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反驳小粉红的逻辑:台湾想独立必须让全中国人民公投,不能自己公投?

国际上一般是怎么看待这种逻辑的? 如果一个地方想独立,必须看全国人民的意愿,而不仅仅是当地人的意愿?

这种话术该如何反驳之?
这属于“权责不符”。
如果这也叫可以的话,那我也可以合理的往外推,中国的前途命运,需要包括中国人民、印度人民、日本人民、韩国人民在内的全亚洲人民来决定;作为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的前途命运,需要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巴西在内的全世界人民来决定🤣
(这不是滑坡谬误,因为有个内在逻辑叫“不可分割”,难道中国是可分离出亚洲和世界的?不能吧)

对了,你们连自己的地级市多管一下自己的县(县级市)就愤怒的要命,
还有那闲工夫还要去管台湾的事情?将心比心懂不懂?

退一万步,你(某中国大陆人)就把台湾当作“一省”,假设你是一个富裕省份的人,你能想象某个富裕省份的前途命运,需要由一些落后地区的人和你共同决定?那些地方的人在你老家没有不动产、没有有工作甚至没有来过一秒钟,但是他们加起来人数比你老家省份的多得多哦,换言之把你老家扒皮剔骨都行,你干不干?

从先例来看的话,萨尔(由协约国托管转为德国管辖)、蒙古(见《人民日报》“民族自决的胜利”)、立陶宛、黑山、魁北克、南苏丹、苏格兰、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加泰罗尼亚(中央反对),这些地方的公投,无一不是只有当地人作出的选择。至于什么“全体人民的选择”,好像除了新加坡被马来西亚踢出去以外就没有什么例子可循。
于万物之中 82ADFB47E974B953FB85CD5426A42B54033FB33D57437ECE2F7A748B0E3AC24AD5435B037F7B0E0628C2E60ECDF604CBA807021658873F0B4DB3CDFA532F516E
这种奇谈怪论还有讨论的必要么,住民自决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基础之一,也是国际上广受认可的通行做法,国际法和联合国不知道在实际案例中运用过多少次。当地事务——包括对上层架构的独立与合并——都只能由那片土地上的定居者自行决定。

当然对小粉红可以这样说,“那么照此理,与中国有关的任何问题也应该由全世界讨论决定,中国人自己不能说了算,因为中国是全世界的一员,必须看全世界人民的意愿,而不仅仅是当地人的意愿”
武田 Nothing be everythings.
八囧说的很好啊。你尽管投票决定,让每个人一人一票,看看中共敢不敢。中共不敢,因为这是开了个投票的头,会埋下种子。
再说了,大陆投票,能影响到台湾吗,能影响到中共吗,都不可能的。中共不会干这种没用的危险事情。就算干了,对台湾也只有好处。
中国人连自己的命运,自己的政治都左右不了,还想决定台湾的命运?
这帮粉蛆的逻辑实在是感人,他妈的连自己村的村长你都公投不了,你还公投台湾总统?
Emmanuels 韭病成医
公投?小粉红对于支国的事,有投票权?
管别国事,借此过过投票的瘾。想都不要想。

如果小粉红的逻辑成立,让支国和美国人一起来投票,取消美国独立,归附于支国。结果肯定是美国投不过粉红与韭菜。这种有什么好跟他们争的。多与人争,与非人物种,浪费时间不值得。
我就獨 五筒?核平?我就獨!
那麼,無論中共國公投出來的結果是獨立與否,要執行民意的話,必須通過台灣省政府or台灣特區政府執行吧,如果台灣省政府or台灣特區政府不執行,那麼中共紀委跟監察委必須追究其責任吧,如果這樣還是不執行,那麼就要出動解放軍強制執行吧,不過問題是在台灣有人看過上述單位存在嗎?

這件事情本質上是被粉紅偷換概念的,在我國語境中的【台灣獨立】,意思是台灣從中華民國獨立出來,因此台灣若要獨立,必須要經過全中華民國國民同意,此處的中國只能是中華民國,跟他國的中共國一點關係也沒有,就算他想要沾上關係,也沒有執行的權力跟單位

不過,話說中共國從古至今到底又有什麼政策是他們韭菜全民公投推動的?甚至中共國有曾經發起公投過嗎?如果從來都沒有,那小粉紅怎麼奢望黨就會把一個跟他們生活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交給他們自己公投決定?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不必要反駁,反正中國也不敢讓全國人民公投,中國不敢讓全國人民想到原來還有公投這個詞匯
那还可以和美国公投呢
毕竟14亿对3亿
然后有用吗?
服。
你这段话能成立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台湾和大陆同属一个国家的情况下,这样才有地方和全国的关系。但是事实是台湾有自己的政府,是不是同属一国各有各的看法,争议很大。所以你这段话的前提并不成立。前提不成立,那么这段话也不能成立。
这就好比韩国有什么事情是不是朝鲜人民也要投个票?人家朝鲜可是觉得韩国也归属于我们。
pixel 遵循框架討論 回答絕不跑題
1. 雙手雙腳支持全中國公投,而且應該有外國觀察員,全程直播以防作弊。
2. 請問上一次公投是什麼時候?什麼單位負責組織的?
3. 請問投反對票的,會不會被實名追捕?

他們有膽量公投,中國就真是民主有望了。
最多也就是有喉舌出來說,我代表十四億人民不同意。

有人反對嗎?
沒有!
沒有!!
沒有!!!
伞兵胡锡进胡BB 原账号 老胡的大哥-胡BB 由于品葱数据丢失 密码曾经更改 索性申请新账号
中国是不是民主需要全世界来投票,中国自己投不算数
在中国大陆境内搞公投?说这个的小粉红怕是要被拘了。紫薯紫薯紫薯紫薯
无心漫谈2 出埃及派
台湾想独立必须让全世界人民公投,不能中国人公投(让印度人口对冲一下😏)
第一,中共会允许大陆进行一人一票的公投吗?
第二,中共1931年独立成立苏维埃共和国,1949年独立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有经过公投吗?
台湾是否独立,只需与中华民国商谈,无需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谈,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本身就是脱离中华民国独立的国家,没有资格参与中华民国的内政。
同理,小粉红能不能做爱,也不能由自己决定,也应该由整栋楼的所有人公投!!!
這講法不就是「別人吃麵你在一旁喊熱」?叫不是在地人參與在地事務,這樣對嗎?

