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是否是我国现制度拥护者的最坚定群体?

B站观察者网的节目下,能看到众多年轻人是支持目前的价值与制度的。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当然不是

我认为,目前这些小粉红,只能算:民族主义者

你要讨论中国有多少人,坚定地支持中共专制集权。
在我看来,一个都没有。


专制独裁永恒的一个套路,就是:把民族复兴,和政党执政权,联系起来。

如果国家困穷,渴望和平和富裕,这时候出来一个独裁政权,实现了人民生活水平有限度的提高,
那么很多人就会去支持:独裁下民族复兴

根本上,他们支持的是民族复兴,不是支持专制独裁。

因此,中国人几乎都是单纯的民族主义者,他们眼中,只要国家和民族“强大”,就能给个人生活带来好处,这时候,专制还是民主,根本不重要。

=========================
想要破解这种歪理,外界都有不同的看法:

1、破解民族主义的角度

阿姨学就是典型的例子,阿姨核心逻辑就是:一个民族的文明有生命周期,到点就死,没救了。
所以不存在民族“复兴”,只存在“文明死亡”

同样的,这里有人提问:中华民族是不是一个失败的发明。
也是基于同样的逻辑

2、反对集体主义的角度。

民族是一个集体。民族复兴,等同于集体的强势。

所以有人提出:如果只考虑集体的强势,不考虑个人的自由,甚至以集体为名,去伤害个人权力,那就是坏的复兴,或者根本不是什么民族复兴。

这个方面是海外内自由派说法最多的。
典型例子,最近流浪地球不是很火吗?文昭先生非常不喜欢这个电影,甚至出了两集专门去批评。
他核心的论点,就是抓住影片的一个设定:流浪地球计划第二阶段,发动地球发动机,引发海啸,消灭30亿人。

他认为:任何时候,为了实现一个大目标,去牺牲小部分人的生命都是邪恶的。

这里我不讨论文昭对大刘的评价是不是对的(当然,他用不正确的姿势去阅读科幻文学,是一个不好的示范,希望大家不要学习),但是他的批评的核心思想,就是反对用集体主义打压个人自由。


3、是否真正复兴的角度:

除了以上,还有很多经济和社会学者,喜欢用“专制下,民族是否真的复兴”,来破解独裁引领民族复兴的迷思。

比如二十年前就开始有的“中国经济崩溃论”。
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论证:专制独裁的经济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尽管到了今天中国经济也没有崩溃,但是依然有很多学者和海外自媒体不停地唱衰中国经济。
典型的如,钱伟平和他的《中国危机》系列。就是描述中共经济如何的不能维持发展。

但是无可否认的是,这种说辞和现实不符合,中国经济的确过去发展得不错,人民生活水平有一定提高。
于是还有学者,从社会分配和福利的角度论证:中国当下制度下的经济发展,是富了专制者,穷了老百姓

比如当官的可以免费开车,可以免费医疗,子女可以免费免试入学,甚至他们可以很轻松的获得商业利益。
但是越是穷的老百姓,赚钱越是困难,比如穷人去北京打工,都有被驱离的危险。


这样的说辞,对于城市中产阶级来说,是没有太大说服力的,因为这些人某种意义上,也是既得利益者。因为专制者需要一个漂亮的城市,作为政绩包装,他们顺便也蹭了实惠而已。
但是这就造成网络上,很多年轻小粉红的假象。


4、从某种集体的角度,比如种族,代际,地域等等:

典型的例子是《丑陋的中国人》:中国人就是喜欢专制独裁,中国民族文化就充满了劣根性。
当然这种论调今天不太被接受,因为书中描述的行为,其他民族也存在,比如知乎上有个答案就很有代表性:

案例:路人摔倒了,很多路人不去扶。
拉塔尼( Latane )和达内(Darley):1964年在美国发生过类似的Kitty Genovese事件,我们通过对这个事件的详细研究,发现了“责任分散效应”。
巴格拉斯(Berglas)和琼斯(Jones):我们发现每个人做出消极选择时都存在极力给自己找借口的心理倾向,我们将其定义为“自我妨碍”。
达内(Darley):继“责任分散效应”后,我又做了“慈善的撒马利亚人”实验,实验结果表明,现实中大部分喊着口号号召拒绝冷漠帮助他人的人,现实中也不会这样去做。
以上三种理论被收入《社会心理学教程》,被诸多心理学研究领域引用。
柏杨:这是中国人的劣根性!冷漠、自私,中国人自古如此!!
柏杨将此说收入《丑陋的中国人》


无论怎么说,用种族主义去解读专制问题,是另一种反人性,这意味你讨厌专制就必须对其施行种族灭绝。


这个问题也是同样的理由:认为,中国年轻人由于成长于没有自由的环境,所以天生就是支持专制独裁的。

这也是一种粗暴的解读,实际上,90和00后恐怕是生于中国最自由开放的年代。因为他们有互联网,有条件看到外面的世界,
他们可以获得的信息之大,是80后和以前的人无法比拟的。

50 60年的人,几乎只能看看手抄本,他们十几年获得的信息量,几乎比不上今天00后一天。
70后和80后经历了改革开放,那个时代信息比今天更加包容,但是科学技术实在落后,即使有自由的环境,也没有物质条件。那时候没有互联网,你想搜索一本主题的好书,根本没处查。

比如我是科幻迷,小时候父母给我买了本张系国的《未来世界》,我看了很感动,但是根本不知道中文科幻还有什么作品好看。今天你网上一搜就搜出一大把,当场就能在线阅读,可是当年根本没有这种条件。


