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学生时代遭受过校园暴力吗?中国的校园欺凌现象多不多?

校园暴力,校园欺凌,在全世界都是棘手的问题,在隔壁日本韩国也常有发生,

中国的校园暴力严不严重?你曾经遭受过校园欺凌吗?你是如何面对的?你当年的学校是怎么惩罚校园暴力的?

https://i.imgur.com/U8JVTz4.jpg
https://i.imgur.com/b6TaOcK.jpg
https://i.imgur.com/br3EeDR.jpg
疯狂习近平 一声叹息
说说在国内上初中的事儿,简单解说,军训的时候,得罪了一个我们级的老大,因为跟他喜欢的姑娘说话,老大放学在学校门口拦我,当时我跟我一个从小长到大的朋友一起走,那个老大身后站了好几个人,那个老大拍拍我朋友头说,今天跟你没关系,你滚。我朋友掏出刀一刀捅了那个老大的大腿……
后来我就移民了,那个朋友也没了联系,我曾很多次通过各种渠道找过他,但是都没找到他……
sanjo 千年盐碱地上唯一盛开的不屈之花
我在初中的时候就受过校园暴力。
因为我的小学是在其他发达省市读的,由于学籍学位问题不得不回到老家读初中,我老家属于那种偏远落后的八线小城。我就读的那所初中质量也不是很高,混混很多,他们估计是听说我从发达地方回来在这里有人生地不熟的,就前来勒索我,我不给还被打了一顿,后面老师出面问题也没闹大。等到我在当地读高中之后,我的人脉就已经比较广了,于是带了一批兄弟把当初勒索我的那些人给打了一顿。

现在想来,自己居然那么记仇,真实不可思议。如今踏入社会再去回看过往,其实我算是心态非常的好的人,他们的行为实际上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在初中还是照样读书生活,最后也依然考上不错的高中和大学。当年打过我的那些人,依然还是混迹在那片地方,而我已经有了稳定良好的生活,现在和那些老友再提起这件事也就只是一个笑谈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的遭遇不是一个个例,是不是所有人都有我这么好的心态就不一定了。

另外那个小城,社会闲散人士和初中恶霸勾结欺压学校里的学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我读那所初中其实已经算是很好的了,最多不过是:1.校内十来个恶霸;2.周五放学时学校附近有一些混混在那里乱串(这个现象在我初三的时候改善了不少,那时学校组织教师保安队在上下学的时间段驱赶盘踞在学校周围的小混混)。
但同市的另一所初中就没那么好了,那里已经发展到帮派割据混战,俨然一幅现实版的《古惑仔》。校园里有好几个老大,每个老大都有校外人士做靠山,底下还有百来号手下。这就导致这所初中几乎天天有打架事件,甚至还有几次大规模械斗。后面连老师校领导都压不住了(因为有几个老大家里还颇有一番势力,其中有学校的赞助商,我们那个地方太穷,那是很多初中的教学楼都是一些企业家援建的),是在没办法直接求助公安局在学校里面开了一家派出所。你没听错他们学校男生宿舍旁边就是派出所,有一次去交流学习的时候我亲眼所见。

实际上那样的小城在中国大陆起码有几百个,那样的中学更是多如牛毛。校园暴力其实真的离我们不远。
林琳霖 我想移民去台湾…
從中二開始就被霸凌,不好的眼色,不好的語言,被排擠,冷漠對待,被燒頭髮,被鉛筆刺傷
這學生時期裡還經歷了家暴,左手上都是自己發泄情緒的傷痕,害怕和別人接觸,一直想著自殺,一直想著就這樣死去吧,反正沒人喜歡自己

到後來中學畢業了,終於從惡夢中解脫了

現在我看到那些自殺的新聞後我都慶幸我撐過來了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霸凌其實未必是要肢體暴力,暴言相向、集體故意無視、故意破壞財物等等都屬於霸凌
如果小明做了什麼糗事被全班笑太久,小明作為當事人非常介意,同學們卻屢教不改,其實也屬於霸凌
我學校以前校規比較嚴,只是打架就會被開除的那種
每個學校幾乎都會有『相傳他很壞』的那種不良同學嗎?我校當年的傳言也頂多是『據說他會撬鎖』『據說他會抽煙』程度的而已
學生(有時候老師也會)可能會集體開一個人的玩笑,但如果過火的話(比方說上述當事人很介意但周圍屢教不改的情況)老師就會介入認真警告
有阿魯巴,但是因為是可以互相阿,而且主要是作為一種懲罰遊戲存在(例如某人脫團了就會被阿魯巴)所以就算屬於暴力也不算霸凌