照這樣的想法,既然不是在地人可以參與在地事務,那是不是也可以說「如果中國共產黨想繼續執政,必須看全球人類的意願,而不僅僅是中國人的意願」、「中國是否該繼續統治新疆,必須看全球人類的意願,而不僅僅是中國人的意願」?
維尼愛抽2元散花 新注册用户 一個用正體字的大陸人
發動公投,然後把反對的人票一刪,請去警局喝茶,全票通過,贏麻了
Hailfreedom steal from the poor,give to the rich
你可以支持他,共产党第一个就不会干,谁敢讲就整死谁,共产党不会让韭菜有任何参政权的
無終點之輪船 We might sacrifice our lives for freedom,but it's worthy.
垃圾粉红为什么不敢为人先,让14亿人公投来决定是否通过瓜分自己家的财产和捐献自己全身器官的议案呢?这不是标准的舍小家、为大家吗?是时候践行社会主义道德的时候怎么一个个都成缩头乌龟了?
黑市蝦米 來自台灣
中國什麼時候"居民"也能表達意見了?
能決定事情的"人民"不是只有在"人民大會堂"裡,這位粉紅是嗎?
粉紅韭菜真把自己當趙家人了?
台灣人之所以會誤認為祖先來自中國,用常識判斷也可知道,因為台灣被來自對岸的政權統治最久、完全被矇蔽的緣故。到目前為止,台灣被鄭、清、蔣三個政權統治,加起來已有288年以上,若台灣被荷蘭或日本也統治了288年,今日的台灣人也會認為祖先來自荷蘭或日本。因為300多年來,所有外來政權,都嚴格行「皇民化」政策,不僅日本而已。台灣人必須認識清楚,祖先真正的來源,到底是原住民,還是荷人、日人、西班牙人或閩客。
  目前,學術上的證據已可證明,台灣人是原住民不是中國人。例如,從「戶政資料」及「人口成長」,可以證明台灣人是原住民;而「地政資料」和「糧食供應」則否定了台灣人是中國人。茲分別列述如下文。
  1.從「戶政資料」證明台灣人是原住民
  我們知道閩客來過台灣,但官吏任滿就走、投機客賺飽就走,「羅漢腳」雖不走,但,無後代,台灣實在沒有多少中國血統。台灣人祖先多來自中國的說法,顯然經不起分析、求證。台灣血統主流屬於原住民,不是閩客血統。
  由歷代戶籍、國籍記錄可查證台灣人血統
  檢驗台灣人血統的方法,作者發現有好幾種,用歷代的戶籍資料是其中之一。以下就來檢查荷鄭清日蔣等五個時期的戶籍資料。
  史前時期
  台灣自古獨立不受外來政權管轄,也不屬於任何強權、帝國。因為本身沒有文字,所以,歷史自1624年荷蘭入據後始有記載。但最近的研究發現,原住民中的平埔族全部9大族,至少在4~7千年前就已經在台灣,而高山族的存在,更在一萬年以上。這些事實,有考古資料做為佐證。由此可知,台灣人早在7千年以前就已生活在台灣,比中國傳說中的始祖黃帝更早出現,台灣先中國後,台灣人不是中國人,非常確定。
  荷據時期有戶政登記者就有10萬
  1640年後的「番」口約55萬, 依據台南地區1635年12月18日及屏東地區1636年2月4日的7條荷番協議,約6萬降荷編入戶籍,為荷蘭國籍,1654年降者增為10萬,但是稱為「土番」。
  鄭時歸順的有21萬
  1661年平埔、山胞約有63萬,依據荷蘭降書陸續降鄭漢化者21萬,但仍註明為土番,與歸化的原住民及閩客有所區別。歸入鄭氏戶籍的台灣原住民有12,727戶,估計為6萬人(可能是最初降荷那一批人的後代),稱為民,是台灣第1批的假漢人。
  200多年前滿清把台灣人全改為中國人
  1683年原住民約有71萬,依鄭克塽降表降清入其戶籍、國籍者6萬,稱為民(漢人),與閩客沒有區別,其餘65萬仍註明為土番。雍正 8年(1730) 許良彬奏報台灣番社新舊歸化至少60萬人。1756年滿清把土番改稱社番,1777年社番83萬改稱民,只要原住民歸順漢化者,就視為漢人(見下表台灣人由番變漢的證據)。當時漢化者83萬,不漢化者尚有近百萬,但台灣血統從此被竄改,歸順1個就竄改1個,後代子孫焉能得知血統真相?
  滿清戶籍登記,1811年台灣總人口為194萬,1893年為254萬,這裏面絕大多數是原住民。第1, 真正閩客的戶籍地是中國,若有轉籍也不可能很多,因為來台者多是居無定所的「羅漢腳」,連住所都沒有何來戶籍?所以,台灣戶籍上所登記的,多是台灣人而非中國人。若閩客也記為台灣人口,就重複登記了,不可能如此。第2, 清末台灣人口254萬,這和由清初的原住民數,依已知的人口成長率計算得到的數字相差不多。可見,清末台灣原住民已有兩百多萬,到現在應接近兩千萬,誰說台灣人不是原住民。
  台灣人由番變漢的證據
  年代 府志或奏摺戶口報告辭 出處
  康熙22年(1683) 口 16,820,另八社土番口3,592 台灣府志康熙30年 17,450,另八社土番口 xxx 台灣府志康熙35年 17,773,另八社土番口 xxx 台灣府志康熙40年 18,072,另八社土番口 xxx 台灣府志康熙45年 18,562,另八社土番口 xxx 台灣府志康熙50年 18,827,另八社土番口 xxx 台灣府志雍正 8年(1730) 番社新舊歸化至少60萬人 許良彬奏摺乾隆16年(1751) 民戶并鳳山縣八社土番xx 喀爾吉善奏摺乾隆17年 民戶并鳳山縣八社土番xx 喀爾吉善奏摺乾隆18年 民戶并鳳山縣八社土番xx 喀爾吉善奏摺乾隆19年 民戶并鳳山縣八社土番xx 喀爾吉善奏摺乾隆21年(1756) 土著流寓并社番 660,147 喀爾吉善奏摺乾隆28年 土著流寓并社番666,040 定長奏摺
  乾隆29年 土著流寓并社番666,210 定長奏摺
  乾隆30年 土著流寓并社番666,380 定長奏摺
  乾隆32年 土著流寓并社番687,290 崔應階奏摺乾隆33年 土著流寓并社番691,338 鄂寧奏摺
  乾隆38年 土著流寓并社番765,721 余文儀奏摺乾隆42年(1777) 土著流寓民戶 839,803 鐘音奏摺乾隆43年 土著流寓民戶 845,770 黃檢奏摺
  乾隆44年 土著流寓民戶 871,739 富綱奏摺
  乾隆46年 土著流寓民戶 900,940 楊魁奏摺
  乾隆47年(1782) 土著流寓民戶 912,920 雅德奏摺乾隆48年 土著流寓民戶 916,863 雅德奏摺
  日本依據馬關條約變台灣人為日本人
  依據1895年的馬關條約,2年內不遷出台灣者視為日本國民,根據此約,日本政府做成中國人退去令。1897年馬關條約中國人退去令屆滿時,台灣人口當在254萬人以上,但僅6,456人回中國,足見台灣人之中,真正屬於閩客血統者的確很少。但日人以台灣人所操口音及自報資料為依據,把原住民的籍貫改為福建或廣東,進一步弄亂台灣人的血統記錄。今日台灣人之所以會自認為是閩客,除了滿清的強迫漢化以外,日本的上述錯誤也有很大的關係。
  1945年中華民國非法改變台灣人國籍
  1945年中華民國以開羅宣言做為條約,宣稱台灣已交給中國,就像日本聲稱依據馬關條約台灣已交給日本一樣。但中華民國自知「開羅宣言」是假的,不能做為變更台灣人國籍的依據,所以用自己的行政命令充數,而不敢用開羅宣言。可悲的是,到現在,台灣人拿的是中華民國身份證、護照,卻沒有人去追究其合法性,致令中國人變本加厲的欺負台灣人!