==================================================

所以说,我不太认同00后赞成专制。

他们不是赞成专制,他们是赞成民族主义

是中共把他们搅浑到了一起,如果我们想要反对中共专制独裁,那就要想办法把民族主义,和中共专制分开。

要告诉这些青年人: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我目前人在国外留学,真的是出了国之后才知道,原来我的祖国是个极度扭曲的社会。当代的中国人真的不懂何为国家、何为人民、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平等。我痛彻心扉,却也无能为力。今年我高三,我只能奋发图强,考个好大学,独善其身。但如果有朝一日,我真的有能力,我想为中国民主化奉上一份微薄的力量。
身为00后,即使是在国外,身边的同龄人不是政治无感,就是粉红到脑子坏掉,根本都是群交流不来的动物。
我的老家在东南沿海。我们南方那边家族观念还挺深,族谱,宗祠都还在。我爷爷那辈很多人49年不是逃到了香港,就是跟着国军去了台湾。我爷爷也想去,可是因为是独苗,当时去台湾又有太多未知变数,所以族人就没让他一起上船,他留在了大陆。这也是我爷爷这辈子的遗憾之一,直到他去世,都没有踏上他朝思暮想的宝岛。80年代两岸关系缓和,有些族人回大陆探亲,不过差不多2000年前后就都回了台湾了。据我爹说,我们这边打电话过去问他们,为什么不回家乡,他们说,“大陆就是个土匪统治的国家。家早已经不在了”。
也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多少场政治运动,印象中的家,肯定早已是沧海桑田了吧。
我的爷爷小时候家道中落(因为瘾君子天天吸鸦片,不然我们家族确实不差),自幼失去了双亲,都是靠族人的照顾长大的。他没有读过一天书,但是却跟着一个师傅边学手艺,边学字,还真的认得不少字,连自己的名字都能写的很漂亮。
我的爷爷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他真的很有远见。在我爹还小的时候就劝我爹,能出国就赶紧出国,在这个国家,这样的政府下,是没有出路的。
我爹也在90年代的时候下定决心,偷渡美国。万事俱备,可就在他到了指定地点后,他怎么找也找不到蛇头。他问了村口的村民,村民指了指摆在一旁的棺材说,“这家伙昨天开矿的时候被炸死了。”还好他没去成美国,不然也就没有我了。
身为从小在社会主义先进的教育体制中长大的00后,小学的时候还曾因为自己是第一批红领巾而感到自豪骄傲,周一升旗典礼总是含情脉脉地目视五星赤旗。
小学的时候就对历史感兴趣,但是读的都是tg的野史,中共一直讲自己是抗战的中流砥柱,没有辨别能力,无助且弱小的我,但是当然相信了这狗屁。
真正让我的思想得到升华的,应该就是我的一个亲戚了吧。
那时候我一直都知道我父辈有个亲戚,他是北大毕业的,他一直是我小时候和朋友炫耀的谈资。
有一天,我在老家的旧衣橱中翻到了一张泛黄的纸条。
纸条上的字迹当时已经不怎么看得清了,但是我还是隐隐约约看到了日期。
1989年4月。
我问我爸那是啥,他叫我小心点,别弄坏了,这东西未来指不定能成价值连城的重要历史文物,到拍卖会上能卖个大价钱呢。
可以说,我们家人的脑子都很清楚。有人在夜色降临前毅然决然选择弃暗投明,有人89年时人在北京,支援学生。不畏强权,好像一直刻在我家族里的基因里一样,一代一代地往下传。
无论这个时代有多么糟糕,无论这个世道有多少阿谀奉承的跳梁小丑。
即使我现在人在国外,我也会告诉我的下一代,我们是中国人,但是我们不是中共人。这个国家很美丽,只是被一群奸佞小人给毁地一塌糊涂了。
我会让他在告诉他的下一代。
直到民主的曙光照耀在神州大地。
目前大部分墙内00后表现出一定的亲赵倾向
他们的这种倾向是在封闭的,充满propaganda的墙内环境中所受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即所谓“狼奶”。任何年龄段的人在墙内都会受此影响。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墙内任何年龄段,亲赵都是普遍现象。大部分00后由于尚处于象牙塔中,没有承受社会压力,对当前体制的弊病缺乏认识,更容易相信这些宣传;加之他们正是中二的年纪,更加容易被煽动;因而呈现出亲赵倾向。

大部分00后不会成为红卫兵式的赵的硬核拥护者
成长在市场经济的改开后,资本主义式的消费主义和个人主义是他们的底色,物质生活的舒适是他们的追求。
在物质相对丰富的环境中成长的00后比起他们的父辈有更多元的思想。比起老一辈,00后无疑是高度“西化”的一代,大部分00后在潜意识中认同“西方式”的个人主义,更有表达自我的诉求,更注重自己的生活水平(利益)。这种普遍特质使大部分00后与赵所宣传的“为祖国奉献一切”的集体主义意识形态格格不入,使大部分00后在意识形态上不会与赵保持一致。这就使得他们不会发自内心地拥护赵。

大部分00后也不会成为民主主义者
如上所述,大部分00后的根本理念是强调个人享受的个人主义和消费主义。这决定了他们的主要关注点是最大化自己的个人利益。他们不会认同支持“他人的权利”并且有时叫人牺牲自己的利益的民主主义。