我個人是覺得自己沒有霸凌過別人,可能有開玩笑式的起外號,但我不會做更多
但是回想起來有過比較類似霸凌的事情
像是A君明明性格比較外向卻莫名的和其他同學都比較疏遠,沒什麼人主動和他說話,現在回想起來可能是被孤立了吧。但沒依據
話說以前一個同學B子,因為高中開學時和我坐在一起所以就自然熟了。本來其實應該是那種『開學時是朋友後來漸漸疏遠的』的1日友,只是因為那個時候我們班人數實在太少所以開學後好一段時間我還是和B子形影不離而已
後來來了一個轉學生C君,C君人其實不錯,但是B子就是會以惡作劇為由把他的書包從樓梯上往下丟啦或者放到女廁所裡之類的。現在回想起來完全是霸凌了,當時覺得放女廁所只是玩笑但是從樓梯上丟下去很過分
後來因為C君和我有共同愛好,所以後來我反而和C君成為親友,B子就漸漸疏遠了
除此之外還有『明明表面上關係很好卻喜歡背後說壞話,而且想要別的朋友和自己一起討厭某同學』的類型,不過比起說是霸凌個人覺得這只不過是小女生的小小宮鬥
mizuo 移民德国后更向往瑞典的黄左。我是左,不是你口中的毛左和小粉红的极左(形左实右),不要把瓦房店的假左来代表其他国家的左,靴👢!
在海外:初中跟随家人外派办公在英国上了两年学,有三年里每个假期都去法国,期间打过好多次群架,有宗教冲突,校园社团冲突,霸凌没有遇到过。白人为主,大家都是赤手空拳,没有什么砖头刀子,打群架冲第一排真的很爽。尤其是我这种痛觉神经不是特别敏感的人。我认为这对我后来性格成型并不唯唯诺诺有一定的影响。

在国内:我蛮会拉帮结派,煽动情绪的。墙国人爱吃瓜跟队又是天性,个人带头嘲笑过一个同学,但没有肉体攻击。原因是因为他不讲卫生,能恶心到周围所有人的那种,牙齿比熟透的玉米还黄,耳朵上的垢厚的可以防蚊虫叮咬的水平。
虽然至今我仍然认为这是他和他的家教问题,但我对自己当年的行为非常不满和愧疚。其他没有遇到过,可能是因为自己爱拉帮结派呼朋唤友,所以没被欺负过。有的那种臭名昭著的“流氓学生”对我也算客气,这点我还觉得蛮神奇和幸运的,虽然不知道具体缘由。 现在现实中已经完全不和墙人维持社交。
蛤臂当车 89后赛车手 长安街赛区履带组冠军
初中上的一所垃圾学校,整个班没几个考得上高中那种。别说校园欺凌,就是吸K仔快乐丸之类的人也不少见。放学纠集社会混子打群架那是常事,隔几年就有打死人啊,某某关少管所之类的事情。
因为家隔壁住的就是一个混子头头,自己本身也是不太惹事那种,所以也没出什么事情。就是有次一块吸烟的时候跟其他班的忘记因为什么纠纷打了起来,大家拦住了但我们还在骂街,他说要找人弄死我。
后来他带几个人在我回家巷子堵到了我,不知谁拿砖头往我后脑来了一下然后他们跑了,我捂着头衣领全是血跑出街上路人给叫了120。最后到医院缝了几针,家里找那几个家伙加起来给赔了三千多。

所幸因为平时爱看书成绩挺好,后来狗屎运上了所重点高中,发现下课连厕所吸烟的一层楼也就那么几个人,周围基本都是好学生,打架更是百年难遇了。于是慢慢变成一个正常人,当然班里发生像小团体搞孤立啊,偷窃这种事还是有的,但比起初中那个环境真是天差地别了。
初中时阿鲁巴是大家看谁不顺眼往死里弄那种,学校开大会禁止时说某某学校(也是个烂校)出事把人家蛋都撞烂了。高中时是只有玩得开人气高的同学才有资格获得被大家阿鲁巴的“权利”XD
记得高中时碰到一个初中同学,他说你说话没那么冲了。我才发现我已经改变了。
之后考上一所还不错的大学,然后读研。

所以说教育和环境的重要性就在这里,好的教育是潜移默化的。身处一个烂环境,如何都会受影响,反之亦然。
中国社会民主党 理性+博爱=科学+民主
中国除了地级市的以上的顶级学校,大多数学校里都存在很严重的校园混混和校园黑社会现象。只要是男生基本上都会收到影响
wolowick congchu
x小时候胖,被三个傻逼欺负,最后我对着一个狂打,打的现在脸都是歪的,后来就没人来欺负我了,小畜生阶段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比小畜生更强大的暴力,那些傻逼老师都是帮凶,我很幸运我班主任护着我,我爹的同学去找我打废的家长麻烦,所以我还是能正常的上学,不过那会完全不粉红,也是奇怪
真实的情况比新闻报导的更夸张。