  中華民國非法變更台灣人為中國國籍,逼迫陳水扁、張俊雄承認自己為中國人的依據是「行政院」自己定的命令。那就是,1946年1月12日行政院節參字第01297號訓令,上面寫著:「查台灣人民原係我國國民,以受敵人侵略,致喪失國籍。茲國土重光,其原有我國國籍之人民,自34年10月25日起,應即恢復為我國籍」。陳、張都是在地的台灣人,不知有何感想?聽說陳水扁自認為是福建詔安的客家人、漢人,但作者研究出,他是麻豆社平埔族,不是客家人。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台灣人不要再錯下去了,否則被中國羞辱是咎由自取。
  2.從「人口成長」證明台灣人是原住民
  九成台灣人有平埔或山胞血統
  這個標題似乎很聳動,但卻是事實。原因是滿清據台後,一方面禁止閩
  客渡台以防作亂,一方面化生番為熟番,化熟番為漢人,使在台灣的人真正閩客很少,而假漢人到處都是。
  嚴罰和重稅禁止閩客偷渡
  禁渡的方法是嚴罰和重稅,例如,偷渡被查獲者處罰100大板,船東流放黑龍江,責任區官員降級。合法在台設籍者課以兩倍於中國的人頭稅(稱為丁銀),例如,乾隆元年的「諭減台灣丁銀」中言及,「台灣丁銀一項,每丁徵銀四錢七分;再加火耗,則至五錢有零矣。查內地每丁徵銀一錢至二錢、三錢不等,而台灣加倍有餘」,因此寧可設籍中國流寓台灣。
  台灣人不肯漢化者課重稅
  化番為民的手段也是重稅。歸順番不漢化者繳鹿皮,稱為輸餉,以低價折算,稅負最重。漢化者(薙髮、穿衣)的稅負次之,平均每丁繳谷1石3斗,每石谷折價才3錢6分,中華民國的肥料換谷手法與此相同。這樣算出的稅負每丁只有4錢5分,看起來比閩客的4錢7分還低,好像是優待番人,事實不然。當時谷價,便宜時每石7錢,貴時1兩6錢以上。所以漢化者的丁銀,每人高達2兩。番人為了節稅,只有勤學閩客語言、以漢姓到官廳登記為閩或客,成為國民享受國民待遇。未登記者在乾隆23年及道光、光緒陸續賜漢姓澈底漢化,使台灣的平埔及山胞無一不是漢姓閩、客!
  台灣人不肯漢化者徭役重
  徭役,番人更重,10倍於閩客。雍正2年「藍鼎元與吳觀察論治台事宜書」說,「土番頑蠢無知;鳳山以下,諸羅以上多愚昧渾噩,有上古遺意。
  然皆供辦車輛,策應兵役,以及差徭絡繹,走遞公文,勞苦較民十倍」。
  台灣人不肯漢化者田被搶去餓死
  不管是稅負或徭役,都是番重民輕,訟案方面也是偏袒閩客。道光年噶瑪蘭通判柯培元的「熟番歌」言及此事:「人畏生番如猛虎,人欺熟番賤如土,強者畏之弱者欺,無乃人心太不古!熟番歸化勤躬耕,山田一甲唐人爭,唐人爭去餓且死,翻悔不如從前生!竊聞城中有父母,走向城中崩厥首,啁啾鳥語無人通言不分明畫以手,訴未終,官若聾,竊視堂上有怒容,堂上怒,呼杖具,杖畢垂頭聽官諭。嗟爾番,汝何言?爾與唐人吾子孫,讓耕讓畔明弗遵?吁嗟乎!生番殺人漢人誘,熟番翻被唐人醜?為父母者慮其後!」。
  人口成長模型顯示台灣血統真相
  台灣人為了生存只好忍辱自滅血統以求偷生。根據歷代開墾田畝面積、片斷的統計,古人的遊記、官員的奏摺、學者的研究報告。,作者建立了「台灣人口成長的模型」(見本節末),時間從1624年荷據開始至1995年為止,共371年。模型中,設立檢查點,共有十點。在每一個檢查點,分別估算漢蕃人口,結果是,94.2%的台灣現住人口都有原住民血統。不是純平埔、山胞就是和閩客的混血種,只有5.8%的人口是純中國人。這和一般以為台灣人都是中國人的印象完全相反。現在就逐點檢查,看看為何會有如此令人震驚、翻案性的結果。
  第1檢查點. 荷據的1624年,平埔30萬,山胞20萬,和佬數千人「模型」的第一個檢查點是1624年。荷蘭人在這一年進入台灣,據估計,當時的台灣原住民約有50萬,分別是平埔30萬,山胞20萬。和佬人有數千。
  在1624年之前閩人來台甚少,據荷蘭水手說,那時有許多閩籍移民和平埔族的女性結婚。不過大多數的福建流民是農民,春間來台秋收返回,工作是幫傭性質,流動性很大,多未在台留根。1636年荷人巴城日記也証實,當時在台閩人,向來是無業遊民。爪哇僑領蘇鳴崗留居台南之後,獎勵農業,閩人才開始定居,以種甘蔗為主。1644年清兵入關,1648年兵至福建,不但戰亂而且發生飢荒,約8千人來台,亂後又全數離去,這說明了台灣並不適合「漢人」居住,若有選擇,他們也會離開。簡單的說,他們不認為台灣是他們的家。這和中國人所宣傳、教育下一代的說法──中國人熱愛台灣,是完全相反的。
  荷據時在台華僑佔台灣總人口僅1~2%
  瞭解此一背景之後,讓我們檢視蕃族人口。根據日本學者及台灣官方的估計,是時,平埔族及高山族各為20萬人。人口年增率概以0.7%計算,從檢查點一到檢查點六(1811年)全部相同,這個人口年增率是偏低的估計。因為同時期中國全國的人口成長率平均為1.054%,福建為0.717%,不管和中國或福建的平均人口成長率相比,本模型所採計者均較低,所以蕃口被高估的可能性很小。至於閩客人口,多係農民,仰賴土地生活,其估計係以每甲土地可養活3.3人為基礎,所有已開墾田園甲數乘以3.3,得到的就是閩客人數。
  每甲養活3.3人正確嗎?從檢查點2、7的人田比例中証明正確。另外,從實際狀況來看,當時農作年僅一熟,每甲的年收穫量頂多兩、三千斤稻谷,每甲養3.3人已可能是高估,所以用每開墾一甲代表3.3個閩粵人口不會低估。
  第2檢查點. 鄭據的1661年,平埔31萬,山胞25萬,混合 2 萬人在1661年(第二檢查點)時,依0.7%的人口成長率,山胞應有25萬,平埔38萬。因為鄭軍入侵騷擾的對象多為平埔族,荷蘭暴政的對象亦然故平埔人口僅估為31萬。閩人的計算方面,荷蘭在這年投降鄭成功,留下已墾土地8,403甲,以本模型每甲3.3人估計,應不超過2萬7千,荷據末年則僅有幾千人。荷蘭長官揆一證實了這個估算法正確,也證實閩籍婦人很少,就地娶番婦者很多。因此,這兩萬多人之中有多少是純血的閩種無法分辨,只好以「混合」處理。
  被忽視的台灣
  這些事實,在荷蘭駐台最後一任長官揆一所寫,「被忽視的台灣」中有所記載。他說,當時除婦孺外,台灣有漢人壯丁2萬5千人。依台灣官方的文獻會推定,婦孺應有九千人,合計為三萬四千人。但是這個人口數字扣掉漢人傭工,而土地扣掉平埔人所墾的一小部分後,得到,每甲約當的人田比仍是3.3人或者更少。荷蘭據台的最後一年,漢人則僅有幾千人。
  必須注意的是,荷據時,平埔人仍以打獵為主,農耕為輔,因此需要廣大土地做為天然鹿場。開墾意味著鹿場的縮小,獵獲量當然減少,為了生活必須參與開墾。這個隱藏的現象,到了滿清時代完全顯現出來。可是以中國為主體的歷史,把開墾全歸功於漢人,原住民好像是旁觀者,顛倒事實。所以若一直以官方記載已墾田數乘以3.3做為漢人人口數計算,必然是個大錯誤。此事在乾隆年完全明朗,因在鄭成功時蕃人仍以打獵為主,以墾田甲數換算閩客人口仍屬正確。
  鄭據時華僑佔台灣總人口不到4%
  鄭成功到了台灣,沒收荷蘭人開墾的田園,佔據了平埔人西拉雅族的土地,一部分「蕃人」被迫從所居住的台南新港遷至左鎮及高雄旗山。原住新港以東的一支平埔人則遷往玉井。被中國海盜林道乾所屠殺的是西拉雅族,被海盜之子鄭成功所欺凌致有家歸不得的也是西拉雅族。這一族最先和中國接觸,受害也最深,不知道該族的後代,還記得這段歷史否?或者已經如李登輝評二二八,只向前看不向後看了?回想起來,當時的平埔和山胞加起來至少有62萬人,鄭成功入台初期才有三萬兵,若原住民團結起來,要趕走這個海盜之子並非不可能,歷史總是遺憾的多。