大部分00后是政治冷漠/麻木的一代
大部分00后,为了最大化自己的利益,是“个人主义的功利主义者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个人的生活上,视关心政治等公共事务为无用之事。他们没有意愿将自己的时间用于关注这些与自身没有直接关系的事物。比起指点江山,他们更愿意将时间和精力花在更加私人的娱乐和爱好中(ex. 看番,体育,打游戏)。而当代多元化的娱乐方式也提供了无数种比政治更有趣的消遣。只有当切身利益受损时,他们才会以功利/实用主义的态度去关注政治。
00後,在學校裡成功啟蒙一群人。
中國大陸的年輕人,大多既非粉紅亦非反賊,而是對政治無感。此時如果他們對社會問題略有關心,或走向社會,體驗到如今生計的艱難,則政見會向毛左或反賊演進。後者如果再了解到共匪所犯暴行,及民主制度之優點的話,則要麼變成徹底的反共人士,比如我,要麼從此明哲保身,不談國事。
但在現行洗腦教育體制,及愈加不自由的網絡環境之下,迷信民族主義,鄙視民主制度,漠視社會問題,高呼「厲害了我的國」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他們是粉紅的主力軍,且多半是既得利益家庭的後代。故要用言語啟蒙他們是極其困難的,只有他們的切身利益受到共匪的損害時,才有覺醒之可能。
--------------------
補充一下部分啟蒙經歷:
某甲,幼時其故鄉治安極惡,匪偽警察竟毫無作為。家中又被共匪強徵過土地,故在認識我之前即已反共。我向他普及民主知識後,更加反共。
某乙,喜愛動漫、遊戲。一開始不關心政治,遊戲被共匪封殺後開始翻墻。我趁機向他普及表現自由與反共之理念,其立即接受,開始反共。
這裡諸位可以發現一個共同點,就是大多數人都是當自己的利益受共匪損害後,才開始逐漸覺醒。我想對於在校生,可以以共匪對 ACG、影視之打壓,或教育體制之弊害,為啟蒙切入點。
1901zxc已停用 ? 已停用 We shall meet in the place where there is no darkness.
不能僅僅靠"X0後"來評判人

大陸網路上真的是, 70後罵80後垃圾, 80後罵90後垃圾
現在90後罵00後垃圾

死循環啊=_=

現在網路上的00後的確看起來好想都是小粉紅, 可是恕我直言, 大陸長大的各位就從來沒當過粉紅??
我就可以在這承認, 我自己初中時就是個粉紅.

什麼那兔漫畫, 百度貼吧裡當紅衛兵, 我都幹過.

誰成長沒個過程, 一個人的世界觀又不是初中時就確立的.
更何況中國人這麼多, 00後可以代表N多人, 90後也是一樣, 90後裡照樣能找出一堆粉紅.

我認為題主的問題壓根就不成立, 不能靠X0後來定義一堆人.
由比滨结衣 葱油,有一个蛤蟆桑,隐居在密歇根的膜法少女,大岤图书馆管理猿
利用代际观念去判定一代人是否成为反贼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80后说,90后都是五毛,90后我们现在又说00后都是五毛。这根本就是一派包言

因为当一个人十五六岁的时候正是他内心中构建起国家概念共同体认同的时候。有民族主义情绪是非常正常的反应。
本人00后,高中在读,不是我国现制度拥护者。

就我所在的班而言(六十多人,看学习成绩的话,期末600分以上者十多个):
现制度拥护者占大多数,不过有时我对他们开个关于政府、中共的玩笑的话,他们也会笑笑,并没有感到反感,他们只是属于那种对政治不大关心的。
极端自干五小粉红占一部分,我曾经试图与其中一位(记为X)辩论一番,但后来发现这纯粹是浪费时间,于是后来无论他说啥我就都一直附和他,省的多费口舌之劳。
知道墙的存在的挺少,会翻墙的更少,知道共产党干的缺德事儿的人又是少之又少,我所知道的了解六四这些事的人只有三位。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三位里包括上面提到的那个X,这可能就是《1984》里面的双重思想吧。
然而,经常翻墙的也就我一个了。另外那两位,要不是我科普,他们甚至不知道习近平修宪的事。顺便提一下,X之所以知道六四,也是别人给他科普的。当修宪提议出来后,我告诉X,而X却怼我说:“现在这只是个提议,还不一定通过呢!”提议通过后则改口说:“习近平是清华大学毕业的(我们政治老师讲的,于是他成功地运用到了实战当中:)),人家还是国家主席呢!你比得过他吗?连任又咋了?!”其实当时的他的措辞要比这丰富得多,不过恕我模仿不来小粉红的口吻。
回到问题本身,我不能做一个确定的回答,不过我认为以上应该可以给题主提供一些参考:)。
sitewithIce 00后大学生
本人是00后大学生,以前不算反对tg。修宪后看着共产就恶心
希特勒当年为什么重视发展青年团?日本为啥鼓励昭和"学徒出阵"?
无他,年轻人单纯的像一张白纸,方便别有用心的人在上面涂鸦嘛(伟大领袖毛主席所谓"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
但是当政权面临穷途末路的时候,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希特勒青年团的肉体能挡住盟军的坦克?昭和肉弹能打的过原子弹?
愿现实好好教他们做人,教他们清醒,悔改。只是,不要让死亡成为他们唯一的悔改方式。。。。
戎贝 00后 ♀
我曾经回复了一个人的回答,他说00后都是粉红,不可能有反贼。
这是我的原话:

