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内战中的解放军真的军纪如山不拿普通公民一分一线吗?能不能举一些有证据的例子打脸粉红?

当初是真的,我爷爷家以前是大地主,家里房子多,住过国军也住过共军。据我爷爷说,国军将领一般都很客气,特别是有一个将领,带他打枪,教他写字,还给家里写了好几年的春联。但是很多国军的普通士兵素质不高,家里好多木头家具被他们劈了当柴烧。家里住共军的时候纪律就很严明,每天早上都挑水打柴的,也不拿东西,当然这都是一开始。

后来我爷爷一个亲戚入了共匪,就开始到处抓家里跟国民党有关系的,很多亲戚都遭殃,还杀了一个。再后来,家里的房子全部没收,身份被定为地主富农。据我爷爷说,那时候走路都不能走路中间得走两边。家里的吃的都没有了。我爷爷的奶奶,一个床都下不来的裹着小脚的老太婆,被拉到大街上批斗至死。我爷爷的堂哥,层出国留学修建筑,因为听了共匪的鬼话回国报效祖国,结果也被批斗,不久郁郁而终。曾经富足的大家庭顿时散伙,就是因为承诺不拿群众一分一线的共产党。家里的粮食,钱,房子,全被充公。我爷爷的母亲就是饿死的。每次我爷爷讲到这些事的时候都一直哭。后来我爷爷逃走,遇到我奶奶,我奶奶是所谓的女知识分子,他们谈恋爱,然后结婚了,生了我爸爸。我爸爸三岁的时候,我爷爷就又被批斗了,因为他公开反对组织意见,看乱七八糟的小说,也就是外国小说,茶花女之类的,还是所谓的地主阶层,尽管家里都穷的揭不开锅了。我爷爷被抓走,批斗,然后去农场劳改。这期间,组织不停的找我奶奶谈话,说女知识分子不应该嫁个地主,让我奶奶跟爷爷离婚,嫁给他们。我奶奶都拒绝了然后狠狠地骂了他们一顿。这就是所谓不拿群众一分一线的共产党,连群众的妻子都想拿?

后来我爷爷劳改病危,送去医院捡了条命。不过现在他和我奶奶身体依旧硬朗。有的时候听他们讲往事,真是唏嘘不已。我爷爷一讲到这段历史就哭,他说,我们家也住过共产党,因为他们帮忙打日本人;我们虽然有地有田有钱,也不是什么坏人也不苛待小农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家?

好几年前陪我爷爷一起回老家扫墓,看到我爷爷母亲的墓地和他堂兄的墓地。我爷爷不停地叮嘱老家的亲戚要经常来扫扫墓,因为他们太苦了。车开过一条乡间小道的时候,我爷爷就指着旁边的农田说,这些地以前都是我们家的。然后我爷爷还想去看看以前的老房子。结果都没有了,全被拆了,十几年前来的时候老房子还在,虽然已经不是我家的房子了,但最起码还留个念想。现在已经全拆了要盖新社区。这就是所谓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共产党。
波是博士 黑名单 真假博士
又蠢又坏五毛網站把幼稚爾腦都洗坏到如此地步麽?俯拾皆是呢… 還用問麽!

共軍屠殺崇禮紀實
https://taiwanebook.ncl.edu.tw/zh-tw/book/NCL-002900316/reader

(沒心沒肺、不懂啥叫「人命關天」的支那人請慎讀... 川建國治下習武肺炎已死掉十八萬多美國人民,屍山下是美國人民的苦難和怒號… 十八萬呢,這個數字是遠遠超過朝戰、越戰、珍珠港、九一一、波斯灣死亡美國人民總和啊… 就如同習豬頭要為支那人民的肺炎死亡人民負責一樣,川建國同志亦必須為這個而釘上歷史恥辱柱啊… 怎能如毫無人性的反向五毛兼黃皮川粉人渣們所言:疫情之下,川建國同志已盡力了而一筆帶過呢!如此邏輯,當年毛豬頭搞大躍進餓死數千萬支那人,還裝模做樣不吃紅燒肉,亦可以「已盡力盡責了」而一筆帶過呢!上千萬呢,那可是活生生的人命啊,十八萬啊,亦是活生生人命啊!蒼天若有眼,怎可任其繼續在皇位呢?滾下來唄!同樣,一貫濫殺無辜,靠著把人殺怕了而維護其殘暴血腥統治的共黨及其御用槍桿子共軍,無論是「可恥的長春之戰」(良心媒體《大公報》社評標題)還是「血腥的崇禮屠殺」乃至「鎮壓反革命」「大興大屠殺」「内人黨大屠殺」「殺害林昭、劉文輝等良心犯」等等不可盡數暴行,都是毛親自指揮或在毛思想親督之下實施的惡貫滿盈罄竹難書暴行!此葱之五毛公然替毛洗地,胡言神馬他沒像屎大林那樣親自批示殺人,而多是在玩弄權術,放你Niang的螺旋P! 在你們在此地替毛魔頭洗地時,請悠著點,有點基本人類良知吧,勿要只耍花槍卻不顧人間良知呐!)