  第3檢查點.清據初的1683年,平埔41萬,山胞30萬康熙22年(1683)滿州人打敗鄭氏,只佔領台南及半個高雄。此時,照人口模型以0.7%的人口成長率估計,山胞約30萬,平埔36萬多,因戰亂關係,平埔只估為35萬。山胞因不受影響所以不予減估。平埔和山胞相加有71萬,這是第三個檢查點。而鄭時總共開墾田園18,454甲,依每甲3.3人估計,閩籍平民應有六萬多,軍人及官員不算。但鄭亡之後,不分軍民或官員,全都被滿清遣回中國,只留下平埔、山胞和平埔女婿。所以,清據初期,台灣全是「蕃族」血統。這些事實,一五一十的記在文獻裏。
  康熙27年至乾隆21年(1688~1756),是閩客移民的決定時期。當時的開墾土地累計甲數為:康熙32年26,460甲,康熙49年30,110甲,雍正13年50,517甲,乾隆9年53,185甲,乾隆21年61,967甲。平均每年開墾數百甲至兩千甲,乾隆年代比康熙、雍正年代多。在閩客血統方面,從文獻得知,直到雍正初年,閩客有配偶者才一千多,其中配偶屬番的還不知有多少。雍正十年開放閩客回閩粵攜眷,直到乾隆初年停止。之後又開放兩次,乾隆26年停止。前兩次,來台眷屬僅有三萬人左右,包括父母兄弟妻子兒女。第三次(1761年止)則僅兩百多人。眷屬來台遽減,顯見當時的台灣已非淘金之地。而接來的眷屬當中,女性必然是少數,這是移墾社會必然的現象,估計在六千至八千人之間。
  在這段移民的黃金時期,閩客婦女來台者不到一萬人,其中,根據記載,還有嫁給蕃人者。就算閩客婦女有一萬,也全部嫁給閩客傳純種,就當時(1756年)而言,原住民人口已有119萬,純閩客所佔總人口比例為2萬比119萬,1.67%而已。1756年之後必然融入98.33%的原住民血統中,台灣有純閩
  客血緣者,實屬鳳毛麟角。有人以為1789年設立官渡、廢止禁渡禁攜眷後,閩客來台人數必然大增,事實不然。第一、1761年開放攜眷僅來兩百餘人,透露台灣非移民的天堂。第二、人口統計顯示,1811年後的成長率,每年僅0.3%,屬於自然增殖,沒有移民。第三、1834、1838年道光重申嚴禁偷渡,而1874年沈葆禎的奏摺指出,「山前一帶,雖蕃息百餘年,戶口尚未充裕,內地人民向不准逾越,近雖文法稍弛,而開禁未有明文」,所謂的廢止禁渡、禁攜眷,只是「稍弛」而已,到1874年止,滿清對解禁仍不放心,閩客血統僅為台灣全體的1至2%應可確定。對於血統有上述輪廓性的瞭解之後,回頭我們再來檢視和血統有關的滿清文獻。
  「台灣省通誌」提及,早在入台前的1656年,滿清為實施對鄭經濟封鎖而頒佈禁海令,「片板不許下水,粒貨不許越疆」。1661年鄭氏據台,滿清更進一步實施遷界,北起遼東,南至廣東,所有海岸地區二、三十里的居民,必須向內陸遷移,堅壁清野,以期鄭氏「海上食盡,鳥獸散」。因此,本來多是光棍的鄭軍求偶更難,除非娶蕃婆,來台平民亦然。而鄭氏移交滿清的田園有18,454甲,依每甲3.3人的估計,意味著可以養活六萬多。但實際軍民只有3~4萬。據聞,這些人是「難民與流氓集團」,對台灣懷著五日京兆之心,和荷蘭時代來台那批初無二致。想成家,結婚對象不挑剔,不結婚也無所謂。因此,娶蕃女或是獨身是最普遍的現象,猶如現在的老芋仔,在台灣留下純漢種的可能性相當低。
  滿清一到台灣就把和佬趕回中國
  即使鄭時移民所傳純漢種,但因滿人來台之後,立即把鄭氏官僚、家眷、軍隊及漢人遣回其國內,斷絕反清禍根,可能一人也不留。據「華夷變態」敘述,1688年的台灣,僅有數千漢人居住。這些漢人可能是1687年偷渡來台,想搶先佔有鄭氏所留下已開墾的土地的那一批粵籍亡命之徒,或者是娶了平埔妻而獲准留台的閩籍移民,或者兩者都有,不得而知。但是可以確定的是1688年時,在台漢人僅數千人,而原住民已有七十多萬,加上禁止攜眷的聖旨,你認為這幾千個漢人即使留下來了,他們的結婚對象會是誰?
  漢蕃的人口及性別比例有如上述,而土地開墾的情形在郁永河的「裨海紀遊」裏,有此記載:1697年時,台南縣佳里鎮以北的平地,全都是平埔人的部落,幾無漢人足跡。可是1693年的「台灣府志」等卻記載著,嘉義縣開墾了8,866甲,這表示了平埔人(洪安雅或貓霧拺等)或被招贅入蕃地的和佬,為了生存,不得不把原來打獵的鹿場、麻地闢為農田,因為他們的人口從荷蘭入台算起,已增加了五成以上。「台灣府志」的此項記載,也證明了前文所說,墾荒不是漢人的專利,把所有開墾農田甲數都乘以3.3計算漢人口確是嚴重高估。因此,我們必須在本模型中扣掉平埔人所開發的才可糾正錯誤。
  平埔族人被學者專家誤解
  文獻會統計,在康熙四十九年(1710)時,台灣的開發,除鳳山、台南、嘉義已完成之外,尚包括雲林、及一小部分的彰化、台中、苗栗、新竹、桃園等地,面積共為3萬多甲;1717年,偷渡滲透的「先鋒」部隊到達台北。郁永河告訴我們,1697年時台南以北,除了平埔人的聚落(稱為蕃社)以外,都是一片蠻荒的原始狀態,開墾不易,不見閩客蹤影。短短的13年間,不但滲入了嘉義、雲林,而且一路北上直到桃園,每個大聚落都有開墾的痕跡,七年之後到達台北。依照中國學者的說法,這是偷渡犯大量湧入的結果。可是他們都忘了,1717年時的原住民人口,估計有九十多萬人,將近荷蘭時代的兩倍,即使中國流民不來,他們的生活空間已經縮小了一半,若開墾全為漢民所為,則平埔的生活空間只剩四分之一。這是假定原住民也是以農為生得到的結論。若他們仍以打獵為生,山胞可能還無問題,平埔族的蕃社因都已被墾完,動物也被趕走,生活空間等於零,他們大部分必然投入開墾。由滿清的記錄上只看到小規模的平埔族遷移,而且還是1744年以後的事來看,平埔人必是留在原地漢化拓荒,因此被算為閩客人口,而事實上是平埔族。因為該族當時的人口有52萬以上,而且土地所權都在他們手上,滿清政府也禁止漢人進入開墾。清乾隆朝巡台御史六十七所繪,「番婦負子操犁圖」、「番人插秧圖」等可為明証。
  閩客無田可墾尚可回中國,蕃人不墾就沒飯吃
  假使平埔族自己不開墾,蕃社的鹿場、麻地,有可能像鄭成功時,被中國來的軍民當成荒地而被霸耕,台南西拉雅族有人退入山中討生活,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除此之外,鄭軍在恆春、鳳山、嘉義、斗六、彰化、台中、新竹、台北、基隆等地侵佔平埔人的土地謂之屯田的歷史,使嘉義的洪安雅族、彰化的貓霧拺、台中的巴宰海、拍瀑拉、新竹的道卡斯、台北的雷朗、凱達格蘭等平埔族人,不得不提高警覺。因為他們還摸不清滿州人的底細,好歹先開墾了以後才有理由佔有,免得鹿場荒著被徵收。因此,這些證據顯示,平埔人害怕田地被沒收才是台灣開墾的原動力,不是閩客。閩客在台灣無田可墾還可回去中國,平埔人若無田可墾就無路可走。因此,中國學者的論點似乎是站在中國政府想強佔台灣的立場做出發點,不是根據客觀的事實做推論,實在使人感慨文人竟也無法保存學術良知。