告诉你 ,00后中的反贼比90后只多不少,要知道我们的父母大多是75后到85后之间 ,在青年时代就经历过64甚至是亲自参与者,你认为当初的那几百万学生真的会被彻底洗脑销声匿迹?坐标浙江某三线城市,高二,班里有手机的同学基本都会翻墙,同龄人中除了家里是红几代的基本都厌恶小粉红和反美主义,真正有思想的人其实远比想象中的多,00后也是。我们老师(教政治的!)直接告诉我们要好好学习,想办法移民,讲国外的民主。的确,现在你可能看不到太多00后的声音,因为我们中的大多数仍在学生时代,好多好多人连上网的机会都没有,但很多人心里都清楚的很。我作为00后,我明确的告诉你,我,还有我身边的许多人,愿意将推翻这个反人类的社会为己任!
当然不是,我就是00后,可我对现制度很不爽。而且我个人觉得,5060后可能比00后还狂热。
现在00后基本上不是大学生就是打工仔,不是沒经历过社会毒打就是没多少文化。出于对现制度的理解不透徹,他们更多地了解来源中共的宣传。而中共的宣传能力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大部分00后认为该制度很有优越性,既使存在问题只是“个别人”的问题。举个例子,我身边有不少人把“文革”归罪于毛的一时糊涂和林江他们,在制度上的思考顶多一句背公式书中“加强法制建设”。
当然,他们对现制度的信任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中共的经济“红利”。可经济下行,00后们惨遭社会毒打。有着一定学习能力和知识水平的00后们对现制度产生反思,进而成为改革者。这一点,我还是挺乐观的。
大差不差 830868FF18B405C6191F974D5272D6E5E295ABC2AE729C69ECC46E46015DC9879004E9367BB12B5981505360D293E660574465CC9E8F9075622ADBD602383A56
95后和00后大多青春期生长在10年以后,也就是中国GDP赶超日本的那几年,国家经济确实蒸蒸日上,个别行业如互联网是火箭速度发展。所以粉红的比例比60-80后要高,但是由于受教育层次提高,这个年龄反共的那是非常反。60后普遍都对中共腐败有意见,但是你要说到反共或者毛XX是个独裁者之类,他们就会说你还没资格评价中共之类。95后小粉红亲共的那是对所有问题视而不见,黑的能说成白的,但是反共的都是真心反。
熊熊 本熊暫時退蔥一陣子…等咱滿血復活「熊熊波動炮(閉鎖中)」Σ( ° △ °|||) .:∴冬眠のくまクマ熊ベアー様!
00后高中生。
可以說,身邊的00后確實是制度的擁護者及護旗手。
因為他們可以接觸到的就是墻內的社交平台及視頻網站,
加之,現在民粹抬頭,讓身邊的這批00后自信心爆棚,
加上墻內媒體的不務實報道,加速了目中無人的心態養成。

雖然現狀是這樣的,但也希望樓主不要絕望,
咱就是堅定的反賊√
00后也是有反賊的,只不過因為渺小及無力,無法站出來發出響亮的聲音,
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們在內心中沒有吶喊過,而是,我們一直在吶喊。
80 90 00后,里面红二代,公务员,农民工的后代能一样吗?肯定是和自身利益,原生家庭有关。既得利益者不可能反共,反共就是反自己,砸自己的饭碗。00后农民工,他们能支持让他们997的政府吗?
子卿云鹤 进步左派,自由主义者
请除掉我,谢谢。

但是客观来说,我身边的同学差不多也人均粉红。粪蛆战螂支性不堪者根本不在少数。毕竟天天早上听那愚蠢的洗脑广播,完全没有自己正常的价值判断。张口闭口“香港暴徒”“武统台湾”和一大堆复读机言论,俨然是你共耿爽第二。看来奴役一个民族最便捷的方式就是控制教育。

我妹妹目前也面临着这样的情况,毕竟曾经是一个小粉红,只不过在我的渐进式引导下成功大脑升级,变成反贼。她身边的同学战螂也不少,不过大抵都是知识水平不高且经常闹笑话那类,找准他们的逻辑谬误来对付他们还是相当容易。有的时候会有一种错觉,大概所见过的正常高中生,也就只剩我和妹妹了吧。
据本大炮观察,

80后,90后是一个泾渭分明的分界线;
80后,包括之前的70后60后,都对政治很关心,茶后饭余聊起政治来热火朝天;
但是80后,比70后60后少一些“奴性”----也就是对当局的无条件信任;

90后开始,感觉对政治关注度突然被阉割一样,
无论谈什么房子,赚钱,明星,追剧,,都能谈,
但是聊起政治,,总之像湿木一样,点燃不起政治的热情;
00后也是一样,对政治更不感兴趣,关心的事更琐碎,对长远的问题(国家、社会、民族等)更不关心,如葱友“Tseyu”所说“娱乐至死的年代”;
也可能比90后更“佛系”,反正努力也改变不了什么(阶层固化?)。
当然,90后、00后,比之前80后,对当局信任度也不高,更倾向于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独生子女);

另外,90后、00后的青年时代,是GFW开始封锁网络的一代,所以跟50后、60后前辈一样,粉红比例比80后多很多。而80后的青年时代,恰逢网络时代刚兴起,GFW未建立,什么东西都能找到看到,洗脑难度骤升;这是一个黄金时代(对比前辈、后辈),虽然中学之前洗了脑,大学后,被自由的网络冲刷的干干净净,反而激起了对当局的反感;

所以,80后,在50后、60后、70后(没有赶上网络时代)、90后、00后(又重新闭关锁网)之中粉红比例是最低的一代人;有可能是现制度反对者的最坚定群体,

而00后,可能是现制度拥护者群体,但是绝不坚定利益所向,才是最关心的
真正的我国现制度拥护者的“最坚定群体”,其实是50后(包含一些60后)这些老年群体,
Lancelot 失城。
并不是00後而是年輕人,准確來説是還沒步入社會或家庭條件較好的人。洗腦是各個年齡層的中國人都會經歷的事情,但年輕人這個群體的大多沒有經歷社會的黑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固然不會覺得整個中國社會有問題。當他們看見其他中國人受苦受難的新聞,會第一時間blame the victims,各種粉紅話語比如“還不是自己不努力”,“不要問種花家能為你/妳做什麽,而要問你/妳能為種花家做什麽”就脫口而出了。

