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对语言保育有了解的葱油能系统讲一下:一门语言要能正常延续、发展下去,需要什么样的环境?

一门语言需要正常生存、发展下去所需要的社会环境

我想到有以下几个方面
家庭
行政力量(政府、学校、媒体……)
人口流动
……
这些因素,对一门语言的生存有什么影响,有没有葱油可以系统地讲讲

中共不会傻到说使用某种语言就要坐牢,
上海、广州强制全面普教,就已经可以在短短十多年内将本土语言的社会环境几乎彻底干掉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願榮光歸香港
歷史上,語言延續和發展規律的是漢薩同盟霸權。

漢薩同盟(Hanse)是神聖羅馬帝國享有主權的自由市組成的一個聯盟。由於漢薩同盟的城市是特別富有的民主商業大都市,這使得漢薩同盟使用的那種德語方言(Mittelniederdeutsche Sprache)對整個神聖羅馬帝國及其周邊地區的語言學發展造成了「霸權式」的影響。這使得很多其他德語方言在很短的時間裡就消失了,並被漢薩同盟的那種德語方言取代,成為了今天現代德語的來源。

歷史上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說,埃及語幾乎完全來自於古代埃及幾大商業城市的方言,而其他方言都從歷史上消失了。古拉丁語也有過很多方言,而後來的古典和中世紀拉丁語幾乎完全來自於羅馬幾大港口城市的方言。美國革命的國父曾經認為法語是自由和人文主義的語言,希望美國人改用法語;可是由於當時美國最發達的城市是講英語的紐約、波士頓這些對歐貿易港,結果美國曾經講許多種不同語言的各族都被同化成了一個講美式英語的民族。

因此,未來如果要延續和發展一門語言,比如說吳越語、江淮利亞語、坎通尼亞語這些,關鍵是要在諸夏的東亞沿海發展一批享有主權的自由市,像漢薩同盟那樣,實行資產階級民主或者另外一種排除共產黨的民主。這樣,不僅能夠把商業活動集中到這個自由市同盟、不僅能夠依靠這個自由市同盟創造繁榮的經濟,而且能夠向這些語言注入生命活力,使其迅速替代共匪腔(普通話),成為諸夏地區的主導語言。

歸根結蒂,語言是一種商用工具。要想延續和發展一門語言,就要讓它成為漢薩同盟那種自由貿易大都市的通行語言。

題主提到的其他相關問題:

【中共推普】

中共推普,在語言學上,是事實上的「加速主義」。中共並沒有真正給普通話注入什麼生命活力,而是破壞了原有的諸夏各民族的語言。這就如同把一塊小樹林燒了,結果祗能是為外來植被的進入創造條件。比如說,北美華人一般在兩、三代人的時間裡,母語就會急劇英語化,就與這有關。

也有一種觀點是諸夏東南沿海的自由市同盟應該像新加坡那樣,使用英語(或者其他外語,比如瑞士德語、阿拉伯語、俄語、日語)。這樣也可以。而且中共「推普」創造的語言荒漠也為這種直接改用外語的公共政策創造了理想的條件。

【家庭內部的母語】

僅僅依靠一些家庭婦女個人對語言的偏好來延續和發展語言是無效的。歷史上,英國貴族的婦女喜歡德語、俄國貴族的婦女喜歡法語,於是她們就用這些語言作為母語來哺育子女。然而這並沒有卵用。這些子女還是會要求家庭教師教授他們想學的語言。

【行政力量】

最好不要使用政府公權力或者民主投票來干預語言的自然發展,不然祗會越干預越亂。在中共國大亂以後,東南沿海的反共軍事鬥爭裡面,哪個派別戰功最雄厚、德性最服眾,那個派別就可以決定他們的統治區下講什麼語言。這是民心所向,符合自發秩序。

