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世俗化]穆斯林难民在世界各地产生负面影响,葱油门对此怎么看?

首先声明,我支持世俗化的穆斯林,不支持新疆集中营。但是现在世界各地民主国家的穆斯林人士试图影响当地的民主。
         首先将sharia law,sharia law的实施是惨无人道的,例如在伊朗等国家有自己的shaira police去代替法院将小偷斩手,并且法条里将不将所有不信穆斯林,或者无神论者的人视为有基本人权的群体。
         先今穆斯林难民及移民已经大大增加了各个国家的political correctness,很多国家甚至禁止媒体谈论穆斯林的问题。例如:去年八月一个当街用刀杀人的穆斯林,被杀的人是德国当地一户给他免费避难所的当地人。
https://www.jihadwatch.org/2019/08/germany-muslim-who-murdered-man-in-street-with-sword-posted-islamic-confession-before-the-ac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2&v=wbcoEI7V0jU&feature=emb_title(场面过于血腥!)
         还有这个https://www.billionbibles.org/sharia/sharia-europe.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VWMR_NDMj8这个是加拿大多伦多今天的新闻,伊朗人在抗议美国杀了他们的将军,警察还偏帮他们,阻挠记者拍摄。
         葱油们,我不太懂所谓的什么引进人口抵御少子化,高福利,和减少经济危机带来的影响什么的。我现在在加拿大很快就要入籍了,要是这些人真的把sheria law 带到加拿大的话,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我已经语无伦次了,难不成又要我跑去美国?
已邀请: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加拿大一直以Canuckistan著稱。穆斯林掌握相當大的政治權力。公民在公開場合批評伊斯蘭是會被學校開除或公司解聘的。而且,加拿大還有遍地的聖戰士訓練營、激進派清真寺、古蘭經學校等等。題主既然不喜歡穆斯林,轉入Identity Canada, The Identitarian, Students for Western Civilization這一類地下黨活動就可以了:自成一派,平時夾緊尾巴,還能結識同道中人。

題主作為年輕人,焦急的心情可以理解。不過,加拿大在1960年代曾經是西方最左的國家之一;沒有實行像美國那樣的全民反共教育。因此,加拿大的中老年人大多數都是少子、自私、沒有責任心、負罪感沉重、在社會問題上非常左的歲靜一代。在這樣的人作為主流政治勢力的加拿大,你罵包括基督徒、天主教、美國人、華人、白右等等的群體都可以隨便,就是不能罵穆斯林和猶太人。

題主若能在加拿大生根發展,其實前途有很多選擇。題主既可以在蒙特利爾、多倫多、溫哥華這樣的「淪陷區」加入上述一類地下黨。加拿大的右翼內部能夠提供給你一張強勁的關係網,包括大企業、高薪機會、名校、鄉村俱樂部、大律師、國會議員等等;題主也可以遷居到加拿大諸多收入良好、生活成本低的尚未淪陷的小城市。在這些地方生活,不會有被穆斯林居高臨下,頤指氣使的感覺;題主還可以取得加拿大公民權以後,移民美國,脫離Canuckistan這個大糞坑。美國有很多加拿大僑民。很多人移民都是因為你說的這個原因。當然,加拿大美國僑民中也有極左的歲靜黨。躲開就是了。

最後,穆斯林移民當然是西方各國長期上最嚴峻的問題。穆斯林生育率最高,又堅決不與其他文化融合。假如放任不理,西方不免要重蹈西班牙和伊比利亞半島的覆轍:在公元八世紀期間,被穆斯林用了不到一個世紀的時間就征服了。
UCCMaoist 观察 毛主席万岁!
如果你自己所处的团体和社会组织具有战斗力和维持秩序能力,穆斯林根本不足为惧。反而可以指望穆斯林从侧翼对损害社会自治体系的国家政权发起进攻,所以我老支持穆斯林摧毁福利国家共识政治体系(更不用说你匪了)。他们的沙利亚只要不对外人搞我也没意见,对外人搞的话,到时候再打也不迟。
同意楼上的看法,极端穆斯林和共产主义是当今世界最邪恶的两个组织,他们有很多共同点,例如排他性,政教合一,党政合一,通过洗脑维持自身的统治权,以及党内,教内血腥的内斗,不铲除他们就会遗祸无穷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欧洲难民潮的时候我说过:你让两拨文化传统有明显矛盾的人用空降的方式强行杂居在一起,一定会出乱子。新疆矛盾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多元文化社会比较成功的案例如英美,都是建立在给不同族群充分的文化自留地这一前提之上的。

我是个经济决定论者,并且相信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只有经济水平普遍达标,人民就一定会把束缚自由的制度弃之如蔽履——无论是沙利亚法还是列宁主义。
亚裔才是美澳增长最迅速的族群,而且穆斯林一盘散沙,与其担心大胡子,不如担心小黄人
nomore 下了一万次决心
 穆斯林容易出激进派,跟他们的基本教义有关。他们认为非伊斯兰信徒要么转信该教,要么就要被圣战消灭。所以所谓温和的穆斯林,其实是不怎么信的,真要是认真信伊斯兰教的,都会比较极端。