大陆地区的学校,普通中学,中专,技校,职校,艺校,十分混乱。黄赌毒,帮派,械斗,涉黑,基本上就是社会上有的,学校里都有。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早幾天的畢業禮小刀捅人事件………………。。。。。。。。。。。。。。。。。。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狂疯宙宇 Accelerator!!! Crazy Universe!!!
有,公立学校霸凌很多,有地域歧视,以前读书的时候广州本地人喜欢喊讲普通话的人“北佬”,成群孤立,挖苦、嘲笑、欺凌这些同学,很多老师不会多去管,有良心的老师会说的不多,大多数只管成绩而已,而且有的老师也讲白话上课。

虽然不是发生在我身上但我也明白他们的难处,因为自己家里虽然讲粤语但不算本地人这样吧。小孩子是在这些方面没有正确的教育,在哪里都会有这种情况。

有意思的是,到了三、四年级的时候,学校上头命令要什么文明中国人,讲文明普通话,老师上课只能讲普通话。老师跟我们说在学校也得讲普通话,你们要是听到谁讲的就举报,罚他们站厕所一个课间!

小孩子屁都不懂,只觉得好玩。

现在想想真是讽刺呢
信息难民 在互联网上被迫离开自己的国家,成为难民
谢邀,人在武汉,刚解除隔离。。。说到校园欺凌,我首先要忏悔,因为我经常是主导欺凌的那一个。。。过去在读中学的时候,我迫害过家境贫寒的,学习不好的,外地的,甚至性少数。。。长大以后万分后悔,因为人本身就是多元的,个性不该被抹杀,每个人都应该自由地发展。
我看前面有朋友说,这离不开你匪一刀切似的懒政,离不开所谓愚民的“标准化”教育,离不开恁锅历史传统上“合群”的恶臭羊群文化。但是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借口,对于施暴者而言,只是贪图一时的爽快,那种可以被老师包庇无法无天的爽快,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恶就是这样被无限放大的。。。
并不是只有暴力才叫欺凌,嘲讽,剥夺,孤立,恐吓等,这些在国内的学校,甚至家庭中都是普遍现象。单拎暴力说,除了施暴者和被害者,中间大多数人是漠视或者附和的。以上情况基本上每个人都经历过,仅仅是因为成年了,反而假装不存在。
非常非常多,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了。
校园霸凌,被教师或同学性侵,非法收费,强制补课,索贿,校方向家长兜售商品等,都是中国教育的日常。
王师北定 倒车,请注意!
很多,尤其是小城市的中小学。我小时候遇到过,所谓的什么校霸,跟傻逼一样,每天都有想杀他们的冲动,其实后来长大了觉得那些都很搞笑。
初中是暴力最严重的阶段,一般在受到暴力人眼中,只要是往后打回去的小孩子就不会造成什么心灵上的阴影,否则伴随一生。
打回去的会变成欺负人的那一档。
不多说了,很严重,严重到自杀事件频频发生。以前不会了,现在信息透明化的网络时代一定会青少年儿童自杀现象上升的。
懂得独立思考的人才懂得如何结束人生,即便是一时置气,我还是祝福他们。
在中国学校,特别是小学和初中,长得胖的孩子最容易受校园暴力。
学生时代或者说儿童阶段是在你国最危险的阶段吧。
我没啥印象 从小到出国前 一直在重点学校 所以校风算是好的 而且我觉得现在世风日下 2004年之前 这种事情好像还不严重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见过但没经历过。可以说在某个特定群体上很常见很常见。

智商低于常人(无贬义,有很多孩子记忆力集中力天生有缺陷)的基本都会被bully。有时候老师甚至会把他们当成反面教材,纵容bully,甚至主导体罚。

内向,不结党的有可能被bully。不过不常见。

成绩好的,打架强的,喜欢交朋友的,长得好的不会被bully。
初中一直被欺負bully,甚至有同學把屎從衛生間塗到我桌子上。這是夢靨
Raion 你好
小學的時候霸凌個人覺得是最嚴重的
那個時候班上只要有那種內向的小孩
基本上都會被霸凌 但當然並不會太明顯
我小三的時候 有個人被霸凌
家人發現之後直接衝學校找班導
後來小四就換班導了 好像是老師自己辭的
(補充一下 每兩年換一次班級)
國高中之後就上了比較好的學校
自然也就淘汰掉很多屁孩
其实到底是暴力还是打架真的很难界定,1v1还是1vn这种界定方式呢,or是否对被害人造成一世巨大心理阴影?就打架层面来说,我本人被打过,我也打过别人,这都是好正常的事情。
膜乎那个无名氏 ? 我是一个一个一个 不会打字的维尼啊啊啊啊啊
我没有,目睹别人经历过,也包括老师欺负学生。我当年老师会因为被欺负的人家庭背景差就纵容不管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