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死提问】请问法国老师的遭遇,是否说明了中共国对伊斯兰教采取的措施有一定的合理性?

如果说,中共所犯下的罪孽所有中国人都有罪。

那么是否可以同样推论出,伊斯兰主义者对文明世界造成的危害全体穆斯林都有罪?

毕竟这一次法国人的反应并不是“踩到底线了”,更像是“我的老天爷他们都这么嚣张了吗?什么?他们人都那么多了吗?”

我曾经去过几次欧洲。

法国最后一次给我的印象是……

在巴黎的大街上走,一条街上我见到的白人两个手就数的过来。

只有在特别的几个地方,才是白人聚居区。例如四区,五区,九区。

剩下的地方基本上全被阿拉伯人占领。

他们跟美国的黑人还不一样。

黑人只要你不惹他们,他们根本不来招惹你。

但是法国的阿拉伯人不一样,三三两两,走在街上看谁不顺眼上去就打。

他们鄙视所有知识。

例如相隔两年,我竟然在同样一个桥上看到同样一个家庭,举着同样的一个牌子,同样在那里拦车要钱

上书:

Famille Syrie

3 enfant

besion de manger

叙利亚家庭

有三个孩子

需要食物。


(大概就是这么写的吧)

话说要饭能在同样的地方要两年,叶师傅。国内的丐帮打一枪换个地方应该学习一下人家,一家几口齐上阵在同一个地方打持久战……


巴黎圣丹尼(97省还是93忘记了)是本人去过所有地方里最恐怖的地方。我自认为胆子很大,敢后半夜逛巴尔的摩。

但是那个地方真给我吓到了

就拿这次事件来说

穆斯林社区对这位老师的迫害是全方位性的。

有人负责煽风点火

有人负责传递情报

有人负责媒体洗地

行凶的和警察枪战被当场击毙

其余的,你发现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为这次事件负责任。因为他们全有责任。

虽然法国政府号称要严打,但本人估计最后肯定不了了之,因为这涉及到一个人类社会的最简单的潜规则,

法不责众。

毕竟阿拉伯人在法国就本人直观的估计,已经超过了20%了,你如果刨根就相当于掀起一场针对本国的内战



我记得第一次去法国我看到的景象还是挺震撼的。

是一场阿拉伯人的游行

他们穿着阿尔及利亚的衣服,挥舞着阿尔及利亚的国旗

超速开车

疯狂的按喇叭,吵得一夜睡不着觉。



我还以为是做错了飞机,跑到阿尔及利亚了。


加入中共的文宣部门此时大力开动,把这头房间里的大象挑明

中共是否能成功的洗白他们在新疆的所作所为呢?

这是本人即疑惑,也感到恐惧和无力回天的现实。一方面你承认,中共在新疆的所作所为是极端不人道的。但是反过来你也不得不承认,伊斯兰主义者在全世界做的事情,时刻在你的同情心上面泼冷水。



不由得想起葛优的一句台词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雖遠必譴責_反支 香港人,反支派/分裂派。光譜比大部份品蔥人走得較前(你們叫"激進"),差距約十年。所以你們無法理解。沒興趣"遁遁善誘",浪費我的時間。
巴黎聖丹尼(97省還是93忘記了)是本人去過所有地方裡最恐怖的地方。我自認為膽子很大,敢後半夜逛巴爾的摩。
但是那個地方真給我嚇到了

我期望題主能夠再詳細些描述一下這個,很有興趣。


至於問題內文本身呢,首先,我給題主點贊了,因為帖子描述的內容有很高價值。
而所提出的「問題」呢,我個人的答案也就跟題主「預期會在這裡得到的答案」一樣:【不行】,中共採取的措施,沒有合理性。因為兩者並沒有直接關連。

首先,我大膽猜想,其實題主想的「中共對伊斯蘭教採取的措施」實際上就是指新疆的事情。
而我的看法是:《伊斯蘭教有毒》或《穆斯林對人類社會有害》,跟《中共對新疆人的壓逼》,兩者根本沒有關連。

打個不恰當的比方:老王喝了酒,在火鍋店跟人吵架,拿U型鎖把人打死了,原來那個人恰巧是個殺人逃犯。這個比喻不夠好,但是能夠表達到我的意思:「前後兩者並無關係」,老王並不是出於替天行道而去打死他的。

