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粉蛆喜欢把台独与日本挂钩?

知乎上看到一个很让我恶心的文章,光是标题就让我恶心:

蔡英文为何定要台湾独立?从其身世或可看出端倪
作为一个客家汉族,作为一个地道的中国人,蔡英文为何定要将台湾独立出去呢?一个人的行为来自他的思想。一个人的思想又与他的成长经历,所受教育,成长经历有关。对于蔡英文执意分裂祖国的原因,从其身世上或许能找到答案。

蔡英文出生于台湾枋山乡枫港客家,从血统上说应为汉族。蔡英文出生时,台湾处在蒋介石时代,接受的教育必须是反大陆性质的,这理所当然成为她不关心大陆人的感受的根源。而据相关材料显示,蔡英文上学时,她母亲给她准备的食物,常常是日式饭团。一个中国人为什么要吃日式饭团呢?显然是认为日式饭团相对于中式是一种美食。这种食物喂养出来的孩子自然也会喜欢日本。她长大后经常都日本去休假,也显示她对日本的喜爱。这种感情显然与大陆人是不同的。大陆人所受的教育,日本是与中国有杀父之仇的仇人。

由于很认同日本文化。蔡英文小时候给自己取过一个日本名字: 吉米牙,日文写作:ちびや,意思是小不点。这些都足以证明蔡英文在生活习惯和思想感情上都倾向于自己日本,对祖国大陆没有任何感情。虽然名义上是汉族人,其精神皈依却是日本,以至于她对祖国大陆没有归属感。这也就不难解释她后来执意要台湾独立,执政理念跟国民党完全相反,一意孤行要跟大陆对着干。

蔡英文的父亲的经历也颇令人怀疑。

据有关资料显示,其父出生于1918年,彼时的台湾已被日本人实际统治23年。其18岁时,也就是1936年,前往中国东北机械学校学修飞机,直到二战日本投降才返回台湾。他前往东北时,东北也已经沦陷5年。

那么请问:他在东北修飞机是给谁修飞机?——当时的东北是日本关东军的驻地,他修的飞机只怕是日本人的战斗机、轰炸机。那些战机后来都被日军用于轰炸上海、轰炸南京、轰炸武汉,不知残害了多少中国人。仔细考察蔡英文父亲的人生轨迹,分明脱不了汉奸的嫌疑。

从蔡英文的出生、家庭、教育、成长历程都可以看出,虽然蔡英文说汉语,写汉字,当汉人的官,实际上却并不认同中华民族,所以她不会向着大陆,只会像日本人和美国人那样乐于将台湾从祖国分裂出去,所以他不会承认九二共识,要搞隐性台独。

蔡英文所在的整个民进党对台湾去留问题的根本理念是“台湾去留,住民自决”,认为台湾独立与否,任何政党都没有权利阻挡,只能由台湾本土人说了算。大陆欲用怀柔政策让其回到祖国怀抱,愿意跟民进党和谈。然而对于蔡英文这种死忠分子,对大陆毫无认同感的人,根本不可能奏效。所以,无论怎么看,台湾的统一之路必定充满血雨腥风,中间派和求和派都得不到想要的结果。台海之争,从本质上看已经超越党派之争,成为国土之争,嘴巴再厉害都不可能产生实质性效果,只能用炮弹来决定谁说了算。

台湾分裂分子用来分裂祖国的军事力量全部源自国民党。国民党两位元老:孙中山、蒋介石创建这支军事力量时,其目的是谋求祖国统一。蒋介石以之发动北伐战争,目的是避免军阀割据,避免国家分裂;以之发起抗日战争,目的是赶走外国势力,统一中国。谁曾想他们留下的军事遗产如今全部落入蔡英文这样的分裂分子手中,被他们变成分裂祖国的工具。如若这帮汉奸走狗得趁,孙蒋二位先生、以及那些为赶走日本人而牺牲的数千万中国先民只怕要气得从坟堆里爬出来。

台湾的政治话语权已被精日分子和亲美分子控制,台湾的去留自然不能任凭被汉奸主导的台湾政客说了算,也不能相信“台独符合台湾民意”这种欺世盗名的鬼话,否则就中了蔡英文这些分裂分子的奸计,听任台湾被日美文化培养出来的汉奸走狗夺走。历史上伪满洲国如此,汪伪政权如此,今日的蔡伪政权同样如此。





我很想给作者说,台独与认同日本有关联吗?

