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人口这一个因素对地方语言的消亡到底有多大影响,怎样区别自然淘汰、人为打压?

香港真正的本土语言是被大量涌入的广府人冲垮的。
上海吴语、广州粤语在不断萎缩。

看到这样的一系列说法:
香港的本土语言是自然淘汰
广州、上海的语言是被打压
因为经济发展,香港粤语繁荣发展。
因为经济发展,广州粤语不断消亡。
因为经济发展,上海沪语不断消亡。
因为经济发展,香港本土语言消亡?

到底哪个是对的?怎么去界定、区分自然淘汰、人为打压?
(语言本身就是人为的产物,何谓自然?)
外来人口、强制普教分别扮演了什么角色?
來閒逛的台灣人 稱呼不討論只會汪的東西狗狗,叫什麼謾罵?
外來人口對地方語言的衝擊這題目
用台灣來舉例再合適不過了

台灣文學的發展在於日治時期
對,台灣在日治時期是發展高峰
所以外來人口不一定是衝擊地方語言
如果政策像日治台灣時期日本總督府一樣
是"日本來台官員也得學當地語言如台語客語"
是"製作當地語言教科書如台語教科書供公務及警察體系學習"
是"各專業教科書翻譯成當地語言"
那這樣的外來人口或外來政權反而會刺激當地語言進一步發展

有興趣的參考下論文
日治時期台灣語教科書之研究
http://rportal.lib.ntnu.edu.tw/bitstream/20.500.12235/93296/1/n069426007001.pdf


懶得看論文可以看照片(影用自活水來冊房)
可以看出日本總督府對台灣語言的態度
https://upload.cc/i1/2021/05/31/Yjqruo.png


或許有人會問
阿客家話呢?
一樣
日治時期台灣的客語教材叫"廣東語集成"

一樣上個論文,想看的自己看
日治時期台灣的客語教材研究 —以《廣東語集成》為例
https://www.hakka.gov.tw/file/Attach/1990/1/311516575271.pdf


其他各類教科書
轉載一下新竹竹野內豐大大的舊文
https://disp.cc/b/163-8UXk


事實證明日治時期的台語期刊,報紙等當時政策下沒有滅絕疑慮
反而台灣文學在日治時期迎來高峰的狀況
用這篇帶過吧
http://dhtlj.nmtl.gov.tw/opencms/period/Period0001.html


反觀後來國民黨在台灣的禁方言禁母語
反觀現在共慘黨在新疆在香港搞的語言政策
呵呵,心態連100年前的日本政府都不如

https://upload.cc/i1/2021/05/31/tsjf19.png

領土很大,
器量很小,
平均起來
叫做"中"國
麦子二百斤 爱自由 为自由 你我同奋斗进取 手牵手
本人倒是认为外来人口对本土语言的冲击没有那么大。
我来自一个经济较为发达的非官话省份,本市的外来人口(XX省打工人口)有自己的圈子,除非是与本地人婚嫁,他们基本上和本地人圈子是“各玩各的”的状态,而且本地人对其有一定警惕性,“我们”和“你们”分的还是很清楚的,“快过年了,管好财物,小心外地人”这种话我从小到大听了至少有几十次。
与外地人婚嫁的确让下一代的方言能力被消灭的可能性呈指数倍上升,毕竟夫妻二人都用普通话交流嘛。但是在我们这样相对保守的省份,还是以与本地人通婚为多。
我认为方言真正衰落的原因是普通话教育,以及方言文化的湮没。推普教育和电视、电影的普通话节目让新一代非官话区青少年之间的交际语言成为普通话,而且学历越高的家庭在家庭内部使用普通话的概率越高,下一代方言能力基本上退化。
与此同时,推普教育贬低方言地位,把人家祖祖辈辈讲的方言斥为“不文明”,还灌输什么“说普通话做文明人”的概念,合着我们这里的祖辈就没文明过?电视节目和电影也基本上看不到方言节目,老一代的方言节目如戏剧又没有人去看,方言应用场景的消失自然导致方言应用能力的衰退。
说起来我见过的某些场景还是蛮滑稽的,在我的省份老一辈一般根本说不好普通话,但在这个推普的大背景下,我还真看到有老年人和孙子孙女用十分蹩脚的普通话交流,那孙辈不会方言估计也成定局了。
沒有中共操控,粵語絕不會被消亡,廣東香港基本上就是中共實行的語言殖民,強制媒體用普通話控制粵語播出時間,學校用普通話,就這兩點足以一步一步毀滅粵語
粤语人表示这个问题非常扎心……
老实说以广东外来人口的数量与比重,加上墙国整体的经济发展,普通话的普及是不可避免也不可逆的了
但是以我自己的所见所闻来说的话,墙国在广东推普的过程应该算有人为打压的因素,用普通话教学无可厚非,但是课外也不允许说广东话实在过分(毕竟我自己成长过程就是上课大部分用普通话,下课了就没人管,现在普通话跟广东话都熟练,完全不明白有什么必要非要管到课外时间)加上在媒体上的舆论造势也极具倾向性(看过新闻有抖音号用粤语视频被封,虽然是个别案例但也很恶心)
简单来说我认为自然发展的话,在学校进行普通话教学足矣……
香港真正的本土语言是被大量涌入的广府人冲垮的。
------------------------------------------------
这说法有什么证据?
在开埠前,居住在香港的原住民说的围头话,疍家话算不算广东话(粤语)?由于地理的原因,开埠前的香港还有客家话、潮汕话、闽南话、闽东话。说广东话的人口数量和客家话、潮汕话、闽南话、闽东话的人口对比是什么?

