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年轻人,985.211觉醒并主动关注政治的人多,还是底层职业学校的人多呢?

或者跟学历没关系,和别的哪些有关系呢?
愁容骑士 我的整个生命,只是一场为了提高社会地位的低俗斗争
应该这样说,985211的学生呢在学校里想得多醒得早的,要么家里有知识分子,要么受过名校高中(比如我,当然不是指衡水那种名校,一般是一线城市才有的,中二代聚集的老牌学校)的公民教育和政治启蒙,耳濡目染,在学校又是年少热血的时代,从理论上他们大多偏向自由主义或者社民主义,不吃中国梦那一套,在历史上中共血迹斑斑,少年人很容易热血上头产生我当为天诛此贼的想法,
虽然现在整个大学体系充斥着举报和粉红,这个群体跟全部985211的总数比起来很少,但在反贼中可以说是重要的一股新鲜血液,可惜的是,很多不那么坚定的反贼毕业后会被体制内工作丰厚的物质招安,虽然很多人当时想的是去体制内反动或者只干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事,但是中国社会尤其是官场的酱缸文化很容易就把少年的心气磨没,人格带偏了,最后自发大脑降级以适应自己和体制的冲突
而职校们虽然将来步入社会后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其实也不是真正的社会底层,真底层是没有劳动力只能拾荒吃低保的和纯文盲,能上职校多少家里还是有点钱的,至少也是个中农的水平)能亲眼目睹社会许多不公之处和中共之恶,但是很可惜的是在职校阶段他们不愁吃喝有着家里供着,一有空就打游戏刷抖音,所以在挨到铁拳前,他们是不会跳反的,而且即使是跳反后,他们的不满也是出自政府的倒行逆施,如果这时候中共换个人假模假样的搞个改革,他们还是会高兴的当顺民的,这种传统农民式的反动和知识分子的反动是完全不同的
yogafire God save the queen
各有各的反贼和“顺民”的基本面

985/211
“顺民”基本面:
很多人成为国内精英阶层或者精英阶层获选者,一定程度上的小既得利益者,进而转化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帮人当中很多人把反贼理解为无能狂怒只能向体制撒泼的losers
反贼基本面:
在包子还没有开始文革2.0之前,很多优秀高校都提倡critical thinking等等。像北大这种学校更是有很多能够启蒙人心的言论自由。知道的比较多,总归能够更能看清中共的本质。而且随着经济被包子搞垮,体制进一步腐化影响到社会各个层面,这些人当中很多觉得怀才不遇或者社会对自己不公,成为反贼

一般学校:
“顺民”基本面:
有些疲于生计和家庭,有限的业余时间也没什么高的精神追求,既没有被启蒙的机会也没有精力去思考,那也就没有做反贼的空间。
反贼基本面
这几年日子实在难过。有些人失业吃老本,也开始有时间了解一些问题的根源
前者多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后者多出奶头乐
我觉得真的差不多
有关系, 关注这些, 也是需要一些知识素养的. 最起码得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吧?
岳昕, 孙梦雨都是名校的吧. 这里最热帖子之一晒证撑港, 可以看下这里面985比例. 名校老师很多反贼, 上课还是很敢说的.
但是, 名校中不关心这些的也是大多数(样本不够大, 至少我感觉是这样).
娱乐至死的年代, 所谓底层大部分花在抖音和王者荣耀的时间上太多了. 他们中有多少人关心这些, 然后翻墙?
周树人 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跟学历,也就是受教育程度是有很大关系的。受教育程度越高,知识体系越完备,就越不容易被洗脑。可是,在大陆情况并不容乐观,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都充满了欺骗与洗脑,政治教育更多的是一种强制性的意识形态的宣传与灌输,造成了在大陆即使是学历高的人群,也是粉红、五毛扎堆,教育的大环境和土壤从根上就是烂的。
反党积极分子 消灭了尖锐的批评声,温和的批评声就变得刺耳了。 消灭了温和的批评声,连沉默都变得居心叵测。 当沉默也被消灭时,夸赞的不够卖力就是一种犯罪。
结果上来说没什么太大差距,学历只是划分人的智力不是善恶
能醒的也不会现在才醒 只是个人一种素质 和学历智商没有必然联系
品新葱 大葱鸭进化————蔥遊兵!
有学历的人中没有被驯化的会产生思辨,进而用自己的理论来反抗;
底层人民中有反骨的缺乏系统的知识,更多的会成为张献忠。

共产党显然更怕张献忠们。
还是前者多一些 但是要知道名校毕业生进入中共的系统里产生的负面效力也不容小视
从我身边的小样本来看的话,感觉跟知识结构关系更大一点。学法学、经济学、哲学、政治学、计算机、历史学的比较多反贼。同时似乎高学历的更多反贼。