李魯翁:我所經歷的「晉冀魯豫邊區」血腥土改
https://blueringsmile.livejournal.com/4675.html

吳斌:1947年同川土改反思(國共内戰期間毛思想殺人實例,共黨高級幹部披露)
https://blueringsmile.livejournal.com/3200.html

尹曙生:毛澤東與第三次全國公安會議 (既蠢又坏、殺人如麻的毛魔頭親自部署、親自批示、親自指揮 殺人行動實例,共黨高級幹部披露並追憶,毛魔親筆寫道:殺人「比下一場透雨還痛快」,此嗜血魔頭之真實心聲也!五毛小葱替毛魔洗地可以休矣!遮羞布可以撤除矣!)
https://blueringsmile.livejournal.com/4543.html

嗯,嘎嘎pasta啊,你爺爺能在共慘紅朝活下來,已算「幸運」,共匪要求「感恩稱頌」「謝主隆恩」呢... 毛思想指導下,至少屠殺了二百多萬所謂地主的士紳階級,包括了趙紫陽同志親手簽署了其地主階級親爹的槍斃令,寫下了「同意」二字,算是親手斃了親爹啊…
這兒,吾老人家告訴大家一個公開「秘密」,按土共所訂定的鬥爭標準,毛賊東的父親絕對絕對應算是地主啦 —— 大家如去過韶山參拜毛太祖故居,或者看看毛太祖故居的圖片,就能感受到毛家勤勞致富的地主氣派了,其實中共定下的地主標準,就是被打成地主階級家庭,很多都比毛家遜多了呢,都沒毛家這樣富呢,但還是被訂為了地主劃入另冊…… 毛是因爲其執掌大權,才被下邊的共匪辦事員「從寬」而定爲了所謂「富農」,究其實呢,毛是「地主」家庭出身 (地主或小地主家庭中的長子),跟鄧矬子一樣,同為地主階級的「狗崽子」,是毛思想下策定的需改造和防範的「賤民」,而毛定的五類黑份子「地、富、反、壞、右」,毛自個就逃不過「老子壞種兒混蛋」的共慘出身定論……
文革中毛曾親口對紅衛兵領袖韓愛晶說道:「我那個父親也不太高明,要是在現在也得坐噴氣式。」(見 韓愛晶《1968年我向毛主席請教》:http://www.yhcqw.com/34/9045.html
大家都曉得,所謂「坐噴氣式飛機」是毛最得意的整人鬥人時折磨人、侮辱人的酷刑,就是將被鬥者雙臂背後剪擡至高高上舉,讓其頭低垂向地,姿勢難受並痛苦難忍的懲罰方式… 毛親口說,他地主階級的父親如果活到文革,就要接受這種刑罰的當衆大批鬥羞辱……
共慘黨都是「特殊材料製成」,從趙紫陽親手殺了父親,毛賊東親口說出要折磨玩弄父親,就不難看出… 爾等賤奴屁民,如何能像共匪親爹這般待遇?共慘剩世,能苟活爾一條狗命,已算「幸運」,故共慘之主每每要求屁民感恩戴德,必當叩首謝恩呢,謝其不殺之恩呢…

支那人自個的共慘歷史向來是筆爛賬,哪次被國民黨匪徒、共慘黨匪徒所殺人的死亡人數都向來搞得一團糟,沒個清晰交代的明白賬目… 還是外國專著比較好,港台的專著也曾記載著呢……
譬如剛剛提到藏人被鬥地主而興起武裝反抗時就曾提到:
「中共在建國初期,在全國各地推行土地改革,全國 200 萬地主遇難。」( 連結: https://www.cup.com.hk/2020/09/10/chushi-gangdruk