香港原本是广东省的一部分,直到现在一部分香港人仍称广州为省城、称自己是广东人。香港原住民本身就是广东人,接受省城话应该不会有太多的心理排斥感。

香港开埠后,英国统治下,香港比中国大陆更和平、安定,有更多的就业机会,广府人大量涌入,带来各地口音的广东话,而这些广府人以省城话为标准音,以便交流。
到了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广播电视的发展,省城话作为标准音得到深入的普及,接着广播电视、影视音乐,省城话(广东话)走向鼎盛期。

要说广府人大量涌入冲垮了香港本土语言,不如说本地人不排斥省城话(标准音)并接受了省城话。

现在广州说粤语的人在比例上变少,广州到处说普通话了,可以说以往广州、香港是粤语的两个首都,现在变成了香港是粤语的唯一“首都”。随着一国两制的崩溃,香港沦陷于共匪,香港粤语可能要退出官方场合、教育机构和正式的公共场合,变成一门民间口头语言。
广州、香港毕竟是大都市,越来越多外人进来,普通话慢慢地成了所有领域的主导语言。反而较为落后的地方,如果中山、佛山、江门、肇庆这些地方,外来人口相对少,本地语言仍是主导,少量的外来人口也学着本地语言交流。再过50年,广州香港的人要学广东话,就要去中山、佛山、江门、肇庆,甚至广西梧州学习了。
上海話本來就是吳語區方言融合的產物啊,現在的上海人往上數三代,有幾個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祖籍寧波、蘇州的佔了一大半,還有江北移民,一開始肯定說哪裏話的都有,時間長了爲了方便溝通才慢慢形成了後來的上海話,二代以後的上海人還有多少會講寧波話?江北移民的母語還不是吳語,那些鹽城泰州來的,他們的後代又有幾個會講江淮方言?
還有東北話,東北人都是關內移民過去的,祖籍河北山東河南陝西哪哪兒都有,但是越往北當地方言就越接近普通話,吉林黑龍江說話除了帶點口音外,基本跟普通話差別不大,這在中國推廣普通話之前早就是這樣了。
上海話和東北話都沒有官方強制推行,但時間長了自然就成了當地的共同語,所以說語言就是一種交流工具,移民多的地方爲了方便交流,即便沒有外力干預,人們也會自然摸索出一套共通的語言,哪個地方的移民佔主導地位,其母語對共同語的影響就越大,就像上海人大多來自吳越,上海話就以吳語爲基礎;東北人大多來自北方官話區,東北話就更接近普通話。
中國會以北方官話作爲普通話的基準,主要還是官話使用人口多,南方人口本就不如北方多,還分成吳、粵、閩、贛幾大語系,更何況西南地區說的也是官話,總不可能讓多數遷就少數吧?強制推普確實加速了方言的衰落,但即便不強制,南方方言也註定無法抵抗得了普通話的入侵,畢竟有共同語在,你不可能要求外來移民說粵語,而且你自己也得學普通話,就像會說標準英語的人,有幾個願意去學當地英語的?
方言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趨勢,歸根結底人都是有惰性的,沒人願意費勁巴拉地多學一門語言,又沒什麼額外的好處,尤其是小孩子,他們可沒什麼傳承方言的覺悟,你逼着他學英文就已經夠費勁了,再逼他講方言,反倒容易激發他的逆反心理。
唯一可以讓方言持續發展的方法就是賦予它官方語言的地位,不過在統一的中國這是不可能的了,不管是不是共產黨執政,就算全民公投,方言區那點票根本沒戲。
