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何以孕育出远东最庞大的暴政?

观察民国到中共的历史转变,完美诠释了芝麻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的本质,但我疑惑的是被称为洼地千年最自由最繁荣输入世界秩序最深的民国为何孕育出了洼地历史上最具破坏效率的卢布党,将洼地本就羸弱的社会秩序彻底瓦解成原子,成为了万劫不复之地,我仔细研究了在20世纪后半叶呼风唤雨的芝麻党人简历,这帮人大都成长于54运动到129运动时期,不少人也参加过大大小小无数民主运动,它们的出身很多人并不差,诸如康生,姚依林,陈云,周半旗,邓坦克哪怕腊肉等要么是富家子弟,要么也是富农中产,或多或少是有不少墨水,完全算不上彻底的无产阶级瘪三,然而这些人在他们后半生所表现出的阴暗和残暴并不亚于王震,许世友等纯无产流氓出身的芝麻党人,即民国的自由民主潮流并没有在他们世界观的成长期留下多少印记,不同于接受了西欧先进理念而发动起义的俄国十二月党人,他们即使参与见证了各种民主运动和得益于欧美资本主义输出在远东绽放的上海香港广州等繁荣自由城,也毫不犹豫的在49年后大开倒车,芝麻人天生摧毁一切的隐秘欲望淋漓尽致的展现出它不分阶级和环境的属性,民国如此,那如今相对民国大倒退的狂热愚昧高压的时代,它又能为未来孕育出什么呢?也许给你送外卖的农村小哥就是十年后的王震,许世友,你所钦慕的高知反贼就是十年后的康生,姚依林,这才是洼地千年绝望循环的根本,无论环境时代如何,它只能诞生一批又一批的秩序摧毁者和精神变态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还不就是大逆不道,打倒了满洲贵族吗。汁人的paranoia正常人无法忍,给我个异族暴君,我会牢牢地抱紧他的大腿,只要不让汁人上台整些有的没的。至于大英那样的仁政,那真是做梦都能笑醒,还要什么民主。
首要责任在袁世凯
如果没有他,东北会被革命党租借(实质就是割让)给日本,然后日本人其实也不是什么聪明的,肯定会去和当时仍然在满洲北部有特殊影响力的俄罗斯扯皮,然后两个烂逼帝国主义国家自然就会狗咬狗,中华民国的压力会小很多。
东北归了日本,就不会有奉系军阀,就不会有直奉战争,首都革命,西安事变等一系列悲剧。一切的历史走向都会不一样。其实北洋政府实质就是被奉系军阀终结的,袁世凯强留东北在版图里是害人害己。
有时候领导人的个人因素也是很重要的,比如说如果蒋介石思想活络一点,同意改个国号台湾就不会被赶出联合国,今天台湾人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估计就会和韩国人一样,走亲美和中闷身发大财的路线,中国历史如何如何,中共如何如何你觉得台湾人还会关心么?
民国和今天的共党是一脉相承的。很多今天的御民之术在民国其实已经是雏形已具。那个时候的自由只不过是因为军阀割据、中央对地方没有控制力的混乱而已。而繁荣也只不过是因为英美代理人的角色从清庭转移到了地方军阀手中因此地方自主权提高而已。中共和国民党一样都是列宁党,不要觉得两者的理念有什么本质区别。这种政党的唯一目的就是不择手段地汲取一切权力、尽一切可能控制所有人的命运,但是对于在获得权力之后该做什么却没有也不会有任何布局,所以就会陷入无止境的权力斗争中。

今天你对民国观感良好,是因为今天共党和民国一样是依赖外向型经济,也就是英美列强的产业链,所以微博和网易上才会有一大堆吹捧民国的文章来美化这段历史。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遠東最強大的暴政從暴秦就開始,然後代代相傳,民國反而給暴政短暫的斷代,只是現存復辟的暴政,結合了中西兩方文明最糟粕的部分,所以特別噁心,其製造的災難,中國歷朝歷代前所未有。
提问者应该还小。

