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奧黑時期,牆B紅蛆們對奧黑的普遍立場是…?

(不知道應該怎樣歸類,我隨便塞入「文娛休閒」吧,也不是甚麼嚴肅主題。)

近這幾日有一件接近曼德拉效應的疑幻疑真問題。有關奧巴馬。

對於像我這種「Trump粉」來說,近年看過的眾多文章文宣,會令我們普遍有個想法:就是「奧巴馬時期民主黨執政非常親近和扶持中國」,這大概是侵粉人士的「基本共識」了。(再重申一遍:我自己就是侵粉。)
但是近日偶而揭到一些仍然是奧黑時期的舊文章、舊youtube片段 (都是反賊或"黃絲"的),口徑卻基本上是「奧巴馬傾向反華」,其中比較記得的具體案例是例如那個TPP項目。

問題是非常的慚愧,我發現很奇怪,因為簡直像三流網絡科幻小說,我自己呢,想來想去,腦子裡面就好像同時有「兩套現實」塞在一起一樣;明明也只是區區4年前,但是回憶裡,我自己在那個年代時在這方面是怎樣看奧黑的呢?究竟我自己當其時是覺得奧黑親華呢還是反華呢,也好像兩套現實同時混在一起一樣;我不是搞笑,而是真的我自己竟然也回答不到

然後我就想到另一個情況,就是在那8年裡面,牆內紅蛆對他是怎樣的呢?
首先無需說明的一點是,牆蛆一向100%長期都是反美的,但是想想又似乎至少在那個年代,牆逼罵美國,是真是罵「美國」,而不是特朗普這4年裡面那樣幾乎直接針對美國總統本人。記憶中那年代,牆逼主流仍然是對「美國政府」整個政府來罵的。

我想就此向各反賊問一下,以大家此刻的認知,奧巴馬8年裡面,牆逼們對他這個人(奧黑本人,而不是美國政府)的普遍立場是怎樣的?我已經不太相信自己的記憶了。
京城血泪1989 在日留学生
从墙内小粉红的视角来看,奥巴马在位的时候,是所谓美分公知在各大论坛横行无阻的时代,同时也是自干五等墙内各路亲政府力量处处宛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的一段时期。如果你近期关注墙内舆论的话就不难发觉,拜登当选消息一出来,各路小粉红就都跑出来抱怨“拜登赢了,公知们的狗粮又要续上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反映了奥巴马希拉里和拜登等民主党政治精英的对华政策本质是以军事威慑经济博弈为辅意识形态颜色革命为主的这一根本事实。而对于大陆当局来说,显然是更加惧怕民主党的这种意识形态攻势而非来自外部的直接威胁。
原因很多,目前想到的有三点。一,自天安门事件以来,大陆当局在意识形态的合法性几乎已经完全丧失了,只能靠经济发展改善人民物质生活水平以及在树立外部强敌煽动民族主义这种手段来填补意识形态领域存在的巨大空缺,但这依旧不能掩盖大陆当局在该领域较之美国而言所存在的绝对劣势,在民主党一直宣扬的的普世价值面前可谓是不堪一击一触即溃。二,在1964年大陆顺利加入世界核俱乐部之后,已经很难有域外势力能在军事上对其构成致命的威胁了,核武器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扼杀了敌对国家对中国主动发起军事进攻以暴力推翻其国家政权的决心。从历史上看也确实如此,拥核国家要是崩了,只有可能是内部问题过于严重而不可能是外国的军事入侵。而之前美军在南海和台海的一系列军事演习也更多的是川普政权政治作秀的一部分罢了,只要中国不主动发起对美国军事同盟国的进攻,美军主动发起对华战争的政治基础几乎为零,毕竟中国不是伊朗更不是伊拉克。三,美国摆在明面上的一系列军事威胁以及川普的一些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极端言论恰恰在帮助大陆当局巩固其国内舆论基本盘,川普一句“中国病毒”,基本上就能让南方系以及大陆当局内部的健康力量近二十年的努力化作泡影。
Newer 观察 一个迷茫的年轻人
奧巴馬時代的中國對他觀點經歷很很大的變化。
08年到13年那時候,是自由派主導中國互聯網的時代,那時候對奧巴馬的評價和現在自由派對奧巴馬的評價差不多。
12年時中美有一個關係緩和,習近平上台之初和現在是截然不同的,他當時被認為可以推動中國更加開放,那時候中美關係是不錯的,奧巴馬的形象也不錯。
14年以後奧巴馬開始有動作反擊中國擴張,出訪非洲,亞太國家,在南海進行巡航,對台軍售,實際上奧巴馬在當時也被視為反華分子,不要覺得奧巴馬綏靖,那是和川普對比才有這種感覺。
奧巴馬任期中末期實際上也是中國資本對外擴張最繁榮的時期16年左右,那時候對奧巴馬的評價確實是傾向與他是反華的,因為他有採取措施遏制中國的擴張。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奧巴馬的外交手段是向老一輩全球主義者學的。老一輩全球主義者明白,他們執政合法性的來源在於其外交資本。他們通過光明會、骷髏會、共濟會等菁英小團體與世界各國的政要交好,從而為歐美創造和平的外部環境、擴大歐美企業的出口市場。

