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比孙志刚还要悲惨的人

作者:边城蝴蝶梦

2003年,在北京一座天桥,当时26岁还在北大读博的罗翔偶遇一位河南老太太问路。这个老太太从北京西站走到双安商场,已经走了四个多小时。她的儿子在北京打工,深夜回家时被巡逻的警察抓了起来。20多天后,孩子的清白被证明,但他的手指却废了,精神彻底崩溃,成了疯子。罗翔说要打车送她去法律援助中心,老太太扑通一声给他跪了下来。

“她问了问我的身份,当我告诉她我还是学生时,她又一次哭了,哽咽地说道:‘如果不是家里穷的话,我那儿子现在也是大学生,也就不会遭这个罪了。’”

到了法律援助中心,罗翔想陪她上去,但老太太对他鞠了个躬,说你还年轻,不要介入这种可能影响将来前途的事情。

18年后,已经有千万粉丝的罗翔,在一档视频节目中回忆了当年偶遇老太太那件事。他说,至今都羞愧不已。他没对老太太透露的一件事是,他当时已经考过律师执照了,是可以帮到老太太的,但因为不想惹麻烦,所以话到嘴边也没说出来。


这个无钱无势的河南老太太,能帮儿子讨回公道吗?

这是一个不难回答的问题。

2003年,罗翔遇到老太太的那一年,发生过很多事。比如孙志刚事件,比如李思怡事件。

2003年3月17日晚上,刚到广州工作不久的湖北大学生孙志刚,因为没有暂住证,在去网吧的路上,被警察送到收容所。三天后,孙志刚死于工作人员以及其他收容人员的野蛮殴打。

此事经勇敢的南方都市报报道后,引起了轩然大波。新浪在头条位置悬挂了两三天,多名学者上书全国人大,要求就此对收容遣送制度进行违宪审查。
当年6月20日,国务院出台《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收容”变成“救助”,运行了21年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

发生在成都的李思怡事件,比孙志刚事件更为凄惨,但影响则要小得多。18年后,可能已经没几人知道这件事。

2003年6月21日傍晚,成都市青白江区青江西路65号院一幢的居民,终于确定找到了臭味的来源。这股臭味,几天以来,一直困扰着他们。

三单元一楼25号,是吸毒的单身妈妈李桂芳和三岁的女儿李思怡的住所。

接到电话赶过来的民警,从阳台进入厨房,再经厨房进入客厅。进入客厅后,民警发现主卧木门的明锁扣被毛线绳拴着。解开毛线后,民警推门觉得有阻力,推开一半,发现门后有一具小女孩的尸体。

现场惨不忍睹。

尸表检验显示,死者“头发已大部分脱落……尸体高度腐败,腹部及四肢皮革样化,头面部、颈部及会阴部有大量蝇蛆附着……”

小女孩被排除因暴力打击致死和因中毒致死的可能性,公检法一致认定她死于饥渴。

案情并不复杂。

6月4日,两个朋友约李桂芳一起吃午饭。李思怡跟着妈妈一起去了,这也是她吃的最后一顿饭。

饭后,李桂芳先把孩子送回家。那几天,李思怡正在生病,上午刚打过吊针,到家后很快就睡着了。李桂芳用一条毛线绳拴住了主卧室的门,然后锁门出去了。

这时是下午1点多。

李桂芳长期没有工作,又吸毒,还有小偷小摸的毛病。这次她在隔壁金堂县一家超市偷东西时,被抓住送到了金堂县城郊派出所。

警察一看就知道她是吸毒人员,尿检证明了这一点。在第一份笔录中,李桂芳说,家里只有一个小女孩,无人照看。值班民警汇报了这一点,但派出所副所长以及金堂县公安局值班领导,依然批准了对李桂芳实行强制戒毒。

