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教一个关于大饥荒死亡人数的概率问题

才疏学浅,概率这个词可能不当。

文革非正常死亡很多人,家里一位长辈,亲眼看见邻居被红卫兵打死。

现在的疫情,亲眼看见邻居死亡。

我家在农村有远房亲戚,工作生活也遇到很多农村朋友,从没听说那时候谁家有人饿死,倒是异口同声说挨饿。

什么原因?

饿死太不光彩,有意隐瞒?加之饿死病死很难分清楚?

饿死人局限于少数省份?

不是洗地,请教。
0
分享 2023-01-24

26 个评论

https://telegra.ph/file/09538e112638823887b00.gif

大饥荒的分布,不是全国平均的。

西藏在1958年,噶厦政府尚未被中国取消,达赖还是最高统治者,没有实施统购统销,没有饿死人。

对中央左倾政策较为温和和躺平的省份,饿死的人就少。

另外,大饥荒主要分布在中国农村,城市除供给困难外,没有大规模饿死人。

你祖上没人饿死,很正常,因为不是很多人想象的,死3600万人,平均每八个人饿死一个,这种算法显然不对。在比较严重的四川、河南,整村整家死绝都非常常见,你今天站在面前和我说话,质疑大饥荒,说明你家当年没严重到这种程度,否则,你根本就不可能出生。

我家在农村有远房亲戚,工作生活也遇到很多农村朋友,从没听说那时候谁家有人饿死,倒是异口同声说挨饿。

什么原因?

饿死太不光彩,有意隐瞒?加之饿死病死很难分清楚?

饿死人局限于少数省份?

不是洗地,请教。

某些村子没有饿死人,与生产队的生产力、左倾力度、政策实施和当地官员良心,息息相关。

大跃进搞得最左的四川,李井泉竟然还从四川调粮食到北京,于是,四川在整个大跃进期间,饿了整整五年,饿死人口一千万,接近总死人数的三分之一。

在整个大跃进期间,除了缺粮饿死人之外,还包括这一批非正常死亡人数:因公共食堂官员作威、报复禁止一些人到食堂吃饭,不交公粮强制扣饭饿死、反瞒产私分批斗致死、说没有粮食指控批判中央反对毛主席被活活打死,因饿得不行偷公社粮食被打死、批斗后不堪羞辱自杀、畏斗自杀等。

如需了解详情,请翻阅大饥荒最权威的纪实:杨继绳的《墓碑》。
概率这个词不对,应该是比率
windXforce 黑名单
那你说饿死了的人 他能活过来跟你说他饿死了吗?当然是挨饿的人没死 他才可以告诉你 他挨饿啊
我爷爷说的是 忍(yin)饿(wo)
是的,饿死人的地方非常集中,他们一般没有后代,甚至亲戚朋友留下来的都不多,所以人们回忆起来,只是觉得饿,但没饿死人。连方舟子都犯了这个错误,他认为饿死3000万太多了,占比太高,应该有大量的中国人回忆起来有熟人亲友饿死,但实际没有,所以他估计约有1000万人饿死,达不到3000万。实际上,饿死人不是均匀分布,往往是整家族整村子全饿死,没有后来人记得他们。
四川饿死的最多 其他地方安徽和河南信阳也不少 主要是这几个地方
人在信陽農村餓死率 >90%, 人在北京、上海就看貧血是否嚴重.
幸存者偏差吧

饥荒饿死人,不是平均的,一人饿死往往附带全家饿死全村饿死,就直接绝后了

文化大革命斗人、疫情死人,虽然也有连锁,但是连锁的死亡率低很多,自然有机会留下不正确集体记忆
1,
党史第二卷,1960年非正常死亡1000万。

2,
两报一刊即《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

《人民日报》是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杂志是中共中央机关刊物,《解放军报》是中共中央军委机关报。

红旗出版社1994年2月出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纪实》一书,在“大饥荒”一文中说“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大约在4千万人左右。

3,小道消息也很多,就不举例了。
你这说个鸡毛呢

我有个比较熟悉的朋友,安徽的,整个家族500多人,56年去北京投奔亲戚,后来回老家,家族里只剩他一个了
本来饿死这个事情就是有地域性的 我要是问问现在的中国人 还没几个被日本人害死的
所以日军大屠杀是不是谣言
幸存者偏差
饿死的人没有发言权

我们徐州周边农村,90年代还挨饿,吃红薯稀饭吃到吐酸水。

那时候,简单评价就是:能吃上饭了。

吃不上饭的六十年代可想而知。
>>你这说个鸡毛呢我有个比较熟悉的朋友,安徽的,整个家族500多人,56年去北京投奔亲戚,后来回老家,家...


