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又想起来那个北大岳昕

看到方可成写的那篇遭受网络暴力的帖子: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34

忽然又想起来北大的岳昕,具体事件经过可以去看维基百科。她 2018 年被北大约谈,母亲被弄得情绪崩溃,还以病危和断绝关系来逼迫她,这篇她自己写的文章里都有提到:https://github.com/Terminus2049/terminus2049/blob/master/_posts/2018-04-30-latest-news-about-yue-xin.md

岳昕这件事算是比较极端的例子,近几年被小粉红网络暴力到崩溃的人并不少见,家人被连累也不是新鲜事,稍微关注过国内状况的都应该了解,但是方可成那篇文章,还有前几天看到的那篇《丧家之犬》的文章,总让我觉得他们是不是多年没回国,还是从 2013 年穿越过来的。

重提岳昕,就是想提醒各位理想主义者:理性主义很好,没问题,但不要对现实有错误的想象。

是的,你会被粉红持续地骂。
是的,你会被罗织各种罪名。
是的,你和家人的信息都会被人肉出来。
是的,多年以后他们还是会跟着你骂。
是的,你和家人都可能会被警察骚扰,会失去工作。
是的,就算你和家人不堪其扰,很多人会幸灾乐祸。
是的,你的行为可能会记录在档案里,子女也会受到连累。
是的,就算你消失了,其他人可能也并不会知道。
……

你当然可以继续保有希望,不断抗争,但如果遇到了网络暴力这种事情,要知道它是意料之中。正如另一个网友评论里说的:请对自己的祖国多一些了解。

这也是我为什么绝不劝大陆的人抗争,只建议移民。
38
分享 2019-11-19

44 个评论

没她的消息,听说在集中营里。
左派右派都有勇敢者。
勇敢者,只能向她致敬!被莫名失踪的人太多了,社会真是太黑暗!
虽然前途未卜,但是香港人也是有幸的,毕竟有那么多的人在一起抗争过!
大陆的,就是一些孤魂野鬼牺牲了,被养殖的猪们还不知道,还把真正的战士当作苍蝇。
被失踪好久了。
她要多了解的不只是祖国,还有自己的亲人老师,越早越好。预料和现实之间巨大的差距会带来巨大的痛苦
我也不清楚她最近的情况,好像录像认罪了,应该还关着。
佳士工会的所有抗争者都没有消息了,也没有他们家人的消息。
岳昕其实早有准备,什么后果都预料到了,我非常佩服。

我是借她提醒其他人,不然受一点小挫折就立刻灰心失望。网络暴力其实是最低程度的伤害了。
我当时还以为,即便是个明白问题根源在政治体制(之前岳昕的公开信中提到)的明白人,声援个民工维权也就是带队求老爷做主,顶多只是被驱赶。哪知道人家那么刚,然后居然被消失。连我之前偶然想起岳昕,想看看她毕业后干了什么的时候才查到人蒸发的事,真觉得脊背发凉。像我这种多少还佩服她,记得她的人都过了一年才想起来查一查,在大多数人心里,岳昕大概只是跟其他微博事件一样,只是一个转瞬即逝的热点。

她仅仅犯了一个错,就是当了个改良派,就把她自己害上了绝路。全程看一个人人间消失,真的恐怖。可是一个键政废物哪有资格自诩革命派指点她呢?甚至网上偶见到对她的污蔑,我都不敢反驳,只因账号绑定了手机

即便走在闹市区的街上,我也总有一种黑云压身的感觉。“湖底群魂”也有这种负罪感吗?
希望大家都平安。
她后来还给习近平写公开信。我是很佩服她的,后来看到别人抗议总想起她。

