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明白一件事情,如果我们这一代人再不反抗中共,那以后是不是没什么机会了?

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如果自由民主程度可以打分,那么江湖那段时间可以说是50分,现在反贼很多人都经历过那段时间。现在降低到了20分,因为“由奢入俭难”,所以很多反贼会出现不适感,会有反抗思想。
但是!!!现在的傻逼五毛小粉红大多是没有经历过那段时间的,他们从有思想开始就是25分到20分,没有经历过太大的变化,所以他们极大部分不会有什么反抗的思想。
也就是说,我们这一代人趁还能动,再不把中共推下台来,以后中国就彻底没机会了。
智能设备加上洗脑教育加上舆论控制加上假新闻,完完全全可以把那些五毛小粉红忽悠到死,他们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庆丰自挂东南枝 自由就是能够回答“108×83”
是的,审查制度和不自由的外汇管制,长期会造成人们自发地倾向共匪。

国际地缘上有一个概念,叫“昂纳克”陷阱。这个东西是拿背了苏修帝国十万口黑锅的东德领导人命名。这是在冷战晚期的一个设想:【华约已经大而不能倒。如果现在东德放弃原教旨共产主义,马上开始越来越狠地压榨工人,同时禁止东德人去西德,那么很快西德的资本就要流入东德。虽然人们都痛恨东德,但是为了寻个工作也只能到东德去。同时西德的民主体制也不可能强制让人们待在西德,时间一长东德就会越来越稳定,人们为了讨口饭吃都拥护东德体制。】

这个思想模型解释了民主体制在长期上对抗独裁的劣势。所以即使共匪不洗脑,就压低劳动力价值然后倾销轻工业,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自发地向着共匪。对抗这个系统的办法就是传播广泛的自由主义思想,确保独裁系统必须要以人身安全威胁来维稳,这样让国际上的人们望而生畏。
ms8674380 宪政优越性来自于二战后秩序。
不会的,他越加速,民众就越反。自由民主只是抽象价值,没有实业背书的自由民主是空谈。习近平不断集权,其实打压的是中国的实业,根本不是民主和自由。

老习不断集权至少打压了国际贸易的生存空间。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香港国安决定)》为例,根据王晨《香港国安决定》的解释,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0-05/22/c_1126019468.htm
我大致说下我的观点。

首先,北京重新强调的一国两制中,一国优先于两制,一国是前提,保全两制是目标。这种表述一改邓小平时期的“政策50年不变的观点”。邓小平认为两岸战争对台湾或香港都不利,两制对话是前提,统一是目标。而且邓小平的理论中,中共国的主体的社会主义,某些地区可以是资本主义,意味着互不干涉。换而言之,习的一国两制,为了保一国,可以放弃两制。而邓的一国两制,只要两制能对话,一国可以暂时搁置。进一步拓展,资本主义是公民社会自发组成的,需要公民充分地对生产方式的内部讨论,并良好地融入国际生产合作。而在社会主义的统筹分配、首先满足政策目标的结构下,成熟的资本主义公民空间会被压缩。因此如果一国两制,以一国为前提,那么香港的生产方式可能与国际脱节。香港的国际繁荣被打压。

《香港国安决定》主要内容的解释中,也提到了排除境外干预的手段,包括中共国安入驻香港、国家安全列入香港司法机关的任务、排除境外势力对香港政治的干预(在香港落实两个维护?)。这会压缩外国媒体和金融机构在香港的活动空间。进而降低司法保护的可预测性,提高投资的风险。需要怀疑是否欧盟会放弃对香港的独立关税待遇。

香港的公司注册的诱惑力在于独立关税区和外汇自由兑换。对香港制度完整性的破坏可能完全击垮前两个优势。欧盟对直接发往香港的贸易货物采取免增值税政策。如果,香港丧失独立关税区与大陆并轨,很多代购开设的皮包公司就失去价值了。另外,北京上海的大量公司都是用香港公司持股,换取投资稳定性和汇兑方便。像我们刚才提到的,司法保护丧失可预测性,投资稳定性就基本不存在了。

香港不再自治,外国投资成本上升(意味着外国人要学中文,学中共法了),中共国内的设备成本和融资成本都上升,中共一样吃个哑巴亏。当然以上都是自由主义观点,唯物主义者观察不到,毕竟唯物主义只有影响吃喝、没法骗小姑娘的时候,才意识到损失。

这次的《香港国安决定》其实受伤的也有大量的权贵,只有习近平从中受益。习近平不断集权,也是不断打压异己。等他把实业都打没了,连保镖都分不到利益了,最后他的党羽就只剩下他的血亲了。习近平得有多能生,才能靠血亲治理中共国?民主和自由是现代国家的信仰,中共国又不是现代国家,哪来的民主自由的空间。但是吃不上饭的肯定会反。

额外的,我还是觉得打倒四人帮是和平演变的开始,8964是结束。

————————————————————————————————————————————————

再额外地,我声望不够,谁能帮我@庆丰自挂东南枝,我对他的回答有评论,先谢谢了。以下是评论:

我觉得这个假说限于静态分析之中,没有考虑资本流向东德之后,西德内部的变化。资本虽然流向东德,但并不必然导致工作也流向东德。资本流向东德,但是西德会利用摄取的超额利润提高产业附加值,高附加值的行业又会进一步细化分工。而且,高附加值行业还会提高民主政府治理的复杂性。民主社会,为了限制行政权,也会要求和独裁社会脱钩。

还有一方面,不断剥削会导致结构僵化,因为没有资源用于改善生产。其实这次的武汉肺炎就是社会主义的典型漏洞。一旦体制僵化,外部性就是持续积累的。一旦外部性积累在了人类的共同弱点上,就是人类灭绝。因此,从人道主义角度,西德也会与东德脱钩。

最后,像我们上面提到的,社会主义本身的集权体制本身是不可持续的。社会主义由于不存在竞争,很容易僵化,出错的概率太高。否则乌克兰就不可能在苏联时期总闹饥荒了。
ZARDIS 新注册用户
对此楼主和我不谋而合,我也是近些年开始这么认为,网络上的小粉红是越来越多了,没有针对的意思,小粉红这词语一方面还挺凸显这个“小”字的,毕竟可能他们本身就没有经历过2008年左右,那时可以直接上油管脸书推特的时代啊。

不过从你说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让我又觉得这事情由不显得那么悲观,作为一个年轻人,他对各类信息的渴求,以及对娱乐内容的渴求,也是不断增长的。那么逐渐封闭环境也必然会与不断增长的需求产生冲突。那我个人作为一名游戏玩家,我现在总为以后是否能自由购买想要的游戏而感到焦虑。但楼主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反而又点醒了我,作为一个正常人来讲,是希望获得更多的信息、娱乐的渠道的。所以我也觉得小粉红这种现象,不只是会单纯得使你我感到悲观。

再者,从我接触互联网15年左右,我同时也认为亲政府和厌恶政府的两种氛围两者也是相互循环交替的过程,甚至感觉也类似于美国两个党派执政的交替,也反映着当下人民的民意的交替。
汉娜怎么说 誰願意 為美麗信念 坦克也震開
If not us, who?

If not now, when?


想到香港人反复引用的这段话。
落场抗争不是沙盘推演。等着想以后的机会,就永远不会迈出第一步。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突然想明白一件事情,如果我们这一代人再不反抗中共,那以后是不是没什么机会了?

是的,畢竟再過幾年貴國就不復存在,想反共只能趁現在了 (๑◔‿◔๑)
人都是有很强适应能力的,所以你说的情况的确可能存在,但是也别太悲观,我是个00后,胡锦涛时代我还小,没有多少感觉,但是我也看不惯习近平时代变态的网络审查,所以不需要太悲观。人会憋不住的,赵家犯的事太多了,每一条拿出来都会让人心生反感
并不是。反抗的意义并不在于让中共垮台。如果中共的体制有根本的问题,那它垮台是必然的结果。
反抗也不仅仅只情绪冲动地暴力对抗,而是要拥有自由的思想,充足的信息。如果没有这些,中共垮台是像个悬在头上的不定时炸弹,在这种不稳定的心境下你会宁愿顺服中共;但如果你有足够独立清醒的认知,中共垮台会是像一个有明确道路和指示的目标,这样你无论是否走上直接对抗中共的道路,你的内心都是相对安稳的。
刺客信条 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及至始皇,奮六世之餘烈,振長策而禦宇內,吞二周而亡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執敲撲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南取百越之地,以為桂林、象郡;百越之君,俯首系頸,委命下吏。乃使蒙恬北築長城而守藩籬,卻匈奴七百餘裡。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士不敢彎弓而報怨。於是廢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殺豪傑,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陽,銷鋒鏑,鑄以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然後踐華為城,因河為池,據億丈之城,臨不測之淵,以為固。良將勁弩守要害之處,信臣精卒陳利兵而誰何。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為關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孫帝王萬世之業也。
我倒不這麼認為,假設今天你是個深黃,面對兒子你很難不感染他吧,而且大家都知道強權下我們什麼都做不了,唯一可行的就是把這思想傳下去,不要被現實麻木了。再者,相對於10年前,有政治覺悟的人是越來越多,這歸根於互聯網和教育的普及,畢竟土共的行為有點邏輯跟學識的都知道利弊。只要中共不像朝鮮那樣鎖國,反賊就會越來越多。
不一定。加速主义对内部分有一条就是让更多人吃赵弹,激起人们对政府的不满,它可以制造持续下降的自由度,不给人适应的机会。这点之所以能成功,靠的就是中共变态的审查制度。
别问我不知道 别问我,我啥也不知道,我路过的。
首先我想问为什么反共?
小粉红衣食无忧每天忙着工作打一辈子工还贷款,哪里有时间想其他关于共匪的事情。
要想推到一个政权,最少要引起大部分民怨(60%),目前能翻墙出来了解共匪的的人不足10%其中这里还有一半的小粉红,保守估计真正的反贼不到5000万,而且大多都是键盘侠,所以目前的局势,中共如果继续让人民有饭吃就不会倒台。
已隐藏
kill_ccp 黑名单
已隐藏
枫丹白露 观察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这个需要分析一下,也就是有没有到时机的问题。