  康熙時華僑蕃人混居難分,但也佔不到總人口的10%若台地全為閩客所墾,則此時至少應有3萬餘閩客男子在台灣。然而我們知道,從1656年起至1732年第一次解除接眷令為止的76年間,他們除了和蕃女牽手之外,只有光棍到死。這個事實有藍鼎元1728年的「經理台灣疏」為證:
  當時的台灣「自北路諸羅(嘉義)、彰化以上,淡水、雞籠(基隆)、山後千有餘里,通共婦女不及數百人;南路鳳山、新園、瑯嶠(恆春)以下四、五百里,婦女亦不及數百人」。這兩個地區當時已開墾萬餘甲,每甲以3.3人計算,可能的漢人應有3萬餘光棍,因為婦女總數才一千多,約佔男性的3%。97%的男性不娶蕃女不能傳宗接代,娶了蕃女,後代已不是純種漢人而是半蕃。所以我們得到的結論是,若地為蕃所墾,則依每甲3.3人所算出的人口應屬全蕃,若地為漢墾,算出的人口屬於半蕃,都不是漢人,只是這些半蕃因為父親的關係而冠漢姓,如此而已。但是,據瞭解,半蕃及其後代都認為自己是漢人,殊不知身上蕃血可能已有99%。
  第4檢查點. 乾隆前期1756年,平埔69萬,山胞50萬,混合5萬人乾隆21年(1756)是本模型第四個檢查點。這一年,累計土地開墾並無確切數字,只含糊知道21年至27年為61,967甲,因此以6萬甲當做本年的累計開墾甲數。而台灣的總人口,從1756年起才有官方的奏摺被發現(在此之前的人口數,似多只計算已婚成年男性),但只有總數,不分男女、種族,要為台灣血統尋根,必須從總數中去分析。
  這年閩浙總督喀爾吉善有關台灣人口的奏摺這樣說:「台灣府屬實在土著流寓并社番共八萬四千六百一十一戶大小男婦共六十六萬一百四十七名口」。這是目前最詳細的官方資料,男女、漢蕃各多少無法知道。而奏摺上所指的「社蕃」係已歸順的平埔族,未歸順的,以及山地蕃,人口奏摺並不計入。雖然如此,閩蕃人口從本模型卻可分辨出來,那就是:以0.7%成長率估算此時的蕃口,得知平埔族有69萬,高山族50萬。此時的墾地已有六萬甲,乘以3.3,得到20萬(其中屬平埔族開墾換算而得者確定為14萬,剩下的6萬才屬閩客),三族人口共計125萬,這應是當時台灣的人口數,奏摺所報總人口才66萬尚缺59萬,顯然是未包括山胞的50萬所造成。漏列59萬的原因,或許是因當時的山胞只是歸化沒有薙髮,不能編入戶口吧。
  第5檢查點. 乾隆後期1782年,平埔81萬,山胞60萬,混合9萬人公元1782年滿清據台百周年,是「人口模型」的第五檢查點。累計墾田估計為82,967甲。在人口方面,這年清國奏摺所列是91萬。而而本人口模型估算出的人口為151萬,其中平埔81萬、山胞60萬、平埔閩客混合人口9萬多。奏摺所報人口與模型所估計者相差60萬,而此數剛好是山胞的估計人數。顯然,到了1782年滿清奏摺尚未將山胞人口列入。由此可見,當時的山胞只是嘴巴歸化內心不歸化,故滿清未將之列入順民之列。經過上個和這個檢查點的檢驗,證明本人口模型的正確性。
  江八條的犯台理論基礎
  從人口血統分析的過程,我們發現,滿清人口奏摺包括蕃民的事實,最近才被公開。以前中國國民黨的教育是,除了現在住在山上的山胞以外,台灣人都是中國人,中國共產黨也一樣。這兩黨的代表性人物沈君山和江澤民,1992年1月29日在北京的談話內容,證明兩黨的教育成功。沈說,台灣獨立派或許可以稱做台灣民族主義者。江問:「什麼台灣民族主義?是不是高山族?除了高山族,不都是從中國去的中國人嗎?」沈答:「高山族不過35萬,也不搞獨立,現在台灣的居民98%都是從大陸移民過去,但有人認為台灣原來是一片蠻荒之地,是他們祖先開發出來的」。沈、江兩人顯然故意假裝不知道,滿清時的台灣人就是蕃民,台灣的土地是具有平埔、山胞血統者所開發的,不是中國人。
  中國學者害怕台灣人皆蕃
  知道台灣人口就是蕃民的中、台兩地學者的態度又如何呢?刻意淡化、隱瞞。中共「學者」鄧孔昭,在其「清政府禁止沿海人民偷渡台灣和禁止赴台者攜眷的政策及其對台灣人口的影響」的文章中,赤裸裸的說,奏摺的數字包括社蕃的人口,但皆算為漢族人口,他說,為方便比較人口的增長率,暫時不認定蕃族人口。其實,從頭到尾,鄧文都未提及蕃口,故意抹煞。台灣的中國學者也都隱瞞事實,例子很多。有一篇以前述人口奏摺為主體,討論台灣人口的文章上承認,奏摺上的人口包括漢人和原住民,但他的結論還是,「漢族人口在台灣的成長,立下台灣土地以漢族為主的基礎,雖經日本五十年的佔據,也沒有辦法改變這一事實」。他們應該知道,1782年時,平埔和山胞加起來已經超過141萬,漢蕃混雜只有9萬,佔總人口151萬的5.96%而已。由此可知漢族人口是絕對的少數,實不必等到把漢人從漢蕃混雜人口之中分出來就可知道。「漢蕃混雜」人口是由已墾甲數乘3.3得到的數字。本來全數計為漢族人口,後因發現平埔人可能才是開墾的主角,因此以混雜人口處理,再根據事實,把這部分的「漢」蕃人口分開。
  閩客混入蕃地血統難分,但也只佔總人口的9%以下把閩客從與蕃混雜人口之中分開的當時,我們發現有一大片灰色地帶,那就是漢蕃混血兒。混血的事實由來已久,嚴重的影響原住民人口。所以乾隆二年滿清頒佈「戶律婚姻嫁娶違律主謀人罪附例」。它規定,閩客不得與蕃人結親,違者離異,並打一百大板。「蕃俗六考」對漢蕃婚姻的影響也有敘述:「納蕃女為妻妾,以致蕃民老而無妻,各社人口日就衰微」。此處,蕃社的衰微,不就是混血嬰兒潮的明證嗎?這兩百多年前的混血嬰兒潮中的嬰兒,有多少人是當今自稱是「漢」的台灣人的祖先?他們的子孫也和他們一樣,必須娶蕃女才能傳宗接代,使今之在台「漢人」血液成份,有75%到99%的蕃血。
  平埔賜姓山胞不賜姓如何漢化
  有唐山公的蕃孫固然冠漢姓,沒有唐山公者也可有漢姓。乾隆23年對平埔族的賜姓前已提及。對山胞賜姓比較晚,因為山地開發的時間比較晚。山胞賜姓有案可查的是在道光六年(1826)及光緒元年(1875)等。所謂賜姓,就是一種命令,不得不接受。潘姓的「潘」字拆開,有水、有田、有米最得青睞,平埔、山胞皆然。道光六年賜姓桃竹苗地區的賽夏族,姓氏包括,高、朱、夏、樟、蟹、日、豆、錢、豐、潘、絲等。光緒元年賜姓恆春排灣族頭目漢名「潘文杰」。光緒十二年,台中縣泰雅族頭目被賜姓「白」。其他山胞種族可能也被賜姓,只是未能一一收集而已。由此可見,不管原住民有沒有和閩客混血,最慢自乾隆二十三年(1758)起就開始有人冠漢姓,所以光看姓氏很難區分閩客或平埔。1826年之後分辨山胞也開始有困難。既然一、兩百年前台灣原住民就被改裝成中國人,後生的新人類或新新人類,怎會知道原來他們是平埔或山胞呢?
  第6檢查點. 嘉慶時的1811年,平埔99萬,山胞72萬,混合17萬閩客與蕃混雜,但也只佔總人口的9%以下
  台灣人口成長模型的第六個檢查點為嘉慶16年(1811)。當年已墾土地的累計甲數沒有資料可查,不過根據其前後期數字(乾隆21年左右的6萬甲,以及光緒19年左右的36萬甲) 來估計,累計開墾數字為118,057甲。台灣人口方面,其版本有三:連橫的200萬、文獻會的194萬、中國學者的190萬。本模型估出之人口為190萬多,加上澎湖人口6萬後,和文獻會版本較接近。從這個總數來看,嘉慶16年已把山胞人口計入。
  今日之主要鄉鎮係當年開發早
