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基督教在西方自由民主的过程中到底发挥了什么作用?中国的基督徒是不是陷入了误区?

天主教/基督教在西方自由民主的过程中到底发挥了什么作用?维稳?穩定人心,让人们不要太看重此世的利益或不义,这样更容易消除矛盾,达成妥协。
天主教不主张民众反抗。路德、加尔文也主张服从统治者(即便他们不义,因为权柄来自上帝)。

中国的基督徒大多主张反抗,太看重此世的不义,太入世,甚至把信仰/神当成此世斗争的工具,是不是陷入了误区?

参考,奥古斯丁《上帝之城》、加尔文。奥古斯丁基本反对反抗统治者,因为你反抗说明你太重视此世的利或害。加尔文统治下的日内瓦本身就是小型法西斯政府。

支共必须被毁灭!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看来题主对天主教与基督新教之间的渊源与矛盾,美国的建立与基督教的关系缺乏足够的了解。当然不是你一个人不了解,大部分支國人甚至大部分葱友都未必了解。今天就借你的问题,简单解答一下。

在支國,因为共匪的迫害,很多支国人对阿伯拉罕诸教都缺乏了解,经常把天主教与基督新教混为一谈。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两者都信奉同一个神:上帝。两者用的是同一本经书:圣经。乍看上去,没啥区别,顶多就是禅宗和密宗之类的区别吧。

但在真实的历史上,两者之间曾经互相仇恨,水火不容。在天主教早期,因为印刷术尚未发明,圣经只能靠手抄本的形式流传,大多数的平民是没机会读到圣经的。所以对宗教的解释权就落到了教会手里,并产生了从教皇到各级教主到普通神甫再到平民百姓这样一个金字塔的等级结构。所以在天主教的国家,人们对社会中的等级结构也觉得是天然合理的。(同样是欧洲的殖民地,信奉天主教的拉美诸国今天仍然属于强人政治,即因如此)

德国人古腾堡发明了活字印刷机后,情况不同了。圣经自然成为了人们最早的印刷品。圣经的普及,让普罗大众阅读圣经成为可能。普通民众对教会垄断解释圣经的权力提成了挑战,马丁.路德、加尔文等发动宗教改革,宣称只要相信上帝,每个人都能做祭司。天主教会的权力受到挑战,随即对改革派残酷镇压。受到迫害的清教徒被迫流亡到一个没有国王也没有教皇,但也是原始、荒凉的美洲新大陆,开始新的生活。(话说今天,在支国有着一官半职或者在外企做个高级白领的人,有几个愿意背井离乡,移民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新国家呢?)

正是这帮清教徒,他们因为有着上帝之下人人平等的观念,所以才在来美洲的小船上,起草了伟大的《五月花公約》,以对上帝的虔诚,写下了人人平等的契约。

之后的《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都是《五月花公约》精神的延续。美国的国父们,也几乎都是虔诚的新教教徒。所以说,美国精神的基石,就是基督新教的思想。

