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在海外,什么情况下你会因中国而感到自豪或脸红??

出门在外的时候,你会因中国人的身份而感到自豪或自卑吗??
比如当年奥运会召开的时候,或者神舟XX发射成功,或者外国人夸中国的时候,你心里会有自豪感吗?
疯狂习近平 法轮大法坏,退轮保平安
我发现只要是华人,去美国加拿大商店买酒买烟,都会因为被怀疑未成年而被索要id,不仅仅是二十几岁,我见过40岁的也被要看ID,有一次,一个朋友,30多岁,跟我一起去买酒,被要求看ID,店员是个黑人,看了我们的ID后,惊讶的说,为什么你们中国人永远都看起来那么年轻,如果不是看了你们的ID,我以为你们不会超过20岁。
嗯,这应该是唯一有那么一点点自豪的吧,中国脸在他们眼里青春永驻。
雖遠必譴責_棄蔥 已棄蔥,你們慢慢玩吧。
跟主題說的相反,我想說的是在「国內」的事情。
十幾年前第一次去上海,坐磁浮車。當車子開始提速時,我在車上看見同車廂的那些鬼佬們的那副驚嘆的神情,說句實話,我也不禁地有某程度的「自豪感」的。

雖然,其實我是香港人,而我自己也同樣是第一次坐的。
(不過那是十幾年前了,那個時期,我仍是「這個國家正在慢慢變好」派。)

真要說「國外」的話,我想來想去,想了很久,還真是連一次感到自豪的情況都沒有,沒有,沒有。

唯一可能勉強扯上關係的,也不能叫「自豪」;是我多年前第一次去某個「前蘇聯國家」(不方便說是哪國),就是我自己也都是第一次去這類國家。下機後塞在入境處排著長長的隊、看著那些關員那副冷冷的臉孔,腦中想著都是荷李活片裡面那些可怕的蘇聯軍人。看著每個入境的白人鬼佬都被關員用很可怕的喝令式問話,每一個都弄了很久才過關(所以隊伍很慢),心中的恐懼大家應該可以想像,何況全機只有我一個亞洲人。想不到,當輪到我時,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護照,來回多看了幾眼,就連一句都沒問就蓋章給我了。我是全場最快的一個,估計就站了十秒左右就過了。我不禁回頭看,後面的幾乎全場鬼佬都在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這個china man居然這樣馬上就過關了)。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自卑的時候還少嗎?
當我生活的地方沒什麼中國人的時候我可以很自然的說自己是中國人
但隨著當地中國人越來越多,大聲喧嘩或踐踏草坪的缺德鬼似乎全是中國人(疫情時代再加上不保持距離)我就越來越不敢說自己是中國人。被問起你從哪裡來時,我就成了吳國獨立派。外國人才搞不清你吳國哪裡?沒關係,搞不清最好,最好你以為我是一個不知名的太平洋小國家,反正我沒撒謊也沒給任何外國添麻煩
自豪倒是沒什麼好自豪的
也只有外國人做出一點也不像中餐的料理再硬說這是Chinese food的時候,我可以挺直了告訴他『我就是Chinese,我在Chinese food的本場活了10年也沒見過這樣的Chinese food』
但說實在話我覺得這也不叫自豪,很多中國人很喜歡自豪自己的美食文化,但整體上中國人對自己美食文化的保護程度看不到意大利的車尾燈
義大利大學裡有義大利麵學,任何一個有上過自由網路的人都知道不能隨便玩弄義大利人的食物,不然他們會發起聖戰。而別說大學裡的美食專業學了,中國人還停留在覺得廚師是讀不好本科才去當的程度。如果一個義大利人在外國開餐廳沒人覺得有問題,一個中國人在外國開餐廳就會被百般鄙視
我這麼做只是為了彌補我眼中中國人對自己美食文化保護的不足,和我看義大利這方面特別順眼而已。和自豪一點關係也沒有
除此之外,一切我本來可以為之自豪的東西都在東亞和東南亞之間的某島上,而我這輩子從沒去過,真沒什麼可自豪的
稻车请注意 党政军民学,地富坏反右。
没有没有没有。

pinko:(1976法政大学屠杀照片)
thai:say it louder
pinko:nmsl!
自卑极了
道路自卑,理论自卑,制度自卑,文化自卑。
矫枉必须过正 主要关注日本政坛
那大概只有逛迪士尼,当有人在与小熊维尼合影的时候吧。
昆仑 昏暗的高坡上风沙阵阵。
之前打CSGO,有个中国人莫名其妙很大声的喊(开麦)“cn no.1”,然后有个黑人开玩笑说了句,“NO,China not no.1”,然后他就急了,疯狂用塑料英语喷人(疯狂复读FUCK YOU)然后狂喊“cn no.1”,黑人很尴尬的说了句,“what the hell man?”,我们队被恶心的全都退了,退了之后我把自己中文ID换成了英文的。