《马关条约》,清国割让给日本,那时候有建立过短命的台湾民主国,但是只字未提

而且日治时期也有台独运动的

还有就蔡英文父亲修飞机这一段,人家战后和妻子一起经营汽车修理,为美军服务
粉蛆五毛就是很喜欢咬住日本修飞机的部分不放

如果是认同日本的话,那就是变成日本台湾道或者台湾县了

而且ちびや这个称呼,我在谷歌根本搜索不到
粉蛆做贼心虚呗--绑匪不同于路人,对于儿童和母亲的各种接触都极为敏感和提防。桂枝粉蛆见不得台日友好的意思就是作为绑匪集团的一员,他们心里也明白自己的不合法地位,见不得台湾人与民主国家的人,尤其是与台湾有深刻联系的日本人友好相处。美国也是一样的道理,但是日本更能挑逗粉蛆的神经--因为粉蛆和恐怖组织一样都将日本作为必须彻底摧毁的对象。离粉蛆越近,对粉蛆越友好的,就会得到粉蛆越大的仇恨。相对美国,更仇恨日本;相对日本,更仇恨港台;相对港台,更仇恨高华,一定是这样的。就比如说那个在北京当街砍死法国人华裔老婆的蛆,他为什么不砍了法国人呢?因为第一法国人是欧洲人,蛆在三次元对于欧洲人并不憎恨(更正:我想起来凶手后来说他是脑内非常恨美国人才砍人,所以说当时认为这个法国人是美国人。但是道理一样,蛆在三次元不太敢恨美国人);第二法国人是男人,蛆并不自信能够砍死他还不受伤。蛆敢去伤害的一定是他能确保伤害地到的人,所以基本上就只有本国老弱妇孺了。这就是抗日剧和精武门非常受欢迎的原因了--他们只能高潮于电视电影和体育比赛里拳打美国脚踢日本。
Black5Mao 70 前華人男子
和日本挂钩又则么样?和日本,美国挂钩比那个天天喊着要杀台湾人民,占领台湾土地,剥夺台湾人民自由的中共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台湾人民自己过的很好,不需要马劣屠孙来解放我们,让台湾变成下一个香港,新疆,西藏,蒙古。中共那套社会达尔文理念(枪杆子出政权,拳头大就是对的),除了在极端共产国家(北朝鲜)和极右纳粹份子(新西兰清真寺枪手)心仪以外,在所有文明法治国家都没有市场。

中国人,包括那些所有支持投降共产党的国民党人,最好照照镜子看当下威胁台湾的和平安全是谁-除了毛共集团以外还是毛共集团。一群祖宗几十代都没有来过台湾的人还厚着脸皮说台湾是共产中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种恶心,低级话也只能够说给墙国内外被洗脑的韭菜们还有一些大中国主义者听听爽罢了。
将香港人与英美挂钩,台湾人与日本人挂钩。
本质上说明了支那人内心里不认可自己同族裔有独立的思想。
反应了支那人天生奴性的事实。
HEHEDEMON 台灣嘿嘿
小粉紅:日本是殺父仇人
also 小粉紅:
https://i.imgur.com/CWCefnO.jpg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也有喜歡和美國挂鈎的
簡單地說,「我不喜歡的,都是日本和美國的錯」
支那人有强烈民族存在感,假如西方的文化或科技给它们带来好处,它们就要彻底剔除将重新走一遍(最后瓦房店化),视为自主研发。它们就是不承认他国带来的先进文化,一定要掐头去尾注入所谓支那元素。