这时是下午5时左右。

晚上10点左右,派出所出动两辆警车押送李桂芳和另一名吸毒人员去成都的戒毒所。

据李桂芳陈述,她拉住车门不肯上车,哀求警察让她先回家安顿孩子。上车后,她仍不断请求路过青白江时让她回一下家,把孩子安顿好了再跟他们走。她还请求警察给她二姐打个电话,请她帮助照顾一下孩子。李桂芳不断请求,但没人理睬。车过青白江时,李桂芳开始用头连续猛撞车门。警察终于同意给打电话。但她姐姐的电话没人接。

警察又打了李桂芳家所在地派出所的值班电话。这时是6月4日晚上10时30分左右,也是团结村派出所接到的第二个与此案有关的电话。

团结村派出所距离李桂芳二姐家不足200米,距离李桂芳家也仅一个街区,但他们什么也没有做。

6月5日凌晨,办完各种手续后,李桂芳再次请求送她来的警察落实孩子的事情。警察说,已经告诉团结村派出所了。

接下来,从6月5日上午直到6月21日傍晚,无人再过问李桂芳家有小女孩无人照顾这件事。

外公去世后,李桂芳是李思怡惟一的依靠。无业又吸毒贩毒的李桂芳,是整个小区最受排斥和鄙视的人,没人和她来往。

但李思怡很招人喜欢。她圆脸大眼睛,头上总是扎着两个小马尾,见了年轻人就喊叔叔阿姨,见了老年人就喊爷爷奶奶。来到世上三年多,她没有留下一张照片。只能从邻居的描述中,勾画她的样子。

这个可怜的孩子经常被锁在家里,因为饥一顿饱一顿,长得很瘦小。有时饿极了,她就隔着铁栏杆向窗外的过往邻居讨要吃的。

从6月4日中午开始,三岁的小女孩一直被锁在家里。最里间的卧室,隔着两道门,她的哭闹,外面的人听不到。

事后,人们在现场发现:她的小脚已经踢肿,门上留有几道细细的血痕,右手指甲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喉咙红肿,柜子都被翻找过,她可能晚上受到惊吓曾经躲进衣柜。卧室窗户前放有一个小凳子,不过窗户没有打开。屎尿被小心地放在卫生纸里……

这个小女孩一直在求生,但最终慢慢死去,在一个繁华的城市里,在一个几千人的小区里。

整个过程中,如果有一个警察再多打一个电话、愿意多走几步路……李思怡都不会惨死,但是没有一个人这么做。

那个面对李桂芳跪地哀求无动于衷的警察,他的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时说,可能李思怡在她妈妈出门前就死了。

时任成都市委政法委书记王体乾曾在批示中写道:“一个无辜的小生命就活活饿死在我们这些‘冷血者’手中。”

一年多以后,两个当事民警以玩忽职守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和2年。

李思怡事件震惊了公众,有人甚至绝食一天来体会她的困境。

康晓光,时任中国科学院国情研究中心研究员,还专门赴成都实地调查。2003年11月,他花了五六天时间,走访了李思怡所在社区的家委会、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以及妇联、共青团、民间公益机构、公安机关、法院和新闻机构。直接采访对象包括李思怡的邻居、家委会主任、政府官员、法官、采访过这一事件的记者,还包括出租车司机、宾馆服务员、商场售货员和航空小姐等。

那几天,在成都的各种场合,康晓光向各种各样的人询问同样的问题:你知道李思怡吗?对这件事你有什么感想?你打算为此做点什么?

大多数人的回答都是:有点印象,孩子死得惨,没什么打算。一些人一无所知,但也不愿意多问几句。康晓光故意提起的话题,往往刚一开始就结束了。

一个月后,他写成一本书,七八万字。几家出版社都觉得过激,但康晓光坚决不同意修改。他自己掏钱印了3000本,用来送给他觉得“可以救药”的人。书的扉页上写着“没有人幸免于罪,我们就是李思怡的地狱!”

