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秦晖 破与立的选择

中国历朝历代王朝崩溃有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是前朝直接在一场大乱中崩溃了,发起大乱的人,或经历一段时间的群雄并立后,其中某一支夺了权,明末、元末、秦末、西汉末,基本都属于这种状况。

但是也有一种情况是,一个王朝走到王朝末世导致大乱局面,调动一切力量,把乱子给平了,表面上看好像是度过了大乱,但五腹内脏遭到了“内伤”,经过一段时间的苟延残喘,又会沉疴再发,而往往下次再发作的恰恰是在上次平乱的过程中自持有功的那些人。

像东汉末的黄巾,在汉桓帝时代就平定了,撑了两代,到了汉献帝时代,汉朝终于又倒台了。不管是魏蜀吴,还是之前的袁绍、曹操这些人,都是在平定黄巾中立了大功的人。

唐末的黄巢起义,最终也是被平定了的,只不过又过了30多年,唐朝也就灭亡了,灭亡唐朝的人也是在平定黄巢的过程中崛起的那些人。晚清民国基本上也是这样一个套路。

萧功秦先生有一个说法,说晚清的大乱都是革命者搞的,如果不是革命者那么乱来,好像晚清就如何了得,似乎还能挺下来。我觉得晚清从太平天国开始就已经走向衰亡。太平天国就相当于黄巾、黄巢。虽然清政府用尽蛮荒之力把太平天国给压下去了,但是实际上已经内力耗尽遍体内伤,根本缓不过来了

其实元末也是一样,红巾其实是被压下去了,只不过和黄巢、黄巾、太平天国完全不同的是,元末没有完全平定造反的那些人,只是把刘福通他们那些人给干掉了,但是像朱元璋这些人还一直闹腾,闹腾到直接就把元给灭掉了。而太平天国折腾了14-15年,最终清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使自身元气大伤搞定此事,但太平天国造成的冲击已经使国家回不到原来的轨道上了。

而且在太平天国闹事的那十几年中,作乱的远远不止这一处,当时有回乱,有捻军,还有云南杜文秀,整个是天下大乱的趋势,完全是按了葫芦瓢起来。如果不是湘军、淮军这些势力的崛起,清朝是没有办法应付的。像没有东汉末年的军阀的兴起,朝廷也是没有办法应付一样。黄巢之乱也是靠朱温这些人平定的,在平定的过程中就势产生了一大堆的新的势力。

晚清基本上也是这样。不管有没有革命党,这时也已经五劳七伤,耗尽了内力维持不了多久了。有了革命党,当然后面故事就有了一些变数,但是如果没有的话,改朝换代也是肯定的。指望清朝经过这场大乱以后,还能延续很长的时间,大概率是不可能的。

把太平天国压下去了以后,在太平天国之前没有机会的势力崛起——湘军、淮军,包括后来的北洋,都可以归为这一类势力。这种势力的特点——如果以湘军为例——就是和农民起义也有类似的地方,都是穷人占主体,曾国藩和李鸿章治军、培养军队的公式,就是由“乡绅”、由所谓的儒家士大夫,统帅一帮所谓的苦寒山农才是正理。


湘军

招募湘军的标准就是要招“苦寒之辈”,这是曾国藩自己的话,不能招生活过得好的纨绔子弟,而且最好是山里头的,曾文正说,只有这样的人能够打仗不怕死。但是如果光是这样一些人,可能就跟土匪差不多,就只会乱来,胆越大越没谱,所以他说一定要由乡绅、有文化的人来带领他们。后来的那些造反家,只要是能成事的,大抵都是类似模式。

太平天国起事以后,清朝的大一统实际上就已经结束了。后来包括厘金制度,当时地方上都是在各搞一套的。所以后来庚子年间,会出现所谓“东南互保”也就不奇怪了,像“东南互保”那样的事情各地都可以搞,所谓的那个大一统离解体就不远了。

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如果没有西方的干预,传统王朝也会解体的,无非就是和历代的改朝换代一样,但有西方干预就加进了一个新的因素。那个时候很多人想试走一条新路。不过很多当时的中国人也不认为是什么新路,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郭松涛、徐继畲的观点,他们认为西方的路是我们以前曾经走过的,就是三代的那一套,只不过后来到了秦以后就搞坏了。其实在他们以前,也不断的有人地讲,包括黄宗羲等人。

黄宗羲讲的那一套,大家都觉得在操作上不太可行,周制在道德上再有美感,想象上如何温文尔雅,温情脉脉,但它肯定不如秦制实用,在弱肉强食的环境中不如秦制强悍,如果其他条件相同的话,搞周制的肯定斗不过搞秦制的。

但引进一个新的因素以后,参照系就比较多了,在现实中版本多样化些。是否有一种选择,可以既具有周制的道德美感,又可以把秦制战胜呢?太平天国以后的,老法子走不下去了,危机感加深,不同的人想的都是这些问题,是否可以走一条与以往的改朝换代不一样的路。

这个路可以使得我们既不是搞掉了一个王朝以后又建立一个秦制,周而复始原地打转。有人调侃说,二十四史不就是二十四次掉到同一个坑里的事吗?人们希望不但摆脱一个王朝,还可以摆脱秦制又能立于不败之地。

摆脱秦制无非就是两种可能,一种就是恢复周制,另一种就是学习西方,搞一种新的体制,在当时第一代有这种想法的中国人看来,其实也不怎么新,因为他们认为这和恢复周制差不多是一回事。学习西方和恢复儒家的那一套,至少在郭嵩焘、徐继畲这一代的人看来,甚至包括马建忠、王韬等等整个那一批人看来,当时接受这个东西并没有难度反而出奇的顺利,根本就没有感到不适应,很重要的就是他们觉得这套外来东西和儒家的学说是可以结合起来为我所用的。