中共打壓新疆人,也根本不是出於《伊斯蘭教是否有毒》這種事情;而是新疆諸族有反抗的心、有對抗中共的風險(曾經還相當高)。中共從頭到尾也不是因為伊斯蘭教會對社會做成傷害而做那些事,從來不是。
(還有附加的一點。但這一點跟題主你的問題本身無關,因此只算是附加的東西:像法國的情況,那是「穆斯林跑進去法國」後做的事情,而中國/新疆的事情則是「中國人霸佔了人家的土地」後做的事情。)

一些參考性質的論述:
- 同是穆斯林,「馴服」在漢人底下的回族等等,中共並沒有對其施以相同的壓逼。(當然也有打壓,回族人毫無出頭之日,但那跟新疆諸族受到的待遇是完全兩碼子事)
- 對社會/文明相對而言較為無害(注意我說"相對"和"較為")的基督徒,其中很大一部份也遭受中共壓逼。而基督徒之中遭受壓逼與否的分支,正正就是聽不聽中共的話。
- 中共開放進來的黑人裡面,很多都是穆斯林。但是中共根本毫不理會更不在乎。
- 中共對任何能夠給牠們有所幫助的穆斯林,好得不得了。例如巴基斯坦。
- 中共曾經也瘋狂打壓以至消滅法輪功,但牠們的出發點也絕不是「法輪功會對社會有害」。

我的小結論:
中共事實上根本不是「對伊斯蘭教採取措施」—— 牠們對新疆諸族所做的一切壞事,都不是因為「伊斯蘭教很壞,所以我們偉光正要打擊他們」,兩者根本無關。
中共的少数民族政策和制度,也不是一味的打压、关押和杀戮啊,它分几个阶段。

1931年-1949年中共以第一次中华工农兵苏维埃代表大会通过的章程为根本,走的是“忽悠团结少数民族路线” 就和咱们现在反贼,号召新疆西藏内蒙古人民团结起来一样😂 我话糙理不糙哈

1949年-1956年阶段基本是涮着玩,忽悠瘸了把资产和自治也忽悠没了,那时候用的官方语境是“中国人民和各民族一道” 也就是说他是把少数民族看作政协那种,要收归,要为自己所用。

1956年-1978年少数民族政策开始“左是路线,右是方法,方法可以灵活,路线不能动摇”也就是少数民族政策要给阶级斗争让路,你我他不再分汉族、回族、藏族,只要社会主义人民,不要资产阶级民族。
说白了就是几把那年代恐怖到汉族和少数民族都无所谓了,最恐怖的事情和最担心的事情如果列一个单子,民族问题都排不上号。

1978年-2011年,尤其是97,08等节点,中国为了一国两制,开奥运,入世贸等目的,采取的是怀柔甚至逆歧视,二胎政策,补贴,免税,扶贫,教育其实是对少数民族倾斜的,当然不同时期不同民族有不同的细则,总体来说迫害汉族人要比迫害少数民族狠。
这个时候主要是回归“两少一宽”那种思维。

2012年到现在才变成集中营种族灭绝文化灭绝政策的。

中国恐怖主义相对少,第一个是媒体不报,奥运会公车爆炸,塔楼燃烧,新疆火车站爆炸哪个少了? 第二个是因为中国没有大规模吸引移民的政策和长时期的变相闭关锁国。 第三个是中共和塔利班这样的组织意识形态极为接近,这些闹得欢的都不是什么真穆斯林,听到新疆问题都假装没听见。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中国的决策者的确是按照这样的逻辑觉得新疆集中营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所以所谓的"没有集中营"掩饰都做的三心二意。

如果这个成立, 那纳粹有无数条例子证明犹太人应该去毒气室。其次, 这种办法证明其实只会把问题拖后, 不然斯大林应该早就解决车臣问题了。
这种思路很危险。

新疆有维族人针对平民发动攻击,我当然支持对该维族人使用法治手段进行处理;同理,如果汉族人对少数民族进行攻击,该汉人也应受到处理。你反对的应是某种极端行为,而不能扩大为对整个群体的歧视。