顶着中文ID和这种脑残粉红同队的耻度真的太tm强烈了。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有啥好自卑的。别人问我从哪里来的时候我就很自然地说China,或者Chinese,从来没遇到过什么stigma。可能是我insensitive吧。

*well,现在这么一想,确实好像遇到过一两个不好的人,不过我当时都是认为他们是傻子而已。
可爱猴猴 “Patriotism is your conviction that this country is superior to all other countries because you were born in it.”
通常来说没有,我压根不觉得我有必要为了不属于我的荣誉而骄傲,或因不属于我的污点而羞耻。

只是中国的存在显然对我造成了深深的伤害,甚至无需精细的举出具体经历:

单是它把自己在国际社会上变成了You Know Who就已经足够让我旅游时感受到了不便,而回国时则在日常生活使我提心吊胆就已是相当令人憎厌的不利因素。

就算是算上了“中国”历史,我也很好奇谁会以一个充满虚假和人治性质、尊崇上对下的无理权威,又夸耀为奴一事的“文明”,作为自己骄矜的来源......
毛澤東有性病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第二篇:「毛陰莖包皮過長,平時又不清洗,成為滴蟲攜帶者。許多女孩子與毛有特殊關係,沒有一個不受到傳染。我勸毛局部清洗乾淨,他說:『沒有這個必要,可以在她們身上清洗。』」
我因為中國的關係以身為華人為恥
中國唯一可以「唱邱」的是3700年的歷史
可是這個歷史所傳承的文化,中共都給「文革」了
現在的「中共國」不過是死掉的「中國」的屍體
所長出來的「真菌」罷了,仗著屍體龐大所產生的「瘴氣」在嚇唬其他國家,怕戳爆這個屍體污染世界,還有其他國家正在在利用這個「屍體」的降解所帶來的養分來滋潤大地,正真正的「中國」早就死了,現在的「中共國」是「喪屍」罷了⋯⋯
粉红围城 死城里出来透口气
自豪?不存在的,疯成什么样才会为这种负资产而自豪?
mizuo 移民德国后更向往瑞典的黄左。我是左,不是你口中的毛左和小粉红的极左(形左实右),不要把瓦房店的假左来代表其他国家的左,靴👢!
皮肤好,料理和处理家务比较细心,会照顾人。这个是被冠以Asian开头的,不是chinese。
以Chinese的没有,既不宣扬红色主义又不帮土共做事,谁会在乎我是Chinese还是korean。
但是有的人知道对方是Chinese会问是不是真的不刷牙或吃各种动物甚至人,还有问是不是有人逛超市时就会被杀掉之类的,哈哈。
和其他国家友人一起自由行的时候,突然一个亚洲大妈在景点吐了一口痰。国际友人不假思索地说,那个肯定是中国人,我一下脸皮通红,然后尴尬地说:“是啊,我看也是。。。”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不好意思,即便没有中共,我都不会认可我是中国人,因为它强迫我的,中华文化也不适合我,任何时候,生生世世,谁叫我中国人,我除了愤怒,就是无奈。

在任何国家,我都不得已承认自己是中国籍,但从没用“中国人”这个词,英语的话类似My citizenship is China从不说I am Chinese。
爱突沼气池的平平 平平爱突沼气池,沼......气池,沼气......池......
面对英美人,在食物这块可以自豪一下;亚洲人皮肤比白人好;除此之外想不到啥了
去中东 遇到巴基斯坦的 的士司机  他大声说 中国是brother   钱随便给 那一刻觉得真是遇到 brother 自豪 。 后来真给的时候才知道 他其实想我多给一点 少了不行
免於恐懼的自由 Freedom From Fear
被韓國朋友問過:中國為什麼要支持金氏政權,為什麼要餓死迫害這麼多人?
其实外国同事平时吃饭之类不一定谈工作。谈谈政治各种闲事。好多中国人不关心这个,即使谈到和我们相关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比如香港,新疆。甚至比到中国访问过的外国人知道的更少。可以想象他们的认识又会是怎样。本来别人也就是聊聊,但久而久之,外国人会怎么想,你自己家的事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觉得他们会觉得和这个人群接触多有意思么。不到上纲上线的程度,但疏远是必然的。
巴比伦花园 灰名单 追求平等,博爱,客观
自问自答一下:
脸红:大声喧哗,吵闹,卫生差

自豪:中国菜,大国情怀?,算数好?
膜乎那个无名氏 ? 我是一个一个一个 不会打字的维尼啊啊啊啊啊
文化很自豪,中文的现代诗我觉得全世界数一数二了,还有古文,表达力太强
别的...政治上每时每刻为身边的小粉红感到尴尬,留学生小粉红真的多。我国内朋友一个个都很正常,留学的不知怎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追求平等,博爱,客观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21
  • 浏览: 6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