【語言學術機構】

古代巴比倫曾經是有專門的學者研究和發明文字的。他們發明的楔形文字,最早是為了用一種拼音文字書寫所有民族的語言,便於翻譯和研究外國學術著作,然而楔形文字確實是非常優美和巧妙的。後來腓尼基的大祭司又發明了字母,在書寫速度、美學、和用眼健康上秒殺了此前人類的所有書寫系統。

此後的語言學術機構對語言的貢獻基本就停滯了。如果完全沒有語言學者發明一些新的、優美的、巧妙的元素注入到這個語言裡,會導致語言跟不上時代的發展。因此,如果一個民族國家、一個自由市同盟確實很熱愛他們的語言,那麼政府公權力或者民主制度可以拿來包養一批語言學者,類似於法蘭西學術院(Académie Française)。

如果是山巔之城的宗教國家,則可以由教會組織一些帶薪的或者志願的語言學者,來為這種語言注入新的、優美的、巧妙的元素。這種做法可以更好地遵循自發秩序的原則,讓比如說巴蜀利亞最英雄的愛國者所講的那種方言,通過峨眉山大主教的教會權威,成為巴蜀利亞國語標準化考試的規範。
語言可以比作一個生態圈,維持它的正向內循環延續/擴張有三樣元素/能力:

1.造新詞能力,以應對新事物/概念的出現.如果沒有的話很容易借用其他語言,慢慢就被侵蝕了.

2.有自己的標準書寫系統,能我手寫我口,以及作為文字被紀錄下來. 文字的重要性在於能使語言出現在任何媒體/文學. 大部分漢語系語言都沒有/不流行/不統一.

3.有經濟價值,因為學習語言是有時間成本的,如果回報不足就不能令其他人甚至母語者繼續學習.
比方說 連在非英語地區英語的回報都大於成本,所以英語可以不斷擴張
荷語在非荷語地區的回報少於成本,但在母語地區回報大於成本,所以荷語能維持現況
愛爾蘭語連在母語的回報都少於成本,所以怎麼搞都搞不起來.




幾個持份者可以幫一種語言幫助這件事:

1.政府
增加公開考試/公務員考試必修,令其有必然的經濟價值
設立官方語言機構,統一+標準化該語言.

2.媒體
製作該語言的節目,尤其是把新詞/新句子推廣給大眾這點很重要.


但是其實語言是個自然的生態圈,所以這些持份者可以做到的不多.
最後語言的造新詞能力是靠大眾
語言的經濟價值也是取決於使用人口的多少.

一旦形成正循環,例如連企業都在面試中加分/社會對這語言的人材有需求/人們自發使用該語言.這種語言就算成功扎根了 擋也擋不住.
相反形成負循環,政府和媒體能做的真的不多.
最重要的政府。
如果一种语言作为政府工作的标准语言,那么这种语言就会成为媒体、教学、文化和商业出版的主要语言,这样这门语言也就成了该政府管辖范围内人人都要学习的语言。

以色列能够复兴希伯来语本身就是政府从上到下的标准化定制化。想象一下,刚建国时,来自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本身就有不同的语言,希伯来语只是宗教用语,他们在迁出地的语言才是母语,经过几十年的共同生活,变成了一个希伯来语族群。
同样还有各种克里奥语,一旦脱离殖民政府,新政府把克里奥语变成国语,形成了独特的文化。

同样在台湾,北方普通话成为的所谓的国语,强力打压本土语言,据说台湾很多人不太愿意说台语了。
在大陆的各地方言,有年轻人觉得自己的方言粗鄙难听,不愿意说,而普通话有各种电视电影娱乐节目,政客明星都说普通话。
同样粤语也一样,目前这一刻还有香港是粤语的大本营,随着一国两制的毁灭,”爱国者“治港,政府工作语言也很快变普通话,普通话教学将成主流。

