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否缺乏职业革命家?

很多人除了坐而论道,写文章呼吁社会变革外,很少身体力行地将自己的理想付诸行动。品葱也有不少嘴炮,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热乎一阵子,冷却一阵子,循环往复。很少有人真正把反共当成一门事业,大部分采取观望、等待,甚至期待习近平径行“加速主义”自取灭亡。太天真太消极太被动了。平心而论,反共以及建立民主中国,不能缺少具有目标和行动纲领的职业革命家。
赤真司 堅守真相
革命也要有革命的本錢吧。心中想要革命的,個人經濟水平都支撐不起來吧。要錢沒錢,要軍火沒軍火,組織起來也會被對方內部分化。那拿什麼去革命?而且單單靠革命家根本沒機會吧,沒有他國介入怎麼可能自我倒台。蘇聯也是因為美國封鎖經濟才自我分裂的。總加速師都已經把中共拉上一條船了,誰下的來?而且中國國內的情況,來了品蔥應該都知道,稍微有一點苗頭就滅了,哪裏給你燒起來的機會。所以逃的逃,躺平的躺平。
ollapse"> 不论做什么职业都要考虑有没有土壤提供
像台湾的那些民运人士以及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中国学运人士
以及目前缅甸的那些革命者
他们在逃跑的时候还可以寄宿到别人家里或者躲到丛林和民地武地区过上能吃上饭的生活
就连警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是因为民间有足够的土壤支持他们能在政府管控的情况下能继续自己的事业

而现在做职业革命家?钱从哪来?虚拟货币?政府什么渠道都能查的个清清楚楚。
逃亡的时候寄宿到别人家?不怕被举报?


站着说话不腰疼就是楼主这种了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职业革命家有可能在推翻中共的过程中,攫取巨大的威望和权力,最终成为另一独裁者,例如毛泽东。
草根出生的暴君,因为能得到部分民众的支持,比靠贵族上台的暴君更加残暴。反而不利于民主化。

要让中共的倒台,只能依靠【底层人民的非暴力不合作】将其耗死。
尽管这个做法漫长而缺乏效率,但却是当前最可取的办法。

更多的政权,不是被革命的先进力量或叛乱的暴民推翻的,
而是在所谓的“爱尔兰式的民主”——千万普通人沉默而固执地不服从、不合作与不守序——的压力下一点一点屈服的。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449874
没钱哪来的职业革命家。孙中山革命靠的是南洋和海外华侨源源不绝的捐款,现在各路民主基金会的钱,加起来够不够养一百个人(仅仅是全职写文章跑政治活动的)?要实际上走地下路线、组织斗争、发展威慑势力,要花的钱就更是海量了,可以看下雇佣兵的买命钱,革命组织里小头目以上的收入不应该比这个低吧。
楼主,革命是要花钱耗费枪支弹药的。没有国家级的财力物力支持是很难搞起来的。共匪花的是卢布,孙大炮花的是日元,真相让人无法直视。孙国父和伟大的党都是卖国贼起家。现在中国民主党要搞革命的话,花美金还是花台币?大家想好了吗?
舋贳 墙内写作者,笔名高簧。推特@writerGaoHuang。品葱备用号:高簧GaoHuang
ollapse"> 王炳章先生是可贵的革命家。转载美国之音2002年8月29日的报道如下:

海外中国民运人士公布了三名异议人士今年六月底在越南失踪的过程,并断定中国政府秘密逮捕了这三个人。但中国政府对此予以否认。


*判定警方诱捕*

旅居澳大利亚的中国工党主席方圆星期四在美国全国记者俱乐部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向公众详细描述了异议人士王炳章等三人在中越边境失踪的过程,并判定他们已经被中国警方诱捕。

方圆说:“我现在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三个人被中共诱捕的过程,因为我既是一个见证人,也是一个当事人之一。”

方圆说,他与旅居在法国的中国工党副主席岳武、住在美国的中国海外民运先驱王炳章以及另一位异议人士张琦女士相约在今年六月中旬在柬埔寨首都金边会面,讨论如何推动中国的工人运动,并且在那里会见一些由王炳章推荐的来自中国国内的工运人士。但是当方圆于六月二十三号如期到达金边的时候,先到达那里的王炳章等三人已经离开金边,前往越南首都河内,并要求他也前往河内,一起在那里会见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

六月二十五号,仍然在金边办理越南签证的方圆又接到王炳章的电话说,会面地点已从河内改到中越边境。方圆提出反对意见,并提醒王炳章,两次改动会面地点很不正常。

方圆说:“这时我感到非常奇怪,因为从金边改到河内就不正常了,再改到边境我感到非常奇怪。”

*最后一次声音*

但王炳章等三人认为机会难得,于是,三人决定启程前往中越边境。二十六号晚上,方圆接到王炳章从边境打来的电话,说已经和朋友见面,但是还有一位重要的人没办法过境到越南,他们准备跨过边境、去中国境内会见这个人。方圆听到后感到情况不妙,要王炳章立即取消行动。但王炳章回答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了民主大业,冒点风险是预料之中的事。方圆说,没想到这通电话竟成了最后一次听到王炳章的声音。

方圆回到澳大利亚之后,中国工党在广西的地下党员报告说,中国当局在广西边境捕获了两男一女,但是无法证实三个人的姓名。与此同时,王炳章的女儿王青燕以一名美国公民的身份请求美国政府的帮助,而岳武的夫人岳爱玲则在法国向越南驻法国大使馆和法国政府帮助查明三个人的下落。