當然并非所有年輕人都這樣,只是這個年齡段的人經歷的確實太少,尤其是在中國這種新聞不自由,學術不自由,言論不自由的國家,加上洗腦教育的影響下,有獨立思考的人太少,大部分年輕人都會覺得他們所處的這個國家,這個社會是無比美好的。另外,年輕人也是一個極需朋輩認同的群體,而且血氣方剛,身邊的人都打了鷄血似的愛黨愛國,各種口號喊得震天響,自己或多或少會受到感染。當00後步入社會,經歷多了,人也成熟了,吃過社會主義鐵拳,一部分便會跳反,然後中國制度的擁護者的堅定群體就會變成10後、20後,一直延續下去...
sAtaNiSCominG (●°u°●)​ 嘿嘿
大学00后来瞎答一个
因为是班里大部分女生,所以可能不太了解男孩子们的立场。
高中的时候很大一部分同学对中共不满(主要表现在观看其夸张宣传时发出此起彼伏的嘘声
但是不知道大家的不满究竟是什么程度呢
特别纯种的粉红基本上没有几个…大部分人除了发表不满之外似乎并不太关心政治。
大学里大家五湖四海的聚在一起,发现粉红还是挺多的
但就算是有谁拥护现行制度,他们也并不关心政治真正如何,只是在上网刷微博之余看到热搜这个乳滑了那个x毒了,企鹅空间里有个同学政治立场不正确了,外交部又霸气怼人辣,然后最多在网络上发表一番嘴臭言论
所以……间歇性的狂喊口号也算得上是拥护吗?
一己之见哈,我觉得我们只是缺少“你可以反对这个制度”的意识,毕竟咱只能接触到“你必须要爱党爱国拥护政府”的概念,除此之外 没有任何选择。
dasb金典 中共中央政治局
感觉大多数反贼都是80后90后居多,00后的话现在最大才20岁有几个是步入过社会工作的?大多数都是养尊处优岁月静好,心智各方面根本没成熟很多想法都很幼稚,自我独立思考能力都没有从而容易被舆论引导不懂的分辩是非被各种各样的爱国情怀扇动,而且不允许别人反驳他们观点不一致就会说你三观不正或者是各种辱骂,比如说你怎么能不爱国呢?国家的利益是高于一切的!再给你扣各种帽子什么是谁的儿子啊,精美精日啊等等!只要你说一句别国好话那就是舔!中国不好吗?你怎么还不滚出中国?其实我最后想说一句:如果真的需要他们付出生命去拥护这个国家的时候他们愿意吗
其实在校学生是最容易策反的,我们那时学校饭堂升价,全校反抗,静坐绝食,举报投诉无门,见识一遍学校、媒体、相关部门对待我们学生的傲慢轻蔑,经历一次就彻底醒了。天下饭堂一样黑,难吃、贵,几乎每一间学校的饭堂都是最容易引起集体愤怒的点。毕业后的就物业升价和业委选举,也是最容易让集体见识中国特色官场黑暗的点
就我所观察,90后和00后是最五毛的群体。 这个不针对个人。
但是你在网上看到耍流氓的五毛,10之有9是 90后和00后。
我死了 社民主义者/中间偏左/理性反姨/民国宪法派/事实胜于雄辩
我虽然身为00后,是你这个问题的现身反对。但事实来说,现在的00后绝对是最忠实的支持者。他们是改良的,有着大量戾气和知识同时存在的双重思想阿Q。他们扭曲事实,转移话题,洗脑墙外华人甚至是海外当地人,是大外宣的主要帮凶。是一群让我一个自由主义者都恨的想杀光的一群蛀虫
初高中时的那些个拉帮结派认哥哥姐姐,就可以由校园暴力的的受害者转变为施暴者,再看看文革那些个被煽动起来的红卫兵红小将。

初高中生确实最容易被洗脑。若非09年初二那次第一次发现翻墙的方法,我估计我现在也是政治冷感,说不定对毛腊肉还有朦胧的崇敬呢哈哈哈。

报团取暖确实是绝大部分人的共性。
当然是,毕竟00后刚好成长在文革2.0时期,“小粉红”就是专指00后精赵的,8090后都没这待遇。
Misaki 高三学生
       作为00后的我回答一下,周围的人对政治这些并没有太多的关心(毕竟升学压力摆在那里)。 我向周围的人说这些,大多数是抱着听野史的态度,认为我夸大其词,认为社会没有那么黑暗但是也对过度审查(洗脑)表示反感,毕竟00后也不是瞎子,只是被蒙蔽了而已。(小粉红除外)
       但是我教会一个同学翻墙之后,她就相信我之前的反共言论了(该说是孺子可教吗……) 所以我觉得普通的00后不算是最大拥护者(小粉红除外)。相比之下,当年的红卫兵和赵家二代红二代们才是最大拥护者吧。
美丽新世界 没有独立思想的世界没有自由。
这不是00后的问题,而是中共对低龄群体持续洗脑的问题,00后长大了经历多了就不会继续拥护这个政体了。
anglecc anglecc
答案很遗憾,是,根据我使用qq八年的经验,结合B站,贴吧,论坛,我可以看出的就是这么一个结论。学生把对食堂黑幕,小卖铺黑幕,当做了学校问题,而不作为政府问题,即使他们知道问题根本得不到解决,也不抱怨zg,只是埋怨自己的环境。我们00年课本是2000年版左右的,我平时都是沉默寡言,喜欢观察别人,发呆。上网之后,我曾上过教育厅网站,看过省长信箱,仔细查看,一大堆问题,学生怨念深刻,但我没看到一个回复,包括我发出的信,到现在都没有回复。腐败不是空虚来风,早早地就能看出苗条。
觉醒与否跟你在中国这个文明洼地能否享有和获取资源无关(成功)。
甚至有极大的可能是,所谓觉醒者会首先成为牺牲品和被淘汰品。
对于青年人而言,我更希望你们关注于自我提升,在你能对自己负责的时候,再决定你的政治光谱。
当然,这种建议很大可能是没效果的,因为我就是因为浪费太多时间而丢失了敏锐的把握提升自己的机会。或许也不是,毕竟没有比对机会。或许我的天花板就是如此。
安妮微,作为能够上品葱,并参与这个话题的人而言,很显然至少不是政治愚钝者或者鸵鸟,而是对自己的政治参与感有有自我要求的人,so,安全第一!
enterprise 我十里山路不换肩,好吗?
不是,他们只是拥护自出生以来所生活的社会环境。每当加速师倒车一点,他们内心的不满就增加一点,看似依旧拥护支共,其实只是倒车程度还不够。再加上父母对独生子女的万般呵护,很多人没有被铁拳砸过,才会做个粉红
阿共这种不三不四的愚蠢宣传,凡是有初中学历的人都能识破
小时候当左派(中国语境下的)是没有脑子,大了还当左派是没有良心。00后在长大后被住房,医疗,子女教育,父母养老等等等的高压之下,肯定不会再有什么粉红。当粉红的都是没有被中共铁拳教育过的傻白甜。
并不是,拿钱办事的最拥护,就拿我本人说,我只是体制内底层一条狗,职业道德我是拥护党国滴,但是我并没有跟这里各位过不去的想法。假如哪天有拿钱发帖的任务,马上就会疯狂攻击在座的各位
我是00,但我觉得大部分00后很容易被洗脑,习的言论管制真是有效,而且娱乐至死的趋势很明显,年轻人都去追星了。
下辈子美利坚 今日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
肯定不是最坚定群体。像我大二之前也是铁粉红,抓住港星骂汉奸,看那兔,在知乎刷着南海问题觉得沾沾自喜。之后翻墙知道六四后这些一扫而去,然后关注香港新闻,整个光谱就是从小粉红向浅黄,再到深黄。00后只是在特定环境下言论支持,等到觉醒后,转向很快的。
其实真正拥护体制的是那些党内的利益集团,从公务员到最高层。他们的利益就是忧戚与共。
我觉得不用怕
墨写的谎言绝对抵不过血淋淋的现实
进入社会 几拳就是狗腿锤爆
快递8000 外卖一万 走着瞧咯
社会现实会剧烈的将00后推成反贼
90后好歹赶上产业扩张 社会上有个位置
00进入就业阶段 看着外卖8000块的新闻 进工厂拿个5000块
我看看他们还粉的起来吗?
习近平总加速师 将亲手培养一代人对他的愤怒
无关浮名 暂时休息,希望回来看到品葱更好
因为某种关系,我接触到的00后还是挺多的。