难以置信,安徽这么严重吗,整个家族500多人全饿死?
>>难以置信,安徽这么严重吗,整个家族500多人全饿死?



你可以模仿华蠢淫的口气
我也是14亿 我怎么没饿死
>>你可以模仿华蠢淫的口气我也是14亿 我怎么没饿死


要不你家族全饿死来证明一下?
完全因为饥饿而死,因饥饿并发症而死,因饥饿营养不良和其他疾病而死……
河南的情况和四川不一样。通常情况下,民众在无法获得基本口粮的情况下,会外出就粮,就是逃荒。逃荒的人所携带的粮食不多,他必须在所带粮食耗尽之前,抵达有粮食的地方。饥荒还刚露头的时候,匪政府派武装流氓把守通道,不让逃荒。等到不逃荒不行的时候(民兵也饿跑了),已经晚了。在粮荒的中心区的人所到之地都没有粮食,有也被前面要逃荒的人带走逃荒去了。换句话说,中心区的人要有体力走出整个粮荒区才能就粮。事实上,很多人是出去逃荒去了,出去就没有回来。
         其实,这就是一个脆断的例子。灾难之所以连续发生,那是因为维生体系被破坏了,且超出了自我修复的能力。
       共匪就是一伙白痴,他们把历史毁灭的同时,也把后代变成了一群傻瓜。并把那些看客和胁从占便宜的,也一起带入深渊。
       对于盐碱地来说,人口下降而导致各种问题都会接踵而至。这种情况下,劳动力有什么用呢,出口市场已经注定越来越小。人口只是负担。现在鼓励生育和在熊市鼓励人买股票有什么区别呢?以包子的尿性,肯定是经济越不好就要越加强干预。现在是劝你消费,将来强制消费都有可能。这让人想起王安石的青苗法,真是好法啊,聪明人的好办法;然后,被一伙不太聪明的人玩坏了。中华帝国的命运,那时候就注定了,没戏。永远只有下一次脆断,不过脆断的地方一定出人意外。
统计样本和统计对象不匹配的问题,统计被接掠过的农村和被优先保障供应的大城市的数据都无法来推算全国的大饥荒情况。说得极端点如果我统计到某个自然村在饥荒中死绝了能推论中国人死绝了吗当然不能如果我统计北京的某个机关大院没有人挨饿能推论没有大饥荒吗显然也不能。
方案D 数据品葱娘创作者
死于文革的人往往是因为性质恶劣而被记住,但是其是否具有普遍性,我表示怀疑。

死于大饥荒时期的人的确不好算,因为这件事情的发生正正好好卡在了人口普查的龈节。即1959,1960,1961这三年。众所周知中国人口普查是五年一次,时间则是11月1人的人口普查日。在前信息化时代精确统计国内的人口这几乎是个天方夜谭。

但是如果你用人口普查数据去计算文革时期的死亡人数(无法统计正常或非正常死亡),你会发现一个极端反直觉的事情——即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的死亡人数的总数竟然处于建国以来最低。

大吃饱三年饿死的人你要是真的了解饥荒发生的原因,你马上就知道那些地方饿死的人最多,那些地方饿死的人少。即——最实事求是的地方饿死的人就少,牛逼吹的越大饿死的人就越多。

也就是说不光中共地方政府吹牛逼放卫星,普通农民照样牛逼吹得震天响。你家要敢说打上来五百斤粮食,俺家就敢打出来一吨。

但凡有个农民出来照着大队书记就一个耳雷子说:我他妈打不出那么些粮食。搞不好全村,甚至全县都因为他这句话捡了条命。

因为“人民公社”,一片田地过去是你种多少粮吃多少饭。现在地属于大家了。那么好,我们每天累的跟孙子式的一天挣五毛钱,两个工分。我们扛着锄头象征性刨两下,再地里睡觉,照样五毛钱两个工分,最多你说我思想觉悟低。吃饭都不在家里做饭了,去“人民食堂”。

就这个环境可不就等着饿死么?

在食堂里,各个农民开始自己吹牛逼大赛

母猪赛大象,就是鼻子短之类的。你家存了五十吨粮食,我家就有三百吨。“公社食堂”也没有冰箱,剩的饭菜就扔了,公社都以为农民家里有吃的。我这里不用省。农民则认为亩产万斤,食堂粮食吃不完。

就这个情况,稍稍有个灾有个难可不就是饥荒成片成片的饿死么。

回到你的问题,大饥荒死亡的数据很难算但不代表算不出来。但得分你要拿什么时候去比,以及要统计因为什么而死。

活活饿死是因为饥荒而死,营养不良生病死也是因为饥荒而死。在逃荒的路上吃了有毒的草还是因为饥荒而死。所以你的问题应该严谨为:

50—60年代的饥荒XX省(地区)比平时多死了多少人?

