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繁辱华是不是近几年才有的现象?

感觉几年前很少听到辱华这个词,以前第一想到的辱华就是东亚病夫这种东西,或者傅满洲,小眼睛,大清辫子头这种旧社会形象。

这几年平均每月一个乳华,年均辱华10+。

大型乳华:杜嘉班纳,火箭队莫雷,厄齐尔

中小型乳华:nba雷迪克,中超拉维奇,李孝利,BTS,running man,柯南,格列兹曼,

还有各种微型乳华:COD宣传片,各种游戏中的乳华片段。


这几年乳华是不是太多了点?小粉红怎么那么喜欢盯着墙外找乳源?
带钢丝的韭菜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当然不是。
以前只是名字上不叫 “辱华” 而已。

只不过,以前这么搞,目的相对比较纯粹,往往仅仅只是为了 “转移视线”;
而现在,可能是由于歪打正着尝到过甜头,因此想要用这个 “控制全世界”。

非洲草原上,马鹿们在争夺水源、配偶的时候,马鹿与马鹿之间多血腥的场面都能闹得出来;但是一遇到狮子、豹子则会秒怂,哪怕黑压压的一片直接冲过去,明明可以当场把狮子、豹子踩死。那么为了实现 “把狮子、豹子踩死,以让整个族群得到安全” 的效果,大家就需要抱团、得不怕死,还得有一个 “伟大领袖” 来指麾行动。“社会” 就形成了。兽群就变成了猴群,甚至蜂群、蚁群。
作为整个族群的大脑,“伟大领袖” 的各种需求肯定是得被优先照顾的,以至于它根本不需要去和其它同类争夺水源、配偶,也时刻都能无代价地享受到当前能够实现的最高配置。
就像大饥荒时期,很多人只能靠吃树皮、吃土维持生命,而一条应该遭到千刀万剐、碎尸万段的湖南杂碎却顿顿都能有鱼有肉,甚至连抽的烟都是专门开了块田给种叶子。因为它号称是 “伟大领袖”。

但是,“狮子、豹子” 毕竟不是常态,马鹿们并不是时刻都活在可能被野兽吃掉的危险里,因此根本不需要时刻都神经紧绷、谨小慎微地伺候那个 “伟大领袖”。那么 “伟大领袖” 当然就有必要想办法让别人时刻处在这种状态、或至少也得处在这种幻觉当中。换句话说,哪怕方圆一千公里内根本没有任何野兽,“伟大领袖” 也必须得设法让你觉得危险、让你觉得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否则 “伟大领袖” 的权力与地位就会失去价值。

从理性的角度看,一切有思考能力的生命,都会对 “危险” 进行分级、并懂得先处理那些优先等级更高的危险。
马斯洛这样的心理学家,肯定也是基于这样的逻辑,才设计出了所谓的 “需求层次理论”——在 “理想” 与 “尊严” 之间,人往往会优先考虑 “尊严”;在 “尊严” 与 “社交关系” 之间,人往往会优先考虑 “社交关系”;在 “社交关系” 与 “安全” 之间,人往往会优先考虑 “安全”;在 “安全” 与 “生存” 之间,人往往会优先考虑 “生存”。
如果你连最基本的 “生存” 都保证不了,你不见得还有心思去考虑更高层次的需求。
(防杠补充:在现实里,确实是存在大量 “空中楼阁” 现象,也就是在连低层次需求都没有保障的情况下直接去追求高层次需求,比如战争中一些舍生忘死的行为。而且事实究竟是不是像马斯洛所排列的层级顺序,也还有待商榷。但这个逻辑在大多数时候还是有效的。就像你现在也并没有把牛顿定律挪出课本,毕竟它仍然还可以解释一部分宏观物理现象。)

于是,如果马鹿们抱怨侍奉 “伟大领袖” 很苦、很累,“伟大领袖” 就需要让马鹿们坚信狮子、豹子一直就在身边,让大家自己在 “苦累” 和 “被吃” 之间权衡。这就是在一个危险面前给你制造一个让你误以为更大的危险,引诱、甚至逼迫你优先去处理更要紧的那个。
结合现实的例子看,如果你抱怨 “人民公仆” 们如何腐败、极权,那 “人民公仆” 们就需要让你坚信 “洋鬼子” 们从来就没看得起中国人、让你坚信 “如果中共倒台,中国将更没有国际地位、中国人将更没有尊严”。哪头大、哪头小,你就自己选去吧。
这就是为什么有人编段子——如果猪们抱怨伙食差、畜栏脏,牧场主需要做的不是升级伙食、修缮畜栏,而是告诉猪们 “狼要来了”......