共慘支那屠殺地主,亦被寫進了文學之中…
記得曹馬臉渣渣曾極力熱捧親共左聯領袖魯迅(周樹人),稱其為「打不倒的巨人」,如果只是這樣,還不至於太荒腔走板… 可該右糞渣渣顯然被土共鬥爭哲學大法洗腦給洗坏了,熱捧魯迅同時還極力貶低張愛玲,貶張是爲了揚周(魯迅),真是狗屎到家了,荒腔走板竟至如此…… 無話可說… 滿腦子狗屎,真無可救藥也…
建議諸位不妨讀一下,張愛玲寫的小說《赤地之戀》與《秧歌》,雖是旅居香港時美國新聞處譯書計畫下寫出的作品,但卻是支那最良知女作家寫實的良心作品,從此良知文學中感受一下共慘殘暴吧,這慘無人性的筆筆血賬哪……

張愛玲《赤地之戀》~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54131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78792

張愛玲《秧歌》~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8731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78277

(張暮年遠離了共慘故國,客居美國至死,這是她個人的悲劇亦是其共慘故國的恥辱……) 借用一下曹渣渣那個調調,也喊一嗓子:比起毛式動輒喜歡打倒或打不倒來,比起所謂「巨人」來,「小女」張愛玲是「泯不滅的良心」!
HenkGao 我姓高,叫高老庄
国共内战的时候,号称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但谁是群众共产党说了算。不是群众,不但要拿走所有财产,还要砍掉人头,这叫“打土豪分田地”,叫“无产阶级专政”。
改革开放初期,军队可以经商,公然拿着枪与民争利,开着军舰走私商品汽车。
再后来军队不能经商了,军队地产搞出来开店铺开宾馆做地主生意,大军医院赚医疗费,小的外包给莆田系,的确没有明抢了,但一样没少赚钱。
现在有偿服务也停止了,还有什么从社会上搞钱的手段就不知道了。
军队就是要拿老百姓的钱,这叫军费。军队该拿什么钱不该拿什么钱,应该白纸黑字写在法律来里面。而不是打着“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旗号,各种明着暗着参与市场,扰乱经济秩序。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不拿公民一针一线,只拿公民全家财产,然后再制作点荤段子一样的征兵广告,号召广大地痞流氓一起来。
han_chinese 灰名单
那個年代,是個百姓赤貧的年代,百姓能被盯上的,也就是後來成為寇匪的填房的老鄉的漂亮閏女。
糧財之属,寇匪的盯上的都是大戶。有劣名的,就"吃大戶"。有令名的,就"打欠條"。反正都是白拿。
地球联合国 We will take control of the entire Galaxy!
那叫打土豪分田地,社会主义的事情,怎么能叫抢呢?
和科盛商会 修改用户名需要支付 1000 葱
为什么要纠结这些问题呢?

中共现在所做的事情还不够让它们满足立即滚蛋的标准吗?

在民主社会,任何政党不论以前如何,只要现在做得不好,就应该下台,这有什么好谈论的呢?

共军以前拿没拿不该拿的东西,涉及的问题不过是“我爷爷做出了选择”的范畴,而实际上我们更应该解决的是“我爷爷不能代表我,我应该有选择权”的问题。
江门市一位叫梁启超(与历史名人重名)的市民致电南都记者,称其最近在修葺老屋时发现一张67年前的老借条,借条证明游击队从梁启超家借了8根金条、5000大洋,还有38石零70斤大米。近日,梁启超将此事反映到蓬江区民政局,该局称没有政策无法兑现,建议他将借条捐给国家。

借条已变黄,字迹工整清楚

在梁启超的家中,南都记者见到了这张老借条。早已变旧变黄的借条上写着,“今借到大井头村鸿文三姐白米共三十八担(石)七十斤、大洋伍仟圆、金条八支,每支一两。待胜利后由当地县政府偿还,付息二分。建议将鸿文三姐以革命家庭看待,其后人须保护及照顾。此据在偿还之日终结。”署名是“新鹤人民抗日游击三中队李兆培”,时间是“民国三十三年十二月廿九日。”毛笔书写的繁体字迹清晰工整。

借条中所指的鸿文三姐正是梁启超的三妈,而李兆培是当时新鹤人民抗日游击队三中队的中队长。据梁启超介绍,2010年,他也在故居发现过一张借条,也是李兆培所立,借的是60斤大米,后来经过江门市刘海市长批示,蓬江区民政局奖励给他2万元。

第二张借条让梁伟诗矛盾起来。上月底,他意外看到了惠州博罗的游击队借据事件报道,于是决定让媒体介入此事。

老游击队员:这件事我知道

梁启超介绍,鸿文三姐并非其生母,而是其父亲的三太太,是家中当家的。他二哥的女儿梁月娇是新鹤抗日游击队的成员,曾不止一次带游击队员到梁启超家借粮,当时还立下了借条。

