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只有坏人才能当中国的统治者?

窝姨访谈098期

垃圾站学。别不高兴,身在垃圾站心向欧美阳光客厅

你首先根據自身利益,自己製造出一種傳統,然後就產生了相應的善惡標準。當然,按人數來講肯定是,絕大部分費拉和菜人在乎的就是小恩小惠。什麼是壞人?城管打了我就是壞人。什麼是好人?領導幹部過來了,呵斥城管說是,“誰允許你這麼做的”,該幹部就是好人。這就是他們所謂的好人和壞人。蔡莉拿著公款給自己的家屬消費,瞞報疫情,蔡莉是壞人,一個壞的黨委書記;李文亮替我們爆料,李文亮是好人。但是這種市井小民的秩序生產能力等於零。你也可以看出,他們的好人和壞人的標準跟叫花子是沒有任何區別的,他媽的給我扔了一塊麵包的人就是好人。至於我去扔一塊麵包給別人,或者我為社會提供任何服務,這是他們從未考慮過的事情。因此,他們在博弈選擇上的投資能力等於零。
[33:14] 而這些人在人數上龐大、但是秩序能力等於零的這個現象,本身就是遠東處於垃圾場地位的證明。任何一個人的家裡面都有一些垃圾,但是只有在垃圾站裡面,東西才會全都是垃圾,而不是有一些垃圾。而位於秩序上游的國家不大能理解這種現象,他們本能地認為不可能一個國家大多數都是壞人吧。這就好像是,你在你的家裡面說,我客廳裡面的東西怎麼可能全都是垃圾?有一部分垃圾、產生一部分垃圾是正常的,但是大部分顯然不是垃圾。但是垃圾站裡面就是大部分都是垃圾。這一點就是共產黨得意洋洋地抗拒和平演變的理由,“怎麼可能和平演變呢?大多數中國人跟共產黨是一樣的。”沒錯,垃圾站是不可能清掃的。你拿著吸塵器去清掃你的客廳是正確的,但是你拿著吸塵器去垃圾站的話,結果是把你的吸塵器也變成垃圾了。中國是垃圾站,所以吸塵器也最後落到了變成垃圾的下場。所以,和平演變一開始就是不能成功的。
[34:14] 但是,和平演變不成功,那當然就是比和平演變更糟糕的事情成功了。這一點,共產黨就是不該高興的,因為這意味著他們的下場比蘇聯要慘得多。張獻忠做的事情都是他認為正常的事情,因為大家都是這麼做的。朱元璋剝的皮比他少嗎?他媽的,我跟朱元璋唯一的差別就是滿洲人進來了。如果比如說帖木兒東征成功的話,那麼朱元璋父子在歷史上的名聲就是跟張獻忠一樣。穆斯林的蘇丹們雖然也是殺人如麻,但是他們沒有說是像朱元璋和張獻忠那樣一天到晚違反教法,搞剝皮之類的事情,對異教徒採取這種殺法。他們入關以後救民于水火,必定有無數士大夫爬到帖木兒父子的腳下高呼:“穆斯林大爺,你真是救民於水火呀!我們都要快被朱元璋父子殺光了,而你來了以後只殺了一小撥人,而且這一小撥人都是我們仇恨的人,你拯救了我們。”然後稀裡糊塗的,它也就變成大清朝了。張獻忠跟朱元璋父子唯一的差別就是帖木兒沒有入關而滿洲人入關了,差別也就是這一點。共產黨人將來面臨的下場自然而然也就是這樣。
[35:27] 什麼是張獻忠現象?張獻忠現象就是,所有人都沒有秩序生產能力,而且他們相互之間是非常瞭解的,知道對於這種人,殺掉是最好的解決方法。殺掉以後,除了他本人可以哀叫一下以外,所有人都會預設這是最好的辦法。包括他本人心裡面也清楚,如果他是張獻忠的話,他也照樣要殺你。這是因為,他跟你是同樣的人,他是鎮不住你的。殺你可以得到你的所有資源,甚至包括你的蛋白質資源,任何其他的方法都不能做得這麼徹底。殺你可以阻止你將來的報復,而你這種下賤的人所做出的任何和解承諾都是不可靠的。如果有一方傻逼地和解了,像劉曉波一樣自己砸了自己的武器,那麼別人不但不會尊重你,反而會像毛澤東所說的那樣,哈哈哈,這是一個宋襄公式的蠢豬式做法,我不吃你吃誰呀?最後,殺你這件事情還可以在你的同類中表示,我殺人的能力比你強,足以震懾你。可以向潛在的攀龍附鳳的人表示,我這麼能殺人,所以我才是潛在的統治者。