由于18岁或者在中二的年纪,是很容易受到各种方面的影响(如国家崛起影片,如国家阴谋论文章)。市级以上的子弟更有资源和优势了解墙外的世界,特别是对于叛逆期的少年,相比于女生,男生更加关注政治方面的时事,我有一个学弟就天天骂TG,但是他的了解也只是在非常浅的层次,仅仅知道TG曾经有【黑历史】,XX运动,XX政治斗争,死了好多人。腊肉是个XXX。

但这种年轻人是没有一丝觉悟的,说到底也只是在中二的年纪,想去了解“禁忌”知识罢了。


而小粉红的比例,女生却是较多的。根据微博方面的调查,有70%以上的粉红留言都来自于女性。诚然对于微博来说女性用户是重中之重,并且相比于男性,女性更容易被调动,更容易失去理智。

对于新崛起的00后,我的看法是飘忽不定的摇摆人。

而我国现制度最坚定地拥护者应该是已经被转化的90-00后的一部分网络(微博)女性群体和一部分低收入较年轻人群。而网络女性群体以微博追星群体最为明显。
阿尔戈洛 观察 MTF,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
99年的,生长在山西一个比较落后的城市。关于对共产党的态度,基本上女生不愿意谈论政治。男生非常愿意谈论,山西的山区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是被遗忘的角落,所以当地生活水平一般,而且由于当地国企的贪污腐败所以这些地方的年轻人对于政府不是很信任,但是如果给他们一个当公务员的机会,他们还是回去。我比较异类,我算是这个体制中的受益者,我祖父和父辈都在政府工作。但是我的理解,比如我祖父这样真正的知识分子非常同意胡耀邦赵紫阳的政治见解,到了现在包子的时代,他很觉得胡锦涛比包子好。我家里有在宣传口管理的亲戚,他们对于当前的政治风气不乐观,谨言慎行。也早早的把孩子送出国。和我几个相识的同学中,有些一般定义上的官二代对于当前政府算不上痛恨,但认为现在走的确实是弯路。
我所认识的家庭条件好一点的,基本上都把孩子送到了国外,学习好一点的在美国,差一点在加拿大和澳洲。现在我在美国,认识的大城市,中共发达地区的年轻人对于当前体制很多都是疑虑重重。但是很多理工男和思想简单的小粉红(主要为女性)还是对于当前的情况麻木不仁。
理论 膜乎難民
一不据我了解,1965~1985年代出生的人是比较复杂的,他们观点趋向两极化、有些会非常反共,有些会非常支持。反共的:大多数都是被文革或学运影响。而那些支持共党的:大多数都是红卫兵(特别没脑子的人)

而1985年后出生的人,是被中共快速经济发展洗脑的人,他们对政治没有兴趣,或者持支持态度,或非常支持。也就是小粉红。

小粉红的增长或将在203X~204X的结束
yichangfeng 已停用 https://blog/
如果是的话我不觉得奇怪,这波狂洗脑操作就是针对95-00后的,要靠他们为党国续命。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648