支那人还反感台湾街道上的日文招牌。我倒觉得这是文化包容,而不是像支那街道上到处挂个猪头。
fish 周宇哲 We can be good friends if you let go of our people and land
真是亂寫一氣
說句實在的,夏威夷跟關島都是美國的,夏威夷人跟關島人,甚至跟美國本土人沒有血緣關係
怎就沒聽說夏獨、關獨?
為什麼跟老共有關的一大堆獨? 台獨、藏獨、疆獨、港獨?
粉蛆們太不瞭解台灣人在想什麼了
要指責別人之前,先想想自己做了什麼離心離德的事
J_Edgar We must stop communism in that land, or freedom will start slipping through our hands.
當然是爲了圓【外國勢力】這四個字
如果知道臺獨,或者準確點是臺獨or華獨(反正就是反對中共)是全台灣人民共識的話,就失去統一的正當性
所以輿論就變成外國勢力干涉,和中國發生的所有鳥事一樣
這其實不只是小粉紅在講而已,同樣的論調國民黨也講過
簡單來說就是要給敵人冠上一個「非正統」的帽子
你看到所有說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是漢族的說法則是反過來給舔共廢物一個「正統」的大旗
一些大中國主義者很吃這套,尤其是這當中因為二戰而帶著仇日情結的人

另外這種說法最麻煩的是某種程度上會有一點真實性
因為大概二三十年前民進黨的主力就是日治時代受教育的本省人
加上日本人對李登輝的尊敬,台派跟日本關係好是理所當然
另外在國際關係上,台灣離中國越遠對日本也越有利,自然日本的反中派就會和台派站在一起

這種因為誰誰誰(通常是台派領導人物)跟日本有關係所以其實是為了回歸日本搞台獨的說法
可以去脈絡化的解釋台派與日本的關係並激起病態的大中國民族主義,是很好用的洗腦材料
它的主要目標受眾從來就不是那種會去查日台歷史脈絡的人
而是那些只想要快速簡單的答案,並且對民進黨與日本有不知所謂的憤恨的人
只要還有人會上鉤,對他們來說這樣的文章就有價值
Stockholmare 前滯納人
哪隻眼看到台獨不是台灣的主流民意的??中國人睜眼說瞎話
所有去過台灣的 都看得到絕大多數台灣人都支持台獨啊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所以,为什么要看知乎呢?
不要看就好了啊眼不见为净的
台灣來的麻雀 當我們都走上街/當我們懷抱信念/當我們起身扮演/英雄,電影,情節
蔡英文出生于台湾枋山乡枫港客家,从血统上说应为汉族。蔡英文出生时,台湾处在蒋介石时代,接受的教育必须是反大陆性质的,这理所当然成为她不关心大陆人的感受的根源。

講的好像同樣是中國人,北京人就關心中國其他地方被斷水斷電斷暖氣一樣。。。
这个就是名字 自由并不免费
不仅喜欢把台湾跟日本挂钩,还喜欢把香港跟英美挂钩,西藏跟印度挂钩,新疆跟土耳其挂钩,反正只要有地区问题就全部甩锅到外国身上
這篇文章的作者的歷史和邏輯學大概是電車癡漢教的。台獨需要和日本掛鉤?

台灣自古以來,就是不斷的被外來的族群殖民、統治,從荷蘭、西班牙,到明鄭、清國、日本甚至是到現在的中華民國,無一不是外來政權,每每無端被捲入戰禍。

明鄭和清朝的恩怨關台灣什麼事?
甲午戰敗是台灣害清朝打輸的嗎?為什麼是台灣被割讓?

日本侵略亞洲又關台灣什麼事?台灣得被迫出資源出壯丁?

日本戰敗又關台灣什麼事?國民黨弄了群地痞流氓來台灣搜刮和政治迫害?

