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什么会在1949年丢失了中国?

从门户开放开始,美国在中国深耕了半个世纪,却1949年丢失了中国,这引起了美国国内很大的反思,其中有什么经验教训可以总结?
无敌大头鱼 观察 搬砖工+业务码农
这个问题并不复杂,就是没早点下全力权利干涉而已。

我支共的伟大领袖腊肉有一句名言:抗日战争急不得,解放战争拖不得。

抗战急不得大家都知道了,因为中日实力相差悬殊,只能空间换时间慢慢周旋。那解放战争急不得是什么原因呢?就是因为苏美两大国都不希望中国统一,一旦不能迅速统一全国,必然遭遇外来力量的直接干涉。

三大战役结束后,按说正是解放军一鼓作气进军华南的大好时机。但苏联却在1949年1月,多次要求我支共与国民党进行谈判,美国也冒出来捧李宗仁上台当谈判对象。

腊肉一方面虚以委蛇,用国民党不可能接受的条件来应付式谈判。另外加紧备战,终于一路突破长江防线,至此国军大势已去。

到这里还要干涉中国内战可就不容易了,解放军也是兵力超过400万的庞大军队,要阻止这股力量唯有美国和苏联亲自下场。

但国军垮的太快,还没等到美国下决心出兵,就已经丢光全部大陆缩到那个小岛上去了。

假设1949年初,美国能迅速下定决心,大规模派兵在中国南方登陆,接管国民党的长江防线,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中共趁日本侵華,民國政府無暇他顧,而日本在佔領區也不得民心的時機,開出民主自由的空頭支票大肆收買人心。中共一邊將基層政權建立在鄉一級整合蘇區,一邊加緊對國統區和日占區的滲透,而國統區和日占區對於鄉一級的掌控都很有限。基層政權控制力的差距造成在日本投降前蘇區的財政實力已有隱隱反超國統區之勢,再加上意識形態對基層的吸引力,其結果就是國共雙方的戰爭動員力存在代差,更何況國統區派系林立又拉低了戰鬥力。國軍只能靠人數和裝備優勢來維持平衡,當這兩個優勢也失去的時候,失敗已不可避免。

美國當時希望扶蔣反共,但剛結束二戰,美國國內厭戰情緒蔓延,不想直接參與國共兩方的戰爭。面對國共雙方的實力此消彼長,充滿危機感的蔣介石不滿足於美國的調停和援助,抱著賭一把的心理對中共全面開戰。開戰之後國軍先勝後敗,蔣介石在美國總統大選時又站錯邊,還想投靠蘇聯來取得蘇聯出面調停劃江而治,這又進一步降低了美國對蔣介石政權的信任,此外還有當時共產國際潛伏在美國國務院的間諜施加的影響。

回到問題本身,要說為什麼,就美國而言那只能說是取捨問題。如果美國當時扶持蔣介石政權劃江而治,會付出比韓戰更高的代價,而且還會影響在歐洲的戰略部署。畢竟美國當時最大的對手是蘇聯,蘇聯樂於見到美國陷入中國戰場。至於總結經驗,回顧歷史可以說當年美國並沒有選錯對手,然而彼一時此一時,現在還把俄羅斯當最大對手就泥古不化了。
大修 大修
我是覺得站美國立場,這選擇還是很明智的.

  個人來看"中華民國"當時很難扶起來了,本身有嚴重的內部問題,那一票高層又死賴著位置,美國已經對蔣不信任了,此時可以說"中華民國"政府本身就是障礙.



  如果二戰"中華民國"亡國,日本清掃共產黨估計更有效果中共也很難坐大,戰後美國重新扶植一個新的中國政府反而會比較好一點,成立在中司令部直接指導政務與軍事行動,這怎麼樣都比中華民國靠譜多了.
刁猪头关你十天 sir, this way, follow me!
晕,什么叫“深耕了半个世纪”,你先搞清楚1930年美国还不是世界大哥呢,而且中国几乎相当于地表打个洞穿过一个地球才是美国,那时候坐轮船一个单趟要几个星期,没有任何飞机能直飞,打电报要好几天,中途随便哪个节点坏了就没了
说白了经济全球化也就是最近四五十年的事情,之前尚没有哪个国家可以靠蒸汽力掌控半个地球外的国家,何况美国这种西进运动还没完成自己市场还远远没饱和的上升期国家
你美放弃了对kmt的支持,而苏联在收编满洲的企图被kmt拒绝后鉴定地站在了你共一边。
souma 瑞温斯顿
党忽悠美国佬.....就像假如WTO说好的 开放市场开放金融 通讯 石油行业.结果把别人当傻子....现在被怀疑被歧视就撒泼......
当年也是忽悠美国佬  说我们也要民主 我们和苏联不一样.....结果还是忽悠.
当然现在也一直在忽悠.....说话基本等于放屁
江世俊 早知道生出个蛙人,不如阉了我自己
亚马逊买一本《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的庄严承诺》,看看当年毛腊肉如何欺骗欧美当局共产党会保证民主的。
願榮光歸香港 雜種專業殺手,香港優質人口,新晉頂級反賊,黑警最大對頭
簡單而言就是原子彈手丟錯了,或者是丟少了。將本身丟向廣島長崎的,改到中共佔領後的北京上海,那隻毛臘肉還能坐穩江山?說到底都是美國在當時並沒有足夠的意志抵抗中共,平白讓花花世界落入中共手上七十多年。現在就嘗嘗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鐵拳吧。
折叠内容可不是好现象,不要向支 乎学习折叠内容可不是好现象,不要向支 乎学习
李开复反攻大陆 观察 光复大陆,向死而生
可能是因为当时的美国人已经过得太舒服,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没有亲身体验过真正的邪恶,欧洲人也没有。
邪恶这件事情和落后是基本正相关的,当时的欧洲和美国已经太先进。
如果49年做决定的那批美国人亲身体验过中国当时战乱的残酷,经历过毛泽东打AB团之类的事情,他们可能更能够理解中国人的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