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女权,兼论权利

“女权”顾名思义,即女性的权利,那么它必然而然地会指向另一个性别,男性。因此,对女权的理解会有两种,一种是女性和男性具有同样的权利,另一种则是女性有与男性不同的女性权利。后者是反平等的,因为既然人人平等,那么男女一样,所以女性应该和男性有同样的权利。因此,女权在根本上应当是追求男女的平权。

那么“权利”由谁来赋予呢?有的“女权主义者”认为应当是从男性那里来夺取,因此,她们觉得只要能压倒男性,似乎就能够实现女权,而这其实是另一种不平等,本质上还是一种性别压倒另一种性别。而“权利”,不管任何人的任何权利,都是由“权力”来决定的,而权力的掌控者才是追求自身权利者必须斗争的对象。这些掌权者分别是立法、行政和司法系统,即国家机器,只有它们才能赋予并保障人的权利。在中国,这些系统全部掌控在共产党手中,或者确切的说,掌控在共产党的高层手中。而不管女权还是其他人权,都应当向掌权者索取。偏离了这一点,任何对权利的索取都不会成功,包括女权。

墙内的女权很多局限在女性生孩子以及孩子冠名权等问题上,而这些恰恰是最次要,最形式的问题,它保障不了女性的权利。女性真正要追求的是平权,即能够从权力所有者那里取得的权利。它们体现在,同样的工作权利,学习和工作中得到同样的待遇,国家保障她们不会因为生育而丢掉工作,在遭受性侵的时候司法系统能够对她们进行良好的保护,遭受家暴的时候司法系统能够有效的惩罚施暴者,买卖妇女的能受到严重的处罚等等,这些才是女权主义者应该追求的。

有些女权主义者恰恰走偏了路,她们觉得名义上得到的尊重似乎是最重要的。例如所谓的冠姓权,根本谈不上是一种权利,国家不会强制立法说出生的孩子应该随父母谁的姓。冠姓权是一个男女双方相互商讨的问题,你想要孩子随母姓,就找一个愿意随母姓的男人结婚就可以了,而这样的男人并不缺,愿意入赘的也大有人在。同样,即便让孩子冠母姓就真的是平等了吗?不一定。举个例子,毛泽东的女儿随母姓,姓李,但是毛到最后也没考虑过让自己的女儿接班,选的还是侄子,这说明,形式上的权利并不能决定根本问题。同样,如果现在宣传女性地位极高,是社会的半边天,乃至大半边天,但是实际上却让女性在家做全职主妇,子女冠母姓,这样真的就平等了吗?

因此,在中国,权利必须向掌权者来索求,而不是通过男女对立进行。中国类似于一个奴隶庄园,共产党的高层及家族是庄园主,下面的人不分男女都是他们的奴隶罢了,一群女奴隶再怎么打压男奴隶,男女之间再怎么相互对立、相互打压,都改变不了奴隶的身份。没有人权,何谈女权。在这种情况下,首先应该追求的是,消灭这样一种奴隶制,实现人人平等,然后通过选举投票和改变法律,女性的权力自然而然可以得到保障。例如,改变婚姻法对女性不利的部分,严惩贩卖妇女的人,为孕期女性的公司及个人进行补贴,限制堕胎,让男性同样休产假在家照顾孩子,等等。

而现在中国的一些女权主义者恰恰是避开了法律上的平权,去追求社会文化的平权。比如婚姻彩礼问题,子女冠姓问题,家务分担问题,以及对大龄女性的不宽容问题。其实,这些社会问题在民主国家同样存在,它们根源于个人和家庭的文化教育程度,但它们影响不了你的权力,例如婚姻可以协商,协商不妥可以终止婚姻,但要保障女性离婚时享受到同样的权利,这就是法律问题。另外,有些歧视并不是只对女性,而是针对所有弱势群体,包括男性。比如剩女,很多人觉得是歧视女性,那么说屌丝呢?根本上都是歧视那些弱势群体罢了。那些女明星女企业家,即便四十岁不结婚,也很少有人说她们剩女,因为她们并不是弱势群体。社会文化中的这些偏见和“权利”的关联度是最低的。而想要改变这些,必须是靠法律。

今天看到新闻,买卖妇女竟然最高只判三年,买两只鹦鹉竟然能判五年以上,这种事才是女权主义者最迫切要改变的,它是法律上赤裸裸的歧视女性。但是很多女权主义者并不一定会为了这样的事情去呼吁去奋斗,这才是女权主义在中国变得畸形的重要原因。一旦触碰到掌权者和权力方,它就噤声了。但是,她们的权利恰恰是要从掌权者那里得到的。与其说女权主义在中国田园化了,倒不如说它被阉割了。它首先要追求的是法律上的平权,其次才是社会观念上的平权。

所以,中国的女权主义就这样陷入到了一个怪圈中,触及不了掌权者,一旦涉及到有权势的人,它就沉默了,而涉及到男性群体时反倒成为掌权者发动群众斗群众的良好工具。我觉得,这才是我们真正要思考的事情。
3
分享 2020-05-15

11 个评论

r9d8jg5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 而现在中国的一些女权主义者恰恰是避开了法律上的平权,去追求社会文化的平权。比如婚姻彩礼问题,子女冠姓问题,家务分担问题,以及对大龄女性的不宽容问题。其实,这些社会问题在民主国家同样存在……

这段话逻辑有点混乱,而且不同意你的观点。"家务负担”这种事情基本永远不可能通过法律解决,那不改变社会文化还能做些什么?包括gender pay gap这种东西,法律上可能会有原则上的条款,但是到个人的程度上很难量化和实施。影响一个人的工资水平的因素太多了,私有企业工资也不是公开的可以查的,所以几乎不可能搞一个有执行力的法律,打起官司来也很难present a strong case,在美国都如此更不用说在中国了。法律上能做的也就是要求不可以在面试时询问是否结婚这类个人问题。剩下的问题不通过社会上的压力来逐渐改善又能怎么办?

后面针对“弱势群体”的讨论有点偏题了,和“剩女”对立的也是“老光棍”这样的词,“屌丝”几乎是完全不相关的词,而且很多情况下是自嘲使用。而且你说的“针对弱势群体”的歧视不可能一两部法律就能解决的,而且可以说是永远都不可能解决的,在哪个国家都是这样。美国的民权运动过去多少年了,民权法案都签了多少年了,但是种族歧视的行为和言论还是到处都存在。(民权法案的明文规定很狭隘, 主要讨论的是公共场所使用和公司用人不得基于种族、性别等进行歧视,种族歧视言论法律上是合法的有第一修正案保护,但按道理讲过去这么多年了不管公私领域整个社会都应该进步很多,但实际上与大家想象的还查了很远)

更不说法律在中国的执行力,以及法院的屁股歪不歪。就看看劳动法。

社会文化是推动立法和法律执行的动力,尤其在中国这样的国家。法律里早有关于性骚扰的条款,可是施行呢,跟西方国家比下就知道了。这几年已经比前些年有很大进步了。很多性骚扰的话题可以拿出来讨论,很多人受到惩罚,比如交大女生遭性骚扰,以前可能糊弄糊弄就过去了。法律有什么变化吗?据我所知这些年没有重要的立法上的事件(如果有错请指出)。可是大家的态度有很大的进步,至少在这些相对发达地区。这不是社会文化的动力吗?立法是非常漫长的艰难过程,而且国内有几位像RBG这样的人物?

指望法律解决一切问题那就是太幼稚了。

P.S. 麻烦楼主把所有“权力”改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15
  • 浏览: 4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