所以,以前的所谓 “辱华”,本质上就只是 “转移国内矛盾”、“维稳”。
如果你够仔细,你会发现所谓的 “辱华” 事件往往都只是跟 “中共” 的统治合法性有关的,是动摇到了中共当前、或将来的权力。比如你谴责中共在疆、藏、港践踏人权,你就 “辱华” 了,因为这动摇了中共当前的权力;比如你说台湾人不是中国人,你就 “辱华” 了,因为这动摇了中共将来的权力。
以及,因 “中共统治合法性” 的一些延伸问题,也可能被说成是 “辱华”。比如你讽刺中国人没有公民意识、不懂民主,你就 “辱华” 了,因为正是中共导致了中国人没有公民意识、不懂民主。

只要你没把 “中共” 或明或暗地扯进去,哪怕你真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真的 “辱华”,中共反而往往还会主动为话题降温。
比如我记得我小时候,印尼排华事件。这是赤裸裸的、真的冲着整个 “华裔” 族群来的。香港有抗议者直接冲到印尼总领事馆去泼黑漆;连美国政府也把这次事件定性为 “种族歧视”,还紧急批准了一部分华人的避难请求、接受了这批华人居留;而万恶的江西、湖南、湖北猴子建立起的这个反人类政权却坚持认为 “这是别国内政,中国不干涉”,并且后来印尼遭遇海啸,江西、湖南、湖北猴子建立起的这个反人类政权居然还鼓励中国人给印尼捐钱。

“辱华”,仅仅只是近几年才频繁使用到的 “题材” 而已。
在以前,则往往是用其它题材来转移国内矛盾——比如我记得江泽民、胡锦涛时代,我的一大乐趣就是每每在中国出现什么重大社会问题后,坐等一周以内全国各大媒体大肆炒作诸如 “日本首相又双叒叕参拜靖国神社了” 的新闻。如果我猜错了,算我输。
毕竟 “日本首相拜鬼”,可以被解释为 “侮辱抗战烈士”、这也是一种 “辱” 嘛,只不过没上升到辱 “华” 的高度。那个年代的统治者,虽然人品不见得能比今天的善良多少,但文化程度肯定还是要高很多的,它们知道要辱也只能辱局部,别尼玛动不动就辱整体,否则容易产生副作用。而现在不管事件轻重大小,一概被定性为 “辱华”。一来确实是现在的统治者文化程度更低、吃相更难看;二来是因为中共歪打正着通过这招尝到过甜头、觉得这招真的很 “好用”(文章末尾会介绍)

这本来就是反人类的 “汉民族(楚国猴子)” 的种族天赋、以及一贯作风。
几十年前,它们还窝在江西的山沟沟里啃棒子面时,也是不断地在给下面灌输 “你是优越的无产阶级,你被反动的资产阶级剥削了”。楚国猴子这个反人类的族群特别擅长给傻 X 和混蛋们塑造 “受欺负” 的错觉。后来,它们被从楚故地给赶到了秦故地,也是把自己描绘成 “被反动派欺负” 的形象,还说这叫 “长征”。
几千年前,楚国猴子们也整天都在指责周朝 “辱楚”, 弄得一只只楚国猴子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亢奋,以至于在那个时代,楚国是唯一讲究 “爱国主义” 的地方。以至于 “爱国” 能爱到战败将军必须自裁谢罪的地步,跟你在抗日神剧里看到的日本军官似的,这种奇葩规矩也是当时独一无二的。甚至,楚国猴子也给自己塑造了一段 “筚路蓝缕” 的经历,描绘自己从北方被赶到南方、在荆楚之地重建家园的辛苦,这不就是古代版的 “长征” 么?