國共內戰又關台灣屁事?搜刮台灣的物資去打仗,弄的糧食盛產的台灣自己糧荒。國民黨打輸了又帶一群混蛋來台灣這邊騙吃騙喝,吃台灣用台灣的,整天又想著回歸中國。

國共內戰關台灣屁事part2,國民黨老早是中共在台分支機構,打個屁內戰,說要打,國民黨要去中國要飯時也沒看中共打這些人。

長久,台灣當地民眾的需求被無視,政治與經濟甚至是軍事的作為都不是為了台灣民眾的需要而運行,而是虛擲在和台灣民眾無關的戰事或鬥爭中,腦袋正常點的台灣人哪個會不想由台灣人自己建立自己的國家,自己當家作主,不要再和旁邊這些國家瞎攪和,自己過好自己的生活?這才是真正台獨思想的由來,和日本有個毛關係?
    瓦房店的昭核日本总是对真正的日本充满爱与恨的纠结,大概是因为嫉妒吧
现在你国是国际文明秩序融入不进去的洼地,就像ISIS和朝鲜一样,台湾作为东亚民主自由的代表之一,当然要与支那切割关系不然只会连累自己。
亲日也没啥。喜欢日本文化个人自由。学习日语个人自由。粉红没有权利意识。不过我也不喜欢日本。凡是沾染了中国文化的国家我都不喜欢。因为中国文化本质专制独裁。就是如此。日本公司等级深严。日本公司拼酒文化盛行。都是中国野蛮文化的体现。要说西方人都是自助餐。就是民主自由尊重的体现。就是吃饭都有民主吃饭方式与专制吃饭方式之分。自助餐就是民主体现。
尻尻丸 Winnie Happy Organization
幫自己找理由罷了,樓上有人說了,因為他們不願意承認台灣想獨立就是它們害的,只好通通推給外來勢力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一个孤单男青年,自己看上了一个漂亮妹子,结果这个妹子就是不理他,却被另一个帅哥操了50天。你说呢……
这人的第一句话就是错的,蔡英文有四分之一的台湾原住民血统,她奶奶是排湾族的公主,没记错的话理论上她是可以选原住民的立委的。


中国人喜欢说台独和日本有关,就是为了给自己的侵略行为增添合法性。本来台独是被中国殖民的台湾人反抗中国殖民的行为,被他们恶意曲解成殖民者残余势力怀念殖民者对抗解放台湾的中国人的行为。日本人一共就殖民台湾50年,民进党成立都是1986年的事了,日本人到底在台湾做的有多好能让他们在离开台湾40年之后还让台湾人念念不忘啊
Daredeer 观察 國民黨現在只要靜靜不作怪,就可以等民進黨自己爆炸。
因為他們無法承認台灣人想獨立的因素跟中共國自身的弊病有關。
可爱猴猴 “Patriotism is your conviction that this country is superior to all other countries because you were born in it.”
各位還是太高看支那人的智商以至於會有如此困惑了。

但是,一個正常的人應該去困惑為什麼蟑螂要往高溫的的地方跑,或者某些蜘蛛為何不善結網這樣一種,本來只應該出現在科學家實驗室裡的問題嗎?
miule236236 黑名单 台灣人不是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民主與大一統互斥,支那民主的前提是解構中國。
因為他們想把國民黨破壞台灣文化(包括日本文化)的統派作為正當化。
藉由利用在中國邏輯中預設正確的反日,把統派給正當化。


所以說這種邏輯完全是只適用統派,擺明和台灣為敵的。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山瑤是漢族


您複製的文字會自動顯示在此處只要釘住複製的文字片段,它們就不會在 1 小時後過期
我怎么好像记得蔡有部分台湾原住民血统?
其实承认台湾是一个主权国家不好吗?然后中国人光明正大地用外国人身份,做“我爱台湾”这桩生意爽翻了好吗。只要拍一些“外国人试吃台湾街头小吃”等短片,再狂念魔咒“我爱台湾” ,就会有大批台湾观众说“谢谢你喜欢台湾”,名利双收,皆大欢喜。放着一个萌萌的“外国人”不当,却偏偏硬要去当一个神憎鬼厌的穷亲戚,被人憎恶还能怨谁?

She walks in beauty, like the night
Of cloudless climes and starry skies;
And all that’s best of dark and bright
Meet in her aspect and her eyes;
Thus mellowed to that tender light
Which heaven to gaudy day denies.

One shade the more, one ray the less,
Had half impaired the nameless grace
Which waves in every raven tress,
Or softly lightens o’er her face;
Where thoughts serenely sweet express,
How pure, how dear their dwelling-place.

And on that cheek, and o’er that brow,
So soft, so calm, yet eloquent,
The smiles that win, the tints that glow,
But tell of days in goodness spent,
A mind at peace with all below,
A heart whose love is innocent!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爱台湾,台湾是一个国家,小粉红和酸民滚出我的视线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21
  • 浏览: 3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