特别是那个少年中国评论,照着现在的初中生小学生去的,狠!
鸡鸡 我的小和尚,如一根金箍棒,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我觉得,我看你时很大,我看云时很小。
考虑到目前互联网的发展,
我觉得还比不上20年前的粉红率。
毕竟现在00后小粉红还能翻墙出征,
20年前可是听都没听说过。
        然而00后既是经济增长的受益者,也是步步收紧的审查的受害者。与经历过经济低迷时期的人不同,长时间的经济快速增长更容易让人不满足(正所谓一直都有就不容易去珍惜),更有空去发现审查机制。你问他们粉红不粉红没太大用,你看看他们憎不憎恶国内对娱乐文化的审查,自可得出结论。
相對來說是的,00後生長在經濟騰飛的一代,生活水平有了長足的提高,相對前輩們接觸到的那些政治事件來說,00後是沒見過世面也不會思考的。中國之後二十年的革新希望是八零後或是更早的七零後,他們見過那些年的學潮和意識形態碰撞,大多數人想了很多。
  00后最多的是对政治漠不关心,政论圈实在是一个边缘小众的圈子(如果不是讨论的事情——政治,在生活中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的话)。

相比于5060708090后,00后拥有更多的娱乐方式,过去的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现在的年代是娱乐至死的年代。相比于高深的政治,我们显然更喜欢动漫、明星、小说。
是否拥护现行制度不要依据年龄,要依据阶级和信仰。
差分机 新注册用户 某人的小号,没了 个人在本站的帐号:差分机,AD,AD2,AD003;以外类似Iid帐号圴为高仿
然而我就是00后,在经历过伟光正的教育后依然走上了反共的道路(笑)
和硕冠状亲王习包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习近平在正定
00后最大的才19岁,还没经过社会主义铁拳的洗礼
Nero 卿也是D之一族?
回答这个问题首先需要了解00后,老师、与各年级都有联系的学生会或许可以准确回答这个问题

不过根据余对亲戚家小孩的了解,他们的政治思想似乎是接近于零的。xD
补充一下,虽然政治思想接近于零,不过却有明显的民族主义等洗脑产物
HenkGao 我姓高,叫高老庄
进了社会,体会到了不公平。自然就会变的。
我们90后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嘛,当年“四月青年”的主力,不也就是90后嘛。
庆丰帝千刀万剐 00后,每天刷品葱
已删除
西北蟾蜍 一只🐸两条腿
这个和年龄关系不大 和脑子是否好使有关系
cato921 观察 一切讨论只要有芝麻人,最终都会变成互相举报贴大字报的文化小革命。所以拜拜。
九零后有的还能留存一点上个时代的记忆,零零后是真正成长在党国最辉煌的日子里的孩子,很难说他们能有什么反思,我见到的零零后几乎都是大红,比粉红还要红的那种。
YaWan 新注册用户
对@由比滨结衣 的回答表示赞同,代际观念无法判定一代人的政治倾向。

现阶段国人不存在合理表达政治倾向的渠道,那么判定国人政治倾向的标准是什么?
  我是00后。

  题目中问的是“是不是最坚定群体”,我认为这需要大规模的社会调查才能得出有说服力的结果,而这是做不到的,所以这个很难回答。但是00后之所以给你这样的印象,可能是因为00后往往有一些共同的经历,但是不代表所有人的经历都是一样的。

  比如说,00后的普遍经历是智能手机和视频和社交网站;接受过差不多的学校教育;听过类似的洗脑宣传等等。00后还有普遍的属性,他们多数是学生、多数是独生子女,我觉得上面这些是使得00后看似拥护政权的原因。智能手机和视频网站、社交软件令他们当中的小粉红在网络上有更大的声量。普遍更长的学校教育时间让他们更长时间暴露在爱国爱党教育下,同龄人中的激荡也会强化相同的思想(这也是我觉得为什么有时候会出现一个班甚至一个学校会出现普遍反贼的原因),学生和独生子女的身份决定他们和现实社会接触的机会较少等等。

  但是也会有很多人有不同的经历,当这些经历的影响占了主导,就会出现洗脑机器的错误,形成反贼。比如我自己,我周末多次一个人去香港体验香港社会;小时候家里被入室盗窃目睹了警察无所作为;进入了一个相对自由、存在反贼思想的高中;家庭问题众多,我一个人住,经历过生活起居包括修葺房屋自理的生活;甚至小学时候和我妈去超市买东西,被一个带女朋友的屌丝男插队、辱骂,其他人不为所动,我妈叫我不要出声这样的经历,都构成了我对中国社会的不安全感,对互害社会的深刻体会,最后汇聚成一个词“反贼”。

  高中一开始,我被诊断为抑郁,那个时候满脑子就是获得无上的力量,扭断所有令我不满的人的脖子、枪毙他们的家人、把他们全家挂在解放路的路灯上。虽然暴力最终没有付诸现实,但是我内心的不满却无处发泄、在心中发酵、攻击我自己的精神。最后终于出国,心情好受不少,却仍然受身边一部分不守秩序、法律;日常发表脑残式小粉红发言的苍蝇们滋扰,使我始终不能放下对立的心情,对“反华”两个字抵抗力也越来越低。

  总之就像这样,其他人应该也会有很多占了上风的经历。比如曾遇强拆、见识过医疗系统的不足、遭遇过大事故生活未能回复等等。00后中会有反贼是肯定的,只是没有一个详细的数据和横向对比。就好像问在中国支持共产党的人多还是反对共产党的人多一样,得不到结果。如果问“中国人还值不值得打救”,很多人可能不屑一顾,但是当一个中国人倒在了你面前,如果他不是你最讨厌的那些人,往往还是会去救他吧。00后群体在网上骂骂是没问题的,毕竟我完全不属于他们,但是如果一个迷途的少年到了面前,还是不要太严苛吧。
基本上一个人区分中国和中共之后就有想法了
观视频和观察者都是十几万播放量三四百评论,你确定吗?
shhyjmr 社会主义掘墓人
想啥呢,推翻还来不及呢
人越傻就越拥护,或者得利越丰越拥护。和年龄没有关系。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一部分是。河南 甘肃 贵州哪里红军小学(习近平母亲齐心捐助过)的留守儿童才是党国的的执政基础。那些搅屎棍之类的语言就是为了适应他们而产生的。现在贸易战让党国的培养计划有些打乱。
b站以前冲塔乳京的不少,论辩论力粉红完全不是他们对手,但是因为b站加紧言论管理,动不动就禁言或者封号,现在都不多了
神与我们 我就是那个不愿做奴隶的人
不从事生产的人永远是主力军,还没工作的、退休的,做红卫兵的比例肯定大。享受铁拳之后看他们粉不粉。即使不粉,就启蒙、觉醒了吗?未必,大环境还是被掌控的
殘存亦沒路 天子之劍,非庶民可用。作為一介草民的諸位,清搞清楚自己該練的劍。我們的尊嚴在那十步之內
大家別輕易被這種貼子帶風向,世代之爭乃是五毛慣常進行的分化手段。