一个有着两千年极权基因,信奉孔孟之道的民族,是写不出《五月花公約》的。而且即使将来有一天中共被打倒,新政权把美国宪法copy过去,一个以无神论和儒家思想为主流思想的国家能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新中国吗?本大佐是不看好的。
要說貢獻我大概想到以下幾項:
1.修道院裡修士神父大多都善於讀書寫字,保留很多古希臘羅馬典籍,即使修士們自己看不懂或是往宗教方面解讀,知識的種子保留下去總有一天會開花。
2.民間發生反抗時,有良心的神職人員可以把人藏在他的修道院或教堂裡,國王不敢進去搜捕。
3.神權和王權的多年抗衡,即使不讀書的民眾也不會有唯一權威的認識,王權太過分,有志之士可以拿上帝打擊國王;神權太過分時,人民也能用王權打擊神權。
Onioner 品葱难民。原品葱Onioner。习以为常,近乎平壤。
法治,宪政,分权制衡等等理念都是基于一个前提:就是对人性之恶的充分警惕。在西方,这种警惕的根源就源自基督教对人类堕落本性的描述。中国传统当中正是相信修身成圣,对人性有着充分的自信,因此缺少法治,宪政,分权制衡等等理念,而是盼望圣人治世。
作为世界基础的事物正是因为太过基础,以至于很多人认为它们是可有可无的。直到这些激进的进步人推翻了这些基础后,人们才反过来意识到这些基础的存在。永远不要觉得人的理性能够充分认识事物,这就是保守主义的基本原则。
参考阅读:张灏:《民主要有幽暗意识》
http://m.aisixiang.com/data/66694.html
最后的吐火罗人 黑名单 油和酒不可糟蹋。
加尔文在日内瓦的暴政产生了畸形的卢梭,路德的精神分裂造就了希特勒。
美国国父约翰洛克的书读起来特别庸常...
早期共产主义可以看作一种新教运动...后来被马克思带歪了...
中国的基督徒思维方式上很容易走向唯理论、理念主义、线性的历史决定论,这和墨家、黑格尔马克思思维方式是一致的。這是由於他們處在反抗者、目标导向的处境决定的。
圣经要求顺服掌权的,因为掌权的赏善罚恶的,当掌权的违背真理,让你做不义的事是不能顺服的,因为顺服神,不顺服人是应当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维稳、稳定人心,这些都有,这也就是现实中和电影里,不能公开外星人真相的道理,如果一旦得知外星人存在,很多基督/天主徒就会自杀(神秘博士的情节),因为他们的世界观崩溃了。

宗教有什么用?各方吵成一团,但我可以肯定一点,美国的民主本质,跟宗教有关,但不是决定性因素,不如那些法轮功自媒体说的,因为,欧洲,没基督/天主教吗?美国的国父们,第一属性,或者,按照战狼部的说法,叫做“美国国父们,首先,他们是‘英国反贼’。”

这才是他们的第一属性,而不是因为他们有宗教信仰,当然是有关的,但并不是第一因素。
朋克 别以为我们会向你喊声万岁!
推荐大家看一看王怡牧师的作品。他是归正宗牧师,已经因为组织家庭教会被共匪拘捕。他反映了基要派的一些看法。
https://www.chinesepen.org/wp-content/uploads/2019/12/%E7%8E%8B%E6%80%A1%E7%89%A7%E5%B8%88%E6%96%87%E9%9B%86%EF%BC%9A%E8%AE%BA%E6%94%BF%E6%95%99%E5%85%B3%E7%B3%BB.pdf
基督教不是佛教,他在社會上發揮的功能是非常明顯,而且強大的

教會/教堂在歐洲是長期發揮著教學(孤兒院),養老,社交(尤其是為年輕男女提供約會機會)三種功能的機構

居民們參加定期的禮拜和講義,進行團建和公益活動的時候,他們便會增加互相之間的信任,不至於墮落變成“鄰居之間互相舉報,夫妻之間互害,兒子舉報父母”這樣的原子化的社會。

共產主義孳生的社會,無一不是底層民眾被大量拋棄,互相仇視,近原子化的社會。而在基督國家,神父和社工們的工作便是主動接觸和收納這些底層民眾,幫助他們就業,學習,成立家庭,令他們成為社區的一個部分。
爱加拿大 买美台加澳产品,支援自由世界经济
恐怕没什么作用,对言论自由思想解放应该还有阻碍,拿加拿大的例子来说可参考七十年代魁北克的寂静革命,在此之后天主教教会对于社会的压制才解除。宗教本身谈不上善恶,跟政党一样,但是没有信仰自由和一党独裁就是要命的了
东辽王国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三权分立(罗马君堡亚港三个各司其职的主教)、议会(梵蒂冈大公会议)、选举制(教皇的诞生),这就是民主的雏形。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地理大发现,全是基督徒主导的,而这三件事是现代文明的开端。

大规模攻击批斗基督教、天主教会,基督徒成为保守派代名词,那已经是启蒙运动、法国大革命、左翼共产主义抬头的时代了。但就算现在,你也得承认基督徒存在的必要性。

基督教和儒教都起到了一个作用,就是让原本茹毛饮血乱交乱伦的中古奴隶制野人变成一个更加文明的人,再怎么邪恶维护专制,他也比更早奴隶主拿着鞭子抽你,搬石头盖金字塔盖长城的年代要活的更像个人。