至于受众方面,我不认为这真的是很多答主所说的 “玻璃心”。那些叫嚣别人 “辱华” 的,究竟有没有真的感到被侮辱、有没有真的为此而生气,还得打一个大大问号。

几年前,支乎相对还算正常的时候,有人问 “在美国,要注意什么,千万不能做哪些事”(大意)。
我记得有很多答主都在警告 “千万别在美国宣扬共产主义”,因为在美国人看来,这跟宣扬法西斯没两样;以及,还有很多答主在警告千万别在美国轻易用中文说 “那个”、尤其不要发音为 “内个”,因为这听起来跟 “nigger” 是一样的。当初我还只是把这个当段子看,没想到几个月前,美国那边还真有大学教授因为用中文说了 “那个” 而惹上麻烦。

你觉得那些投诉教授的混蛋,真是因为 “感受到被侮辱” 才这么做的么?我怎么觉得它们在听到 “那个” 时反而高兴得像捡到宝呢?因为可算逮到一个 “合法” 整人的机会了。

同理,你觉得那些一门心思附和中共政权、上纲上线指责别人 “辱华” 的混蛋,真的会为此而 “生气” 么?
何况,汉族文化,根本不是什么儒家文化、恰恰从来就容不下真正的儒家,老庄这种反人类的共产主义者、犬儒主义者,才是汉民族真正的教主,这个根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族的民族,崇尚的就是 “难得糊涂”。你在生活中,经常都能听到有人说 “那么认真干什么”、“人生嘛,就这么回事” 这类言论。
你如何相信这样一个 “豁达” 的民族会突然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东西而感到 “被侮辱”、并为此 “生气”?

民间鸡贼指责别人 “辱华”,不是叫给真正想要 “辱华” 的人听的,而是叫给其它 “华人” 听的。
就像中国人很喜欢烧纸,不是烧给死人用的,而是烧给活人看的。

万幸,粉红、战螂们大多没什么文化。
“支那” 就是 “震旦”,只不过翻译不一样而已,因此 “复旦” 的意思就是 “复兴震旦”;而 “同济”,实际就是德语的 “德意志”。
所以,如果粉红有点文化,恐怕这两所大学也得被批斗,因为它们也 “辱华” 了。



当然,中共再怎么不是人,还不至于蠢到底层粉红战螂的境界。
现在的中共,对 “辱华” 问题其实另有算盘——
你不是 “华人”,而我是 “华人”、我连 “辱华” 的机会都没有,我当然就可以把全部精力都花来监视你。只要不如我的意,我就扣你一个 “辱华” 的帽子。
这就是为什么反人类的 “汉民族(楚国猴子)” 真正的教主,《道德经》的作者,这个应该遭到千刀万剐的楚国神棍,会鼓吹 “无为而无不为”——我什么都不做,我当然就什么都不会错,我甚至连犯错的机会都没有;而你要有为,你就存在出错的可能、规则就只会对你有效。只要你一 “错”,我就能趁机冲过来批斗你,最终达到弄死你、或控制你的目的。

你仔细看看当今世界,很多时候不一定就是江西、湖南、湖北猴子建立的反人类政权在直接指责别人 “辱华”,反而往往是一些蠢老外在 “自我阉割”——
你要跟中国做生意、想从中国挣钱,中国政府却故意没事找事地在你的产品上挑毛病、说你 “辱华”。你为了避免再次吃亏、投资打水漂,你下一次送货来之前就会主动进行比中共更严苛的自我审查,生怕哪里又 “辱华” 了。
时间一久,江西、湖南、湖北猴子们就会得到 “权力”,就可能通过这个悄无声息地控制全世界。

朱厚熜,就是玩这种下三滥 “权术” 的高手,因为它是一条湖北人民、而且很是迷信 “道”。
你给它送折子去,无论你写得有多完美,它也一定能从你的标点符号、错别字之类不痛不痒的地方挑出你的 “错” 来,然后逼着你按它的意思再改一遍,以达到控制你的目的。