年纪越大,越能看出,其实中国两千年前秦制,决定了今天这条路,几乎很难回去了。

和人类的进化史相似,全世界的人都来自非洲,从非洲出来的白人黄人和一直住在非洲的原始人没有生殖隔离,但不同人种的确有很大差异。

汉人也是,两千年近一百代人,人口密集资源匮乏,不下跪,不做奴隶就活不下去。反抗,自由的基因几乎灭绝了。

我们已经暴政了两千年,我感觉,可能还会永远的暴政下去。我觉得这在人类的角度,只是一种模式而已,和蚂蚁相似,虽然没什么创造力,个体就是奴隶和蚁后,但足够简单,在资源匮乏情况下,种群能延续很久。
止痛药 21世纪流浪汉
费拉社会出现张献忠的时候人们不但不会诧异反而会欢呼呐喊,而在大洪水来临之时他们装出的无辜却丝毫无法让他们获得一些体面。到那时,你会知道他们是有罪的。
都受到五四運動的啟蒙,但終究郭沫若,康生,胡喬木,這些欺師滅祖的狗逼在中國檯面上占了大半,當然也有偷偷半夜畫畫的豐子愷,瞎了眼也要口述著作的陳寅恪,回家練太極的梁漱溟,但他們始終都很軟弱,最多只能學傅雷上吊逃避濁世。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这是因为苏联对中国共产党提供了大量而且稳定的资金支持。

刘仲敬:其實就理論上來講,蘇聯並不能占上風的,它之所以能夠起作用道理很簡單。就是說有穩定資金支持的團體,在競爭中間是可以長期維持的,而僅僅依靠觀念維持的團體,基本上是一盤散沙,過兩天就沒有了。一個能夠維持時間長的團體,就必須有穩定的資金流才行。像中國共產黨或者國民黨這樣的團體,在同時期的團體中間並不特殊,但是他們有穩定的資金流可以支持,別人都散夥了,他們還一直都在。然後他們可以不斷收入,一點點把自己做大,這個道理是很簡單的,這就是一個生態競爭的問題。

並且這其實跟蘇聯的思想誘惑力是沒有關係的。其實就是西方的教會也是一樣,比如說教會本身大多數是知識團體,而不是靠官方支持,國教會不是主流,但是教會能不能搞下去,首先是錢的問題。怎樣才能夠建立一個穩定的資金流體系,怎麼樣才能夠從信眾手裡面通過各種手段,把財政問題搞好,通過穩定的財政收入,供養一個專職教士團體,這件事情搞清楚以後,你的教團才能夠長久,才能夠跨代傳播。否則的話,你只讀讀《聖經》,或者找幾個跟我信仰相同的人搞教會,過一兩年大家就閃了,這一點無論是教會團體,還是任何團體都是這樣。它關鍵是一個財政和組織的問題。