[36:37] 北京的大學士們擁護李自成的邏輯之一就是,他媽的崇禎皇帝要錢,結果我們始終不給他錢,他也拿我們沒辦法;而李自成一進來就把我們吊起來打,錢就出來了。這樣的人不是開國皇帝,誰是開國皇帝呀?我看新朝是能夠長遠的。沒想到過了兩天滿洲人入關,他們弄得很沒有面子。但是滿洲人殺人的速度很快,他們很快就感到安心了。這就是做到大學士那個層次的士大夫階級(例如魏藻德這些人)真實的想法。他們心目中,崇禎皇帝殺了幾個大臣,根本不算數。開國皇帝朱元璋是怎麼殺人的,他們心裡是很清楚的。他們一面在文宣部門表示,皇上救民於水火,所以當了開國皇帝,中國共產黨是人民的大救星;但是實際上他們心裡面完全清楚,皇帝是靠殺人而得天下的。而且他們隨時都在評估,崇禎皇帝是不是有點殺不動了?如果殺不動的話,看來李闖王好像比他更能殺,我們要多留一個心眼,準備將來侍奉李闖王。這才是士大夫階級的真正心理。有資格當師爺的人,師爺跟普通張獻忠的差別在哪裡?跟張獻忠和他手下的那批不識字的劉文秀和李定國之類的人差別在哪裡?就是他像毛澤東同志一樣讀懂了二十四史,知道什麼事情是做得說不得的,把這些秘傳知識獻給皇上,換取榮華富貴。這就是師爺型的人所需要的。
[38:02] 所以你可以看出,狠狠地殺一撥是符合所有人的期待的。實際上在中國社會,擁有資源而沒有能力、或者是被人認為沒有能力保護自己資源的人一定會被殺,這是怎麼也逃不了的。他們不是作威作福就是被人殘害,沒有什麼中間選擇。你如果想要平等待人,像偉大的自由主義者所講的那樣,你不害我,我不害你,那麼對不起,這是你釋放了錯誤的信號,別人會以為你是沒有能力害人,於是會一擁而上地害你。這時候你會驚訝地發現,我做不成好人,然後不得不反攻一下,黑他們一下,整他們一下。你整了他們以後,他們會發現,看來我們看錯了,但是同時覺得更加不可理解,為什麼你有整人的能力還不整人呢?而且最可笑的就是,在你反過來整了他們以後,你會發現,你不得不整他們比你一開始就整人還可能更凶。如果你一開始就展現出整人能力的話,很少有人會向你挑戰。而你在做了一番自由主義的表示、引起了很多人的進攻以後再整他們,你不得不整更多的人才能證明你自己的能力。
[39:07] 結果就像是鄧小平譴責趙紫陽一樣,如果早聽我的話,早幾個月殺人,哪會死這麼多人?這些事情都是你製造出來的。是你非要拖下去,才會拖成這個樣子的。我如果現在不幹掉你、趕緊殺人的話,將來死的人還會更多。鄧小平哪一點錯了?一點兒也沒有錯。趙紫陽繼續執政下去,共產黨的統治機器,照鄧小平的說法是差一點就倒了,那就會整個倒下去。整個倒下去以後,學生能夠號令得動的是誰?人民說,誰給我們提供食物?誰給我們發工資?你們說黨委書記不民主,把黨委書記打倒了,然後你們他媽的又不給我們發工資,我們自己去搶嗎?於是,死的人保證會比廣場死的那些人還要多。那怎麼說也是一場軍閥混戰,幾十萬人或幾百萬人總是要死的。但是鄧小平沒有辦法把這一點說出來,因為大家都不肯承認將來會發生的事情。所以,他實際上是殺了幾萬人來挽救幾十萬人或幾百萬人的生命。這個巨大的功績,他自己心裡是明白的,但是他和所有明白人都不能把這一點公開說出來,所以他只能忍著別人罵他屠夫。
中共青瓜供应商 自由必起,暴政必亡
民族之劣根性,你改不了。
台湾民主了,是因为有特殊的历史原因。蒋家如果有后,他们还可以玩下去,可惜没有。
中共玩了几十年暴政,中国人大部分还在拥护他。
品葱上骂共产党的人多,但真正会在付诸行动的有几个?3个?5个?共产党还会怕你们?
对于有政治权力的人来说,专制比民主爽多了——我辛辛苦苦几十年,为什么还要反过来听老百姓这群羊的?
甚至几十年前,老子拉队伍的时候还是觉得恐吓他们比对他们好有用多了——你对他们好他们还会反咬你一口。我他妈有病啊。
所以,我不敢下定论,我没有下定论。
可是,如果你有一定的组织经验或者政治经验,你就会知道对付某些带有劣根性的人民你只能让他们怕你。
书生造反十年不成,就是这道理。既然是流氓强盗成,那么流氓与强盗为什么要搞民主?明明可以享受一把,我他妈找罪受?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中国社会是一个互害社會,越是上層人反而越壞,聰明能幹的人都是壞人,而不那麼壞的人一般就是笨人和下層人。这是晚期文明的特征,原因是社会自组织的解体。

