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中国人一直在适应帝制?

   我将红皮白骨的中国人称为火龙果,还有黑心籽籽。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民族,一个主义。这套现代民族发明无孔不入地侵袭着每一个中国人的认知世界。有坐轿子的,就有抬轿子的,而无数狂热的,激情的革命青年们,对于领袖,是无比崇拜无比感恩的,只是过去下跪的一套被巧妙地替代为政治忠诚了。
   把皇帝的权威和职能稍加分析,就能得出,皇帝的权威并不如民国以来的各类总统,委员长,党魁,主席这种title,这些chairman,自成体系,“令海內之勢身之使臂使指,莫不制從”。而一入侯门深似海,衮衮诸公,在官场文化加政党文化之下,也放弃挣扎,放弃曾经的理想。
   上行下效,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中央集权只是表象,其实像满洲王朝,关内和关外根本是不同的行政体系,藏地和蒙古还是按照习惯法生活。汉地则是代代当奴隶,做顺民。大概汉人习惯推举德高望重者,现在推广到全中国都是如此。我看,中国人适合了帝制,享受着帝制。搞民主不如俄罗斯强人政治,凯撒主义,铁腕统治,силовики́(西罗维基)。
   因此,如果抱着救民于水火的态度,是成不了事的,就连姨学都有“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的说法,只是这个祖国变成诸国,荆楚利亚等发明国家。对阿姨的唯一支持,就是打款,给钱。
   如何套用民主大搞歪哥,树立个人崇拜,这是民运为我不齿的。
孙金香 90后电影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在政治生活中最突出的特点就是缺乏有效的法治,缺乏民权思想。这个特点来源于一种不同的社会和政治哲学――儒家学说。他将道德和政治混为一谈,是一种道德和谐的哲学,不是一种治理国家的哲学。制定完善的制度、完备的法律和有效地得到执行法律的出发点是,认为我们的统治者可能是一些无赖、骗子或窃贼。他们可能会滥用职权,侵犯我们的权利。于是我们可以依靠法律来保护我们的权利。而中国人有关政府的观念却恰恰相反。我们认为政府官员是“父母官”,他们也常常自称是“父母官”,他们实行的是仁政,当官就是“为民作主”。他们会象照顾他们自己的孩子的利益那样照看人民的利益。我们放手去让他们处理一切事务,给予他们绝对的信任。我们把数以亿万计的钱放在他们手中,但从不让他们汇报开支情况。我们给了他们以无限的权力,却从未想到过如何保护自己的权利。我们把他们看作是正人君子,有教养的绅士。

对这种“仁政”的批评,最细致、最公正、最尖锐不过的,非2000多年前的韩非子莫属了。他是“法家”的哲学家,生活在孔子之后约300年的时候。他是法家中最后一个,也是最伟大的一个代表人物。他赞成法制的政府。他对人治的政府的弊端作了尖锐的分析。他所描述的中国当时的政治生活状况与现代中国的状况是那么惊人的相似。根据韩非子的观点,政治清明的开始在于抛弃所有道德上的陈词滥调,放弃所有道德教化的努力。笔者相信,如果我们能够早一天停止谈论所谓的道德说教,中国就有可能早一天出现一个廉洁的政府,变成一个廉洁高效的国家。这么些人坚持认为道德教化是解决政治腐败的方法,这个事实本身就表明他们思维方式的幼稚。表明他们没有能力把“政治问题”作为政治问题来处理,没有把政治和道德区别开来的勇气或能力。他们应该看到我们在过去的2000多年中,一直在重复着道德上的陈词滥调,却没有能够改善国家的道德状况,以产生一个稍为廉洁、有效率的政府。他们应该看到,如果道德教化还有一点点用处,那么经过2000多年的道德教化,今天的中国就应该是一个圣人与君子的国度了。事实却完全相反。这不是莫大的讽刺吗?

林语堂《吾国与吾民》
同意楼主的说法,像封城这种做法不是中国真的搞不出来,也只有中国政府才做得出,也只有中国人才能够接受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就像女人的阴道一样,不管是什么形状,什么大小的鸡巴都能插入,而在短暂的痛苦之后,慢慢地也习惯了这种阴茎的形状。因此,不管是大鸡巴还是小鸡巴,中国这个概念集合体都能适应,区别在于这些鸡巴们先要打一架取得交配权。
西北蟾蜍 一只🐸两条腿
我最近看到过“忠于共产党是爱国的体现,因为从古代开始忠君就是忠于国家”的言论………
我的天啊,清还没亡啊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并不是中国人一直适应帝制,而是帝制一直在制造最适合作为基盘的中国人,生生世世,社稷永续。

这项事业,两千年前就已经开始了。早一点的记载如《孝文帝本纪》,上书汉律:三人以上无故聚饮,罚金四两。

这其实是秦汉时期的成律,没人觉得奇怪。没有哪个中国人想要为他们看来无比虚幻的人权造反,就像今天武汉即便出现暴动,也绝对不会是为了造中国的反,反而更可能是为了讨中国的关爱。。

和秦汉这种最能代表中国的时代相比,今天所谓极权共产主义下的中国人权,借助伟大的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可是已经进步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而且再也倒不回去了。可见即便是西方不要,基督教保守派恨不得彻底抹掉的垃圾,共产主义也是从中国人天堂的天堂掉下来的免费馅儿饼。

说习近平开倒车坑害中国的人,那是真正不了解中国,更不了解中国历史,愚妄无比,张嘴就撒谎,人渣中的人渣而已,而叫嚣共产主义破坏中国人权的民运,就是这种极品渣的极品代表。

指望民运,就是用行动证明自己比这些极品人渣还要不如。
琉球统一后援会 台湾属于琉球
支那人以前是满洲人的狗 后来是国民党的狗 现在是共产党的狗 世世代代都是狗 唯熟能尔
饲养员 半导体行业女博士。
我认为这是文化所致,儒家文化是帝制文化。而以儒家文化为主的中华问题自然是产生帝制的土壤。
如果要推翻帝制,就要彻底翻越封建这座大山。
达拉鸡 ? 防疫封城,在家无聊打炉石
谬论,如果中国人一直在适应帝制那就不会有什么辛亥革命,护法运动,北伐战争,89学运,说到底是这个政府在强迫民众适应帝制。
习大伟人 上联:看今朝鲜有对手 下联:挑战中共创辉煌
中国人太多,命贱,在政治制度的演化只能是利维坦与原子化小农家庭的结合,社会互害,政府得渔翁之利。
不是中国人适合帝制,而是民主的诞生是上层社会相互制衡的结果,并且通过战争去扩散到全球,中国太大,也倒霉,中国被美国三次干扰,不然现在不会这样。
@琉球统一后援会 
鞑子不得好死,和共产党一起下地狱吧,去地狱洗刷你们的罪孽
Xranco XranciscoXranco
现在阶段只要没有墙,没有扫黄,没有审核只有分级,军队国家化,法大于国就够了, 现在连 俄罗斯,新加坡,越南,土耳其等这些极权国家都不如。就比北朝鲜稍微好一点罢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