总而言之,人口、语音、语法标准、媒体、教学和商业都是次要的、都是变动的,民众也能选择。但是统治你的政府无论你喜不喜欢,大多数情况下都不可改变的,毕竟改朝换代这种机遇要好多年。当这个政府强力推行某种语言时,民众不接受就会遇到各种麻烦,比如日本在琉球推广日语,国民政府在台湾推广国语,法国在奥克地区推广法语,共匪在新疆内蒙推广汉语普通话。只要政府不被推翻,语言同化是迟早的事。
语言同化,本身就是对一种语言的保育,对另一种语言的消灭。
需要保持一定的经济文化水平以抗衡强势文化的输出
或者不与外界联系使用人口自我封闭。

这两个条件一是决定了没有足够动力全面抛弃原本的语言学习外语。
一个决定了没有条件与外界沟通学习外语。
否则的话为了经济利益,
人们会渐渐抛弃弱势的语言,转而学习强势文化的语言。
尤其是当自己母语使用地区的经济条件远远落后于外来输入文化的时候。

我举个例子,十年前,泰国风俗业会讲中文的并不多。
现在呢?有相当比例已经会讲简单中文了。
如果你去到越南北部靠近中国边境,更明显,那里基本都能讲点中文。
当然他们并没有抛弃自己原本的语言,那是他们自己的文化和经济相对还算在一个可以的水平。

在缅甸柬埔寨老挝这些地方,当地年轻人都知道,学好中文进中资或者台资企业,
或者做翻译官或者是个小组长的级别。起码都可以脱离普通流水线工人的行列。
当然日韩语也行,可以进日企或者韩企。
总之就是学会外语可以提高收入。嫁给外国人可以改变命运。
慢慢的越来越多人学习外语,本土语言就渐渐弱势直到消失了。


假如换成某个非洲部落呢?其经济更落后,文化更弱势。
殖民者去之前只有自己的土著语言,文字可能都没有。
法国殖民者去了,
只有给殖民者打工当差,甚至给殖民者做打手,
才能获得更好的收入和地位。
那么慢慢的所有人就会抛弃自己的语言从而学习殖民者的语言了。
非洲讲法语的地区,原本的一些土著语言就是这样渐渐消失的。
綁衣大鴿 信仰只是自己與上帝之間的事.跟其他人沒半毛線關係.
語言就是有一群人在用.那就能延續下去.
一個族群的母語.只要政府沒打壓.他們族群又很習慣在使用.通常能延續.
所以政府在推廣共用語言時.應該也要保護各族群母語.不該打壓方言.
那是人家族群的文化傳承.並且無害.

   政府要盡到告知的義務.讓各民族學習共用語言時也意識到保護自身語言文化的重要.
生当为自由 黑名单 肉身在墙的殉道者
我的观点是

延续发展是需要说这种语言的人进行扩张~

是延续保护的话~只要没有强制不让说这种语言…怎么样都不会灭绝!即使你消灭了基础文字~

古埃及人的语言随着诸位法老早已经被遗忘抛弃

玛雅人的语言是随着玛雅人口灭绝消失

印加人的语言难度太高~加之最简单的欧洲语言入侵被抛弃~
弟大勿勃 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克强 骑珊举身赴精池 精瓶自挂东南枝 (上窜下跳反华的都是共匪分子)
非常简单。

不断增长的人口。如果这人口承载的经济也在不断增长就更好了。

除非文化自杀或者重大灾难,延续下去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蘇格蘭威爾士提倡復興民族語言,然並卵,獨立的愛爾蘭人還不是繼續說英語。因為本來就是他們主動選擇了英語,方便貿易賺錢,反倒是英格蘭人被歧視著改了語言,在幾百年來法語都是英格蘭的官方語言,結果就是今天的德國人比英國人更認識昂撒英語。

港台人是沒有動力說當地語言的,因為中文更好賺錢,即使一時半會因為民族問題換了語言,比如百年戰爭讓改造後的英語變成了官方語言,但更需要小心和平演變。因此,還不如改說英語,更方便大家賺錢,也免遭中文污染。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8-07
  • 浏览: 5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