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厕所?人民火葬场?人民监狱?人民公墓?为何没有?

土匪共产党大陆的神经病们特爱把被糟蹋的奴才美誉为“人民”且四处冠物以“人民”之,诸如人民公园人民医院人民代表人民公仆一类肉麻酸臭称呼比比皆是满天飞满地爬,可奇怪的的是凡不吉利之事却又不“人民”之,“人民厕所”,“人民戒毒所”,“人民罪犯”,“人民监狱”等等概无踪影,这帮共匪大概是一遇倒霉便不再“人民”乎?只有糟蹋奴才兴起热烈时便“人民”之?

匪域奴才妄糟蹂躏,试问人民马桶何在?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寫個嚴肅的答案。其實「人民」一詞的用法與共產黨人的「轉型正義」觀念有關。共產黨人認為社會主義制度以前的所有社會制度都是不公正的,裡面存在制度性的種族主義、資本主義、法西斯主義。比如說在共產黨人看來,即使是司法獨立的警察-法庭-監獄系統,衹不過是資產階級鎮壓無產階級的工具。共產黨人認為這是不正義的,因此應該廢除,實現「轉型正義」。比如說,為了制止種族主義,警官應該由少數族裔任命;為了制止法庭給工人暴徒判刑,法官應該由共產黨的工會領袖任命,等等。

這樣實現了「轉型正義」的新警察、新法院,就可以稱為「人民警察」、「人民法院」。

題主說的「人民監獄」也是可以存在的。按共產黨人那種觀念來講,監獄存在資產階級官僚剝削犯人勞動所得的現象。監獄應該由共產黨人來管理,犯人勞動可以領到更公平的工資。如果要是有這樣的監獄,就可以稱為「人民監獄」。

為什麼廁所、火葬場沒有「人民」前綴呢?因為共產黨人不認為這裡面有什麼制度性種族主義、資本主義、或者法西斯主義。無路富人窮人,都可以使用廁所和火葬場。「人民罪犯」、「人民毒梟」倒是確實可以有。共產黨人犯了刑事案件(委內瑞拉統一社會主義黨),或者到處販毒(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那麼我們就可以稱其為「人民罪犯」、「人民毒梟」(笑)。

對共產黨來說,排除了政治敵人的其餘人群才算「人民」(people)。人民包括了共產黨員和支持共產黨的「群眾」。一切不支持共產黨的人都是其現在的政治敵人(麥卡錫主義者)或者未來的政治敵人(被統戰的人士)。

在任何一個社會,共產黨人反人性、反秩序、反宗教、反民族。共產黨人才是最應該被排除的對象。所謂司法獨立的「資產階級」警察-法庭-監獄系統,仍然對共產黨人太寬宏大量了。在現代司法實踐中,除非是共產黨人犯了具體了殺人、縱火這些罪行,不然很難為其定罪。共產黨人可以濫用自由世界的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集會自由,通過統戰那套手法顛覆社會秩序,而這種司法獨立的系統拿他們沒有什麼辦法。從美國最高法院的判例Scales v. United States,可以看出最高法院大法官也明白共產黨人的危害,而且認為僅僅是信奉馬克思列寧主義那一套就可以算是違反史密斯法案(顛覆民主制度)。然而,這一判例在無罪假定、程序正義、beyond reasonable doubt、陪審團等制度下很難有效地對共產黨人控罪。

因此,我認為自由世界應該恢復中世紀的神聖審判庭制度,也就是有限司法獨立制度。(其實現在品蔥就是這一制度。法官和警察都是同一批人。)由神聖審判庭組建反共專案委員會,僱傭傑出的警探做康米獵人,按每年不超過一定判決數量的規則,系統地把共產黨人從社會裡清除出去。
加上"人民"兩個字代表要死一起死喔 誰都不准跑 懂了嗎韭菜們
庆丰自挂东南枝 自由就是能够回答“108×83”
想当年,纳粹确实这么干了。纳粹德国曾把世间一切加上了“Volk”,就是人民的意思。可所有带上了Volk的东西,都不太受欢迎。人民法庭进去了多是收听敌台散播消息要进集中营,人民冲锋队更是进去了就得死,百不存一。

最狠的是纳粹为了让大家只听得到小胡子,造了个只有三个电极管的劣质收音机挤兑市场(只要75马克,当时一般收音机是六个电极管)。这玩意还只能听短波,也只有几个频道,虽然天天都是小胡子的声音却被讽刺为“戈培尔的嘴”。没错,这玩意的名字叫“volksempfänger”,现在共匪称之为“人民日报”。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實是祇有趙家人纔算得上是人民。另外還有十多億阿Q,以為自己也姓趙,以為自己也是“人民”。
人民沼气池,伟大领袖亲自修理,亲自突开,亲自满脸喷粪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戒毒所不是很吉利嗎?可以讓毒「蟲」變回人類欸
人民監獄……中國不就是了?
話説人民厠所怎麽聼上去有種肉便器的既視感……
习近平新时代 新时代,再加速
你问问人民政府里边有没有人民厕所,我觉得最大的那个人民政府应该有
咯咯兔 黑名单 非中共国人
不知道这有什么必要讨论,国名不是已经很明确了“人民共和国”了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