*行为卑劣*

越南政府八月中旬公布一份调查说,王炳章三人于六月中旬进入越南,访问了河内和与中国接壤的广宁之后就不知去向。而岳武的岳爱玲则声称,两天前法国政府曾通过在法国的另一位民运人士蔡崇国转告她,说她的丈夫以及另外两人已经被中共拘押。流亡澳大利亚的中国工党主席方圆说,毫无疑问,王炳章三个人是被中共秘密逮捕的。

方圆说:“第一,从我刚才所叙述的王炳章被诱捕的事实,从国内传来的消息,从法国政府的证实和越南政府的调查,很明显,他们已经被中共拘捕。”

旅居美国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主席王希哲说,中国安全人员有可能越过边境将王炳章三人绑架,但更大的可能是,中共将这三人引诱到中国境内之后,将他们逮捕。他说,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是卑劣的行径。

王希哲说:“我觉得这个事件,相当于19世纪末满清政府在伦敦绑架革命先进者孙中山先生一样卑劣的事件。一百多年过去了,中国政府,不论是满清还是中共,到今天还是一样的黑暗、野蛮,我感到极其愤慨、极其悲哀。”
既然這麼豪言壯語
看不起只會鍵政的傢伙
那就從你自己做起吧
在此等你成功起事的好消息
一个正常人 一名黑暗世界的反抗者
这个是共产党坏人搞出来的词啊。怎么能用在我们正义联盟身上。应该说现在还没有出来为了未来的民主和人权作自己的努力而作为类似工作的一门事业。事实上是没有人以革命作为工作的?谁呢?就是共党。打着受压迫无产阶级的旗子,挑动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乃至于策划冲突。
Hailfreedom steal from the poor,give to the rich
颠覆大国是需要背后有国家级力量支持的,列宁有德国支持,中共有俄国支持,今天要颠覆中国,你去找谁支持?反正美国没有这个迹象。起码得要美国给你打几亿美元,提供装备和训练才有点戏吧,就这样也只能搞搞暗杀,在中共现在的实力面前,很难搞成中共当年的根据地了。马上就会被装甲部队和空军教做人
不缺少領袖,缺少的是群眾

中國有當代革命領袖,上千至万個關進牢房的作家,維權律師,上訪人士,外賣小哥,還有被瘋狂攻擊的Miles Guo,法輪功旗下產業。
沒有的是民意基礎,真正到了自由中文媒體,你看到了,這就是現狀,懦夫排排坐,找個種理由說服自己"加速主義"好,行動都別人做吧,一講實際行動哪怕計劃都縮頭烏龜,自己網絡上打字就是感覺是實際反獨裁了。
日本從美國強行開岸,僅花40年改革成為亞洲強國,靠的是星星點點的各界領袖,多少領袖因為改革被暗殺,多少人因為廢除前特權武士階級遭刺殺,多少人因為辦自由媒體報紙入獄。
希望是有的,建立私人群體----在公開平台募集很多人還有顧忌。
在民運領袖自己辦媒體,自己花錢做VPN,團結美國反獨裁人物,為醫生提供通道的時候,還有那麼多人什麼行動都不做覺得自己高尚的很,天天說攝像頭監控,給自己的懦夫性格找理由,不做任何事情,從不會討論簡單的方式饒開監控,這就是接近大部份人的現狀+少量間諜混淆視聽。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有啊,中共那些人就是職業革命家,天天都在革別人的命,並用別人的命革來的錢吃香的喝辣的
所謂革命本來就不是什麽好東西。底層人翻身做上等人,上等人降格到底層人。這樣只能產生大量暴發戶,是養不出貴族的。暴發戶既有爲富不仁的資源,又有窮凶極惡的性格,是最糟糕的
贵匪那帮人就是职业革命家出身,二十四小时恐怖分子状态,他们之中分两类人,一种是周恩来、瞿秋白这种有阶级背景的知识分子,负责党建、宣传和情报,一种是毛、贺龙这种亡命徒,负责干暴动、绑架、杀人的黑活,后者受前者领导,前者受共产国际领导。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他们之所以有生存空间,并在日后能成气候,一是有共产国际的资助和帮扶,二是中国内部军阀林立,蒋并没有实现实质统一,剿匪往往前功尽弃,各地方只要把他们赶到别人地盘上就算了事,他们可以在各种夹缝和三不管地带流窜并安营扎寨。日本侵华更是帮了大忙,逼着蒋拉起统一战线,匪帮摇身一变成了合法政党,在大后方偷偷积蓄力量,等待日本战败、国民党被打残,他们下山摘桃。

今天的中国,没有职业革命家的容身空间,大数据无死角监控,任何异动都能精准消灭。至于海外的那些,只要中国社会秩序不乱,没有他们的可乘之机。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中国社会经不起那样的折腾,最理想的路径是上层改革,但恁包彻底消除了这种可能,往下就只能等,只能看,看以后会怎么样。
pz221 卡巴司机
中国政局现在稳如老狗,咋个职业革命。闯王当年也是趁着明朝和清军打得火热才能一路打到北京的。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蘇聯沒有職業革命家一樣完蛋了。時代不一樣顛覆政權的主體也會變化。

縱觀歷史革命家只是20世紀初很短的現象, 滿漢合流和分裂, 袁世凱葉利欽才是通常的政權更替辦法
BanzaiCharge 观察 建議 品蔥 改名為 左-品蔥
職業革命家=職業騙子+強盜+流氓。
中國的問題恰恰在於個個都是職業革命家,時時刻刻都想共產別人的財富,以此改善自己的處境。
扛麦无男儿 大熊维尼
w网上发泄发泄完事,革命是要掉脑袋的,即使不怕死也得需要资金靠山支持,就算有了支持在当下的国际环境里中共的影响力依然存在的情况下说不定还可能被联合国给定性为恐怖组织。。。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