现在共党努力说提高执政水平,也是因为89以后他还有执政合法性的原因是他跟人民的一项默契约定,即让人民过好日子。而如果有一天如果这个约失约了,也就是国内经济滑坡,他要么直接被人民赶下台,要么绑架人民打台湾,跟美国打仗。

岁月静好的时候反,效果不大,首先一般民众不鸟你,把你当疯子,只能等水开了反。

水开了反,当然有风险,风险是首先你会被拉起来祭旗。但也有机会,正所谓天下大乱,群雄并起。所以历史演义都是乱世出英雄。等着看吧,现在还不到洪水滔天的时候,当然此生也不想看到。所谓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对于共党这些既得利益的,他们可能都没想过这些,能过一天是一天,权斗啊地位啊什么的,估计没几个还有为民请命的情怀了。
参考明、清,中共应该也是内外夹击倒台。当前阶段应该鼓励中共主动解散,人民做出保证一个高层也不杀。但是超过某个期限还不下台,就鼓励下级拿下上级,可以取代上级的官位或得到相应奖励。如此以较少的代价快速买入新时代。
中国历史上哪个专制王朝能永世不倒?中共也是一样。中国的底层中产对权贵基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只能被动接受上层剥削。计划生育说执行就执行怀孕八个月还能拉出去流产,国企说下岗就下岗,离婚冷静期那么大反对声音还不是通过了? 矛盾会越积累越多,总有爆发的一天,而且很可能从中共内部爆发。

中国(大陆)五千年历史,朝代更替就是一个恶毒的循环,希望我能活着看到循环被打破的那一天。
逆行飞车 不同意的请举手
还有我们这代人反共如果失败了,终结者将是是共匪反共
世界唾弃之都 脑后有反骨,永远的幽灵
我一直都管江湖叫大正天皇,现在是昭和,如果不是彻底战败可能还是大日本帝国呢。
但是你我就像太宰治一样费拉不堪,叶藏好歹还真的见过并加入过反统制的组织,各位反贼真的见过有组织的反对派么?
United People always leave
我的看法刚好相反, 我认为反贼只会越来越多. 原因很简单因为吃过了饭不可能回头吃屎. 

从整体上看, 粉红,顺民转变成反贼是不可逆的.  反贼的后代受家庭言传身教,学会独立思考,就不会那么容易被洗了. 
各位可以想想我们的父母这一辈大多是顺民,而我们接受的集体主义国家主义教育绝对不比现在差(想想你小时候的思想品德课本上那些恶心的插画). 我们都能清醒, 更何况我们的后代.

虽然不否认特殊的情况下,会有反贼往回转的情况例如今年年初的事. 但毕竟特殊情况是少数,走回头路的也是少数. 而且按照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规律,长期的趋势应该就是越来越多人会开始独立思考. 


或许我过于乐观, 我总是希望将来有一天"家祭无忘告乃翁"
李相赫 和平、奋斗、救中国!
给江胡打50分也太看得起他们了吧,依我看满分100分的话,江胡最多5分
紅鷹同蒼狼 ? 我反对一切形式的政府和有头组织,我的一生本该是和所有的政府的作战的一生
我也很累了,我和共产党只有私仇,我的祖国早就被戚继光灭了,现在俞强声找不着,找着了估计美国人还得保着他,俞正声被搞了,俞敏声俞慈声也找不着了,陈小鲁也早死了,共产党自己帮我把我跟他们的仇人给莎了。我仇也没得报了,我已经救了很多小孩了,我对中国有没有救毫无兴趣,我只是可怜那些小孩而已。
我妻子已经没救了,不过她答应把女儿送给我,所以这是我救的最后一个了。
以后中国怎么样,与我何干。
品葱1998 倒车司机
你们还别说,闭关锁国是真的有可能。
先切断大部分对外贸易,不与美国争霸,然后开始封锁消息,发动群众斗群众,杀了大部分人,剩下几亿人自给自足。反正核弹在手,一时半会儿别人也不会打进来,中共又可以续命一波。
HatredKiller 观察 肉身脱脂,UCHI在读,但父母是纯支那人,
不用管滞纳蛆了 没移民的尽快想办法移民 革命没什么希望 中国除非四分五裂否则永远不可能民主
你还是想的不够明白,现实是,就连现在这代人都没什么机会。就看看中国人粉红成那样,拿什么反抗?
现在新出来的学生更是一代比一代红,饭圈战狼红卫兵一样的,越来越不可能反抗。

连香港那样的反抗都失败了,大陆这样,实在是无法抱以任何的期待。老老实实跑路吧,或许还能在墙外勉强安稳几年。
随着科技进步,民众反抗极权的能力只会越来越低,悲观的估计,现在这种自由民主导致的繁荣,可能在整个世界的历史长河范围里,都不过是类似贞观开元那样的昙花一现而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倒车司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14
  • 浏览: 8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