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普通人自杀式抗议与杨佳式抗议的区别?

今天看到外卖员自焚抗议欠薪的新闻,不胜唏嘘。不光在社会中,在学校中也有不少被老师家长逼急的学生,会用跳楼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怨恨。这些自杀式抗议不公的行为,你怎么看待?

第二种就是杨佳式抗议,直捣黄龙,以命换命,甚至以一当十,用最直接的暴力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

葱友们,如何看待这两种抗议形式?在中国,绝望的普通人选择哪一种更有效
鸥鹭茫茫 要提高续命水平
人在极度压抑的状态下,理性会逐渐丧失,从而会导致两种情况发生:一种是向外界发泄,一种是继续压抑自身。选择第一种,就会攻击他人,最严重的后果会是激情杀人;选择第二种,悲观厌世,轻者是抑郁症,或逼成精神病,重者会自杀。所以,我相信这个外卖员的自杀式抗议是选择了第二种。

再说到杨佳式抗议的区别。
在这里,我们要分清激情杀人和有预谋的杀人这两种。激情者多数是丧失理智的,当时肾上腺飙升,头脑空白,很容易导致无差别的攻击任何人。当激情者恢复理智后,他会后悔莫及,很多家庭施暴者都是这样的例子,最严重时就如近期上海某人拿刀出去乱砍的情况了。

至于有预谋杀人,我想杨佳式抗议应该属于这种。首先,有预谋的杀人,必须得具备
  • 杀人的心理准备
  • 必备的中国常识
  • 杀人的物质准备
  • 体能的要求
  • 武器的使用技巧
  • 杀人前的踩点
  • 如何潜入


....如果要逃跑,后面还可以列一大堆要求,这不是随便一个普通人就能达标的。关于更多这方面的问题,黑警比你内行! 重点,有预谋的杀人首先得明白到底要杀谁去?这个,要想清楚罪魁禍首就涉及到认知问题,认知问题方面,中共洗脑部也比我们内行

绝望的普通人,这两种方式相对,选择哪一种抗议方式更有效?这个有效如果是指影响力的话,那结论是:照目前情况来看,选择自杀式抗议的方式更有效。因为在习近平主导下的中国可不同胡温时期了,四意识四自信两维护下,出现杨佳式抗议会被打成恐怖分子,从而激起人们的愤慨,更加去拥戴中共的统治,就算没理由打成恐怖分子,那也可以让这消息完全封锁,那这个杨佳就犹如人间蒸发一般了, 不会给人留下任何东西。再进一步说,西方会支持中国国内的恐怖主义吗?这个恐怖主义的定义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譬如西方虽然反对中共的新疆集中营,但他们可不支持新疆激进份子之前的滥杀无辜的。连西方的口头上的支持都得不到,就更别想得到西方资源、武力方面的支持了。
無紋水仙盆 李登輝才是台灣國父,孫文只是個純血KMT
可以參考涂爾幹的《自殺論》

利己型:例如久病厭世者
利他型:例如阿拉花瓜、神風特攻、回天特攻這種
脫序型:例如金融風暴中,破產者覺得很絕望而自殺
宿命型:奴隸自殺

然後原PO在主樓提到的,我覺得外送員應該算脫序型
學生應該是利己型或宿命型,所以兩者不太一樣

至於楊佳那種我覺得根本就不算是自殺,而是像 @鸥鹭茫茫 大說的「向外發洩」才對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刚回答过这个,复制一下:

这个外卖员是可怜的,站在我的立场上,我肯定说,那就做杨佳,或者不做杨佳就和我一样,合法、非法都要逃出墙外。

可是,不止11亿中国公民无护照,10亿人从未坐过飞机,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底层民众可不光是经济上穷,而是思想、只是也是。

如果底层民众都像我一样(自夸),虽然物质上穷,但精神上与国际接轨的话,也就不会因为讨不到工资而自杀了。这是肯定的。

深信得了怪病是因为家里闹鬼的人,我们能上网的人也许不太信,可却真实存在,可能数量还不少。我自己就见过一些(墙外的)。

总结,就是知识方面,有足够的知识,肯定先选择逃亡,然后再杨佳,再不行才自杀才对。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杨佳太少了。我们可以分析出一百个原因,但杨佳还是很少。

