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发明的口号——“杀汉灭回”

中国人声称维吾尔人要”杀汉灭回“,可是这句话从未出现在维吾尔语历史文献或维吾尔人的口语中。它是中国人自己发明的中国味儿口号,用了互文这种典型的文言修辞法,并讲究平仄对仗。如果勉强译成维吾尔语,它会很长:"Hitayni öltürüp, Tunganni yoqtayli."(12个音节),难以上口。中国人不明白文言文信息密度远高于其他语言,替别人发明口号的时候就闹了笑话。

我在用满中双语写东西,满洲语和维吾尔语在语序、句法和单词长度方面很相似。在我的双语歌《天山谣》里,”集中营里苦难当“的满文是"Isabure tatanbe dosohakū"(难忍集中营),不但丢掉了“苦”字儿,把“集中营”直接作为宾语,还用了高度凝练的语法结构(用过去时否定式表达现在完成时否定式,而满文过去时否定式本身又是缩合的),才勉强让句子长度符合演唱需要。
19
分享 2021-02-28

35 个评论

维人一直称呼说汉语的回回为”东干”吗?这词的来源是啥
事实上,制造矛盾的是中共。
>> 维人一直称呼说汉语的回回为”东干”吗?这词的来源是啥


是的,一直这么叫。“东干”一词,很可能来自突厥语qurup qalghan(“定居者”)或donan(“回来”)。这个词在中国的明代就有了,所以不可能是“东岸”或“东甘”的十九世纪汉语舶来品。
>> 是的,一直这么叫。“东干”一词,很可能来自突厥语qurup qalghan(“定居者”)或do...


所以说俄国的民族划分政策将他们法定为”东干族” 倒的确是充分尊重了当地突厥人的称呼
这一看就是支人发明的口号啊,这不跟"留岛不留人"一个味儿吗。事实上可能挑动各种人民内部矛盾的不是境外势力,恰恰就是支共自己,就像耍猴人看着猴子们在各种各样永无止境的内斗中一代一代都逃不出耍猴人的手心。
雖然我看也覺得像中國人自己發明的口號
但從語言習慣的角度來説,漢語本來就有翻譯外語時使用漢化的格式的習慣
從音節數量分析,對歌詞這種特殊例子或許有用,因爲歌詞要跟著旋律走不能音節太多或太少
但只是説話的話,音節就算差距很大也可以
比方説我現在就能想得到的例子,「我思故我在」這句話就翻譯得很文言,而且比原文的音節少了一大堆,但你都知道這不是中國人想出來的
文言文信息密度之高是中國人都知道的,部分愛「傳統文化」的還會引以爲傲儘管他們自己可能文言文水平不太好
我也覺得那是中國人自己發明的口號,有發明的動機也有那厚臉皮,再説思路也很符合共匪的種族屠殺思路。不過以語言和翻譯的角度判斷我覺得不夠說服力
你国回族中我承认基因是中亚后裔,但是思想上就太汉族穆斯林了,甚至很多人是赵国韭菜思想。无法沟通交流。还是放弃大多数人吧。陕甘回乱中表现出了很大的张献忠互害基因,余部东干人还在哈萨克斯坦帮助你赵入关,目前塔基亚模式。至于小粉红张承志,我觉得他脾气臭,文字也傲娇,嗯不看。
撒寒面灰
Ned 新注册用户
We never ever say(从来没有说)杀汉灭回,第一次看到还是从支那人在网上发的言论中看到的.的确 杀汉灭回 在我们的语言里听起来很奇怪,我们没有这种东西。 BTW 我很喜欢回族,回族虽然在历史中出卖过我们很多次,比如在Abudiryim Otkur 的 Iz(Trace or 足迹)这本历史性小说中,当初维族卖国贼Khan(皇帝)为了平息人们的动乱,请清军帮忙,结果清军被打跑了,前面吹牛说几天杀死所有叛乱者的清军长官,逃跑的时候被绕了一条狗名,只瞄准了他的眼睛,结果回来见Khan的时候,头上蒙了一圈布。最后他们派了一个回族,这个回族知道uyghur的每一个文化,而且还精通古兰经,所以当地人都很喜欢他,并且革命领袖也被他迷惑,中了他们的圈套,然后送了命,几乎所有的跟从者都被杀死了。但是回族他们起码懂得学习别人的文化,会说维语的回族也很多。支那呢?我觉得尊重这一个字不在他们的字典里,到处污染,践踏别人的东西,支那人太恶心了。不过,这句话,纯属是支那人自己编造的,只有支那人才能说出(还能干出:uyghur genocide)这种灭族的东西。
>> 雖然我看也覺得像中國人自己發明的口號但從語言習慣的角度來説,漢語本來就有翻譯外語時使用漢化的格...