这个教本身应当被全世界宣布会邪教,因为它是完全政教合一的,一旦一个国家的穆斯林超过人口百分之15,伊斯兰化就不可逆转了。而穆斯林就会强力推行伊斯兰教法。不信的,都会受迫害或者被杀害。比gcd这个邪教有过之无不及。
劳伦斯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可能要被人说政治正确了,但我接触的大部分穆斯林移民都是很温和的,甚至是很软弱不怎么说话的(穆斯林相对其他族裔更少讨论政治,当然也许是不向外族人轻易吐露自己的政治观点)。

当然有一些人可能被鼓动起来做一些事,但我觉得整体的海外穆斯林还是好的
谢谢分享。
对于穆斯林我没有什么研究,只是了解到穆斯林也是分激进派和温和派的。温和派穆斯林通常较为开明,与欧美国家的理念的冲突较少,温和派穆斯林在教育程度上也较高。遗憾的是,在欧洲难民潮的时候,是不分温和与激进、教育程度和技能水平的,泛爱主义导致了鱼龙混杂的穆斯林大量涌入。
Acca0429 中共去死
不知道為什麼穆斯林很容易出激進派

全球化之下跑哪都一樣,除非你去某個不知名大西洋小島

建議你去跟他們教義完全相反的國家
或是相當排外的國家,但是相對的通常也會排華.....
日本考慮一下?

我比較擔心全球都是粉紅這個問題,以後不管中共有沒有解體,全球甚至有可能赤化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除了土耳其,穆斯林世界的其它国家没有通过拿破仑战争到二战这个维也纳体系的机会窗口建立起现代国家。
国家形式多是君主专制或军事僭主或寡头制。老百姓对于教派的信仰或军事长官的服从高于对国家概念的效忠。因此,对于穆斯林世界的难民,用当地的法律来约束他们是很难的。引入sharia law是有点不可避免的。

但比较糟糕的是,穆斯林的知识分子神学家也意识到现代国家没有建立的问题时,事情已经晚了,想通过革命方式来建立一个现代国家时,就要挑战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而这种挑战因为是不同宗教之间的。所以瓦哈比,库特布主义者干脆打出圣战旗号。而他们的组织也多被认为是恐怖组织。这时西方国家再引入Sharia law,就不可避免吸收圣战内容。(我看到澳大利亚那个砍人的家伙时,实在不明白什么让他这么疯狂。)

如果你对穆斯林文化有信心,支持他们建立起现代国家,重新进入国际体系。那就像奥巴马和默克尔一样,放他们进来,宽容他们的行为并且支持阿拉伯之春这样的打倒僭主运动。但这个代价的确要难民接收国承担,而且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不受动摇。
和硕冠状亲王习包 已革世袭罔替和硕冠状皕斤亲自扛麦传播亲王
在加拿大明显开豪车的小粉红华人比穆斯林不知道恶心到哪里去了
yukinonorikuni 天下苦共久矣
我极为反感的是这种公权力以政治正确为由干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行径。用“和中共国没有区别”评价可能言重,毕竟视频里的警察没有直接打人砸相机。但破坏言论自由的性质确实是相似的。相比之下,那些穆斯林也的确有言论自由,包括为苏莱曼尼这个恐怖分子抗议。然而言论自由应该是对等的。当公权力强制介入,强行剥夺一方的言论自由的时候,这个社会的未来就很可怕了。
jsglsjh jsglsjh
在我看来,支持沙里亚法的穆斯林就不是“世俗化”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极端的领域。
中国人本身就有极右派倾向,再加上土匪共党这几年使劲黑穆斯林,导致很多国人对穆斯林的看法已经被带偏。
我觉得大家可以适当的左一点,抵消一下土匪给我们灌输的思想。
作為一個人口大比分是穆斯林的國民,我覺得這裡(馬來西亞)的穆斯林多半還算開明,只有少數極端派(尤其是政客),各族各宗教的相處也基本以互不干涉為主。

但是讓我用我付的稅金去養穆斯林難民(像是羅興亞人)我是不願意的,一來自己我寧願政府把錢拿去改善本國窮苦民眾的生活,二來我們也不是什麼富裕國家為什麼要去接受別國難民啊!

更別說難民會帶來各種各樣的社會問題了。
“穆斯林世俗化”是个伪命题。
“穆斯林世俗化”是个伪命题。
他们的经书首先就太排外了,读读第一章就觉得这是不是邪教的经书拿错了。
穆斯林只是世界上的邪恶力量搞出来的危机。把后面的力量消灭了,其世俗化进程会继续。
一齐崩坏 跳跳虎,是我们最红的朋友
为啥怀念巴列维,讨厌霍梅尼?为啥对拉登卡扎菲萨达姆突突突?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29
  • 浏览: 8718
  • 关注: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