劉仲敬:東亞是一個特殊狀態。等於說,文明是有興有衰的,它代表文明衰落以後、破壞以後的狀態,而不是代表文明興起以前的狀態。什麼是文明呢?文明就是提供一個保護你不斷上升的構架。而文明以前沒有這個構架,或者說缺少這個構架。你的小共同體,部落之類的,必須直接面對著大自然。部落的結構是比較平等的,部落勇士也就是酋長,巫師也就是知識分子,他們跟普通人的差別不算是很大,階級上升可以說是很容易的事情。勇士的子弟如果不勇敢,他就當不了酋長。而一般的人變成勇士,在下一次比如說日耳曼人或者愛斯基摩人什麼的打獵的時候表現勇敢,他自然而然就像是你在一個班級的足球隊裡面出人頭地一樣,不用什麼特殊手續,自然而然就進入了勇士的行列,進入長老和領袖的行列。特別聰明的孩子也很容易被只有幾百個人、幾十個人的小部落的巫師看中,變成下一代的巫師。它的階級結構也就只有這麼簡單,所以上升不是什麼重大問題,主要的考驗來自大自然。而文明把資源和階級結構都弄得很複雜了,所以才出現了階級結構上升的問題。

而文明的毀滅照例是因為,在國家產生以後,背離了原有的國家是保護文明的這個基本功能,反而是為了統治的需要,不斷地破壞正常的德性積累和物質積累。一般來說,物質積累的破壞也是德性積累被破壞的結果。我們都很熟悉,典型的就是秦始皇那種搞法,因為自發秩序的生長對他的專制統治有害,所以他懷著猜忌的心理盡可能地一路砍下去,盡可能地削弱中間階級。文明發展到這個地步,就要開始走下坡路了。如果嚴重的話,文明可能會完全毀滅。而東亞就是處在這種割草機狀態,所以東亞人的傳統智慧就是怎樣繞來繞去,避免被割草機割掉。被割草機割掉以後,那麼就是幾代人的積累前功盡棄。而每隔幾十年,頂多二、三百年,這樣的割草機就要重新割一下。

結果,東亞的種族替換是全世界主要文明中最頻繁的(如果不算那些沒有形成文明的其他地方的話),物質積累、技術傳統的積累都是不斷地要從白地上重新開始的。歷史上失傳的技術是很多的,例如很多官窯的陶瓷技術,在改朝換代的時候那幾個工匠死了就失傳了,下一個朝代開始的時候又已經沒有了。諸如此類的東西,無論它原來是自發產生出來的,還是外來引入的,它都得不到保護和積累。結果就等於是,別人在銀行裡面一點一點存錢,而你每隔幾年,銀行就要清空一次。在這種情況下,階級結構不能複雜化和精緻化,正是社會資源得不到積累的一個寫照。所以,你搞出來的任何東西都很粗糙。哪怕是還有殘餘自由搞的極少數項目,比如說飲食之類的東西,所謂的幾大菜系,其實認真說來都是清朝中後期以後才產生的,甚至是民國以後才產生出來的,而日本和歐洲相應的傳統怎麼說也可以追溯到江戶時代或者更長遠的時代。

很多中國人聲稱他們的歷史源遠流長,其實這不過是他們的歷史神話編得比較大膽而已。別人要是按照同樣方式編的話,編出一萬年的歷史也是沒有問題的。而如果按照嚴格的方式編的話,它的歷史是延續得最短的,大多數情況下只有一百多年,極少數世家能夠追溯到三、四百年就差不多了。五、六百年,也就是元末明初那一場大劫,是所有東亞居民能夠追溯到的最高上限,比起歐洲和日本的封建結構是非常之短暫的。封建結構本身是一種保護德性積累和物質積累的方式,其實現代所謂的民主制度都是從封建制度直接轉型過來的,美國普通法也是英國普通法的分支。而美國黑人這樣一點一點積累的方式恰好就說明,它在最近美國這二百年時間內沒有經過中斷或者收割,可以一點一點上升。

那麼你在這種破壞性的文明廢墟之上,你就面臨著很大的問題。你跟在原始部落上不一樣,原始部落只是自然環境惡劣,物質積累比較少,它沒有人為的障礙。用通俗的方法就是說,部落民是心地淳樸的,他們沒有什麼歪點子壞心眼。而文明廢墟的特點就是人壞,絕大部分智慧 — — 特別是上層人物的智慧跟早期文明不一樣:早期文明的精英階級是因為依靠對共同體做了貢獻,比如說我是特別能幹的勇士之類的,才能夠變成上層人物的;而晚期文明的精英階級恰好是因為他整人的能力特別出色,才能夠做官或者做其他什麼人,所以越是上層人反而越壞,聰明能幹的人都是壞人,而不那麼壞的人一般就是笨人和下層人。這種結構基本上是相當令人絕望的。