“孩子,如果生是偶然,而死是宿命,

那么你短短的一生,

是一个多么可怕的误会

……

在你哭泣的时候

世界的耳朵集体丢失了”

清华大学一位老教授说:“我是流着眼泪看完的。”

除了少数媒体以及康晓光,还有一些没名气的网友,李思怡案轰轰烈烈几天后,很快就归于平寂。

孙志刚案中,他的大学同学全力支持,三位法学博士上书全国人大,广州和北京的教授也出钱出力,开会、写文章、发声明。律师也挺身而出,不但敢接案子,还免费服务。孙志刚家属获赔至少50万,也许还更多。这笔钱再多,都不值一个人的生命。

在李思怡案中,没有这么多关注和救助,可能因为她不是大学生。李桂芳获得了10万元赔偿,然后就没了。

罗翔提到的那个老太太的儿子,也是无人关注。如果不是因为穷上不了大学,如果他不是一个最底层的打工人,他不会被无缘无故抓起来,也不会深受刺激从此疯癫,她年迈的妈妈也不会来到人地两疏的北京为儿申冤。

好在,这个社会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忘记弱者。就像罗翔的走红,固然是因为他课讲得好,更主要还是因为他对公平正义的追求和对弱者的同情,感染了无数人。

小思怡是穷人中最穷的人,弱者中最弱的人。18年后,回顾她的悲惨遭遇,不是无病呻吟,不是翻旧帐。

“为无声的人发出呐喊,为无权的人捍卫权利,这是我们面对的,最严峻的社会和政治问题。”康晓光当年的声音,在今天仍有现实意义。

6月10日,可能是李思怡的祭日,因为不能确定她的死亡时间。在她的墓碑上,没有照片,连名字都似是而非。籍贯的后面,有个括号,无户口。

主要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成都商报、新华网
原文: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7161.html
12
分享 2021-06-19

19 个评论

所以我说支民从概率学上来说没有一个是无辜的,连说真话都害怕的汉人,被核平是最好的归宿。
缩影罢了
"我们就是李思怡的地狱" ×
"你们就是李思怡的地狱" 〇

碰瓷所有人。反过来说,只要和他们不站在一个阵线上,或者进一步下决心脱离那个国度,也就不会被扯进这种shi一般的逻辑绑架里。
没有暂住证要关押收容就是江泽民那个狗杂种搞出来的。
小女孩是无辜的。太惨了

“经常被锁在家里”,”饿的面黄肌瘦”。”拿根毛巾绑在家里”。
这个悲剧李桂芳得背一多半的锅吧,当地警察玩忽职守算另一半锅。

我尽可能避免受害者有罪论,可这女真的也不冤枉。平时不好好对待孩子,吸毒被抓了开始拿孩子当挡箭牌了。这要是在美国,估计这女的能被剥夺抚养权关到死。
“经常饿急了,向邻居隔着栅栏讨要吃的”
你们想想,这女的平时就小偷小摸把社会信用败光了,以至于邻居对她家都敬而远之。小女孩在平时就经常挨饿挨冻,导致邻居对这小女孩呢呼救习以为常。这就别赖人土共了。极端点这女的毙了算了。(她好像还用毛巾把卧室门绑住了)
一个可怜的孩子,碰到了一个垃圾的支那母亲加上一个原子化社会。就造成了一个悲剧。

和孙的悲剧不一样,这边是垃圾的个人行为加社会原子化的冷漠。孙志刚案是纯粹的政策垃圾加黑皮不是人。本案更惨,孙志刚案反应的中共的恶更多。
>> 没有暂住证要关押收容就是江泽民那个狗杂种搞出来的。


看和谁比了。江泽民搞出来的这个制度替代了以前出行要和各地书记打报告,批条,否则间谍罪直接扔进监狱的那一套(三年期间甚至有就地枪决)。最大的讽刺是,这个烂制度相对毛腊肉还是种优化。
独裁专制国家民告官,哪怕是区区一个派出所的黑皮,那都是天大的难,有点经验的律师都不会接,不敢接,这也是人权律师值得尊敬的原因,更是他们会遭受迫害的原因。
独裁专制,是最少公正的制度。
>> 小女孩是无辜的。太惨了“经常被锁在家里”,”饿的面黄肌瘦”。”拿根毛巾绑在家里”。这个悲剧李桂...