和平時代因為資訊封鎖跟高壓審查,大部份人都是紅或者裝紅。

這種紅是能隨經濟下滑輕易打破的,不要過份敵視潛在反賊。

一個人在政局、社會動蕩時紅不紅是取決於各自的良知跟利益關系。

籠統的以出生時代進行歸邊分派甚至攻擊的回應,都需要查一查是否五毛。
00後不關心政治的是大多數,粉紅只是少部分,大部分人一個鐵拳就能砸醒。而且就我黨這種體制,每隔幾年就會出一件人禍來覺醒一部分人。郭美美 天津港 孫小果。
00后完全失去了信仰  只认钱, 现在谁掌握钱 就认谁   那么在中国谁掌握了钱呢 
Tarkus peace has cost you your strength victory has defeated you
很明显,是的

虽然品葱里的00后很多不是,但他们只是少数中的少数。
新垣结衣的老公 在迷雾中看清方向
本质上,一个人会否变成制度拥护者,取决于其接收的信息和其受益/受害程度,用年龄划分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前面这两点的体现。我曾经也是一个所谓制度拥护者,因为在墙内的各种宣传教育下,我觉得自由民主可以为经济发展让步,而且我的生活水平也实实在在提升了,也算是一个受益者;但随着近几年经济放缓,言论管制加强,我的利益收到损害,而且通过各种阅读成功反洗脑,了解到自由民主并不是像宣传那样会导致动乱,经济发展也不是建立在剥夺人权上的,自然而然就会反对这个制度。也建议那些暂时的受益者,如果不是红色贵族,在这个政权下你的利益是没有任何保障的,还请及早醒悟。
不可接触者 新注册用户
怎么墙外也搞缅甸的政治正确?零零后就说不得?

还真是你别说,大多数零零后基本上少说不爱当菊,至少非常爱缅甸拥护缅甸的。试着看在一个零零后面前说一下缅甸人需要反思。看他会不会跟你急。
在土共长年的舆论管制下,表面看起来一片祥和,其实很难清楚真正有多少支持者多少反对者。

相对来说,年轻人粉红是由于从小接受的“爱国主义”教育中毒太深,一般来说等进入社会了,被社会主义铁拳捶几下就自然脱粉。十年前是90后的天下,“誓与日军共存亡”、“U型锁开瓢”的就是这帮货。等背上房贷车贷,有老婆孩子要养活了,自然就没那么狂热了。

就本次武汉疫情事件,其实很多人的粉红度已经下降不少了。以李文亮医生去世为爆发点,当天一派全民冲塔的气象。不过很快又被网警删干净了,相信很多天良未泯的粉红会有所反思的。


年纪大点的老粉红,更多是既得利益者,或赶上了一波发展的红利喝了口汤,或者干脆彻底被体制驯化了。其实他们不是不知道民主的好处是什么,只是体制带给他的利益泯灭了良知。比如我认识一个70后,进入国企手里有点小权力,捞了几百万,这在民主社会是不可能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贵国不光有普通奴隶,还有时代奴隶,全球除了贵国,这么在意年龄、年代的,只有贵国了。

因为其他国家没有那么多时代,比如毛时代、邓时代、江时代,人家生活的都很平稳。没什么90后00后这种整天挂在嘴边。
當然是。不過過些年就要被10後超越了,前提是幾年内沒有大洪水。
xxj233 阴阳怪气
很有可能,大概率会是,取决于收到教育的方面,教育来源于家庭氛围和学校氛围。会在家庭当中讨论反对意见的必然是少数的家庭,这种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教育方式。在学校的教育模式,完成考试取得高分是主要目的,对思想的开发发展不说是开倒车也是于90后持平的,但是强烈的打压很容易造成负面情绪(修宪立帝),不排除这种特殊情况发生。比如你是一个少数“唱反调”的家长,在社会上会觉得自己是小众吗?如果你觉得是的话,你的小孩继承了你优良的品德,也成为了“唱反调”的小孩,这样的概率大吗?在社会中做个不起眼的人是一件很安全的事情,如果粉红的人确实是大多数而不是小众你能接受这样的观点吗?如果不能接受这样的观点的话,那为什么还能够有些事情还能顺利成章、冠冕堂皇地发生呢?气氛很气愤,但是事实有时候不得不去接受罢了。
GeorgeClown 观察 周树人
其实不是。年轻人在乎的是自身尊严和生活水平。所谓的拥护也不过是在太平的时候觉得tg做的还算可以接受。现在不太平了,我看大部分人都会反感的
其实民族主义很多时候受益者是底层,
高层,有钱人随便换个国家照样爽歪歪
底层就没那么容易换国家了

你看中国富了,底层还可以娶越南老婆
中下层可以去越南大炮嫖妓甚至对越南女人享受白人在中国女人面前那种优待

产业升级了,很多穷人的孩子考上大学可以去阿里巴巴,华为赚不错的收入
Ashina_Gen 小熊維尼www
别吧
我这边高中人均反贼,上次去参加个政治性活动去的几个人全都会翻墙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08
  • 浏览: 26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