  為何乾隆時不計而他的兒子嘉慶卻計,理由何在?從日人伊能嘉矩所著「台灣文化志」下卷可知,全台195個鄉鎮(鄭、清時稱為堡或里),有169個屬平地鄉鎮,在乾隆時代就已開墾完畢,嘉慶以後所開墾的是南投、宜蘭、台東、花蓮、恆春等山地區域,或距離堡、里較遠交通不便的「蕃地」。依大清會典(滿清法律):「回、番(包括西藏及台灣山胞)、黎、猺、夷人等,久經向化者,皆按丁編入民數」。根據這條清國律令的規定,山胞進入台灣的人口統計之中乃勢所必然。滿州人還算坦白,日本人、中國人等外來統治者故意隱瞞事實,用筆把原住民祖籍登記為福建或廣東,消滅台灣原生血統,使台灣人永遠忘記自己的祖先,好供其驅使。
  原住民薙髮就是漢化
  平埔人在乾隆時就已全部「向化」,是不爭的事實,最簡單的依據有二:一為所住西部平原的蕃社均被開發成堡或里;二為乾隆賜姓。山地人何時全部向化則不得而知。有案可稽者為光緒13年(1888)的14萬8千人,以當時將近有100萬人口的山胞而言,實屬微不足道。嘉慶16年時的人口統計把全部山胞人口列入,莫非當時的山胞已經全數向化?或者只是清國官員好大喜功,把未向化者也列為向化,以向滿州人表功?從1871年的清日兩國交涉可瞭解,原因是官員浮報。當年因有日本向清國抗議恆春蕃殺死在該地發生船難的琉球人,清國大臣毛昶熙回答:「生蕃既我化外,伐與不伐,惟貴國自裁之」。可見平埔人投降了滿清,而山地人沒有。中國向以繼承滿清為理由,主張對台有主權。但若中國有權繼承滿清,台灣人為何不能收回被滿清所侵佔的土地?何況滿州人早在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就將台灣讓給日本,中國有權繼承並非事實。
  平埔族並未遷到山區而是留在故土
  談到平埔人,他們也不是全部投降滿清。台灣西部平原本來都是他們「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或為鹿場或為麻地,都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開墾之後,必須以農耕為主,打獵變成休閒活動。過不慣新的生活方式,或因拒絕漢化受到政治迫害者往山區遷移。除前述受中國海盜林道乾,鄭成功迫害的西拉雅族大遷徙之外,1744年前後,這些人的後代有的遷入高雄縣的杉林、荖濃、甲仙,把原住於此的山地曹族趕向深山;有的遷往玉井;有的遷往埔里。這是台灣南部的情形。在台灣北部,1709年「漢人」進入之後,並未有平埔人遷走的記錄。在中部有些遷往埔里、宜蘭,再遷羅東、花蓮。台東的平埔人係在1829年,由屏東枋寮越中央山脈而到此。這些遷移的規模都不大,多者千人,少者百人或數十人,守著原住蕃社或鄰近地區者居多,可能有九成以上。可見平埔人「務實派」多,「基本教義派」少。由於平埔人不搬家,故西部平原的血統仍舊以平埔為主流。怪不得今日政壇上務實者多,基本教義派少;獨派少,而維持現狀者多。以平埔血統為主流的現象,說明了在文化上他們被中國人強制同化,在血液上,漢人卻被平埔或山胞溶化,無知且虛榮的平埔、山胞後代,竟自稱是中國人。
  第7檢查點. 光緒的1893年,平埔133萬,山胞97萬,混合24萬人馬關條約的締結前兩年(1893),是第七檢查點。當時清國檔案所示,累計墾田為361,417甲。人口統計為254萬,全部計算為「漢人」,但由本人口模型分析得知,平埔、山地人為230萬,「漢」蕃混合者的總數才24萬,純「漢」人口可能已經找不到了。
  由當時累計的墾田36萬甲,人口254萬計算,平均每甲可養活7人多,和本模型的計算基礎每甲3.3人相較,扶養力超過一倍有餘,是很明顯的錯誤。經查發現,這36萬甲在日人接收後清丈的結果是77萬甲,254萬人除以77萬,約得3.29,證明每甲養活3.3人,直到清末仍然不變。
  日人查出清末台灣隱藏性田地41萬甲
  清、日兩國對台土地資料所以有如此鉅大差別,原因在於清國禁止其民進人台灣蕃地,而當時台灣無處不是蕃地。滿清的土地登記只是對偷墾或蕃墾的追認,離平埔蕃社較遠之地均視為蕃界,免稅,不計入開墾田園。康熙61年(1722)第一次立碑在「非蕃界」四周,禁止閩客(或混血半蕃)越界入墾蕃地。隨時間的推移,蕃界越墾越多,界碑不得不向原蕃界移入,產生新界線,蕃界越縮越小。如此前後數次,直到乾隆55年(1790)。當時乾隆發現只有3,734甲越界開墾沒有申報繳稅,可見未申報者到乾隆末年仍舊很有限。本模型以滿清登錄的土地甲數換算成閩客移民,只計算到嘉慶16年(1811),所以,縱有誤差也可能只在10%以內,對依此估計出來的閩客人口的正確性影響不大。1811年之後人口成長遲緩,年成長率只有0.35%,顯示移民不再,新增墾地應是在地人口開拓,不是閩客移民,所以不再依據開墾甲數換算移民人口。1811年已開墾農田,估計有11萬8千甲,以此算出之閩客蕃混雜待分者38萬人,與總人口核對後應是24萬。
  閩客無別於蕃,但也只有總人口的幾%
  根據以上的分析,台灣的人口當中閩客所佔比例甚微,為何史籍所載清初就有數十萬人來台?若這批移民以90萬計算,到現在其子孫就應有2,100萬,真的如江澤民所說,除了2%的山地人以外,台灣人都是從中國過去的中國人了。到底問題出在那裡?主要是閩客來台多為流動人口。典籍記載,因滿人不准閩客來台定居,所以粵籍流民來台只能扮演傭工的角色,「饑來飽去」,「人眾不下數十萬,皆無妻孥」,「春季赴台耕種,秋收回籍」。閩籍來台較早,和蕃女婚配而有田可耕者不少,但羅漢腳更多,強者為盜,弱者為偷。所以,從康熙35年(1696)起到光緒14年(1888)為止,不到200年期間內,發生了73起民變及械鬥,其中以朱一貴和林爽文之亂規模最大,查看事平之後叛亂犯的供辭發現,皆為單身男性,林爽文除外。
  第8檢查點.日據末1943年,平埔315萬,山胞230萬,混合58萬人日本投降的前兩年(1943),台灣的人口為603萬,平埔315萬多,山胞約230萬,閩客蕃混合58萬多。所以,若把閩客蕃混合的部分全算為純閩客,則閩客血統最多也僅為總人口的4%。事實上,閩客因長期的陽盛陰衰又和原住民族混居,混入台灣人血統是必然的。這是第八檢查點的情形。
  這時的平埔加山胞應有545萬,可是在日人的統計只出現山胞沒有平埔,而且只有16萬。在1935年的人口普查中,還有生番15萬、熟番5萬的字樣,其餘標示為福建系人和廣東系人,可見平埔(熟番)人為消失之快。其實不管生番、熟番、福建系、廣東系,主要構成人種都是平埔和山胞,只因賜漢姓的滿清政策成功,連精明的日本人也被瞞過了(或者故意愚民,使台灣人不知自己是在地血統,而接受日本外來民族統治)。以訛傳訛的結果,到現在知道自己真正祖宗的台灣人百不得一。
  閩客血統巳全部蕃化,疑似閩客人口最多4%
  1943年日本據台最後一次的人口統計指出,設籍台灣的中國女性有1萬8,男性3萬3。1949年蔣介石兵敗逃難到台灣,跟隨他一起來的中國人,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好像有200萬軍民。事實上沒有。
  1943年設籍台灣的中國人,大都不住在台灣,只是為了拿日本護照,回中國後,在日本租界及佔領區享有國民待遇,並且顯示,是比中國人高一等的「台灣籍民」。就像現在有許多三流國家的人民拿外國護照的心理一樣。雖然「台灣籍民」不在台灣定居,不影響台灣血統的成分,但為了保守起見,仍將之入考慮。