但两者又不同,求真欲的差异导致了两者走向相反的道路。基督教的合法性来自于上帝,所以他需要不断的证明上帝的存在,来封住别人的质疑声。梵蒂冈大公会议讨伐异端不就是这个原因么,张三觉得玛利亚有原罪,李四觉得玛利亚如果有原罪那耶稣也有原罪。

天主教为什么越来越像玛利亚教?因为玛利亚生耶稣有着巨大的bug,以至于只能不断抬高玛利亚才能在逻辑上自洽,这个新教徒是不会懂的。所以你看原本代表自由开明的新教,现在还反而不如天主教,因为新教完全变成盲信,没了当年求真和质疑的精神。
红色塔利班 黑名单 红塔集团执行董事
相比反抗匪共,肉身脱支显然是更好的选择。摩西当年就是带领犹太人逃出埃及,而不是领导犹太人起义杀死法老。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稍有常识的应该都知道宗教势力在西方民主的产生道路上是阻碍,至于十字教主张反抗这是哪门子笑话?叫你信上帝那就是叫你要听话,你要真是个反骨仔还喜欢十字那套那应该去信撒旦才对,堕天使才是反抗上帝,敢于叛逆造反的反抗精神的体现

欢迎神棍们点踩,反贼于土共,魔鬼于上帝,基本对应关系都没搞清楚还传教,还反共?屁
HatredKiller 观察 肉身脱脂,UCHI在读,但父母是纯支那人,
没起到什么正面作用吧 没有基督教欧洲指不定发展的更好
这个世界上所有信上帝的一神教例如基督教(新教/天主教/东正教/摩门教……)以及伊斯兰教都是犹太教变种, 讲的都是一个故事,用的都是一套世界观
基督教能变成世界大教完全因为罗马帝国某个皇帝信了这玩意 搞成国教 壮了声势 完事那一片就全信这玩意以及它的变种了 现在全世界都是罗马帝国的遗民 这个教自然也就全世界开花了
在这个教之前全世界都是多神崇拜 其实各个地方都大差不差 比如古埃及古希腊神话里的神 印度教里的神 中国神话的神
只有犹太教一个异端是信仰唯一神上帝的
基督教/伊斯兰教不过认不同的人为上帝化身或者先知罢了 
所以你觉得这玩意是啥?
造神/个人崇拜+你们必须严格遵守教义/什么都不可以做
疯狂压抑人性
中世纪欧洲那么黑暗 相当大的因素是在宗教这里
也因为太黑暗 太压抑 所以触底反弹了 
欧洲来了个文艺复兴 更是出现了新教 
然后现代文明逐渐诞生了 这里就包含所谓的自由民主
在我看来 也许西方是花了几百年在走出基督教带来的负面影响

但是另一方面
基督教里确实提过 你信上帝就是上帝的子民 上帝的子民人人平等呗
基督教能开花自然跟当时人与人间的不平等有关系 比如流浪的犹太人以及罗马帝国的奴隶阶层
是不是闻到什么味道了?
你说这是不是对自由民主有正面意义 可能有吧
但事实上罗马帝国在公元3世纪初期就已经颁布卡拉卡拉敕令废除奴隶制度
而这个时候基督教在罗马帝国还是过街老鼠
而且即使往后几百年 全欧洲都变成基督教徒以后 一样有黑奴啊 黑奴会因为说自己信基督就不是黑奴了吗 而且这几百年战争也没少打人也没少杀吧 
上帝的子民何必互相残杀?所以教义里的所谓平等可能也没起到什么实际作用吧?

现在西方事实上的文明程度比较高 跟基督教可能也没啥关系
但因为西方的发展 基督教什么的就洗白白了 
西方的发展确实源于 文艺复兴的人性解放
但是没有基督教那不是更好?白白耽误了几百年啊。

欢迎踩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