为了证实此事,梁伟诗还走访了今在广州的老游击队员简惠仙。现年97岁高龄的简惠仙当年在梁伟诗家乡当小学教员,搞地下工作。2011年4月26日和5月7日,梁伟诗两次走访了简惠仙老人,“问及第二张借条,她说,‘这件事我知道,但数量就不清楚。"

希望兑现借条解决家庭困难

“第二张借条的出现,再次证明了我梁家倾尽家财,支持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进行抗日战争。”梁启超说,现在的家境早已不比当年,原本住在农村的他靠大姐的帮助才在市区买了一套三室的房子安享晚年,家中摆设陈旧简陋,靠民政局的补助维持生活。

梁启超多次向政府部门反映,希望能再次兑现借条以解决家庭困难,但均未果。蓬江区民政局局长建议梁启超将借条捐献给国家。梁启超表示不能接受。“第一张借条既然给予了奖励,就说明承认借条是真的了,而第二张又是同一人同一笔迹,如何不能进行兑现呢?”

说法

律师:借条失去追溯时效

针对梁启超的兑现要求,昨天,南都记者采访了广州合邦律师事务所的郭晓竹律师。她表示,此借条是1944年所立,当时民法通则还没有颁布,所以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是不支持的,除非后来又有新的补充协议。此外,从追溯时效上看也已经过了20年的追溯时效,所以也没有办法利用法律武器来追回这笔债务了。

反应

民政局:没政策兑现难

对于梁启超的借条问题,蓬江区民政局局长郑池浓表示,目前没有相关政策,兑现存在困难。“首先第一个问题是当时正是抗日战争时期,所谓胜利就是抗日战争胜利,而当时是民国政府,并非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所以现在拿来兑现从主体上说就不对。其次,目前没有针对这类借条如何处理的相关政策和规定,就没有办法为其兑现。”

郑池浓表示,此前梁启超拿出一张借条时,政府考虑到其家庭为革命做过贡献,而且梁家生活也较困难,所以就给了两万元的奖励。“我们还写了一份协议书,其中就写到我们是奖励,不是兑现,而且也写明以后不能再以借条为理由提出其他要求。”因此,郑池浓建议梁启超,将这个借条当作文物捐献给政府。

原标题:游击队借条难兑现   8根金条5000大洋成泡影




‾‾‾‾‾‾‾‾‾‾‾‾


“今借到陈鸿清法币壹佰万元,麻鞋伍拾双,布陆拾斤,棉花壹佰贰拾斤。”这是一张借据上的内容,但不是一张普通的借据,而是1946年八路军与支援前线的老百姓所签的一张借据。它的存在见证着中国的历史,至今,蓝田县葛牌镇大梨园村陈志荣家珍藏着这张借据已60年,他们一家人都以有这份“债权”为荣。

八路军遇难关向老乡借款

8月23日下午5时许,在葛牌镇陈志荣的家里,记者看到一个镜框里面装裱着那张保存了60年的借据复印件,而借据原件是用毛笔书写在一小块宣纸上,被陈志荣和兄弟们共同保存着。陈志荣说,“这是我爷爷留下来的,虽然可能值不了多少钱,但对我们来说很珍贵。”

事情得追溯到60年前———1946年,抗日战争刚刚胜利一年。国民党军队向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当时的葛牌镇是八路军的一个根据地。时任中共西北特别支部书记的谢华带领一部分军队驻扎在镇上,在与国民党军队的战斗中,许多八路军战士鞋子磨破了,只能赤脚打仗,部队粮食也极度缺乏。后来部队请示了中央,决定暂时向老百姓筹粮借款。

葛牌镇75岁的张诗学老人说,当年谢华带领的部队有2000多人,部队缺粮,战士们生活很艰苦。部队向村民们宣传了有关政策,乡亲们都说:“我们的队伍遇到困难了,一定要帮1陈鸿清筹措了“法币壹佰万元,麻鞋伍拾双,布陆拾斤,棉花壹佰贰拾斤”交给了部队,当时八路军负责此事的王平惠和何太阳给陈鸿清写了借据,时间是1946年10月14日。并承诺说“如遇急用,可以到延安根据地去领,如果不急,将来全国解放了,给你调拨过来。”
這跟倭寇中後期都不動沿海城鎮, 反而集兵打內陸有異曲同工之妙

抗日那八年, 老百姓早沒餘錢了 ; 清算地主只會被叫好 (後來幾年一直都是)
所以粉紅在這點不完全是造假
upgraded 海外华人
中国人现在连土地都是共产党的,解放军都是共产党的。