对欧洲来说,如果有令人信服的数据,证明阿拉伯移民有显著的高犯罪率,那么对该地区的人士施行更严格的移民、签证限制是合理的,因为这些人尚未成为本国公民,政府无义务保障他们迁入的自由。而对本国的少数群体予以“特殊关注”,则应注意政策制定的目的、影响、是否超越必要的限度,不可混为一谈。这也正是极权主义者攻击民主制度迟缓、效率低下、错失时机的常用论据。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穆斯林是法国的外来者,而在东突厥,你支才是外来者侵略者殖民者,这两者是完全不同的。
而且你支表现出的反人类性从来都远远大于穆斯林,穆斯林在你支并非如法国一般是被救助者恩将仇报,而是被压迫者的绝望反抗。
事实上,至少就我感觉到的,穆斯林群体中表现出世俗思想改良思想的比例,高于你支的反贼比例,更远远高于反支那文化的比例。
对西方国家而言,最好就是把你支人和穆斯林,都搞意识形态审查,确保收容的穆斯林都是世俗主义者,而你支人至少反共。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你知道那首「他們來抓XX的時候我沒出聲,等他們來抓我的時候已經沒人為我出聲」的詩,第一句話時是抓誰嗎?
共產主義者
那請問,我們的不幸能夠合理化納粹嗎?
然後猶太人名聲很臭+1
接著說同性戀會帶來性病,吉普賽人居無定所根本是亂源………
你看,這不是整個一個納粹嘛
中國人如此支性是不是證明了日本731的合理性?黑人鬧blm是不是證明了黑人動物園的合理性?
唉,那麼核平全世界殺光全人類好了。反正獨裁者都是男的證明男人有暴力基因,女拳都是女的證明女人有野蠻基因
你看看法國會不會做中國那種廣範圍幾百萬人集中營嘍...
一定是不會
冤有頭債有主
只會集中對付有證據的極端穆斯林組織與個人
另外樓上說的對
現代法國是世俗國家
移民過去的伊斯蘭教徒是自願的
不爽法國你可以不要去
初來乍到者還想騎別人頭上,指揮別人不能做這個做那個?
而漢人在新疆是入侵者
怎麼看都是中共一方無理
新年除习日 南望王师又一年
猶太人的名聲很臭,貪婪勢利,但是德國屠殺猶太人你覺得很偉光正么
红色江山代代传 社会主义的接班人都得给老子死
我们原来火车站 全是卖切糕的回民和偷手机的 抢劫的回回,还有很多回民小孩也是专职偷手机,治安因为他们弄的很差,警察也不敢管,从昆明火车站事件之后 ,全国开始严打回回了,治安马上上去了一截,现在火车站附近的回回都安分开店烤肉了,反正很大一部分我朋友原来讨厌共产党的,因为这件事转成支持政府了,再加上民主世界确实被回教入侵的很严重,回教问题确实是人类世界的一个大问题。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又是典型的“sin和crime傻傻分不清楚”的问题。
当我们说“所有中国人都有罪”的时候,我们指的绝不是中国人都构成刑事犯罪,而是指中国人道德堕落。
但这句话,只有中国人和暂时没有摆脱中国身份的诸夏人才有资格说,因为sin是只有自己才能反思的,外人没有资格给你定罪。
那么请问题主是穆斯林吗?如果你不是穆斯林,那么你没有资格说“穆斯林都有罪”,即使他们确实做错了很多事,你也只能定crime,不能定sin。
而穆斯林当中绝大多数人显然没有构成刑事犯罪。
至于法国穆斯林,让法国人自己去决定吧,如果他们觉得那样挺好,你个外国人有什么好说的。
完全不合理。明明可以讓東突厥獨立然後在邊疆設置嚴格的關卡,明明可以把個別鬧事者處重刑,結果你看他選擇做得是什麼?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你葱很多台湾人表过态:某些中国人不要因为我们暂时承认自己是汉人就跑过来装熟。这句话适用于所有反对中国共产党的群体。

三年以前绝大多数使用中文的反贼都把彻底禁止伊斯兰教和彻底禁止共产主义并列在自己的政治纲领中。现在大家给穆斯林好脸色看,不是因为穆斯林多么“善于忍耐”,只是因为西方对新疆穆斯林问题有了关注度,出于“统战需要”罢了。请某些穆斯林不要蹬鼻子上脸,谢谢。

题外话:请某些穆斯林朋友不要误会,反贼当中最垃圾的货色绝对不是穆斯林,我在你葱见过很多反中共不反朝鲜的,所以如果将来橄榄贵妃之后需要打内战的话,你们绝对排在很低的顺位,几乎可以肯定,我还没机会轮到开始对付穆斯林,就被其他派系给干死了。
機甲窮奇車妹好萌 Whatchu gonna do when you get home? (○゚ε゚○)
可是,數據來證明是很重要的。