對於蘇聯、中共這一類一黨專制的國家,老一輩全球主義者的戰略「胡蘿蔔加大棒」,一方面通過結社、通婚等方式與其統治集團交好,另一方面將其政治體制向「自由民主制度」的方向施壓。這樣,他們便使專制國家實現改革開放(гла́сность)和市場經濟,使其不僅成為歐美企業的巨大出口市場,同時也依靠價值觀的合流而避免軍事衝突。

這裡,「自由民主制度」中的「自由」是左派意義上的自由。我們一般人講「自由」,是指一個人做事不受公權力干涉的自由。左派講「自由」,是不受傳統和道德約束的「自由」。所謂「自由民主制度」,就是由「自由主義者」專政的「民主制度」。這種制度尋求泯滅家庭、傳統、信仰、和民族身份,使所有公民都變成任由全球主義者宰割的社畜。

奧巴馬對中共也是實施這種戰略。他向中共國擴大貿易和進出口,對中共施加人權、言論自由、政體改革等方面的壓力,都是他這種戰略的一部分。

在當時,這種戰略從中共的馬列原教旨主義者看來,是企圖動搖中國共產黨統治的威脅。然而鄧小平這一類改革開放派明白,「自由民主制度」其實是無產階級專政的自然發展。中共如果從跟隨全世界馬克思主義者的潮流,學習波普爾主義、實踐「自由民主制度」,祗會進一步強化中共的統治,真正朝其「紅旗五百年不變色」的方向前進。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楼上的说对了一半
的确有个观海的绰号
但是
奥巴马是不反支

之所有有观海的绰号 是因为胡锦涛送了块匾 观海听涛
就被理解成“奥观海啊,你要听我胡锦涛的”

其实奥巴马那八年吧
简单来说
台美双马时代的八年,支那大肆出击开始逐渐占领各国际组织和各国政坛




习近平也有维尼的绰号 所以习近平和奥巴马一样嘛?
天下无贼 观察 你想多了…………
 你这么一说我也记不清了………………

要说奥巴马有个“观海”的绰号,应该和有“建国”绰号的川普一样,是反中的吧?
a1161aa 往后,哀悼的日子和值得哀悼的事情只多不少。 愿这片土地上的人,早一点迎来曙光,希望他们能撑住,最黑暗的时刻正在来临。
何止不反支,那个时候我还小,但我记得奥在任期间墙内宣扬着一股赞扬美国的风气......赞美美国,把美国说的多么美好......

且不说奥给没给好处,但凡施压效果起色一点逗不至于全国赞美......
EFG127 The word racism is like ketchup. It can be put on practically anything - and demanding evidence makes you a racist.
别的不说,光是在面对强国时
 - 放任强国在南海造岛制造既成事实
 - 面对强国网络攻击美帝公司政府是不仅装聋作哑还去堵自己人的嘴

称奥巴马为綏靖一点也不冤枉他。就不提他在处理乌克兰,伊朗,叙利亚,伊拉克事务时候的拙劣表现了

楼主腦子裡面就好像同時有「兩套現實」塞在一起一樣
这个现象倒有可能是奥巴马政府在外交光说不做,only talks no actions的优良传统所致。典型例子就是口号喊了几年实际什么事都没做的"重返亚太" (冷知识: 该政策是11-12年提出来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哪有什么曼德拉效应,胡扯,我根本不认识曼德拉,说什么80年代就死了,纯粹胡说。我不这么记得。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TPP停了沒有?直接把China逐出WTO吧

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
tdgvujg 想逃离
品葱等自由派的一个误区就是认为墙内粉红是普遍喜欢奥巴马而不喜欢川普的。
老虎山文哥 点烟,抽芥末~~
其实不是说对"粉红对奥巴驴的态度"没印象了,而是那时候根本还没出现粉红这个名词,也没有官方性、系统性的舆论导向而导致的大规模蛆虫团体。那时候零散的一些五毛几乎没有哪个人会去在意。

不过不管五毛对奥巴驴什么态度,美国州长朱利安尼曾在《纽约邮报》上坚定地称奥巴马为共产主义者与反美国者,并称自己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做出任何让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