一般來說,比如說典型的做法就是,在宋明式這種儒家社會裡面,一個聰明的學生中了狀元或者其他什麼的,然後他進入官場,他就會發現,如果你真的要按照孔孟之道和孔子在封建時代傳下來的那些倫理規矩的話,你會很快完蛋的。因此你必須人格分裂,實際上按厚黑學這些經驗方法來行事,但是口頭上還要仁義道德。你必須把這種人格分裂的把戲玩兒得很順手,一面整人,一面反過來把那些被整的人說成是壞人,這樣做你才能夠飛黃騰達。而且你就算是這樣做了以後,你也是“君子之澤,五世而斬”,你不可能像孔子時代的人那樣維持長期的世家。總有一天,在下一次官場鬥爭中,你會被整下去。或者,你總有一天要老,而你的子孫繼承不了你的能耐,同時科舉制度還不斷培養出新人來,於是你的子孫哪怕是拿著你的錢回到鄉下去,也會被新一批的人整。很快的,你的錢和物資也就沒有了,你照樣要重新淪落到社會底層。這就是一個基本的互害社會的結構。

然後等到共產黨把儒家的倫理道德和社會基層(就是鄉里面那點宗族制度的最後屏障)都給搞掉以後,連我剛才描繪的那種宗族社會內部的格局,就是我是一家之長,我跟外面的人雖然是這樣爾虞我詐,但是我跟我的子孫和表兄弟之類的,內部還是相互維護的,把這種格局也打破了。於是,所有人都變成孤立的人,即使是父子和夫妻之間也像是敵人一樣相互對待了。事情走到這一步,實際上基本上是註定要斷子絕孫而滅亡了。也就是說,如果僅僅是物資匱乏的話,你可以在一個乾淨的土地之上重新開始;而晚期文明進入互害狀態的時候,要麼就是通過大災難而滅亡,因為這樣的文明自身的抵抗能力也是非常脆弱的,稍微有一點機會大家就相互殘殺起來了,如果遇上外敵攻擊的話肯定是爭先恐後地投降和帶路,很容易遭到系統的滅亡。如果被外敵入侵的話,那就是所有人都淪落到最底層甚至完全被消滅;如果遇上自然和生態環境的變化,基本上是無法合作而迅速遭到滅亡。
小同志,中國要的是一個先進的制度,不是一個先進的領導人,人治的舊思想應該拋棄,法治才是我們的追求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在几乎任何国家,坏人都比好人更容易当统治者,所以设计出民主竞选制度,让这些坏人在民众的裁判下互相掣肘、斗争、消耗,民众才能过得好一些。

好的制度能逼着坏人做好事。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不是只有壞人才能當中國的統治者
只有壞人才能當統治者
統計證明越往上爬,psychopath越多,簡單的説就是冷血無情撒謊成性的心理變態會越多
吳樂天 風雪夜歸人
用比較嚴格的講法       在法治還沒深入人心
人治還是主流的環境        壞人的確比較容易出頭

尤其中國又沒有獨立的監督力量        破四舊後也不信神了        沒有制度又少了敬畏
根本是壞人的樂土
帳號又忘了 ㄆㄆㄆㄆㄆ
好人不一定適合做政治家

柯林頓 結婚了 還跟實習生在白宮口交 老婆也就是後來的國務卿還原諒他

政治人物個個都是影帝

我就不信希拉蕊不想拿把剪刀把他剪了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应该不是,我想了想,至少汪兆铭、黎元洪、袁世凯这几个人大概不算坏人。
大权在握,没有法治,没有媒体民意监督… 好人坏人都难免不受诱惑,最后都变成了坏人
长期在中共内部那种残酷的斗争环境里生存下来的,基本上都是铁石心肠,软心肠的领袖很快就被逆向淘汰掉了,比如中共早期的领导人瞿秋白,他就是一个有点良知的理想主义文人,最后不仅在党内斗争中失败,而且被中共在长征前丢弃、暴露给了国民党,导致瞿最后被捕,夏志清的弟弟夏济安写过一本书叫《黑暗的闸门》,里面就有提到过。
freewestkorea 总加速师—奭帝
足够傻也可以!!!  
又傻又坏的话会被人推举上去。
其实明清之后都是这样子的,又傻又坏的皇帝加上半傻半坏的大臣。
你可以装傻---让对方把你当狗
必要时刻,联合身边的人---一起演他---故意不配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有道之邦以例不以智,亡國之民師智不師古。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15
  • 浏览: 2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