所以只能期望大粵國、大閩國、吳越國早日獨立,在廣府話成爲大粵國普通話的時候,希望能夠以身作則,不要打壓潮汕話梅州話;吳越國就有點麻煩,到底上海話、蘇州話、無錫話、寧波話、杭州哪個才應該成爲官方語言,搞不好得多倫投票,但這幾種方言的支持者都差不多,實在僵持不下的時候,那就還說官話普通話吧。
方言的没落,时间问题。
毕竟这东西,小孩子要学的东西太多了。方言必然被忽视。
还有一点,两人结婚,异地的可能性非常大。也就是夫妻两个不是一个地方的,方言不一样,交流只能通过普通话,由此,小孩子根本没有学习方言的环境。
United People always leave
我也认为只要不人为打压方言, 外来人口其实对本土方言造成冲击. 因为人都有掌握两门以上语言的能力, 何况两种语言都是中文只是一种是方言. 推行一种官方语言并没有错, 但不需要打压方言.  道理就如同大部分国家都会学习英语但是不会放弃本国语言一样.  官方语言便于全国交流,但是并不会影响本地方言的存续(当然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不打压或者歧视方言的基础上).
而一个现实中的例子就是, 我熟悉的一个城市浙江温岭, 外来务工人员占到常住人口的一半以上.  但是温岭话跟普通话一样一直是当地主流语言, 大多数的小朋友都是温岭话普通话都会, 不像广州很多小朋友已经不讲粤语了. 反而是有一些不会说普通话的长者, 有些时候跟别人交流会不太方便得比划. 

我还记得我小学的时候, 曾经一度学校推行让大家觉得讲方言很粗俗的教育. 让我们觉得说方言很丢脸.  后来到了高中, 因为我的高中是一个教学开放的名校(甚至文科老师会给你介绍一些反贼思想). 那时候有时都有同学课堂上用方言回答问题, 老师也就一笑而过甚至用方言跟同学讨论问题.  现在这样的学校可能找不到了.
在外来人口,强制普教的前提下,基础教育普及程度越高,共通语的普及率就越高。这些地区无需政府过多打压,时间一到自然会形成共通语共识
teaculturetalk 飲茶係我地大粵民國人嘅文化!
97前来香港的捞佬都是学广东话的,甚至深圳在99年以前广东话也是通用的。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谁在控制。
小林财经日本生活 youtube频道同名,欢迎交流
这个矛盾主要存在于中国,日本好像没有这个矛盾。
日本也有不同的腔调,关西腔,关东标准语。但是,语言强弱与经济实力成正比,这样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中国的问题是南方经济强,北方政治强,这种分裂的形势造成最终可能有真正的分裂。
没有科学的书写方案,没有方言教育体系,书本、法规等等一切都是普通话写的,随着交流的增多,方言就算不灭亡,也会逐步退化的。
另外闽南语也非常不乐观,厦门泉州已经被消灭得差不多了。
广府人经常看不起越南人,人家越南因为独立的政治,方音得以保护,而粤语因为没有政治力量保护,节节败退如丧家之犬,大本营被抄,海外粤语被普通话替换估计也是时间问题。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香港還有一些廣西的廣府人,如羅文


🤧👀🤧👀🤧👀🤧👀🤧👀🤧👀🤧👀🤧👀🤧👀🤧👀🤧👀🤧👀🤧👀🤧👀🤧👀🤧👀🤧
语言发展,不必担心,自然地总会有所变化。关键是不要搞文化灭绝。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