平民无差别恐怖主义也是加速的一个方向,我个人支持但我想绝大多数人都是反对的,而我的所谓支持也只是提供一些众所周知的点子而已。所以杨佳们是少见的,也是孤独的。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同意楼上意见
有路走->能走就走 保存实力
不能走/走不了/决心赴死->杨佳啊,冤有头债有主,出事就要找政府
冤有头债有主,出门左转是政府;别烦我正开会,前面右转是部队;是俊杰懂时务,前面不远是税务;这事不归我们管,砸你饭碗是城管;我们只管摊,有事找公安;我无为我和谐,再走两步是政协
自杀式抗议和绝食类似,这两种极端抗议只有面对有道德的政府才适用,抗议强拆自焚的例子以前也有,连一个比较人道的结果都没有得到,不得不说这种抗议方式太过愚蠢鲁莽,而绝食稍微好一点点,因为它抗争的时间比较长,过程中有机会争取到舆论支持和社会关注。但是两者我都不喜欢。


杨佳的方法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运用,但我认为效果是最好的,它强调暴力对抗,暴力机关在暴力执法后可能会得到他们无法承受的后果,对于中共来说则是增加维稳压力和支出,这种“一换一”甚至“一换十”的博弈中共可以不怕(反正基层也是韭菜),基层会不会不怕?死伤的新闻多了,执法自然客客气气。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新疆式和西藏式


您複製的文字會自動顯示在此處只要釘住複製的文字片您段,它們就不會在 1 小時後過期
外卖员自焚被墙内舆论甩锅给资本主义啦

杨佳吗虽然抗争了还是判了死刑,国内舆论中他也只是一个暴徒

不要做无意义的抗争,加速才是正道,什么是加速?加速就是惯着牠们让宇宙更加疯狂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謝邀
先説好,我也覺得對死者説三道四的是非常不好的事,不禮貌、不厚道、很沒品
但我得承認我第一次看到這個新聞的反應是「人家藏民自焚是爲了信仰、誓死不從,你自焚竟然是爲了抗議欠薪,廢物」

被家長老師逼到自殺的學生和這些人不一樣,他們的自殺應該更接近霸凌受害者自殺或黑心企業過勞社畜自殺。主要動機與其説是爲了抗議,不如説是因爲身心被逼到極限、思維能力低下或者對人生感到絕望,「我真的不想活了」的自殺
跳樓以自殺方式而言,比較容易實施。割腕泡浴缸據説死不了還耗時間,燒炭需要密室不符合學生實際情況,現代建築大都沒有房梁可以給你懸梁自盡的了。不然有河的可以投河,有車站沒設門的可以跳軌,都是比較簡單實際的自殺。跳樓雖然比燒炭更加顯眼(=更加容易被阻止,求死性能更差)但比跳樓更隱蔽的死法很多學生無法準備,能操作的只有跳樓
自焚、絕食、自殺直播都是屬於比較高調的自殺。目的比起求死本身,求關注(抗議也是爲了發聲,本質上也是求關注)的成分更多,因爲你真的要求死,就應該選擇一些容易準備又真的死得掉的,而且最好是不太痛的。據説跳樓著陸之前就會失去意識了,所以大概不會痛,但自焚一定是很痛的
要是學生要選擇對家長老師抗議,以學生的視角看來最好的抗議式自殺應該是絕食,什麽也不用做就能實施,而且父母看在眼裏急在心裏,有時間和父母談判讓他們聽取訴求
所以我覺得把跳樓學生和自焚的人放在一起對比不是很貼切,應該拿同樣自焚的人或者自焚和絕食的人比較。爲了自己的蛋糕而自焚的人和爲了自己的信念而自焚的人進行比較
至於楊佳,那不是抗議而是復仇吧?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冤有头债有主,都豁出去了那自然是谁害的你你害回来,而自焚式的“抗议”,那真的只能说是傻逼行为,当然了,如果你真的没有/找不到具体施暴者来报复,那不妨害他人的自我了断也不失为有道德,但这种时候还是更建议肉身冲塔,绝对没错,也绝对比你单纯白送掉要赚,虽说当事人本身意识形态如何以及有没有这个思想觉悟是另一回事,所以我这话只说给同为反贼的各位,咱要死的话,那不妨拉几个赵家杂碎下去垫背
朋克 别以为我们会向你喊声万岁!
你杨佳如果像强尼银手一样,带着刀砍进中南海或者给丫炸个大洞,那我真佩服,我就把他照片挂我床头,每天给他点一根华子。
问题是,从他的行为来看,他就是个张献忠。无差别杀戮,这和所谓支人善刃有什么区别?
对于自杀抗议者,我佩服,但也惋惜。我佩服他们的勇气,而惋惜他们无法进入天国。
NFSC宪忠 NFSC公民
自杀是弱夫行为,男子汉大丈夫,当学徐锡麟,林觉民,杨佳!
巴比伦花园 灰名单 追求平等,博爱,客观
最近又是一连串的自杀式/自残式抗争,大家觉得这种有效果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追求平等,博爱,客观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23
  • 浏览: 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