不知道粉红们在 high 什么 ?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幾十年前的事,有幸見證的人估計都死了吧?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预言者 灰名单 解析预言:预言中的永远的福音,终于来了。圣人在东方(法轮功)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564
https://www.epochtimes.com/gb/18/8/1/n10607931.htm

林辉:中共红军“三大纪律”掩盖下的恶行

中共红军除了“勒索”和收取保护费外,更为恶劣的是进行绑票。当年中共红军颁布的《筹款须知》中,有迅速捉人及宣传恐吓的秘诀:

“人是活宝,只有捉到人,筹款就容易。在周密调查结束后就要迅速捉人。捉人的方法要注意运用便衣队,而部队中要注意找本地人参加组织。队员出发时要化装成各色土民(每次化装要不同),暗藏手枪,分途出发。特别注意趁黑夜、半夜、雨夜、雪夜,以及拂晓、黄昏这两个时候。……捉了本人当然好,就是当家的独生子甚至家属以及走狗也都可以。”
維民而止 悲觀主義和理非
我認為不需要反駁。可以演譯為當年的解放軍為了共產烏托邦流血,但他們的犧牲卻換來馬克思最想避免的勞工被欺壓,我認為這才是最重要一點
没毛病,因为鳖军看不上一针一线,人家都是直接抢金银财宝,兼并土地
啊,革命战争公债了解一下,看看支那人是怎么抢劫支那人,七千湘女上天山了解一下,看看支那人是怎么搞公营军妓
如果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掠夺全国资源为己有,那么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就是一种表演行为甚至就是骗局,值得我们歌颂么!我看过一些专门骗老人棺材本的骗子案例,骗子们甚至有下跪称老人们为爹妈,为老人洗脚的,哄得老人们不光把棺材本给了骗子,还有的把家人的存款,甚至借款来给骗子投资,最终落得两手空空甚至害了家人,欠上了大笔债务。莫不成我们应该称赞骗子的行为?
窝达令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只是土共的政治宣传头号。作为军队,土共的解放军纪律大体上还算不错,私底下肯定有违反纪律的。
当然,这只是针对土共所认为的群众,要是对立阶级敌人,别说一针一线了,家都被抄了。
看待问题,不能极端化,否则跟土共也没什么区别
觉醒80后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我从墙国来
谁是‘群众’土匪们说了算,被抢了财产的人家,就不属于‘群众’的圈子了。
这和人民民主专政,是一脉相承的。谁是‘人民’,谁是‘敌人’都是土匪们说了算,不想被‘专政’ 就要上贡你的财产,被土匪看上的闺女。
只打土豪分田地。不拿群眾一針一線。一切繳獲要歸公。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这是对的,因为但凡不是穷的只剩一针一线都不是人民。
Acca0429 看他們失控其實很爽🤣。/又賺一大筆
根據外婆的說法,除了一針一線他們什麼都拿,連銀行裡的財寶都不放過
随机预言家 我摆下一摊民主,一摊自由。你,为什么用坦克压我?
你什么也没有,老乡,参加红军有土地分。
你什么都有,这是个压榨无产阶级的土匪强盗地主,大家打砸抢杀。
南區戰忽局 戰忽局偽台灣省分局官方主帳
逻辑无法自洽,你不拿民众一针一线,难不成战事资源都是无中生有?要真不拿,就是都靠苏联爸爸的粮饷。妥妥的境外势力实槌,两个都不是人。然而事实是两者皆有,一边搜刮民脂民膏,一边吸黄俄的奶水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中国革命博物馆里似乎还有当年红军拿了老乡东西开的借条。前几年还会农民拿着去找政府要求兑现的新闻。
對群眾以借為名實行抄家,你敢不借?那你就不是群眾了,是國軍奸細,直接殺燒搶。
cjsb2d 加速事业支持者
假的,陕北亲戚说,共军会下山偷鸡,还会打白条借钱,你敢不借试试。
作为地主后代,对于消灭地主阶级这件事情倒是认可,而且是真的认可。
大家恐怕也不都是什么财富自由的人吧,想想现在大家被房子和子女养育还有父母养老给压得喘不过气来,也能理解那些农民被地主压迫的悲惨几十倍上百倍了。

我不认可的,是中共官员和解放军军官进城之后,搞的换老婆潮流,而且专挑女学生和女护士之类的下手。当初和自己的糟糠之妻,孩子不也都生了好几个了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12
  • 浏览: 5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