  第9檢查點.蔣據1956年,平埔412萬,山胞301萬,混合 209萬,(中國人94萬)第九檢查點為1956年,當年的「台閩地區戶口普查」指出,在台中國人只有94萬,包括軍隊,及大陳撤退的難民。這裏面,女性只有21萬,因此不少老芋仔必須往山上找配偶,否則面臨絕後。事實上,有相當多的蔣軍像當年的鄭軍一樣,娶蕃女以傳嗣。
  第10檢查點.李政權1995 平埔951萬,山胞694萬,混合 358 萬,中國人124萬最後一個檢查點是1995年,平埔951萬,山胞694萬,混合 358 萬,中國人124萬。其中,有關「中國人」血統的計算,係根據前一檢查點(1956年)依性別析出之難民數,加上日據時代「滾存」的「台灣籍民」,男女配對之後,依2.165%成長率核算,可能的龍種有155萬。若考慮到實際上可能有一成以上的龍女,下嫁蕃人或半蕃的台灣人後代,則純種中國人在今日只有124萬,佔總人口的5.8%。至於閩客蕃混合部分的358萬人,因從1683年起累積計算,前後已有300多年之久,推定已經混血。
  前述「中國人」是以國籍為準,若以血統的標準來看,「中國人」必須是真正的漢人,生長於黃河中下游,河南、河北、山西、陝西四個省份,俗稱中原地區。從這四省逃難來台的難民,依據1956年的戶口普查,女性有3萬5千,男性5萬3,但只能配成3萬5千對,其後代才是純粹的漢人。這樣配對繁衍出的真正漢人只有9萬7千,只佔總人口的0.45%。而這些人的血統是否純漢種仍有很大的疑問,因為中原在四千年來一直為外族統治,中原血統非漢可能已是不爭的事實。
  漢人的血統由漢人自己去尋根,台灣血統的今貌為,平埔和山胞合計達1646萬,佔77.4%的總人口數;閩客蕃混血358萬,佔16.8%,台灣的現住人口中,有94.2%,不是平埔就是山胞的後裔,和沈君山、江澤民所言,除了2%的山地人以外,台灣人都是中國人的說法完全相反。只要你的祖先在清據時就來台灣定居,那麼你是蕃族後代的能性非常高,例外很少,唯一的差別是蕃血百分比的高低而已。在台灣只有全蕃和半蕃之別並無閩、客之分。
  結論:葛天之民被歐亞兩洲土匪驚醒
  從七千年的台灣歷史來看,平埔和山胞悠遊歲月六千多年,近四百年才受到外界的干擾。荷蘭、鄭成功來把他們的土地奪去,使他們學會了耕種。等滿清趕走鄭氏及所有閩客之後,在台南、高雄的平埔先祖,趕快把鄭氏遺留的田畝接收過來,台南以北的平埔則開始墾荒,惟恐不開墾,滿州人會像鄭軍來把他們的荒地佔去屯田。這是人類生存的本能,也是台灣全島開發的原動力。可是以漢族為中心所寫的歷史,卻說台灣為漢人所墾。然而對照中國所稱開墾出的堡里名稱,正是昔日平埔人所居住的生活領域。一直到滿清中葉所墾的195堡里,個個莫不如此。
  例如,台南新化,鄭成功之前稱為大目降社,鄭氏開墾後改為大目降里;西螺社改為西螺堡;南投社改為南投堡;八里坌社改為八里坌堡;大雞籠社改為基隆堡等等。從舊社名就可知道新地名原來是什麼族人的土地。其他例子還很多,大部分和原始社名不同,不能一望便知其由來。大概這是外來政權統治台灣的共同手法吧,目的在使平埔人忘記自己是誰。國民黨外來政權也一樣,來台後拼命把地名換新,好讓台灣人忘記自己的歷史。
  西螺、南投等等是昔日平埔社名為歷史留下見證平埔人選擇蕃社為開墾地點實有其理由。第一,離住所近。第二,因為是蕃社,交通必然比較方便,運送笨重的農產品不成問題。離開蕃社就是一片蠻荒,徒手走路都有困難,況且運送笨重的農作物。我們知道,乾隆末年,台灣蕃社大致開發,共195堡里,10萬甲土地。很顯然,乾隆後的開發,必然由這195點,向每一點的外圍發展,開墾到那裏,路就築到那裏。不管是點內或點外,土地多是平埔人的,原屬番界,開墾不由平埔人主導根本不可能,閩、客實居於被動地位,只能偷墾,因為滿清禁止漢人入墾。漢人進入蕃地的最主要方法是娶蕃女而得到土地,其次用騙的。但用這些方式得到的土地,和總面積比較起來仍是少數,而且以閩籍所取得居多。所以,古書記載,閩籍多有妻,而粵籍無妻。
  1790年代台灣可墾之地已墾完淘金夢斷
  支持這個看法的有力證明是,1732年藍鼎元所寫的「粵中風聞台灣專論」。他說:「廣東潮、惠人民在台種地傭工,人眾不下數十萬,皆無妻孥」。另外,「論治台灣事宜書」中也提到,粵籍赴台當傭工者,每村落聚集千人或數百人。應是替平埔或平埔的閩籍女婿打雜。在此必須挑出一個重要的問題:當滿清禁止接眷的命令仍舊有效時,為什麼閩籍移民有妻,而粵籍移民無妻?假使閩籍有閩妻,粵籍必然也會有粵妻,一有一無的情形,唯有閩籍所娶的是蕃妻才有可能發生。此事證明了台灣血統以原住民為主流的結論無可懷疑。
  在這個前提之下,大福佬沙文主義變得很荒謬。因為在今日的台灣,不但是和佬,連客家也要到5.8%這一小群的「中國人」中去找才有,其餘的94.2%都有蕃血,真正的和佬寥寥可數,那來「大福佬沙文」。但願山胞不要妄自菲薄,平埔族趕快找回自己的祖宗,有蕃人血統的假漢人也不要因染蕃血而自卑。
  種族沒有尊卑,人格才有高下,唯有自尊人家才會尊敬你。
  統治者
  荷 鄭清日蔣
  公 元
  1624166116831756178218111893194319561995
  1成長率  0.7%  0.35%1.74%2.1%2.165%
  2官報人口
  66
  911902546039232130
  3累計墾田  0.81.86.18.2 11.877.7
  4平埔族 30(38)41698199133315412951
  5山地族 20253050607297230301694
  6中國人  124
  7混 血 2059172458209358
  *混血兒比率 3% 4% 6% 9% 9.5%
  * 若澎湖計算在內,則1811年之官報人口為194萬。
  說明:
  1995年根據上表資料算出的結果,台灣人口之中,純平埔族血統應有951萬人,純山胞血統694萬人,純中國人血統124萬,混血358萬人。但實際上只有124萬的中國血統係跟蔣介石來台可確定是純中國人之外,平埔、山胞共同生活在台灣已有五千年,必然混血;閩客單身來台和平埔、山胞雜居也有三、四百年,純種閩客實在沒有。平埔族已自我消滅,純山胞只有30萬,今日的台灣住民顯然是混血種,不是和佬人,也不是客家人、平埔人,對自己最恰當的稱呼應是台灣人。
千手柱間 新注册用户
选自己国家主席的时候都没想着要投票,台湾的事情开始想投票了?
条纹韭菜for_new 注意心理健康,反共别反出毛病来
?先让他们一票一票去选出下一届一尊,让他们选出的下一届一尊去决定要不要梧桐。
人台湾都一人一票最后选出蔡英文,蔡英文决定稳固台湾的独立地位。这是台湾能做到的。然而小粉红做不到。
做不到的就别在一边瞎嚷嚷。
螞蟻 新注册用户 生命就應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直接嗆他如果中國人能決定台灣的未來,那為什麼不能選總書記或人大
投票的意义就是为了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

