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记者:我接种了“卫星五号”疫苗

德国之声中文网)俄罗斯将在12月中前展开大规模新冠疫苗接种。该国总统普京周三(12月2日)已向政府下达了相关指示。根据计划,医生和教师将是第一批接种疫苗的人员。与此同时,今年夏天刚刚登记的疫苗“卫星五号”(Sputnik V)的进一步测试将同步进行。德国之声驻俄罗斯记者Sergei Satanovski也参加了负责开发疫苗的莫斯科加马列亚流行病与微生物学国家研究中心的疫苗测试,详细记录了他的亲身经历。

登记参与疫苗测试
早在今年9月,网上就出现广告:“成为新冠疫苗的志愿者”。当时关于“卫星五号”疫苗的信息少之又少,而俄罗斯的新增感染人数并不惊人。

11月底时情况出现转变,新增感染数字急剧上升。在看到朋友因新冠肺炎重病在家受到隔离后,我下定决心冒险参加疫苗接种试验。

在网上输入关键字“新冠疫苗接种”后,我点进了莫斯科政府的网站。志愿者必须先填写一份表格,问题包括是否曾经罹患新冠肺炎,过去两周有没有与感染者接触,是否患有慢性疾病等。卫生部门表示,同一个季度内已经感染过新冠肺炎的患者不能施打疫苗。大约在填写表格一周后,我接到电话通知,要求我前往综合诊所接受初步体检。

医院的检查
我前往莫斯科的沙特凯维奇医院(Schadkewitsch)接受检查。到了医院后才听说这家医院的主治医师就是知名医师兼电视节目主持人米亚斯尼科夫(Alexander Mjasnikow)。他是国家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弗拉基米尔(Wladimir Solowjow)的友人,而弗拉基米尔被视为是俄罗斯宣传机器的一部分。疫情初期,弗拉基米尔曾经声称,俄罗斯人感染新冠肺炎的“可能性为零”。我突然间感到不安,但此时打退堂鼓为时已晚。

体检前一名女医师询问我过去服用过哪些药物,是否患有过敏或接受过手术。我不得不打电话给父母,确认五岁时接受的是什么手术。医师在问诊时还交给我一份16页的信息手册并口头解释了内容。

手册内容包含“卫星五号”疫苗的研究目标、有效性、免疫原性、安全性等。上头写道,该疫苗在临床试验前已在叙利亚仓鼠和豚鼠等动物身上做过测试,动物实验证实“卫星五号”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而针对志愿者的测试则是确认其安全性。

给志愿者的保险单
参与此次试验的志愿者将有4万人:3万人被接种疫苗,另外1万人则施打安慰剂。第一次接种的21天后,志愿者必须前往医院接种第二部分疫苗。志愿者还必须在应用程序“Check Covid-19”中记录身体反应。除此之外并无其他要求。

医生还建议我参加另一项研究,因为主要研究中不包括免疫原性的血液测试,而是在另一项研究中分开进行。国家会支付给每一名志愿者8500卢布(约93欧元)。参与测试只需被抽95毫升的血,我便同意了。

医生还对我说:“虽然试验是安全的,但整体试验期间您都能获得一份特殊保险。”保单里写道,若被保险人死亡,受益人(我填的是父母)将能获得200万卢布(约22000欧);若实验导致残疾则依据轻重程度获得50万至150万卢布不等(约5500至16500欧)的保险金;健康情况恶化但不致残疾者则获得约30万。问诊结束后,我签下了志愿书并前往体检。我接受了HIV、梅毒、丙肝、乙肝、新冠病毒(PCR和抗体测试)以及尿液中药物残留的检测。检查结果正常,我获得参与试验的资格。

特殊冰箱中存放的疫苗
体检结果只有一周的有效期,所以我在七日后接受了疫苗接种。医院里贴着指示标志,指引志愿者前往指定部门,里头有一个接待柜台和四间房间,分别作为疫苗接种室、医师办公室、检查室和休息室。

上午10点时有两名志愿者抵达现场,除了我还有一名年约30的女性。我向医师报到后先去抽血测试抗体,连续被抽了好几次血。接着在一间只摆放了几张椅子、一张医疗桌和两台冰箱的小房间被接种了疫苗。冰箱是俄罗斯国产品牌“Pozis”,一台要价约15万卢布(1.6万欧),以负28度的温度中储存疫苗。

医生在我的左肩打了一针,毫无痛感。之后我在休息室内待了半小时。听说一些病患在打针后血压会下降,但我的血压维持正常。我收到了一张参加证书。回家前医护人员告知我,如果体温升高只要服用扑热息痛(Paracetamol)即可。我还被交待在未來三个月内不要尝试“造人”,因为暂时还不清楚疫苗对精子的影响。

发冷和发烧
接种疫苗后我才在报章上读到,一些志愿者在接种疫苗(或安慰剂)的当晚及隔日出现发烧以及肌肉酸痛的症状。当天晚上7点左右下班时,我感觉到头疼、轻微的发冷和晕眩。我不排除这是自己在看了许多相关报道后的心理作用作祟。

但到了深夜,我很肯定自己的身体正对疫苗做出反应。我的体温升至38.6度,上回瑜伽课造成的肌肉酸痛加剧。虽然身体感觉不适,但我也暗自庆幸自己被接种的极有可能是疫苗而非安慰剂。我服用了退烧止痛药,在电子日记中记录了症状后才就寝。隔天我的体温约为37度,第三天所有的副作用都消失无踪。

三周后我前往医院接受第二次疫苗接种,大约42日后身体就会产生抗体。至于抗体是否能有效抑制病毒,暂时还是未知数。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https://amp.dw.com/zh/dw记者我接种了卫星五号疫苗/a-55823776?maca=zh-Twitter-sharing&__twitter_impression=true
1
分享 2020-12-05

6 个评论

只要普爹恩准,老支带头打进口的俄爹疫苗,国产疫苗都是特供韭菜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耐心一點,等待永遠值得。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06
  • 浏览: 1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