照現在共產國際留下的賬單,一大以后的最初幾年,中国共产党通過黨費和募捐的方式,從桂枝本部弄到的錢,大概相當於是一千美元左右,在中国共产党的全部經費中間,大概占了不到5%。95%的經費來自於共產國際。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經費跟蘇聯本地不同,蘇聯革命成功了以后,本地廢除了貴金屬而實行沒有辦法兌現的紙幣。但是共產國際的代理人在上海遠東局,他們絕對用的是真金白銀,用的是墨西哥的鷹洋、中國本地的銀元和當時還可以兌換黃金的美元。遠東局拿到這筆錢以后,通過遠東局的書記和委員,交給桂枝TG的中級辦事人員。注意,不是交給桂枝TG理論上的領袖陳獨秀,而是交給陳獨秀下面的,像鄧中夏、周、顧順章,還有李立三這一系列的人。這一系列的人拿到錢以后,他們匯報的對象不是陳獨秀和他的代表,而是遠東局的委員和主席。
qq123654 国与国之间是力量的竞争,而不是口水
中国的问题根源是法家,秦政,汉武帝,民国时期的主流思想仍然是救国>自由,这种思想下,蒋介石和毛泽东这两独裁者才有市场。
中国人啥时候有为了自由分裂国家的觉悟,像美国那样,为了自由脱离大英帝国,中国才算知道民主的价值。
民国时期的中国人稀里糊涂,这样如果就民主了,那也太便宜中国人了
这种包装成高级食材的俄臭裆屎就是在炫耀共惨国际带路裆的祖宗有多神秘。
这是推己及人。只拿本部能吃饱饭,开始愁起共产主义才tm二十多年时间,面对只拿本部内心深处自然而然表露出的人性形成的恐怖谷效应历史更是不到十年。沙俄和共产国际都tm在当时只拿本部眼里是可望不可及的圣物,持续一百年的共惨后最大的受益者只拿本部更是脱离不了对濒死的恐惧从而抱着共惨无法撒手,只有自毁的欲望才是只拿本部内心矛盾又无法不接受现实的真实写照。
我个人是不免怀民国 也痛恨中共,最好是脱离这两个系统搞现代化民主,台湾抛弃国民党,大陆抛弃共产党,组成民主联邦,或者各自生存相互结盟友好。
wget 高墙内的程序猿一枚, 无神论者, 精神大和族, 不关心支那民主化等议题
支性不除, 暴政只会循环出现, 觉得支那光靠自己是不可能实现民主自由的
看到一个很有趣的考证,红楼梦里 王熙凤是夜叉,薛宝钗是 瘟神https://zhuanlan.zhihu.com/p/27600340
最后的吐火罗人 油和酒不可糟蹋。
历史进步论、盲目崇拜西方文化的结果。道理很简单,中共进场的前提是利用自由平等来清场,使人原子化。

😂
苏庆惠 李珍琦,山东青岛
主要是日本人的介入,张学良的愚蠢,给了逃窜到陕西的耄喘息之机。我在和东北人或日本人 交往的时候,都是按最严格的标准处理。
民国这个内战不断的年代也有人怀念么……
军阀割据,年年打仗,日本人打来几乎亡国……
其实就是20世纪的洪杨之乱,没那么复杂,周恩来如果是老大,也就是今天这样的书生派监控统治,红二代和官僚捞钱,地头蛇为非作歹,中央不闻不问,但周恩来不是让中共入关的老大,是毛泽东,毛泽东是个不学无术的富农子弟,等于朱元璋和洪秀全,他要干什么,周恩来不敢阻止,自然就有暴政,但没了毛泽东,就轮到底层暴民群魔乱舞了,或者毛泽东在世的时候就已经群魔乱舞,地头蛇可以控制一个省的资源捞钱长达二三十多年,他依靠官僚和红二代,你不能拿他怎么样

所以这就有个结论,人有问题,跟什么外来条件都无关,如果把人换成日本人英国人甚至满洲人蒙古人西藏人,现在中国的制度依然可以变成日本和英国和满蒙藏,中国人大部分都是东南亚血统,和柬埔寨印尼是一种人
你说的那些文豪都是城市带的极少数一小撮人,至今96%的人可都是没受过高等教育的混混,那个时候就更别提了,清朝有洪秀全,明朝也有李自成,永远都是那批人等王朝崩溃起义造反然后延续暴政
专制和极权的大一统思想在中国百姓心中是根深蒂固的,这种观念导致千百年来的秦汉整体延续至今日的红朝,仿佛是一种当代文明的潮流也未能彻底撼动的制度惯性,王飞凌的“中华秩序”一书中有讲到,即使没有专制统治者、政府倒台,比如民国军阀割据的结束,又或者未来中共倒台之时,中国依旧会有一个无形的独裁幽灵,等待附身于下一个统治者身上,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种循环很难到头。这种惯性跟马列主义没太大关联,就是存粹的极权思维惯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4-08
  • 浏览: 5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