当然,我个人始终不认为这些东西能上升到 “权术” 的高度,也不相信这些东西统统都是朱厚熜从《商君书》里学的。
我始终坚持认为这些伎俩仅仅只是最没水平的、人人天生就自带的 “兽性”、根本不需要谁来 “教”——
所谓的 “女神” 对屌丝各种暗示、让屌丝误以为女神对自己有意思,然后屌丝就会误以为 “有戏”、就会尽可能地砸锅卖铁去迎合。送出甲礼物,“女神” 会暗示不满意、却也不会拒绝;送出乙礼物,“女神” 仍然会暗示不满意、却仍然不会拒绝。它永远都只会以暗示的形式告诉你什么是 “错”,但永远不会告诉你什么是 “对”。女人心、海底针,你就慢慢猜去吧。等它从屌丝身上榨走了自己需要的一切,一脚就会把屌丝踹开。
你相信 “女神” 们是通过看了《商君书》才学会这个的么?它们能把上面的字给认全就不错了。

所以,前面我才会说 “辱华” 这招 “真的很好用”。

中共能让这么多成功的外国企业家栽在这招上面,也从侧面反映了国外的社会相对有多单纯,以至于在国外再成功的人,到了中国也得被当成屌丝坑。
我以前还不怎么相信 “洋女人很好睡”,但现在是真的信了。因为人家大环境的文化相对更健康,“心机婊” 至少不是普遍现象,你谈个恋爱不至于老是成为王宝强、苏享茂。
既然大家在成长过程中没有吃过这样的亏,那么即便成为再成功的企业家,一旦跟中国这种由江西、湖南、湖北猴子建立起来的流氓国家做生意,多半会在这方面被中共结结实实地上一课——

重复:
所谓的 “辱华” 是中共想要操控全世界。
所谓的 “辱华” 是中共想要操控全世界。
所谓的 “辱华” 是中共想要操控全世界。

这么有意思的话题,坐等潜伏在品葱上那几个被我怀疑为高级五毛的用户来洗地。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你说的有问题
不是辱华
应该是
习近平频繁玻璃心碎是不是近几年才有的现象?
当然应该也不是近几年 之前他在浙江在福建应该就是这个鸟样
具体表现就是一有不顺他意或者被质疑就气急败坏 上蹿下跳
这种情商低 抗压性能差 (估计沾了父亲的光没有接受过逆境)的人
一旦遭遇什么挫折或者自己的预言无法实现(比如脱贫)就会卯足了力道杠上去疯魔硬怼
(吴董事长说的斗鸡性格?)
当然大家也别笑他  这种人其实也不少的 眼前的就有啊  而且韩国瑜应该也是一个例子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这个问题的问法就不对,至少应该给辱华打上引号,该死的这就不是个值得提出的问题

随着包子上台,墙内线上全面言论审查愈演愈烈,粉蛆也随之抬头,而这是一帮浑身G点,天天拿着放大镜四处狩猎“辱华”要素的人,那“辱华”的当然他娘的变多了,不是人心变了,而是现在活跃的跟以前的压根就不是同一批人

同样的,以前西方也没这么多政治正确,现在为什么多了,因为左派抬头了啊

不是我说啊,楼主的提问真的很频繁而且偏水,往往都是些尤其对于墙内反贼真的就是常识而已,我不愿意去随便揣测各位葱油的“成分”,猎巫扣帽挑拨对立,但还是…总之要提问的话就问点更有价值的东西罢,而不是自己稍加思考就能得出结论的
北美carl Progressive Conservatism
人不辱华华自乳 有时我们都会惊讶 这都能乳啊
太監應該關注皇上和后宮