她母亲吸毒,平时精神状况不好,小女孩饱一顿饥饿一顿不难想象。但母亲被抓了以后,拼命跪求工作人员要求通知亲戚,被拒绝以后警车路过她家附近她还试图跳车未果,警察于是答应她帮她联系亲戚,但实际只是做了点表明工作,最可恶的其实是警察。
>> 她母亲吸毒,平时精神状况不好,小女孩饱一顿饥饿一顿不难想象。但母亲被抓了以后,拼命跪求工作人员...

是这样的,所以我说锅一半一半。这警察就是原子化社会和共产主义铁拳的缩影。
>> 小女孩是无辜的。太惨了“经常被锁在家里”,”饿的面黄肌瘦”。”拿根毛巾绑在家里”。这个悲剧李桂...


在美国这样的孩子至少可以活下去,运气好被领养,运气不好住进孤儿院,至少可以长大成人。
>> 在美国这样的孩子至少可以活下去,运气好被领养,运气不好住进孤儿院,至少可以长大成人。

这当妈的早就被邻居举报剥夺抚养权,小孩子送去救助了。没有社区文化才会导致这种悲剧。
>> 这当妈的早就被邻居举报剥夺抚养权,小孩子送去救助了。没有社区文化才会导致这种悲剧。


不仅是文化问题,这是写进法律里的。美国人对孩子的保护不是闹着玩的。
李思怡的爸去哪了 完全不用负责的吗
无间地狱(字面意思)
>> 所以我说支民从概率学上来说没有一个是无辜的,连说真话都害怕的汉人,被核平是最好的归宿。


说真话真的会被镇压啊,你去街上举牌共产党是土匪试试……不追责土匪却谴责人质是什么奇怪的逻辑?西方专制时期虽然也有迫害,但比起东方的残忍霸道不可同日而语,人家有底线有下限得多。西方见过多少动不动抄家灭门,子女充军充妓,甚至株连九族的事?民间土匪更是斩草除根,连婴儿都不放过,动不动凌迟挖心,惨绝人寰。打个官司屁民先被打屁股,见了县官就得下跪,西方有给国王双膝下跪的吗?东方整个就是恐怖政权大本营,所有人都是奴隶奴才,没人天生是奴才。
>> 说真话真的会被镇压啊,你去街上举牌共产党是土匪试试……不追责土匪却谴责人质是什么奇怪的逻辑?西...


所以你不是在变相支性论?😅
>> 所以你不是在变相支性论?😅


我认为支性是共匪假借"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偷偷灌输植入人们头脑的一些错误观念,比如封建礼教——立场胜过真相,民族大义=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利益战胜公义,民族自豪感——见不得别人好,等等。长期生活在压迫和恐惧中,毫无疑问会有精神创伤,但这不是什么自己的德行自己的选择。把黑帮的迫害栽赃成被害者的先天人性缺陷,只是无能狂怒的一种发泄,也可以说是一种支性的体现。
>> 看和谁比了。江泽民搞出来的这个制度替代了以前出行要和各地书记打报告,批条,否则间谍罪直接扔进监...

别给江泽民那个杂种洗地了,我父亲80年代就全国到处跑,从来没有过什么出行报告,什么和书记打交道。反而到了90年代,江泽民杂种搞出个没有暂住证要抓捕的东西出来,害死了无数的支那人。
本国是社会主义。派出所明明知道母亲吸毒或有吸毒史,没有监护能力,政府就该依法剥夺母亲的监护权,将孩子收归民政机构抚养,由全体纳税人买单,这才是正常的社会主义。
可惜本国没有干正经事的民政部门,也没有正经的公益组织。
世界上不可能没有贩毒/吸毒人员,怎样用公权力和制度避免悲剧发生才是最重要的。

>> 小女孩是无辜的。太惨了“经常被锁在家里”,”饿的面黄肌瘦”。”拿根毛巾绑在家里”。这个悲剧李桂...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