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有必要改變用語造成的認同綁架?改用中華人,支那人,Chinese,漢族,但不是中國人(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曖昧的說法?

你討厭中華人民共和國,於是他們說你討厭中國,討厭這個國家,甚至連帶著說你討厭文化出身。
實際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中華文化,還有各個族群的文化(漢族、滿族等等)不能含混。
我是華人,我厭恨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我仍舊想念中華人民。

是中國人,不必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可以是中華民國人,或者未來的中華民主共和國,中華聯合眾國,這個和是不是華人,是不是愛華沒有關係。

香港人愛華,但沒有必要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如同漢人愛華,沒有必要認同滿清。

建議反抗認同綁架,逐步捨棄我愛中國的說法。我愛中華,我是華人。如此。

國可以易主,但是華人不會亡國。中國解體不等於中華解體!

華人治華!
反對共黨治華!

愛華主義!
自古以來只有漢人的說法,沒有漢族的說法。金代把漢人、遼人和南人區別開來,指的是三種不同的狀態。遼人指的是過去遼帝國統治的那些地區,包括燕雲十六州和燕雲十六州以外的農耕居民,他們其實按照唐代的標准來看,恐怕還算不上是夏人,甚至算不上是魏晉衣冠的體現者,為什麼會在後來的契丹人手裏面得到一個“遼人”這樣不同于“國人”的稱呼,這就涉及到非常複雜的認同糾紛,跟唐帝國、高句麗和渤海的認同政治都有關系。南人在女真人的體系中間,也不是後來蒙古帝國所謂的江南地區的人,而是在三元政體之下由汴梁的行台管轄的那些人。在這兩者之間剩余的那些郡縣制居民往往被稱為漢人,這個“漢人”是一個文化意義上的稱呼,從種族、血統來講也是五花八門的。

明代的居民一般來說不用漢人這個稱呼,他們自稱和被稱都是用吳人、粵人、楚人、贛人諸如此類的稱呼。明末的結黨很明顯的反映出他們的文化共同體是在什麼地方,什麼楚黨、吳黨諸如此類的黨派。入清以後所謂的二元體制,實際上是在清朝後期才被人發現的,清朝前期實際上是一個多元體制,同樣也不使用漢人這個稱呼。清朝晚期出現漢人這個稱呼,主要是太平軍起事以後,跟太平軍對立的湘軍集團為了在清廷內部爭取更大的官職任免權,采取的策略跟現在香港泛民采取的策略是差不多的,他們一定要說太平天國是打着大漢衣冠的口號來複辟的,所以大清為了防止大漢衣冠的複辟理論,必須對他們所代表的儒家士大夫勢力做出讓步,也就是分給他們更多的官職。其實這個說法是不准確的,太平天國出的第一手資料是基督教邪教味很濃,白蓮教味、民間宗教味很濃,但是儒家性、華夷之辨的說法幾乎找不出來。這些說法在左宗棠、曾國藩這些人手裏面倒是非常發達,因為他們在儒家學術上講,本身就是王船山和明末各大儒的後代。即使從學術理論方面來看,湘軍、淮軍和附屬湘軍淮軍的這幫知識分子,才真正是近代所謂的漢族文化民族主義的始作俑者。太平軍那些人反倒不是,他們倒比較像是西洋化或者波斯化的基層群衆。

此後幾十年,由于清廷內部的官職任免權的鬥爭日益激烈,在野的知識分子才進一步發明了炎黃子孫這個說法。發明炎黃子孫這個學說的時候,已經是在1905年以後東京留學生的時代了,是東京這批留學生提出了各種關于大漢天聲、大漢民族和滿蒙內亞入侵者對立的種種概念,時間已經是比暹羅人和印度人搞民族發明的時間都還要更晚一些。也就是在這個時代,原先從漢到清一直沒有被人重視的黃帝、炎帝這些族群神話,以及長期作為反面教材的洪武帝、漢武帝這些人物,才被拿出來做民族發明的素材。如果說有漢民族這個說法的話,那就是清末民初的這幫皇漢黨人,他們在同盟會和革命黨中間占據了相當的比重。但是我們也不要忘記,這時候的這種民族發明是相當混亂的,最初最積極地主張排滿和泛漢民族主義者的這批人,同時也是湖南、巴蜀、雲南、廣西這些地方第一批地方民族主義的提出者。他們在前後非常短的幾年時間,也就是三、五年之內,同時支持湖南、雲南這些地方的地方民族主義,反對大中華民族主義;另一方面又主張他們稱之為是大漢的小華夏主義,以這種小華夏主義為武器,來反對滿蒙主張的大中華主義。他們只有在一點上是可以確定的,就是他們反對以滿蒙為代表和以袁世凱為代表的大中華主義。