在美國以及台灣,「外來人口」「移民」的犯罪率都比「本國人」來的低許多唷,包含暴力犯罪。台灣的數字包含參與經濟的許多印尼穆斯林。

「  「根據勞動部2017年的統計,每1,000名移工中只有不到3人犯罪。比較當年度犯罪人口率,每1,000人中有12.46人犯罪(每10萬人中有1,245.79人犯罪),外籍勞工犯罪人口率相對來說算是非常的低。」 」

美國的數字可能包含「已經獲得國籍」的新移民。目前為移民犯罪低辯護的官方統計只統計聯邦犯罪,而州犯罪必須納入才能完整的顯示國情。這篇FC 引述了智庫的調查綜合全美:

「It filtered the data using characteristics correlated with being an immigrant in the country illegally, such as whether someone is a noncitizen but has not served in the military or received Social Security income. 
(我加了空行)
The research concluded: “Illegal immigrants are 47 percent less likely to be incarcerated than natives.” (And legal immigrants are even less likely to be in jail or prison.)」

Professeur Paty 的犧牲非常的慘烈,愛好文明以及和平的人們當然十分悲憤。不知道在法,有沒有統計各個宗教的犯罪率。在美國以及中華民國,應該都沒有以宗教來統計的犯罪率...

同篇FC引述,聚集新移民的社區犯罪率較低。為了公平檢查相反意見,該文也提到亞利桑那州有學者說非法移民比州民犯罪率高146%。但是,判定移民合法與否的調查方法有被挑戰。
「   There is, however, one study that backs the president’s claim. John Lott, president of the Crime Prevention Research Center, looked at data on prisoners in Arizona state prison between the beginning of 1985 and June 2017 and concluded that “undocumented immigrants are at least 146% more likely to be convicted of crime than other Arizonans.” They also tend to commit more serious crimes, and have significantly higher rates for such crimes as murder, manslaughter, sexual assault and armed robbery, Lott concluded, and are more likely to be gang members. 
(空格我加)
Conversely, Lott found that legal immigrants “were extremely law-abiding,” committing crimes at a lower rate than native-born residents.

Although Lott says his study is unique because “for the first time” he was able to differentiate between immigrants in the country legally and illegally, that claim was contested by Nowrasteh of the Cato Institute. Nowrasteh argues Lott’s study contains a “fatal flaw” in its assumption that it was able to “identify illegal immigrants” from the data.」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因为中国向世界输出了武汉病毒瘟疫 是否核平中国存在一定程度的合理性?
我觉得不是。法国犯错并没有说明中国没错。在我看来,他们恰恰犯了同样的左派错误,认为可以强行民族融合。

如果法国没有引入殖民地移民,假如中国允许东突新疆独立,就可以让穆斯林自产自销了。如果要打,请参考以色列。

所以我当初上任第一件事就是限制穆斯林入境。左人会拿沙特反驳我,但只有我才能公然叫板政治正确。
無紋水仙盆 李登輝才是台灣國父,孫文只是個純血KMT
這邏輯很微妙
是否可以理解為,原PO認為建一個集中營,把所有拿紅皮護照的中國人都關進去:女的結紮後隨便給人強暴,男的一樣結紮後隨便奴役;所有人每週工作100小時以上,而且每人活動空間只有1平方公分
以上是很合理的作法?
這個問題好簡單,
第一,中共集中營關的是維吾爾人,而非極端穆斯林,很多都還是溫和的維吾爾知識分子
第二,極權有極權的做法,而民主國家更有底綫。民主國家例如美國在二戰對日裔也有拘禁,對共產分子也有麥卡錫主義監視。可是相對更爲人道,隔離起來問幾句話就受不了的是左人玻璃心作怪。
第三,以上的非常手段日後民主國家都有反思與彌補
Warthog01 火槍兵
各朝歷代處理回亂也是鎮壓+移民兩招,不能說不合理,若照歐洲去處理綠色教,下場就是國中有國、恐攻不斷。