同意。

楼主如果真有兴趣研究这个问题,可以研究一下最早什么著作文献里先出现这个词汇,然后被广泛传播,其来源是什么,为什么不可信。如果是造谣,造谣的动机和原因是什么。

墙内有一些公众号比如“短史记”,常做这种辟谣,看着很涨知识
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句话的时候也纳闷过,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口号? 还有一些像南疆北疆分开谈的说法,我也是去了内地之后才头一回听说的,虽然新疆人互相之间也很有地域歧视,但是一般都是喀什人,和田人,伊犁人这样分,并不是南北。其实还有更多给我们强行加上去的“头衔”,顿时想不起来了。
現在不好製造階級敵人鞏固党的權力,恐會加深社會矛盾,只好製造種族敵人,這是納粹的老路子,對國內的猶太人窮追猛打,習近平想要學毛澤東,反倒學去希特勒,無論學誰,學習對象都是大魔頭。
品葱也很多人说要杀汉的只是没说灭回,偏偏不说灭共,我觉得这些人要么傻要么就是中共派来制造矛盾的。
上面好多人辟谣说,没有要灭回,回人是维吾尔人的好朋友云云

怎么没有辟谣杀汉的
新月孤悬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你国人编的完整口号是“杀回灭汉赶哈撒”,是不是觉得顺口溜了?很符合汉语的习惯?
同理还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云云,也是共匪编出来的东西
造谣这件事是最能体现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体的真实想法和欲望的。而成本最低的造谣就是将自己做的事情原封不动地推到别人头上。这是731淆,德特里克淆,南屠淆和什么维吾尔人种族灭绝他人淆以及一切类似谣言的来历。
>> 这一看就是发明的口号啊,这不跟"留岛不留人"一个味儿吗。事实上可能挑动各种人民内部矛盾的不是境...

支人其实都很明白如何构建中华民族--就是他们鼓吹的留岛不留人和“杀光台日男人,XX台日女人”。所以说基因这个事情还真是奇妙,尽管你告诉他们说他们就是被这么发明成中国人的他们百分之百骂地你狗血淋头,但是面对别国的事情就本能地表现出他们的父系基因所携带的秘传心法。我再次对上帝的公正表示叹服。
恶臭的历史的发明家又在从“杀汉灭回”的口号出发开始发明历史转移矛盾。

而且就算是“杀汉灭回”的来源也不是出自汉人之口,而是源自回军马仲英占领喀什,消灭维吾尔东突厥斯坦政府的回维冲突。

具体维吾尔、哈萨克分裂势力有没有杀过汉人,看看历次维吾尔暴乱时 有没有杀汉人就行了。大小和卓之乱、阿古柏入侵新疆、同治回乱、维吾尔(南疆)东突政权、北疆三区革命,这些颜色革命(民变)(暴乱)有没有屠杀的行为?

你在这因为“杀汉灭回”的口号来源提出质疑,却闭口不谈这口号所指的实质问题,确实是避重就轻的恶臭行为。
新月孤悬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回复 中华民国遗民
>> 恶臭的历史的发明家又在从“杀汉灭回”的口号出发开始发明历史转移矛盾。而且就算是“杀汉灭回”的来...


屠支大佐,窃国大盗们站在边上冷笑,看着支那的奴隶们卖命的控诉少数民族给他们的“屠杀”(还他妈不敢写自己杀了多少少数民族)
中华民国遗民 回复 新月孤悬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还他妈不敢写自己杀了多少少数民族)”
你把追求少数民族对汉人屠杀的真相 解读成“不敢写自己杀了多少少数民族?”

我可没有阻碍你去找“汉人杀了多少少数民族”的真相

看着精神脱支的支那奴隶 胡言乱语 就想笑,脱支的成本太低了 唐朝还有“ 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

到了洼地垬族,自诩屠支大佐就能精神脱支,连胡儿语的步骤都省略掉了。精神脱支的支那人真的是支性十足啊
>> “(还他妈不敢写自己杀了多少少数民族)”你把追求少数民族对汉人屠杀的真相 解读成“不敢写自己杀...
heyyy...没有人否认民族之间相互残杀的历史,这个是必须正视的历史事件,我看楼主是比较喜欢研究语言,他仅从语言角度出发来否认该口号是维吾尔发明的,我觉得他没有历史否定主义的意思,您也大可不必开头就破口大骂,不过话说回来,从语言逻辑方面来说,这个口号真的不像是维吾尔人所发明的,但是也不代表维吾尔人里面没有那种极端主义分子,这种人在任何民族里面都有,最近逛贴吧,到处都是杀杀杀的言论,杀黑人、杀穆斯林、杀红皮肤、杀白皮肤,点赞都几千起步。。。
>> heyyy...没有人否认民族之间相互残杀的历史,这个是必须正视的历史事件,我看楼主是比较喜欢...


