近平宣讀中國全面脫貧的報告的一部分,告訴每一個孩童他們的先祖甚至是父母生活在什麽樣的一個社會裏
中共是個左派的政黨,還是右派的政黨?
不要問這蠢問題,中共是一個邪惡的政黨!
从其他地方看到的评论:
"一个愿意劳动的人死在现代社会是这个社会的耻辱 是社会保障体系的耻辱"
写的真好啊。

我看了这个小孩的一些生前动态,很是感慨和难受。
他简单的文字,平静的记录,不诉苦的态度,都是因为他知道;他一直都要自己挣扎着生活, 什么苦都要自己扛,没人会关心爱护他。哭闹和撒娇是属于被宠爱的人的专利,苦命的孩子即使是诉说也没人愿意听,习惯了自己哭都要小心翼翼不讨嫌的人生。
妈的,我看到很多恶臭,很多人假模假样的在那下面表示忧桑,真是关心他,留言多说几句不是脱贫了吗?问责当地政府在搞毛线,我也不至于这么恶心,因为我发了被关小黑屋了所以我恶心,因为关之前一堆人说,政府非常努力,是历史遗留问题。巴拉巴拉骂我。我恶心的一比!
死前狗不理,死后被消费。等一两天潮流过了,就没人记得了,一切如常。
麻了😅

为什么要反抗,不为别的,就为把那些个吸血鬼啖我们的血肉给啖回来,出这一口恶气

前两天我看有个老问题被顶上来了:基于出生的不平等怎么解决?习惯上我不回老贴,所以现在在这说句:没法解决,所以如果你够有觉悟,自己生为韭菜无力改变,那就不要再生育,将这份苦难的连锁在你这里,斩断,而不要让它延续下去,身为自由意志的我们拥有这个寻常生命所不具备的能力,反抗你的基因,反抗你的造物主,向它说不:我从未祈求生而为人
楼主为什么会哭?是对当事人的可怜还是对共产党的愤怒?
>> 妈的,我看到很多恶臭,很多人假模假样的在那下面表示忧桑,真是关心他,留言多说几句不是脱贫了吗?...


是歷史餘毒沒錯,中共國政府就是最大的歷史餘毒。
虽然平常总是蜘蛛蜘蛛的骂,但是这回这小孩是真的可怜,尤其是本人也没做错什么,唉,下辈子北欧吧
农耕国家科技不够先进,不能种植出足够人口食用的口粮就会出现这种问题。当政者考虑问题目光不够长远,因为政权建立的基础就是篡政,只顾着凭借手中的权力揽财,尽一切可能压榨平民生存的空间。就会出现这种问题。还是那句话,来世别投胎到中国了,这是唯一能给的祝愿。
有钱人有钱不是没钱人没钱的直接原因。就好像你和平地上网,跟利比亚小孩死于战争,并没有直接关系。并不是说你的和平能分享给利比亚人。
现实版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根据吃播的习惯,那只价值30万的螃蟹其实被29万元秘密转卖给其他人了,然后在调包成2万元的螃蟹,实际上只花了3万元
>> 楼主为什么会哭?是对当事人的可怜还是对共产党的愤怒?


Empathy. 感同身受。

自恋症患者一个很显著的症状就是不能感官体验别人的情感,而是只能从概念上去理解。“可怜”是一个从上而下俯视的角度,“同情”是一种平行的关怀。

自恋其实也是一种人格缺陷,在下没有讥讽你的意思。但如果不注意控制症状很容易被社交群体孤立。
可是我以為厭棄一切愚蠢盲目左翼主張的中華兒女是會欣然接納奧梅拉斯城裡一兩個小可憐的,畢竟我們中的某些人甚至分不清楚把三十萬的螃蟹分給可憐人和把財主的家人拖出來批鬥有什麼不同。

他們聲稱,與所謂的左翼假平等,「結果平等」不同,「機會平等」是真正平等的,哪怕他們明知人自出生的剎那就在各項能力與境遇上大有不同,而為了建造機會的平等,我們得先剷平所有人的父母來提供平等——因後嗣需要有公平的競爭環境,邏輯上來說,我們不得不共了所有人爸媽的產。

可他們明知這不可能,仍要裝作這事存在且已經存在——儘管不在中國,但他們裝作——。

接著,他們便以這臆想來做那征伐一切追求平等者的矛,借這個來稱道他們口中的自由主義,哪怕我們明知在部分中華兒女的嘴裡,自由主義壓根也不是昔日哲人們的理想,不是那種人人依奮鬥而自由,由自由邁向正義的道路,

而是某種混合了七世紀風格的宗教狂熱與——與某種我只能強用保守主義稱之,實則就是人們常見的那種長輩身上的利己習性。

而這些人自然是無畏的,因為他們自為正義,又認定他者的主張皆是虛偽,那唯獨放棄一切希望,任由他們在中華特色的奧梅拉斯翩躚愉悅的舞蹈。

他們需要知道,正是這樣的高尚信念,為我們可鄙的俗世帶來了歡快的地下室,還有被糞便浸潤的腐敗膿瘡,再加上一點失智的野蠻。

可是那有什麼關係呢?他們還有歌、有文章,有淵博的學識和美麗的聖者。那肯定就是世界的全部,只要再在外面披一層信念的皮,那就完美了!誰在乎地下室?

地下室是什麼?
用自己的合法收入买天价螃蟹并发布到网上博人眼球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在中国(支那)没有公平正义,没有普世价值没,有三权分立,没有司法独立等等,再加上一群脑瘫五毛粉红,这才是让人绝望的。
这个社会黑暗的很多,残忍的也很多,只不过都不知道而已,也没有什么办法,所以说尽量多去散发一下爱多帮助一下社会。

之前感叹于农民工的劳累的工作微薄的工资,快递小哥等等等等,他们没有前途,没有福利,没有地位没有尊严,而为固安红二代摇旗助威的国企员工,公务员,地方官员干着简单的活,拿着高额的工资,享受着体制的福利,也不存在什么压力,纳税人的钱可真香啊!

政府脱贫靠的是”丁真“,你幸福吗?你敢不幸福吗?
官红二代
30万的螃蟹和我吃的30块一个的螃蟹有什么不同,说出来听听?
攻入中南海,剮了習近平
>> Empathy. 感同身受。自恋症患者一个很显著的症状就是不能感官体验别人的情感,而是只能从概...


说实在的我觉得在信息社会共感过剩才是心理障碍,不然荷包迟早要被轻松筹水滴筹之类的掏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