小弟認為,根本在於綠色教不若十字教有經歷過宗教變革,對自由及權力認知上有缺陷。
現代社會的自由是一種妥協下的產物,綠色教的自由是依照伊斯蘭律法的自由,政教合一的自由。
世俗化是常見的解答,強人領導、政教分離、經濟發展,但實際成效呢?
看看土耳其、突尼西亞、敘利亞近況,多年努力付諸流水,一夕回到解放前。(好險突尼西亞有守下)
中国目前的一些民族矛盾,恰恰是中共的“一少两宽”政策导致的,尤其是中共的统战部、宗教局、民族委员会、政协这些部门给了某些宗教人士权力部门,尤其是民族自治区政策给了某宗教人士大本营。
要知道宁夏七成人是汉族,结果却是回族自治区,回族人在当地是欺压在汉族人头上的,是谁给那些人的勇气呢,和某宗教一点关系都没有,说到底不就是中共吗?
多少年前开始,猪年春晚就没有猪这个字了,不就是因为某民族的高官吗?清真认证泛滥,背后不就是中共的放任吗,尤其是背后还有那些某民族的中共官员们做推手。

我不看好任何国家能解决伊斯兰教的融入问题,有宗教无国家,宗教高于民族和国家,这样的人就没办法和他们相处。
驱蚊花露水 暂时保密
法国的所做所为,全部在阳光之下,匪共的呢?!

不能简单的类比。
鲧封堵洪水的方法是十分合理的。测不准时效而已。
答案是:NO!
品葱有个帖子,说怎么解决伊斯兰的中的极端暴力部分,中间有个优秀的回答,楼主关注的话可以看看。
简单来讲:
给予公民正当防卫的能力和权利,
公正的司法。
原答主说的是持枪权和城堡法案以及公正的司法。
共产党的做法——集中营,只会制造更多的仇恨,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中会造成更多危害。
而上面提到的解决方案,则复杂得多,需要整个社会体系一起努力,也没什么立竿见影的效果,中间还会有各种犯错的可能,然而,我觉得那才是解决极端主义的正确途径。
疯狂习近平 Thinker 一声叹息
因为有人玩电脑影响学习成绩,所有你打算终身不碰电脑吗?
飞天狐狸王 观察 十二月党人是俄罗斯最后的良心
当然不对

假设你家和你家邻居都住在木制房屋里,隔壁因为忽视白蚁问题,结果导致大梁被铸空房子坍塌,压伤了住户

你意识到了问题,请问你是选择:
1. 用原子弹把房子和地都炸掉
2. 用燃烧弹把房子的木质结构都烧掉,这样白蚁和木头一样都死了
3. 找专业的除虫公司,去除白蚁,重新涂装房梁,注意保养房子
4. 和邻居一样,无视问题,任其发展,期待不会出问题

只要不是精神不正常的人,都会选择(3)而不是(1)或者(2).