如果真的想去了解杀汉灭回的来历,可以去了解下1934年 西北回军马仲英灭东突厥斯坦占领喀什的事件。这是公认杀汉灭回口号的历史源头。

如果这个口号的源头是真的,那很可能是西北马家军领袖尕将军 马仲英的发明。回维两族的历史积怨是在那时埋下的。

还有本朝洼地民喜欢将中共朝回族的认知带入到民国时期回族的认同上,实际民国时期回民的民族认同 是标准中华民族国族发明范围内的民族,不管是马福元 马鸿逵 马鸿滨 马步芳 还是马仲英 都认同的是中华民族,剿共、抗俄、抗日、灭东突都是西北马家军干过的事。

回族和维吾尔族在20世纪初的民族发明时期主要的差别就是回族认同是被发明在中华民族内,而维吾尔是土耳其泛突厥主义和苏联肯定性政策结合的结果。

所以“杀汉灭回”如果不是维吾尔喊的 那就很有可能是回军编造所制造剿灭东突政权的舆论武器。
>> 如果真的想去了解杀汉灭回的来历,可以去了解下1934年 西北回军马仲英灭东突厥斯坦占领喀什的事...
说句实话,这段历史我不太愿意深入了解,每次看历史都有意避开该段时间的内容,错综复杂、及其惨烈。
说到20世纪初的民族发明,我依稀记得家里老人说过,他们当时很多人不认同苏联和盛世才军阀给他们冠上的这个民族称号,到死都只认自己是Tvrki。所以我很难认同你认为这个口号是那段时间的产物,因为那个时候维族人本身民族认同感就不强烈,编造“杀汉灭回赶哈萨克”这样一个极端民族主义的口号来做舆论武器的作用应该不大,我比较偏向是本朝人发明来煽动民族仇恨、做舆论武器的。
维吾尔人从没有杀汉灭回,倒是汉人在杀回灭维杀藏灭蒙杀满灭朝杀苗灭彝。。不但杀人还灭史,过不了多久就会向全世界宣告汉族是人类历史上唯一的民族,其他的民族从来就没存在过。
我想起《辛德勒的名单》里残忍的戈特对辛德勒发着他的谬论:“今天是历史的时刻,今天将会被纪念。600年前,犹太人到科拉科落了脚,他们在商业、科学、教育、艺术上兴盛起来,他们一无所有来,一无所有,却发了迹。6个世纪,形成了犹太人的科拉科,到今天晚上,6个世纪的历史成为谣言,它们从未发生过,今天才是历史。”犹太人的历史在东亚大陆少民身上重复着,大家自求多福吧。。
維吾爾人現在也是中國人啊,這話邏輯沒錯w
>> 同理还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云云,也是共匪编出来的东西

這個不是共匪編出來的,比共產黨還早,是清末民初的知識份子幫忙構建中華民族這個想象的共同體時編篡出來的都市傳説,有非常濃烈的19世紀晚期社會達爾文主義的味道,就是爲了利用國恥來凝聚民族力量。最早的文字記述是1903年的周作人在他的日記裏提到。
Kenshiro 黑名单 回复 mef123
>> 你国回族中我承认基因是中亚后裔,但是思想上就太汉族穆斯林了,甚至很多人是赵国韭菜思想。无法沟通...


你也知道中亚的东干人“一心向契丹”啊,去年2月那个东干事件后,当地人就扒出了很多东干人卖国的行为,明明是哈萨克斯坦人却胳膊往契丹扭,跟一些大马华人败类一个德行,也难怪要被西突厥人“屠”了
>> 说句实话,这段历史我不太愿意深入了解,每次看历史都有意避开该段时间的内容,错综复杂、及其惨烈。...


本来就是汉族编造的,我接触过各地维吾尔人包括中国中亚各国的,维吾尔人从来就没有这样或类似的口号。我精通维吾尔语哈萨克语,但因为先掌握的哈萨克语所以说的维吾尔语明显有哈萨克口音
Kenshiro 黑名单 回复 博多堺
ollapse">
>> 所以说俄国的民族划分政策将他们法定为”东干族” 倒的确是充分尊重了当地突厥人的称呼


Hui这个词在俄语是非常难听的脏话,好听点就是“生殖器”,懂了吧?
mef123 回复 Kenshiro 黑名单
>> 你也知道中亚的东干人“一心向契丹”啊,去年2月那个东干事件后,当地人就扒出了很多东干人卖国的行...

不过我也说一句公道话,一部分汉族人比少数民族更有'良知'。也有清醒的汉族朋友,少族地区大多数居民教育程度低下,文化被边缘化,只能通过表忠心来迎合政治正确。一旦他们脱离了苏联或者赵国,他们和其他民族无法融合,文化接收程度不高,做生意也是玩点小聪明,没有什么高级的民族文化。当然跟其他有历史的民族很难相提并论,简而言之织田穆。
杀汉灭回?杀汉人?支那人疯起来自己都杀
Kenshiro 黑名单 回复 mef123
ollapse">
>> 不过我也说一句公道话,一部分汉族人比少数民族更有'良知'。也有清醒的汉族朋友,少族地区大多数居...


汉族作为统治民族掌握着绝对教育资源,当然文化程度总体比少数民族高,但也高不到哪去,尤其跟欧美白人比,中国汉族完全就是未开化的落后低端民族,文明程度甚至不及大部分周边国家,野蛮又龌龊,人家白人“玩”过的集中营模式汉族又带到21世纪重新“玩”,就可见中国汉族文明开化程度有多低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