我觉得她做改良派是想清楚了的,革命不可行,又不愿意逃走,只能一步一步紧逼,结果直接被消失。除了可能被秘密干掉的,国内哪有什么真的革命派,岳昕已经算是最勇猛最有行动力的了。
据说已经集体送到新疆集中营里去了,当然由于没有证据,也就只能当小道消息听听就好,但是肯定凶多吉少,而目前的国内反贼和国外民运聚焦在香港的革命上,所以关心佳士事件后续的人也就少了起来。毕竟香港要是彻底沦陷了,那大陆就彻底没有反贼的生存土壤了,香港事件比起佳士运动对反贼的伤害更直接,是唇亡齿寒的关系。相反曾经主张过毛主义的佳士工会就没人关心,虽然佳士工人运动和波兰团结工会理论上都应该划分到社民主义这一派上,但毕竟波兰的团结工会也没有高举列宁和斯大林的旗帜,所以佳士工会在反贼和民运圈里并没有得到广泛的支持,而在工人组织方面由于共党的封杀所以也没有发展壮大,唉......
我记得知乎的毛主义者还挺多的,但是佳士工人运动好像并没有牵动他们的神经?
哪有真正的毛主义者,都是朝廷的一条狗而已,和司马南孔庆东一样都是吃皇粮干活的。目前国内的那群毛时代生活过的老头级别的腊肉粉也只是迫于“人质情结”才崇拜毛的,国内真正研究马列毛这类原教旨共产主义的人基本上已经灭绝了,毕竟那套学说的漏洞体系太多了。
好吧。我常常看他们在知乎上义正言辞地抨击其他人,现在想想看也就是说说而已。
我记得这个运动好像并没有很大的声音,感觉驱逐低端人口的声势都比这个大,包括海外。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有的时候会对这些实干派的马克思主义者产生一定的尊敬和同情,他们的对手是无情的国家机器,他们手无寸铁,特别是这一类马克思主义者跟那些打手一样的毛左对比的时候,高下立判。可惜,中共是不会允许实干派的马克思主义者重出江湖的,因为中共现在都走到马克思的对立面去了
毕竟团结工会就是个前例,对于赵家人来说社民主义的危害要远大于资本主义,因为社民主义可以让匪党的那套说法不攻自破,让喉舌们之前的激寒自演彻底穿帮。不过目前看来国内走社民主义革命的道路是越来越窄了,最好的窗口期应该在胡温时期就可以行动了,包子上来之后直接把这篇土壤给彻底破坏掉了。
怎么没有...你看996的时候那些人阴阳怪气的,只不过过了几天帖子基本上就删干净了
啊,原来是这样……
好吧,不过996现在还是阴阳怪气的。而且之前华为胡玲的事件,知乎评论也翻车了
这个运动当时声音还挺大的,不少人站出来支持她,还上了区块链。
令人窒息的沉默真的是可怕
我觉得他们用马克思主义也没想太多,主要是争取工人权利,又比较名正言顺。
呵呵,人家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我之前看过一段他们的官网:要打倒法国的马克龙、美国的特朗普,还是不要去乱团结了
打倒谁谁,我觉得只是一种维护自己马克思主义者形象以形成和伪共鲜明对比的一种策略
標榜打倒XXX 擁護XXX這類詞語給人的感覺就是共慘主義那套,的確同情不起來
中国也只有马克思的反贼思想有点余地,别的全部被封了,可惜马克思的思想也只是个安慰剂甚至毒药
  方可成还认识岳昕,他俩是北大校友,通过南方周末的一位编辑认识的,方可成去印尼开会,岳昕在印尼当交换生,当时带方可成去游玩的。
  如今岳昕不知所踪,方可成给网暴的很惨。不过方可成胆子小,没啥出格的事,挺过这波应该没事了。
索多瑪沒有回頭路 也不需要同情者,只能從一個偉大勝利走向另一個偉大勝利。
拒絕淪落者要麼沉默要麼離開。
对,我也想起来这回事了。方不能说胆子小,确实一直很温和也坚定,想找空间做事。我比较诧异的是他为啥遭遇网暴力那么惊诧,按他的经历应该早就预料到了才对。
我聽説她是個原教旨馬克思主義,打著馬克思主義原典的招牌反D,還慘和工人維權,所以被整了,死應該死不了,畢竟沒什麽組織,只是小知識分子瞎搞,沒有境外勢力慘和,共產黨不會把她怎麽樣的·····
她当时好像也被定性“境外势力”了,反正我觉得很危险。
mastodon看来的“岳昕已经出国,去了西班牙”。因为那个网站管理员不许站外转载,所以不能贴图或者链接。
如果是真的就太好了。
他们既然标榜真共产主义者,一上台肯定要废除私有制,如果一切都能按他们说的来进行的话会产生一个“公有制+民主制”政体,应该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如果是真的就太好了。

我有单方面关注发帖人,如果他有更新我也会来知会的。希望岳昕能平安。
我有单方面关注发帖人,如果他有更新我也会来知会的。希望岳昕能平安。


感谢!
还有广东的梦雨,也是没消息了。佳士工人维权的那一拨人都好像消失了一样。
范松忠 黑名单
岳老太婆,有点印象,嗯,挺好的,受着吧,你不是愿意么,没人同情。
北大毕业,加上还很年轻,能找到很好的工作,高薪稳定的收入绝对不少。
先让自己赚钱,积累点人脉,然后移民。
或者实力壮大了,再帮助更多的人维权。
刚刚毕业参加维权运动,太理想主义了。
mastodon看来的“岳昕已经出国,去了西班牙”。因为那个网站管理员不许站外转载,所以不能贴图或者...
人在墙外,注册个Twitter或者是Facebook之类的,支匪一点办法也木有。除非是她自己选择沉默,否则不可能音信全无的。如果真是她担心家人被迫害而自己选择沉默,那也说明,她曾经的理想彻底破灭,佳士工人运动彻底失败。
如果是真的就太好了。

她肯定是重点边控对象,除非支匪和她有私下的交易,否则几乎没有逃出的可能。

最大的可能是,她和董瑶琼妹妹一样,被限制自由了。

岳和董,堪称新时代的张志新和林昭,她们虽然失败了,但她们的名字,已经记载在共和国的历史上了,几百年后,仍然会像张献忠一样,不为大多人所知,但一定还是有人知道的。
突然我也想起她了,不知道她現在怎樣了...
每次看'自我审视 | 一个北大既得利益者的自述'都是感動得不行,可能這就是同為naive的理想主義者的悲傷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休息一会儿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20
  • 浏览: 2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