中共目前的选择就是(2),木头就是伊斯兰教,白蚁就是穆斯林极端恐怖分子。我们需要选(3)给与穆斯林社会理解,促进伊斯兰社会的世俗化和民主化。
这种政治有啥好说的,支持激进分子最多的国家之一就是沙特,现在在国际舆论上有人指责他吗?
国与国之间存在的就是利益的纠葛,现在国际舆论对于新疆的一些看法,关键在于对于中共政府的不满,而不是真的在关心新疆人如何,也许有些人真的在关心,但是政客们肯定不关心。他们难道不知道伊斯兰的危害吗,心里都明白。不要小看政客的智商。
真支拙賤 一隻小小港人,擁抱大大理想(不接受私信,中共釣魚係撲街!)
打擊恐怖主義不等於壓榨少數民族與個別宗教。
恐怖主義不是伊斯蘭教的專利,任何宗教任何集體任何人都會有恐怖主義的可能
我对楼主持反对意见。楼主和一些对伊斯兰有偏见人士其实和在大陆被洗脑的人是一样的。首先说一下为何出现这种现象?第一,是西方基督固有思想,虽然伊斯兰和基督同出一处,但有根本的分别。基督认为耶稣是神而伊斯兰只认为耶稣是先知等等,再加上当初伊斯兰消灭了东罗马,后来十字军东征都为两个宗教埋下了分歧。导致后来的西方文明和伊斯兰文明产生分歧甚至冲突。其实当初很多科学发明是阿拉伯人发明的,却被西方刻意淡化,导致我们现在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以上是思想和观念上的不一样。第二,就是万恶的恐怖主义。在伊斯兰极端恐怖份子出现前有很多世界性恐怖主义份子。比如北爱尔兰共和军,西班牙埃塔组织,斯里兰卡猛虎组织都比现在的伊斯兰恐怖份子早,而且还要猖獗。但是他们大多是白人真对白人,或者白人真对黑人所以也在刻意淡化。而伊斯兰恐怖份子做过最大的就是911了,死了两千多人。这可是直接挑衅美国啊,所以一直优越感极强的美国人受不了了,于是号召全世界反恐,而且给伊斯兰极端组织定性了,这么一来伊斯兰就和恐怖分子被一些人直接联系上了。第三,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原住民都不喜欢外来人口,我们不也是一样吗。而近些年不少叙利亚难民涌入欧洲或多或少影响了当地人的生活,而穆斯林又喜欢扎堆聚集生活和多生孩子也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                                                                                                                           再说这次法国教师被斩首的事。法国从大革命以后就有社会主义倾向了。法国和其他西方资本主义不同,有相当的国企。人们意识形态上追求自由民主,反对剥削,提倡言论自由。这和当初社会主义提倡者有相近之处。而法国人给我们的印象是浪漫和随性。他们注重言论自由甚至到口无遮拦没有了底线。就拿《查理周刊》来说,经常拿名人,总统调侃。甚至连宗教也不放过。包括对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寻开心,有的甚至达到侮辱程度。这让很多教徒不满。最终他们的无节制趟雷了。被一伙武装份子把总部给端了,制造这起恐怖事件的正是伊斯兰极端份子。当初政府也提示他们说话要注意分寸,可是这个习惯整蛊的出版社就是不听,最终深受其害。现在这个法国教师又拿《查理周刊》的漫画来给孩子们上课,之前有穆斯林学生家长向校长抗议,该老师也被通知不要这样。可是这个一根筋的老师就是不听。反过来他让不喜欢的孩子离开,留下来的孩子们继续听他讲。这其实就是在制造分裂,最终被一个高加索裔的18岁激进份子把脑袋弄丢了。杀人者固然不对,可是这位没事找事的老师或多或少也是倒霉催的。试问你拿别人的父母寻开心对方还不臭你,更何况侮辱人家的圣人,宗教的创立者能不灭你吗。问题就是这事是穆斯林干的,假如是一个普通法国人做的也就没那么大反应了。可笑的是法国总理马克龙说这位信口开河的老师为“静静的英雄”。他和英雄有一毛钱关系吗?他拯救了法国,还是救人于水火之中,都不是。无外乎就是一个嘴给身子惹祸的二货罢了。

      反观我们大陆,信仰伊斯兰最多的莫过于回族和维吾尔族了。回族在建国70多年已经基本被汉族同化了。上年纪的老人可能对信仰还比较执着,年轻人嘛,大多是饮食上不吃猪肉罢了。没多少年轻回族去清真寺礼拜,也就不懂教义。这也正是政府希望看到的。然而在新疆由于地域比较封闭,那里的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等信仰伊斯兰的少数民族比较难以同化。再加上落后贫穷,他们骨子里对汉人就有戒心。这可不是共产党希望看到的。因为现在的党更像一个宗教,所以他们不能接受还有别的宗教存在。那样容易犯上作乱,不好管理。于是他们故意挑拨民族冲突,让新疆维族人闹事,然后再名正言顺的镇压。这是他们一贯的伎俩,8964,反送中他们玩的游刃有余。所以如今不少汉族,尤其是年轻人被共产党忽悠,把新疆维族和信仰伊斯兰教的人和恐怖主义画等号。虽然他们其中也恨共产党,但是他们相信维族,伊斯兰就是恐怖份子,令他们讨厌。这就是共党诡计得逞了。其实在新疆的很多汉人是同情维族的。毕竟汉人夺走了他们的资源,石油,玉矿,金矿等。然而维族人却因为历史和政治种种原因成为了人下人,被送往教育营。这种势头正向着内蒙发展。共党用谋生和恐吓两种手段软硬兼施对付着不听从和有异议的人士。所以我劝那些身在大陆同样是韭菜的人,不要歧视伊斯兰和信仰伊斯兰的人。在这片土地上都是奴隶,至少人家新疆人还敢反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另外再说几句,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当初是美国扶植起来对付苏联的,后来和美国反目为仇了。包括东突,当初是民国时期苏联人扶植起来对付国民党的,是共党这边的,现在反过来针对共党。包括法国,当初殖民非洲,那里有很多信仰伊斯兰教,后来来到法国,成为第一批信仰伊斯兰的法国人。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前有因,后有果,这个世界有时候很公平!
本質上兩個問題有根本性的差異:
法國穆斯林是自己移居法國的
新疆是被中共佔領的