但TMD又来了另外一个问题,这个“平时”指的是什么时候?30年代?40年代?还是现代?如果是前者,三十四年代,仅以河南为例,一场中原大战光军人就报销了三十多万,当地的老百姓得死多少?这是没人统计的,更不用说后来的花园口决堤以及人形天灾汤恩伯以及中条山会战前后造成的大饥荒和难民潮。

但如果你拿50—55年比(注意此时战争还未结束,西南剿匪,滇缅边境,还乡团,西藏等因素依然战事不断。虽然惨烈程度已经不比以往,但是持续的时间依然很长。剿匪作战彻底胜利其实要到80年代中期,中越战争导致四川云南被军管才彻底结束。有一本书叫做《败兵成匪》可以去看看)1960—1965的死亡人数比战争依然继续的50—55年还要多出200万,×5就是1000万。

但你若用文革期间去比,即1965—1970,则1960—1965则比文革期间平均没年多死了600万人。x5就是3000万。考虑到人口膨胀(当时大约7亿人左右)则是多死了2500万。

如果用2010—2015,同样跟上面的算法一样,那么得出,1960的死亡人数则是惊人的5000万人。

所以,你的问题显然是个伪命题。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大饥荒的记忆,而是在大饥荒之前本来就是个人命如草芥的时代。这种事情他们司空见惯,当时根本没感觉罢了。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就是:TMD,2010年的时候连原神都没有,那个年代的年轻人怎么挺过来的
>>要不你家族全饿死来证明一下?


你不是你妈生的 来证明给大家看看
>>大饥荒的分布,不是全国平均的。西藏在1958年,噶厦政府尚未被中国取消,达赖还是最高统治者,没有实施...
李井泉最后还活了80岁善终了,家乡前几年还给立了雕塑,真特么不要脸
>>你不是你妈生的 来证明给大家看看


我前面说的那句“难以置信,安徽这么严重吗,整个家族500多人全饿死?”怎么了?否定饿死人了?否定大量饿死人了?一句中性的疑问,你他妈上来就讥讽,好像天然占着多大优越性似的,不是立场对就做什么都对了,你还得先是个正常人,别魔怔。
doopding 🤬不友善用户
有可能饿死了几百万人,但没有几千万这么多,但是敌对分子没有都要捏造,何况有的事当然要夸大,饿死三千万当时中国六亿人,平均二十人饿死一个,相当于中国每个人的社会关系都听说七大姑八大姨或者邻居饿死过人,不是数字问题而是立场问题。
萨格尔王掀翻池塘 回复 doopding 🤬不友善用户
>>有可能饿死了几百万人,但没有几千万这么多,但是敌对分子没有都要捏造,何况有的事当然要夸大,饿死三千万...


2013年8月23日,江苏师范大学数学教授孙经先在《中国社会科学报》刊文《“饿死三千万”不是事实》,2013年9月9日在《中国社会科学报》刊文《“中国饿死三千万”的谣言是怎样形成的?》,称:“最近三十年以来,国内外广泛流传着我国三年困难时期‘饿死3000万’的重大谣言。在这一谣言的传播过程中,杨继绳先生的《墓碑》一书起了重大作用。”[7]杨继绳也对此作出过反驳。[8][9]2014年,孙经先对杨继绳的反驳做出反驳,[10]杨继绳随后也再次对此作出回应。[11]


孙经先教授是你吗?「敌对分子」杨继绳捏造了饿死3000万的重大谣言,「不是数字问题而是立场问题」(鉴于你有删帖惯例,提前记录原话),可以看出你的立场是CCP那一边
doopding 🤬不友善用户 回复 萨格尔王掀翻池塘
>>孙经先教授是你吗?「敌对分子」杨继绳捏造了饿死3000万的重大谣言,「不是数字问题而是立场问题」(鉴...

你没事翻别人的帖子干什么,我就不会也没兴趣查看你的发言记录,我管你是阿猫阿狗与我有何关系,另外可能饿死几百万而不是几千万是靠最基本的理性和直觉不是别人说什么就要信什么,你平常做事别人一忽悠你就要信,没有自己决策主见?如果有人持类似观点,也是所见略同。
萨格尔王掀翻池塘 回复 doopding 🤬不友善用户
>>你没事翻别人的帖子干什么,我就不会也没兴趣查看你的发言记录,我管你是阿猫阿狗与我有何关系,另外可能饿...


品葱的发言记录既然是公开的,那我翻看学习一下你的发言也不算违反品葱规定吧?我当然不像你这么有主见,能通过独立思考接受CCP的说法,并把责任推给敌对分子
从前有个地方出了一只饿虎
见过的人都被它吃了

许多年以后人们流传这只老虎不吃人(因为没有证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02-03
  • 浏览: 3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