不要天天盯著皇牆外的男人們的性生活

那是別的世界  是屬於牆外的男男女女  花花綠綠

太監們愛看這些   但又覺得被辱

到底是外面的人讓太監們受辱了

還是皇帝的那把閹刀讓太監們受辱了

敢不敢把皇帝也給閹了  笑你等不敢嘛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以前也有,大概几年一次,比如IGI2游戏等等,反正就是几年一次,现在,习匪月经不调,子宫肌瘤、囊肿,因此,几个星期辱华一次。其实是习匪的月经。
方芳 我也有一辆车震完不想扔的车。
包子的低学历造就了包子的极度自卑,哪怕是别人放个屁他都能当神经毒素,所以也难怪整天觉得别人要辱他了
是粉紅跟中共到底有多玻璃心吧......動不動就高潮看久了也會膩的好嗎?
应该说被辱华是支那独特体制下产生的一种日常需求,支人需要被外国人侮辱,所以才产生了辱华现象。
反正現在動不動就針對外國明星,企業,作品等,說他們辱華了,罷買這個那個的,但現在就是不提釣魚島國有化,日本繼續修改歷史教科書,薩德反導彈系統又無視了,而且印度依然沒撤軍,對於實際的辱國問題又不敢說了。
其實不是。在習包子治下,“辱華”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批評中國=辱華, 電影遊戲裡中國人做壞人角色=辱華,這就是為什麼“辱華”事件看似層出不窮的原因。
馬列子孫沒有資格稱自己為中華民族,華人與遍全球,區區共匪竟敢妄曾'華",文化大革命毀壞了數千年的文化,就這個沒有人性道德的組織也可以代表“華",真是不知廉恥;共fei稱'辱華"的目的就是為引起墻國韭菜對反共及西方的仇視,引起民族仇恨來鞏固其的獨裁專政,這就是共黨的遮羞布 ,我們必須剝下它,讓韭菜看清真相,共產黨就是靠欺騙的手段來維護其邪惡的政權,其起就是靠這種不齒手段——欺騙
我就獨 五筒?核平?我就獨!
我的觀點一直都是:辱華就是華辱,其實都是中國粉紅在找理由對外攻擊,找個外國受氣包宣洩仇恨情緒而已
你想想那些被看了一眼就要打人的流氓,他們是真的感覺自己被侮辱了才要打人的嗎?
因为包子上台后, 一切性裆, 包子带婊一切。
只要沾上一点 “乳”, 就是辱包子 !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不是,純粹是習近平轉移內部矛盾,仇恨外引的策略,中共這些官員跟兒童一樣,沒有能力為自己的行為(施政低效)負責,所以只好找其他國外的成年人幫他們負責,所以只好多找些辱點,來轉移視線。
江世俊 早知道生出个蛙人,不如阉了我自己
辱华年年有,战狼最近多。几年前有部波拉特男主Sacha Baron Cohen的电影大独裁者,一幕场景是全世界国家元首在开会,中共国元首挑选一个相貌猥琐、身高一米四的恶俗版王岐山。男主后来帮着中共选择性黑美国右派,变相替中共将功赎罪了
啥叫乳滑?得是一个国家意志无事实且无差别地攻击华人群体。

在我看来,那些被支共官方定调的乳滑,大多不代表国家意志,支共却用国家机器反驳,这岂不是自降身段,失了大国体面?

说到底,还是建墙的副作用,搞得支国自媒体一个个脑子发育不良,指望他们怼回去是不可能的。
一直都有,频率大概不像现在这么高,或者说现在是中共有意往这上面引导的
Jojomug 没有
色情狂一天不高潮几次就活不下去的,别人不来摸只能自己脑补了。
rdhygj 後学谁思进,吾蒙久辱包
最早可以追溯到08奥运火炬传递的那时候。那一年“举国震怒”了好几次。
然后到了年底的时候老百姓才发现,房价悄摸的涨上去了
pincong360 不劝国内的亲朋移民后,生活太美好了
最近这么多的乳,粉蛆们小心乳糖不耐受拉肚子满脸喷粪。
Hacker94917 把墙推倒
是的没错

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谭德塞 現任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
不是,中國人自從1840年到現在在國外持續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被種族歧視。這跟中國共產黨沒有關係,單純就是外國人鄙視中國人。
遠的有美國作家傑克倫敦揚言用生化武器幹掉所有中國人和1871年洛杉磯華人大屠殺,近的有印尼和越南排華事件,辱華歷史永久,案例延綿不絕,根本不是近幾年的事情。
禁言删号四全家 新注册用户 成长中的反贼,不要就这么扼杀了
台湾学生因为护照被挪威标注中国的事,不也闹的挺欢的吗,大家基于不同立场发声而已,谈不上乳不乳的。但你肯定要发声,不然别人会蹬鼻子上脸。以前喊你东亚病夫,是真的乳你,看不起你。现在乳花的这些,是没话找话,找点自我安慰。就像现在的台湾,如果真都是高楼大厦犹如梦幻城市,还会喊出最美的风景是人这种话吗,我信了你个邪哦。。。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追求平等,博爱,客观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30
  • 浏览: 6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