中共應該的做法是讓這群人獨立,自己治安好不好是他們自己的事.
品葱日常宗教文盲...
伊斯兰教分什叶派和逊尼派,伊朗这些亲中共的国家主要是什叶派,也是欧美国家针对的派别。
逊尼派是伊斯兰教全球人数最多的派别,和什叶派为敌对关系
ping_taiwan 白兔最高!!!
不可將個人極端行為加諸在宗教或任何事上,
殺人致死在所有地方都有罪,
只是那個人剛好是個穆斯林,
或是他企圖以宗教理由 掩蓋或合法化 他犯罪的事實
习近平新时代 新时代,再加速
搞得好像汉人不会犯罪一样,一样用法律处置不就行了
单从结果论上讲,确实问题不大,但可惜那并不是共产党的出发点,他们还是以维护自身统治和利益为先,并不是以世俗化和开化穆斯林为目的,只不过两者恰好殊途同归
限制移民素质,禁止难民,支持地方独立运动,反全球化。法国和中国恰好是美国和英国的反面教材,北爱尔兰加州之类如果还想独立,就随他们去吧。组建军队就够喝一壶了。
法國人也沒在2020年竊據大片車臣領土。維人是他們土地的事實原住民。要是正經Breton割個頭倒還說得過去,流民和維人沒有可比性。
没想到这网站有一天会退化到讨论这种问题,还“有来有回”的
我的预测是:欧洲伊斯兰化的过程是先小国后大国,先西欧后东欧

如果你说的情况属实,那么法国变成伊斯兰国家已经是趋势了,能不能逆转,恐怕得看原来是共产主义国家的东欧

我认为中共对穆斯林做的,不是合理性的问题,而是完全正确,民主国家的价值观对穆斯林根本无效。它们只会对保守派起作用,而保守派只能略微遏制穆斯林的扩张,根本不能改变什么

穆斯林和文明格格不入,而改变穆斯林唯一的办法就是大屠杀
rikky 小可爱
推特上有条小道消息,包帝决心对维族人下死手是因为有人管访问新疆的埃尔多安叫了大大…
落樱 新注册用户 听取百家,明辨是非
有时候,我们要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自己尊重别人的同时,别人是否尊重自己
如果对方不尊重当地的生活习俗,非要要求别人尊重自己,就不要怪以后反弹被报复了
关于新疆问题:

在独立或国际认可的“高度自治”下,可以搞世俗化,前提是1.法治框架内,2.国际监督下。

至于说以非人道手段搞汉化,这显然是祸及子孙万代的弱智操作。
董堂主 我屏蔽人 的原则是:我感觉的明显的没有同情恻隐之心,甚至有反人类倾向的人。不过仅仅是我个人的 感觉,不是说他们就是这类人,如果误判,见谅。
看到第一句话
「如果说,中共所犯下的罪孽所有中国人都有罪。」
就没必要接着往下看了 ,
中共有罪,普通中国人要买单的节奏。。
这个如果不成立。
習近平下台 90f76b0648017c213fab1a86ffd713191af5ee4534ccaee3c9ee5866e2e9e935ca27a500f32aaad475d09dac59c56d3bfd4aa9ff7159076a6273b012e4864966
問題的關鍵在於,你是否認為中共是反人類的恐怖組織?

如果你迴避這個問題,本身就回答了這個問題。
先假定这个理由可以得到普遍认可,那从动机上讲,就必须深究深挖,此事件以及类似事件,背后是否有ccp为推手,以此来增强外部世界对自己少数民族政策的认可程度
伊斯兰穆斯林的教徒特点是什么,是否宗教内部也需要适当的迎合当下,做出改变,而要他们自觉自愿改变生活思维方式是不是太难了?
rabbitisme Freedom is not free
其实这就是预防犯罪的理论,为了预防犯罪,可以把所有有可能做作案动机的人提前抓起来,这个理论是你认可的吗?
Wolfychan Christian
已有的,沒辦法,除了當潛在犯罪集團監視之外;
未有的,收緊限制,請。
RTCN123456 新注册用户
致某神必人:七爷七姐父女已经与世无争了,6处现在对七爷的定义也是一般涉稳不放心人员。另外年轻人你不要认为能知道基本信息就很厉害了,你敢动他们父女,我们在体制内的穆斯林公安系统人员也有办法反制。听我说,大家维持现状,相安无事,不要捅到明面上。
klm284 电工尼
非常值得令人深思的问题

