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共到了需要大量割地给外国来维持自己的极权专制统治时,中共要怎么洗自己大量割地的行为?

当中共到了需要大量割地给外国来维持极权专制统治时,中共要怎么洗地把满洲割给俄罗斯与朝鲜这种疯狂割地来获取资源来生存下去? 
  
  一夜之间处于满洲的小粉红五毛战狼成为非法滞留外国的入侵者,俄罗斯人与朝鲜人要当地东北人集体滚蛋,不滚蛋当恐怖分子处理全部消灭时,中共会不会说东北自古以来就是朝鲜与俄罗斯的一部分?
不信小邮差能行吗 详见《法国共产党反华言论》
当然是用人类用了几千年的双标

敌人的帮手叫走狗,自己的才叫盟友
敌人叫盘踞,自己叫坚守
敌人国土有美军叫丧权,盟友国土有俄军叫亲密合作
敌人叫负隅顽抗,自己叫宁死不屈
敌人叫落荒而逃,自己叫战略撤退
敌人叫割让,自己叫解决历史问题🤗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割地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

例如,俄罗斯吞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
即便克里米亚是公投过的,心甘情愿要并入俄罗斯。联合国也照样要制裁俄罗斯。
不论出于什么原因,规矩就是规矩,占有别国领土都是不对的。

冻结国境线。

联合国首先倡议现有国家及其边界神圣不可侵犯。
这一准则,将任何武力改变边境线的企图,都视为“侵略”,
在国际关系博弈中,领土扩张从此不再具有正当性。

边界的划分也许毫无道理可言,边界内的政府也许根本不配执政,
但武力修整边境,在任何国家的政客心目中,都不再是一个现实的选项。
一般而言,接受继承的边境线是一个和平举措。

正如政治学家约翰·瓦斯克斯(John Vasquez)所说:
“在所有主张战争的逻辑根据中,最常见的就是边境问题。
几乎没有一场国家之间的战争不涉及这样或者那样的边境纠纷。”

国家边界不可侵犯背后的心理学,是准则和禁忌。
在受到尊重的国家中,征服已经不是一个可以想象的选择。
如果一位民主国家的政治家建议征服另一个国家,现在已经根本不会有人愿意与之争论,他看到的只会是困惑、窘迫和调笑。

在非殖民化过程中,新独立的国家接受了现有的边界,
尽管这些边境线是原来老殖民行政官几十年前,在地图上勾描出来的,
经常横穿一些民族的祖传疆域,或者将势不两立的敌对部落扔进一个国家。
总之,没有人想到号召这些新国家的领导人们坐到谈判桌上,在空白的地图上重划边界。

苏联和南斯拉夫解体时,原来共和国和省份之间的内部边界,变成了主权实体之间的国境线,也没有出现重新划界的问题。

“领土完整”准则不仅排除了征服,也排除了其他形式的边界侵蚀。
将地图上任意画出的线条神圣化,似乎很不合逻辑,但是即使是任意的和不公正的准则,尊重准则也是理性的选择。
丢出领导人,清洗不服从者,建立恐怖统治。然后告诉剩下的人,都是因为那群汉奸卖国。只要能维持一段时间,剩下的人自然就会痛骂卖国贼。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7-21
  • 浏览: 1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