实际上西方那一套,郭嵩焘自己也讲,“(西洋立国)有本有末,其本在朝廷政教(其末在商贾)”。实际上对中国影响最大而且是很早的,也是所谓的朝廷政教,太平天国的思想和这个也是有关的,太平天国也是在潮流中的最早的一支。

但是太平天国这一支,同时又反儒倾法,太平天国如果成功了的话,那也是可怕之极。可怕的原因不在于它是不是比清朝更腐败,而在于太平天国的那种价值观和文化视野比清朝更狭隘,它的文化砖制,要比清朝更单一、更极端。

因此就产生了后来的洋务改革。洋务运动主要的功劳其实不是说他们办了多少工厂,洋务派办工厂基本上都不太成功,因为大多是官办企业,像左宗棠在兰州搞的那些企业就垮掉了,有的是勉强撑下来了,但是一直都不是中国后来工业化的正宗。但是由此催生出一种想法:用周制克服秦制的方法,是不是可以在学习外来的基础上来实现呢?

这就造成同治年间的清朝,好像是有一度有个喘息的机会,这个机会当然也是来之不易的。平定太平天国耗尽了内力,而且太平天国1864年被平定以后,其实真正天下恢复太平还是要到了1870年代了。通常讲“同治中兴”应该是到了1870年代,包括捻回之乱,包括对付外患的英法联军之役、平定新疆和中法战争等等。


尹隆河战役

实际上这几场事件的起因,也是和历代王朝碰到的内忧外患都差不多,与土地兼并没有什么正相关,但是和大小共同体之间的冲突有很大关系。从现在掌握的资料看,说太平天国和土地有直接关联的理由并不充分,但是与土客矛盾则是显性的。

“捻军”就更不用说了,“捻军”本身就是淮北的豪强搞起来的,淮北的那些土围子,捻军十八股聚义盟主张乐行这些人都是原来地方上豪绅的土围子。所谓的“捻”,其实指的就是指地方势力,淮北方言,“捻”就是“一股”、“一伙”的意思,“一伙人”的认同都是以家族为纽带的。

“回乱”其实也是这样,如果要从宗教原因来说,毫无疑问,和我们现在看到的穆斯林与其他文化的冲突好像类似,但是当时“回乱”的具体形式,也是乡亲族人一股一股的小集团,有明显的排外倾向。

后来左宗棠能够比较成功平息“回乱”,是与回族人本身的内部矛盾有密切的关系。因为回族当时面临所谓的新教、旧教的矛盾(我这里指的是讲汉语的回教)至于新疆,则有黑山派、白山派的冲突。如果回教方面像当年的阿拉伯帝国一样,是一个中央集全的形式,对于左宗棠来说则要棘手的多,不可能轻易制服。

回族本身当时也是处在有很多小集团多股势力的状况下,左宗棠能够平定回乱,他一个很重要的手段就是搞分化。的确,是回族中有些人不仅帮他平定了回乱,而且后来还在一段时间内,成为维护清朝的很重要的力量。董福祥本人就是起义领袖,他麾下的所谓“甘军”,就是一帮回民军改编的,也是在回乱中兴起来的。一直到后来的西北三马,都是这种力量。


董福祥

但是平定这些叛乱的同时,汉族士大夫中的各个山头也乘机冒头,并且造成我们称之为传统鼎盛的那些东西。例如陈忠实先生在白鹿原中描写的那种东西,我们以为这才是中国传统,实际上那是只有在中国中央集权崩溃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复兴力量,导致小共同体林立,大家族的兴起等等。看看魏晋南北朝时期“七宗五姓”的地方豪强、门阀士族兴起的过程就会明白了。

这种状况其实和晚清新的一些因素的兴起有关系,造成了中国后来的前途的多样性、比如共和等等都成了一种选择。但是这个时候又出来一个新的问题,就是后来中国主要的外患变成是日本了。中日战争失败以后,包括维新时代,日本对中国的影响越来越大,大量的人去学习日本了,原先的恢复周制的趋势就发生了转向。

后来很多人觉得学习日本富强起来,就要克服周制,要走废封建、立郡县的道路,结果一直到五四时期,一方面是西化更加声势浩大,更加深刻,但是另外一方面,“西学东渐”跟本土资源的结合方式却发生了一个很大的翻转——不再是西化和恢复周制的那些力量结合起来推翻秦制,反而是西化的力量和搞秦制的那些力量结合起来,把所谓的周制或者儒家传统给进一步的压下去。这出现的局面是很多人没想到的。

当历史又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不知道这些曾经的道路,能否为人们提供一些借鉴。毕竟关键时刻的选择对未来容易形成“路径依赖”的走向是很重要的。
2
分享 2022-06-13

2 个评论

其实中国在八九十年代,已经逐渐像历史上的帝国晚期一样,治安恶化,盗匪遍地,著名的有唐山菜刀队、深圳的砍手摩托兵。经常能看到中国政府调集几千人的轻装步兵去剿匪的报道,甚至还有正规军用装甲车和轻型火炮去剿匪的案例😂。

这就是捻军的起源啊,这样发展下去,这些小股匪徒就会被迫抱团,为防止被铁拳打击,最终和政府军发生正面对抗,从分散逃命发展到持枪顽抗,再逐渐发展到拥有重兵器的集群武装。

当年美国人救了中国一命,输出大量技术和市场,挽救了这个帝国,也避免了亚洲再次发生动乱。至于未来会怎么样,还是需要先好好观察下。
抛开正文 谈谈他提到的这位萧功秦 秦晖教授说的很客气

萧功秦大概属于那种为党国精心修饰历史的典型
(林彪事件在他哪里的处理)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417

外国人刚开始接触中国知识分子常对这种深刻的邪恶感到惊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