如果一个国家,A 民族 有10%的犯罪率,B民族有40%的犯罪率。给人的直观印象就是B都是罪犯,但是法律当然不能说给B全抓起来,正义的司法就是抓A的10%和抓B的40%

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就要靠自由结社和舆论压力来解决。

A民族天然会避开B民族居住,假如一个多民族国家,其他民族也会避开犯罪率最高的民族。B民族剩下的60%的人在舆论和切身利益的压力下,会想办法内部治理犯罪的40%,给本民族洗白
中国策略是“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
那么请问你是不是觉得那错杀的1000是活该
MrDemocracy 大法学员 民主 自由 真 善 忍
拿平均汉化程度最高的回族举例:远的有明清回乱 近的有河南中牟事件  

中共之前对少数民族是怀柔政策 给与少数民族包括回族各种便利 

牺牲汉族利益 将少数民族变成了“上等民族‘ 拥有各种不平等优势

然而并没有收获太多 少数民族的拥护 毕竟强行”大一统“造成的离心和隔阂

不是短时间能够消除的 所以中共失去了耐心 强行”文化“灭绝消灭少数族裔

可以预见 中共解体之后 边疆汉族将面对压抑已久的少数族裔反扑和报复
我就跳過能不能洗白白 中共新疆迫害的話題吧,這太蠢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从伊斯蘭信徒的角度,他們的武力手段一樣有正邪之分。         比如在美國的恐怖活動,都是由伊朗及其他反美國家贊助的,這種爪牙是完全邪惡的。而法國這種案例,屬於襲擊者精神有問題,考慮到其行為最終傷害到了伊斯蘭總體,是非理性行為,無法判定正邪。至於另一些情況,可能就僅僅類似戰爭,而如果那不是奪利戰爭,而是反殖民戰爭,自然不屬於邪的一方
絕對不合理,現在中共的新疆政策是不人道,新疆多恐怖襲擊不能代表要這樣對付所有維吾爾人,不能一竹篙打一船,這是連坐,根本違反人權。法國這些穆斯林的確令人痛恨,絕不能容忍,但絕不能說中共的新疆政策合理。
风云北洋 新注册用户 维基五角,WMC小将,DYK支持票刷票机。
如果中共愿意,香港手足的犯罪率可以比穆斯林恐怖分子高十倍。犯罪率和背景审查这玩意可以被用来帮助集权政府维稳(跑不出来还不得当韭菜?)。

如果有个人因为强拆被铁拳,报复并杀害了黑皮,然后跑到西方世界寻求庇护;同时中共封杀拆迁的消息,通过司法机关告诉国际他就是个杀人犯,西方能放他进去吗?
我觉得中共确实没有进行大屠杀,而是相对温和的方式,所以对付绿教这种落后的野蛮宗教,这种方式不算太过分,因为绿教就是邪教,你给他自由,他不会给你自由,他们要圣战,要解放全人类,那么只能遏制。
熊大大先辈 加速!加速!
K大佐又要来亲自进你的贴子,亲自洗白伊斯兰教了(悲)
就如同本人的简介一样,新疆的共产党镇住了伊斯兰,虽然以暴制暴不好,但是目前没有其他有效方法反绿化
本人不赞成共产党在新疆的作法,但是在有更好的方法之前不会反对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中帝国主义和伊斯兰极端主义并列为21世纪人类世界两大毒瘤,把一个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转化成中帝国主义极端分子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是使问题换了一种形式出现,对人类没有什么好处,甚至坏处更大——他是不会喊着真主至大去搞自杀爆炸了,但会喊着共产党万岁按下射向民主自由世界的导弹发射按钮。

最好的结果是让这两者自相残杀,就好比二战时期祸水东引,让纳粹和苏共互相消耗,全人类才能减损、得利。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SK1730 / Z25982 / Y7080 +,Z26038+
壇裏幾位新疆穆斯林很快進來噴樓主了,我給你借個盾牌擋擋口水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某人得罪人专用的小号,颜色回来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9
  • 浏览: 8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