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目寸光,实用主义害了中国人?

我发现国人普遍有个很大的思维缺陷,就是只能从实际生活体验出发去判断问题,缺乏用抽象与提炼的原则与模型去思考问题的能力,从而显得鼠目寸光。却还美其名曰勤劳务实。

这种鼠目寸光在政治领域特别显著:

举个例子,我所接触过的一些拥共人士,其拥共的理由不外乎觉得日子过得不错或者祖国强大了之类的。而政府的必要性、政府的职能、统治权力的来源、统治的正当性等抽象原则性问题却没有人在乎,从而根本看不出社会主义的铁拳迟早砸到自己。

而在西方,自然法原则、社会契约论、无知之幕等一系列以抽象模型推演论证一般性普遍性的政治理论层出不穷,人们不需要结合自身生活就能清楚判断政治的形势,从而得出具有前瞻性的结论。

因而在政治层面,中国人显得鼠目寸光,只知当下不懂未来,看似精明能干实则总是最大的输家。

在科技层面亦是如此:

中国人自古重技术轻科学,只要是对生产生活没有用的理论都斥之为“无用之学”而不当回事。殊不知技术要获得根本性突破,就必须要对世界的规律要有进一步认识,这就需要大量“无用之学”的支持。所以中国的技术也很难进步,只能依靠外界输入。

中国自古以来就受到实用主义的深刻影响,以至于在很长时间中国有政府而无政治、有技术而无科学、有算术而无数学、有哲理而无哲学。其结果就是社会长期停留在低水平状态,很难有实质性的飞跃。

实用主义害了中国人!
17
分享 2021-07-05

24 个评论

秦模式,用法家思想治国(包括后面外儒内法)的中华帝国,从来就不鼓励独立自主的有知识有财富的强民,只要服从只会种地(生产)和打仗的弱民,这是从古代专制统治者就刻意构建出来的。实际也是按着商君书的理论去操作的,也确实导致了弱民的鼠目寸光,失去方向感,只能盲从,也才能被驱使作为工具
这样的做法也就导致了变成了盐碱地,技术发展空前的停滞与缓慢,新技术只能依赖外国输入的境况
毕竟任何可能改变国内力量平衡的新发明和思想,不要说成功的发扬光大,苗都给你掐咯,老老实实的做韭菜,给皇帝和平时做奴工,战时做炮灰
中国文化在春秋战国时代,是最灿烂的时代,但是从那个时代之后,中国文化就被儒家所控制。
到了东汉,政府有个规定,每一个知识份子的发言、辩论、写文章,都不能超出他老师告诉他的范围,这叫做「师承」。
如果超出师承,不但学说不能成立,而且还违犯法条。
这样下来之后,把中国知识份子的想像力和思考力,全都扼杀、僵化。
就像用塑胶口袋往大脑上一套,滴水不进。

儒家思想从定于一尊以后,经过一百多年,到了东汉,成了一个模式。
那个时候规定,凡是知识份子,不论他的思想、讲学、辩论,都不可以超过「师承」。
学生只可围绕着老师所说的话团团转。
如果讲得太多,超过老师,那就无效,而且有罪。
不过汉王朝时的罪并不严重,但是到了明王朝、清王朝,如果官方规定用朱熹的话解释,就绝不可用王阳明的话解释,
根本不允许知识份子思考,他们已完全替你思考好了。
时间一久,知识份子的思考能力衰退。
由于没有思考能力,因之也没有想像能力;由于没有想像能力,因之也没有监赏能力。

德国纳粹时代,希特勒对人民说:你们什么都不必想了,元首一切都为你们想好了。
现在则是共产党宣称,党考虑的比大家都要周到。

这是典型的法西斯专制、封建愚民政策。
专制封建头子都坚持一种想法:他比任何人都聪明。
有思考能力的奴隶是危险的,任何专制封建头子,都不准许有思考能力的人存在。

回顾中国历来统治者的政策,很多都是愚民政策。
可是,思考力、想像力是创造发明的渊源。
没有这种能力,便无法创造发明。
甚至时间一久,连模仿力也会跟着衰退。
因为模仿力中多少也要有一点创造发明能力。

《丑陋的中国人》
已隐藏
只有中产阶级资产阶级才会有明天以及以后的事情 所以他们会为自己以及自己的后代考虑未来几十年上百年的事情
但是很不幸你国绝大多数人都是无产阶级 他们甚至连自己明天还存在与否都不确定 很自然的就变成今朝有酒今朝醉 甚至北上广深有一套房的人都是近乎于无产阶级 因为毫无底线内卷/内淘汰的机制杜绝了任何人为自己去思考未来
实用主义是最基本的资本主义,不论好坏
中國人算實用主義……?不是投機主義嗎?反正鐮刀還沒割到自己,不關心現在中國到底怎麼了,只要還能挖到點能稱得上優點的地方就使勁吹,剩下的等到大難臨頭再說,不見棺材不掉淚,這不是中國人的傳統藝能了嗎?
本人奉劝你们永远不要使用实用主义这四个字。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它什么意思。作为Pragmatism的译语它是不准确的,而且Pragmatism具体是怎样的一种思想也非常难说用一两句话说清楚。它一般是在哲学的认识论领域里才会用到的、主要涉及判断真理是否有效的一种特殊的立场,是一种在20世纪的美国盛行的前卫哲学理论。美国哲学界最有名的人比如奎因、库恩、普特南、罗蒂那群人才喜欢玩这个东西。
>> 中國人算實用主義……?不是投機主義嗎?反正鐮刀還沒割到自己,不關心現在中國到底怎麼了,只要還能...
对,投机主义,赌徒心理,镰刀还没有割在自己身上,还能长得小确幸!
现在某些左派为了气候变暖竟然和中共同流合污,这不是就更过分了?
像这样「随便儿找个出气筒/挡箭牌/替罪羊」,倒还真是「鼠目寸光」的最佳演示。
zyzyyva 新注册用户
国外白左精英不也一回事,他们可没有墙,不也舍不得抛下利益
制度问题,因为人基本都是一样的。