以上只是一个观察,缺乏数据支持。
跟学历没啥关系,见多了高喊相信政府相信国家的985 211,也有明白这个国家差劲的劳动人民,但是后者没有能力去改变也不敢多说,毕竟在墙内发表自己的政治观点不如自杀
如果按年龄划分以80后为界,80之前(含80)的明白人还算不少,不过大多是即使明白但觉得社会无法改变混吃等死,出了事更多考虑如何明哲保身,反正很少身先士卒
80之后的90后 脑壳清楚的太少,大多追求享乐主义,什么政治观点从来不在考虑范围,以自私标榜个性,不过进入社会踢到铁板后会明白很多
心中的大海 如:小熊维尼
拿我个人来说,初中毕业,现在是南方沿海大城市打工一族,朋友圈呢我所知道的就两个反贼,一个结了婚的电梯维修工,他是我以前的同学,还有一个呢,贷款族,能不还就不还的那种,工作好像是公司小职员,他们在微信朋友圈偶尔发一些含沙射影的话或者图片,只有我懂他们想说什么哈哈哈,是不是反贼应该跟学历没关系吧?你们说对吗?
前者多,但是大部分懂體制的惡依然選擇加入他們助紂為虐,社會達爾文者,精緻的利己主義者,說得就是這些人,後者並不是智力能力不夠,而是客觀上缺少條件來深刻地認識到這個體制的本質
Vanda 无径之林,常有情趣。
我觉得跟人生际遇有关,早踩屎早觉醒咯。
还有跟学科有关,有文史哲法基础的比较容易觉醒。
知识与经济发展导致立场向自由主义发展是历史规律
前者一小部分会关心政治,但是手段有限,以我从学校到工作十几年聊天内容来看,其中的很大一部分甚至不会翻墙(也可能是藏的深),平时关注推送新闻和法律,有几个甚至工作之余过了司法考试(就觉得很厉害。。。)然后结合时下政策分析背景(知道共党一部分黑历史)。平时合法翻墙工具为单位注册过的放在公共位置特别显眼的电脑,很多人要用,一个人霸占时间不会太长。有段时间来了个刚毕业的年青人,给部门里的人分享了VPN,慢慢传开了话题也就奔放了起来,直到出现了个憨憨?很大声的说了句“这个东西是犯法的吧”,然后渐渐就没人公开整了。后者接触有限,偶尔去产线也不太会聊这种,也可能有影藏的反贼。。。
戈培爾同志 戈培爾同志,保守自由主義者,普魯士萊特人。學術界出身,曾經是海德堡大學古典文學歷史系哲學博士。1924年8月參加工作,1925年3月加入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為現任納粹黨和德意志第三帝國主要領導人之壹。
一、认知
觉醒也是分不同程度的,不是说对社会现状有不满就算是觉醒了。

光隐约感觉到共产党的邪恶,是远远不够的,顶多算是半梦半醒,困意一来就又睡过去了。
只有理性认识到共产主义为什么有问题,独裁集权为什么有问题,中国文化中的糟粕为什么有问题,才能避免自己再次昏睡过去。


这个理性认识不一定要完全准确,只要逻辑自洽且能够说服自己甚至说服别人,就能在阵阵困意中支撑自己,就能能坚决彻底的和“中国梦”割席。

二、认知与行为
同时,在这两个群体中“认知失调”的现象也广泛存在。认知失调,即是人在面临认知和行为不一致的时候,会努力改变行为或认知,来取得平衡状态。(详见:用认知失调理论看武汉肺炎中民众对中共政权的信任变化

  • 认知上,他们认识到中国社会的糟糕之处

  • 行为上,改变这个社会不可能,逃离这个社会很困难


那么面对这个矛盾:
  • 要么改变行为,努力克服困难出逃;

  • 要么下意识的改变自己的认知,潜意识说服自己中国也没那么差,为中国社会中不合理的现象找合理的理由,从而逃避行动上的困难。


至此,问题的关键,不言自明。
感觉都是岁静>>反贼+粉红
因为实在看不下去修宪,反送中,肺炎这种事会跳反一批人,不过最近由于墙不断加高翻墙门槛增加,估计前者关注会多
读过TOP5,身边人还是精致利己的多,大部分人最后都成了岁静派。底层人民,因为工作关系接触过,疲于奔命都来不及,没有办法想太多。
我觉得,985211出来的大部分人,还是对目前国内政治形势有一定了解的,而且也是对官方所传递信息有一定独立判断,能够保持一定怀疑的。但是有多少人愿意站出来发声呢?一方面一部分人已经有了稳定的工作,或者已经获取了一定的社会阶层,如果发声带来的后果是这一切的丧失,那么有谁愿意,有谁胆敢呢?另一方面一部分人是既得利益者,他们自己的工作、生活条件都是dang给的,他们又有何动机去发声呢?
对于名校来说,部分进入体制内或者站在市场风口进入赵家人圈子
部分规划留学技术移民国内事情和他们关系不大
至于那些沦为996社畜的,正被鼻子前面挂的胡萝卜吸引呢,哪有时间想别的?
和学历关系不大,和社会地位有关,觉醒的人以中年男人为主,女人不关心政治,老人不懂民主,孩子容易被洗脑
看翻墙比率,计算机类电子类专业的最容易成为反贼。
还有家里在体制内,但是父母比较清醒的。
小粉红姐姐 啧啧 鹅也吃葱
我觉得你这样分完全不对 要分父母的职业比较有影响 至于会读书的粉红太多了 不然公务员怎么都是会读书的在考 而三本也有很多家庭条件中等的 出去国外看过 。
lilith021 来自三星堆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吃不上饭的最反,985,211毕业出来要是以后想安稳的就算年轻时有热血也会被现实劝退
akira1990 宪政 民主 法治 自由
血染长安街 各區獨立,再議聯邦。文化交流,經濟互助。民主自由,泛亞共榮。
本人是後者,畢竟我懂的知識偏門,高考不考,讀的書也偏,作文用不上。可也阻擋不了求知慾,在經歷粉紅自干五-改良主義,到現在的反對派,我覺得自己不是被鐵拳揍醒的真是太幸運了
高贵的凡塔斯 人民相信党,没有好下场
我是211毕业,然而我家学历最高也不过是高中辍学也都是究极反贼,大概跟学历没什么关系,主要还是看家庭教育吧。
wyf180 90后男工人,实用主义反贼
Sager_or_Gesar 愿民主之光照遍中华大地
个人觉得和学历没有关系,各类学校都有潜在的反共之士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31
  • 浏览: 6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