大多数人当然指的是当地人的利益  和别人有什么关系 这还能无限扩大的?要这样 以后什么事情都可以用所谓的哲学 “万物之间都有内在联系”  任何事情都弄个全球公投好了。   

中国是不是应该删减核武器 —— 影响全世界利益 全世界公投才行
中国是不是应该让gcd下台 —— 影响全世界利益 全世界公投才行
习近平一边打压美国一边把女儿送去哈佛大学 哈佛是否应该接受 —— 影响美国利益进而影响了全世界利益 全世界公投才行

怕是傻了吧  

加拿大魁省独立投票也是当地人投票  你听说过全国投票的? 其他人有什么资格?
对于这种“分裂加拿大”的行为   加拿大政府官方解释是 这次投票更好的监督了政府。督促政府努力更好的为当地百姓服务。 

再说回来 对中国来说  无论是当地人投票还是全国投票 都是没意义的。
tw当地人投票   100%不会要“回归”的  中国100%不承认。  说一些什么诸如 台独势力必将被粉碎  xxx必将成为历史的罪人 这种让人听不懂的话
至于全国投票嘛   1 不现实  2不可信。  谁敢投票支持台独?就像当年改宪法终身制  有人敢投否决票? 这种白色恐怖下的投票有意义?

所以小粉红说的什么需要全国投票纯属放屁   甚至没有反驳的价值。
看全国的意愿 是放屁
全民投票 也是放屁
真是令人作呕的蛆
kazami 新注册用户 臭菌屁
小粉红和僵尸ai机器人没区别有必要在意他们的想法吗?,台湾只要提高武备,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争取国际地位就行了,当然把吃里扒外的国民党彻底局
反清复明2017 江湖剑客
你共匪就是中华民国的叛贼,在法统上没一丁点合法性。要公投也是中华民国把共匪就剿灭之后再全民公投。
BanzaiCharge 观察 建議 品蔥 改名為 左-品蔥
沒有問題,民主的本質就是這樣,少數服從多數,多數人暴政。小粉紅對於民主的理解都比品蔥反賊要深刻的多。
当年当年蒙古独立也是蒙古人公投的结果,先不论公投是否可行,哪怕在列宁党视点下,地区独立也只需要当地居民公投授权即可。
基本上公投不會一次只投一個議題,太過於浪費成本。或許可以跟他們說要多幾個議題才能合併台灣議題舉行公投,讓他們來提案其他幾個社會議題,把他們的注意力轉移到中國社會自身的問題上。
        另外我記得公民才有身份參與公投,但中國內地人是不是沒有公民身份啊?兩岸三地中,擁有公民身份與投票權的是不是只有台灣人啊?如果是這樣,那麼所有的議題都由台灣人來公投決定就好了欸!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从国际上找不到援助,因为整个国际都在对这个基本人权进行着极为严重的侵犯。

反驳只能从道德上反驳,人是如何为主权的个体的,社会又是如何是各个独自的个体的集合。不过我对这个话题的前景很悲观。
王殿海 灰名单
如果公投的话 地球上只有印度和支那两个国家 考虑到印度国大党对基层控制力度远逊于支那共匪党 因此印度实际人口没上户口的黑户应该远多于支那共匪沦陷区黑户数量 而一旦哪个国家人多就可以合适合理合情合法吞并全世界所有国家地区的领土 印度国大党应该会不遗余力的把这些所有没上户口的黑户都找出来上户口 这样支那应该会并入印度 台湾也应该是印度的 全世界只有印度一个国家了
外蒙古独立也是外蒙古人自己公投出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也承认蒙古国了吗?
你就看粉蛆们每天忙着粪坑卧槽,痛苦并傻乐着。😅
这没有逻辑,霸凌不需要逻辑,霸凌只需要拳头。这事从来就不是讲逻辑,而是要讲拳头的。
a45298 熱愛自由的人們,就該互相照顧。
以此類推,那中國出售大樓公寓的產權也需要經過管理委員會同意囉?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話,那又憑甚麼來這樣要求台灣呢?
公投罢免一只麑 非活跃用户
已隐藏
jackonpc 迷路但大脑清楚
这个很好反驳呀。就让中国大陆自己的事,都先进行国际监督下的公投了,有了投票经验,再和台湾商量是不是要公投。台湾人家一直是公投决策的。
Tomohiro 自由万岁
联合国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第一编
第一条
  一、所有民族均享有自决权,根据此种权利、自由决定其政治地位并自由从事其经济、社会与文化之发展。


https://www.un.org/zh/documents/treaty/files/A-RES-2200-XXI-2.shtml
ON5Y8emIb 新注册用户
全民魁北克独立公投的前提是魁北克是属于加拿大的
台湾就没有一刻是属于中共的
所以台湾人支持克里米亚公投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吗?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我邏輯有點亂,我感覺若是此命題爲真,那麽下面的的逆否命題也應為真? -
台湾想独立     必须       让中国人公投
台灣人公投   才能決定   中國可以統一。

也就是說,按他的邏輯,台灣不能決定自己是否獨立,那麽反過來,台灣是否應該回歸,也就是由台灣人自己説得算的……?
有太多的吐槽点,小粉红智商越来越弱智了。首先公投是在墙国法律体系中并不存在,它是西方民主制的特点,可以表决领土争端,修改宪法,罢免书记,官员等。我就搞不懂了,小粉红天天骂西方民主,为什么偏偏要学公投?可以学公投啊,但是请开个人大会议通过公投的宪法再说吧,看看中共愿不愿意搞公投法啊。
ChernayaLiga 新注册用户 自由意志
自己都没有投票权,怕不是只有中央政治局的元老和人大这个花瓶国会投票,没有X3直接让台湾直接变香港。
你问问他们村长换人时他投过票吗?他见过选票是什么样子的吗?投共了还想公投,痴心妄想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1-23
  • 浏览: 6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