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摘要】一本解释了西方现代社会与东方费拉献忠社会的好书

最近看到一篇比较详细的读书摘要,看完颇为认同,与葱友们分享。原书叫《商贸与文明》,我还没看过,下文主要是进一步精炼摘要的内容并且以品葱化的语言重新表达。

本书主要探讨的问题就是什么孕育了现代社会。在探讨这个问题的同时,本书也顺带解释了葱友们津津乐道的费拉与张献忠社会的成因。下面废话不说开始正文。


1.现代社会从何而来?

该书最有趣的观点在于作者认为现代社会与现代文明并非近200年的产物,而是古已有之。

在古代,现代文明的社会与思想架构诸如民主制度、共和政体、开明政治、人权思想、宗教宽容与信仰自由就已经在雅典、威尼斯等自治商业城邦部分或全部诞生了,只不过一开始它们只如同孤岛一般零星分布在这些富裕的贸易港口城市。

到了近代,这种零星分部的现代文明之火进一步理论化与完善化,并实现了对西方社会的全覆盖,进而再向全球辐射,至此人类彻底进入现代文明。


2.两种社会秩序的演化

作者认为,人类古往今来的所有社会形态都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正增长秩序社会,一种是零增长(包括负增长)秩序社会。

如今繁荣昌明的现代文明本质上就是“正增长秩序”不断拓展而来的。而零增长社会的最终结局则是遍地费拉与张献忠。


3.什么是正增长秩序?

作者对正增长秩序社会的定义是平民成为创造财富的源泉与载体,且财富能够持续的积累与增长。简而言之就是平民值钱的社会。作者认为这样的社会将大概率演化出人权观念、民主政治、自由开明包容且务实的社会风气。而在此基础上又能引发科技与经济的超增长,最终发展出繁荣的现代文明。


4.自由商贸创造正增长秩序

作者认为自由的商贸活动是实现平民创造与积累财富的最佳手段,能让平民迅速变得值钱。

商贸的发展又要求人们深谙成本收益与风险的核算,因此培养了理性务实的社会风气,从此宗教狂热与仇恨宣传就很难有市场了,人们不再崇尚杀戮与攻伐。

同时又因为商业具有无限拓展的潜能,要发挥这种潜能就要求人们有求同存异开放包容的品质。对五湖四海不同的风俗,甚至异教徒与异见者都要包容,才能做大生意。这间接催生了宗教宽容与信仰自由的社会共识,社会多样性与活力进一步提高。

综上所述,自由商贸不仅为一个社会带来了不断增长的财富,更有开明包容理性的基因。这些基因将最终发育成一个昌明的现代社会。


5.人权、民主诞生于正增长秩序

作者认为在正增长秩序社会不是人被赋予了权利与价值,而是人本身就具有高度的价值和与之匹配的权利

因为平民本身就是社会财富的主要创造者与载体,他们就是社会最不可估量的财富。因此他们天然拥有很高的政治博弈筹码和对公共事务的发言权,形成保护人权和民主的制度就是自然而然的了。因此那些早期文明中的商业城市往往率先演化出了民主制与共和制等更加尊重个体的政治制度。


6.什么是零增长秩序?

所谓零增长秩序就是与正增长秩序相反的社会,自由商贸无法有效发展或被压制,人均财富长期处于零增长甚至负增长状态。专制极权、底层互害、愚昧无知都是这种社会的产物。这种社会永远无法演化出现代文明以及开明包容的政治与社会风气。只会走向更加恶劣的结局。


7.零增长秩序导致社会费拉化

在零增长社会,其人均财富长期处于零增长甚至负增长状态。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不仅不是财富的源泉,还是消耗资源的累赘。因此人不仅无价值,甚至是负价值。这样的话,人权、民主观念都不可能产生,人民也很清楚自己如同蝼蚁,只能匍匐在统治者脚下苟且偷生,社会费拉化不可避。


8.零增长秩序导致社会张献忠化

因为零增长社会长期停滞与倒退,在经济上投资产业是毫无意义的。能保值的为数不多的资产就是土地,因此争夺土地就成了零增长社会的常态。而控制土地的最有效方式就是暴力,因此此类社会必将战祸不断,且人与人之间充满零和博弈。最终整个社会张献忠化也几乎是必然的。


9.正增长秩序实现对西方社会全覆盖

作者认为,在历史长河中正增长秩序与零增长秩序在各个文明中都进行了复杂的博弈,而正增长秩序在西方文明中率先全面胜出并完成对该文明的全覆盖。于是西方文明迅速升级为现代文明,对其他文明实现了降维打击式的碾压。

作者认为西方之所以能率先实现正增长秩序的全覆盖,是因为中世纪西欧破碎的地理版图和权力的分散架构。没有强权可以真正一家独大,各路统治者也不得不与商业合作来实现政治目的。久而久之各种强权便被正增长秩序同化,实现了系统性巩卫正增长秩序的政治结构与社会形态


10.零增长秩序长期统治中国

与西方恰恰相反的就是中国,长期的重农抑商政策让零增长秩序早早的就胜出并实现了对中国的基本全覆盖。以至于自北宋至清末,中国的人均GDP先是长期停滞然后逐年下降,社会不断走向费拉化与张献忠化,专制皇权也越发严密。
6
分享 2022-06-20

4 个评论

>>看古罗马为了市民修建的那些公共设施,中国只有皇家设施才能在规模上有点比较的可能性,而公共设施是为全民...

按照本书的描述,罗马显然是正增长社会,而晚期拜占庭则沦为零增长秩序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