但是這種建構有沒有深入到基層,深入到使用比如說湖南語或者是巴蜀官話之類的基層群衆當中,是非常可疑的。直到三十年代以後,教育開始普及以前,這些地方的方言作者主要是依靠民間謠曲來維持自己的認同。這些民族發明家對他們的影響可能,第一不如當地傳統的民間宗教的傳承人,像天師、巫師之類的人,第二不如新傳進來的基督教發明的那些方言文學。可以說,五四新文化運動之所以要重新搞一套國族發明的東西,很大程度上就是感到他們自己在這方面的缺陷和認同的壓力。現在我們看到的這一段時間的曆史基本上是由極少數文人記錄下來的,我們很容易因此誇張它能夠代表的真實層次和真實範圍。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同志,"中華" 真的有這麼好嗎?中華民族真的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偉大民族?還是長年以來的教育給同志帶來的假象? 

建議同志可多閱讀網路上一些論述 "中華民族" 的文章
這邊推薦幾篇劉仲敬先生的訪談,有時間的話可以瀏覽一下,有助於破除大中華的迷思

文明的灰燼 - 中國在世界的位置

明鏡訪談劉仲敬(20170626):何謂中國?

中國之困 - 選自2014年與馬勇教授的對談
[url=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16407][/url]
[url=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16407][/url]劉仲敬《滿洲國》:為什麼蒙古人、滿洲人和共產國際都需要「中華民族」意識形態?
[url=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16406][/url]
[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中國之困-312be34f886e][/url]劉仲敬《滿洲國》:如果我們用發明「漢族」的形式,發明一個「拉丁族」

[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中國之困-312be34f886e][/url]
[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中國之困-312be34f886e][/url]
为什么?你就那么给共产党面子,让中国人变成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意思?中国这个词已经很久远了。有理性的人不应该被他人左右。遇到和我意见相反的,我会说我爱中国不爱党。然后没必要说下去了。我不管你说共产党绑不绑架这些词汇,在我眼里他就不是那些意思。我也不怕别人误会,因为那是别人,和我没关系。
党国中华一体化,要么都接受,要么都反对。
v2077 专注科技和人文关系,除了个人隐私,百无禁忌瞎聊者。
不主张此类做法,既然中国共产党企图绑架诸多词汇。每个玩cs都知道,恐怖分子劫持人质的时候一枪打爆头好了,没必要乱枪扫射伤到人质。

所以你们为什么不敢反抗此类绑架呢?而是要搞费时费力语言分化行为呢?

不敢反抗,你懦弱,不敢反击,你弱鸡。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你有斯德哥尔摩症,爱上绑架的劫匪。我的做法:一瓶燃烧的莫洛托夫砸过去。
學英文吧,不然你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中共绑架了很多词汇,像是和谐,稳定,发展。我一听到这些词汇我就PTSD发作浑身不舒服,好像感受到了有人在中共的监狱里嘶吼、记者被殴打吊销记者证,以及被污染的地下水和空气在腐蚀我的健康。

但是!如果每个被中共侮辱的词汇我们都要抛弃,那么我们以后都没法用汉语表达自己的意思了。
如果品葱能长久存在的话,我们就能慢慢地把这些词汇的解释权夺回来,至少在品葱里不会有很大的歧义。支那这个词明明有中国/大陆可以替代,那些支那不离口的纯粹就是寻衅滋事,别跟我说什么古印度发音,你是考古学家在跟大家显摆吗?

中国也算是个中性的词汇,古代就有。现代的中国也能解释为中华民国,用中国这个词去怼勾结苏联分离中国的反政府武装中共也很有用。

但是对于常规国名,我觉得用中华替代比较好:华这个字有文化文明的概念,中就是纯粹的地理概念。以后的拉丁国名改成 ZhongHua 也很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