西方有人对卖东西特别有心得,于是研究批量进货压低成本,卖的商品特别便宜,产生了现代的超市;
而中国官商勾结,盐铁专营,通过暴力压榨人民就能赚大钱。

西方有人对武器特别感兴趣,奥地利GLOCK手枪世界闻名,开始就是一个几个人的小公司,自己在车库研发的;
中国平民对武器研究有什么想法的,全抓起来拷打,官方研究机构要靠行贿升职,所以中国不可能有世界闻名的武器品牌。

西方有人对医学感兴趣,瞒着社会野蛮的解剖人体,虽然不道德被人们唾弃,但人们在通过议案是否合法时,要仔细询问为什么偷尸体,然后思考解剖的意义;
中国官府县太爷看到有人偷尸体,直接拷打完事,所以中国也不可能发展出医学。

这种例子,很多。基本都是独裁制度以统治者一个人的想法,不顾及社会大众的利益导致的,这也导致该社会压制了人们的利益和发展,所以该社会无法像正常的人类社会一样进步,而是统治者不断用暴力压制,人民不能有自己的想法,更不能按自己的想法行动,导致社会发展停滞。

而西方恰好相反,一个自由社会人们可以自由的去做事。所以不是西方人有多聪明,中国人有多蠢笨,而是统治者不允许人民做出任何超出自己智商的事,害怕管控不住聪明的人民。
要小心分開自私自利和實用主義, 你說的那些都是自私自利的結果
>> 本人奉劝你们永远不要使用实用主义这四个字。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它什么意思。作为Pragmatis...

实用主义既可以作为一个哲学名词,也可以作为一个生活常用语,当然起源是哲学。就类似“存在”一样。
简单类比下黑人,直接被从奴隶乃至原始社会拎到文明社会,他脑子里能有什么成体系的公民意识那才有鬼了,后清跟大清的区别,仅存在于物质层面,人心跟一百年前并无二致,甚至还倒退了
中国人一半都是O型血,精神法理这种抽象的概念是不懂的,只有吃和赚钱
A型血还会投靠政府,希望做一些利国利民的事,虽然几乎都是粉红偏执狂,但比O型血还是好很多
社會主義特色唯物實用功利,介紹動物時會說能否食用,各個部位有什麼用
敢问哪个国家不是实用主义治国。作为可以放弃眼前利益而放眼长远,在这点上,权威政府反而比民选政府要做的更优秀,毕竟四年任期必须放卫星,大家都用选票说话。而权威政府可以搞出两弹一星这种劳民伤财的巨型工程。
当年英法二战玩绥靖、希腊入欧高赤字都是实用主义典范,再有当今LGBT问题、种族问题、难民问题,环境问题,都是实实在在的实用主义当道,这些问题玄学且吸引眼球,正是政客和资本收割韭菜的快刀。
总而言之,实用主义的妖风在西方政坛已经肆虐成灾,大家玩了命的左,都在表明态度,没有一个人是真正想解决问题的。
>> 中国文化在春秋战国时代,是最灿烂的时代,但是从那个时代之后,中国文化就被儒家所控制。到了东汉,...

所以到最后,连瓦房店都瓦不出来了,毕竟山寨也是要有些手段的,最后连山寨的方法都失传了
想起了风筝里的经典对话,文化断层的结果,需要重塑,可惜已经晚了,真不知道那些教历史的老师是不是都没有怀疑过那小说般的教材。
支豚永远在面临历史抉择的时候,做出最错误的决定,然后受苦受难
>> 敢问哪个国家不是实用主义治国。作为可以放弃眼前利益而放眼长远,在这点上,权威政府反而比民选政府...

你沒發現自己的矛盾嗎?要是真是實用主義當道,那就應該全部不管態度只關心方法的人了

還有回樓主,好奇心(=對未知事物的探索欲)是生物的本能,是生物開發新的生存策略所必需的特徵
本來一個群體裏就是會有偏差的,有的個體對理論方面比較有興趣/天分,有的就擅長觀察表面現象,還有的愚昧無知什麽都不肯想。如果在一個正常的、自由發展的環境裏,理論研究者就能提出理論,現象觀察者就能發現現象,愚昧無知者就對這些東西不屑一顧
但如果把對理論有興趣的人人爲去除了,那就只剩下觀察現象和愚昧無知的人了,自然不會形成理論體系
中國古往今來都是對理論不友好的,甚至說你學某些理論(古有天文,今有神學)就是造反
以共匪为代表的滞纳人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走“捷径”,也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