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近代所谓仁人志士探索救国救民道路的历史挺扯淡的,最终不还是走向了农民起义,劫富济贫的历史老路?

或许这就是中国当时的基本盘所决定的吧,有什么样的多数人基本盘就有相应的政治体制,可是中共之前的人怎么就那么理想化,不考虑中国大多数人还是贫穷愚昧的底层农民这一现实呢?
畜平首寄 阳光洒在肩头,仿佛自由人
中国人一以贯之的政治理想,
说白了,就是一条:

只要享福,不愿受罪。

几千年秦制,向社会全阶层普及的,是特权思想。

只要自己有位子,就必然有人来卖儿卖女卖屁股。

中国人不会考虑“粮食从哪里来”“劳动力哪里来”“如何节约成本”这些基本问题,
更不会考虑“我从哪里来,我是谁,我到哪里去”这种终极问题。

社会所有运行的逻辑,都是依附于皇权的。
有权就有一切,无权任人宰割。

——————————

再看看现代社会的基本纲领:

享受权利,必然要承担义务。

你看中共随便芝麻大的小官都有下属旁边撑伞,衣冠楚楚,人模狗样,
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自首时出镜,竟然还是自己撑伞,焦黄的头发独自风中凌乱。

可以说,中共一个小科员,享受的权利比美国总统还大。

——————————

最后看看中国各种革命,改良,进步运动失败的原因。

中国人天生带有那种,自动替主子说话,天然的奴性。

如果皇上的头颅没有被平民砍掉,并且登时昭告天下:

凡称帝者,天下共诛之!

只凭借上层倾轧杀皇帝,中国永远不可能进步。

必须由平民或中产亲自杀死皇帝,才能断绝中国人的皇帝梦。

——————————

PS:

中国民主实践牺牲的第一伟人
宋教仁先生千古
五四运动就被利用了 说好的德先生赛先生的启蒙运动变成了学生工人政治运动 
理想没什么错 中国土地上基本上当时所有的制度都试过了 果然还是共产主义最适合
可能唯一的解释是 支那是无可救药的
除了对症下药的中医 比如腊主席可以为他们开出长生不老药外
西医是完全救不了他们的
船大傻逼多,傻逼多就难掉头,你看这四十年好不容易搞了10%的高等教育人口,虽然灌了好多水,还洗了好多脑,共匪马上就意识到不对,由习猪指挥亲自开倒车了

以后没有农民了,都断子绝孙了
不要用中共的历史观
叙事观

什么志士任人
不就是境外势力
共产国际的下属机构而已
民國那趟不是,推翻帝制是各階層的意志。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是農民起義

說來道去就是民主不可能不經波折快速成功
各國民主基本上都經歷反覆確認,倒退再進步的過程


20世紀初的中國百姓民主意識淡薄,就是很多文化人士也不知道沒有民主會怎樣
那些被共黨帶起來的農民才不管民不民主,誰給飯吃誰給官做我就跟誰。
因爲中國本質上就是個農逼國家,即便到了今天,進廠了,坐辦公室了,底子裏仍就是個農逼
不談境外勢力都是扯談
沒有外國思想和武器裝備
滿清亡了後不過另一個朝代

抗戰後民主化失敗
最主要原因只有一個
蘇聯給的槍炮,其他全是次要的

如果開了民智就有用
東歐不會被蘇聯控制了四十多年
救人还说得过去, 救国本身就是扯淡嘛, 你为什么要"救国"? 救的是哪个国, 谁的国?

嘴里喊的是救国,心里想的都是窃国。 

大谈救国救民, 本身就落入了共匪的语言陷阱, 陷入山寨必须强大、要比洋人拳头大的流氓思维.
汉人发明的儒家法家本质是歪理邪说,没有真正的信仰和道德,没有真知和博爱。满篇的权钱色人上人忠治稳,恶臭不堪,应予全部根除。中国人治理社会,治理国际社会,肯定就是秦制那一套,权力控制无所不及无所不在那种,汉人还会怎么组织社会呢?最后结局就是走向看似井井有条的,实际是麻木死寂,没有任何改进突破的社会,就像中国从先秦的百家争鸣走向明清的严酷僵化一样,完全复刻。不是这样你们打死我。
pctrk7915 编程随想追随者
現在這個國家最大的荒謬就是,
只要「愛國」就可以不用在乎禮義廉恥。
只要「仇恨」就可以不用在乎道德底線。
只要「反日」就可以不用在乎公平正義。
只要「暖心」就可以不用在乎真相事實。
最近在看革命的真相这本书,你说的这种仁人志士大多是引狼入室的卖国贼,国民党引日引苏卖国,共产党直接当苏联的狗,被仁人志士抨击的北洋倒更像仁人志士、铁骨铮铮的汉子一点
中国没有信仰,宣传无神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正确的,每个人都想让国家变得更好,最后有一个觉得自己全对的打败了所有人成为皇帝,结果这个国家变得越来越糟。
欧美社会拥抱基督教,认为每个人有限,既然每个人都是有限的所以要制定法律限制个人权利。
这里用主祷文来解释中国问题
我们在天上的父:(我们的天父在天上不在地上,也就是人间根本不可能出现一个完美的人)
 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皇帝称为天子,中国人认为毛泽东是红太阳,中国警察认为习主席是上帝,这也是这样的国家容易出独裁者的常见原因)
 愿你的国降临;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如同行在天上。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 
免我们的债, 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 (人是有原罪的,上帝原谅了人,免了人的债。我们同样也要宽容他人。这也是西方社会国王能得到善终,中国改朝换代总会出现上一代皇族被杀全家的情况。我们整个社会缺乏宽容,所以共产党虽然现在嚣张跋扈,但注定没有好结局)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 救我们脱离凶恶。(每个人都会遇到试探权力诱惑,金钱的诱惑,美色的诱惑,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说明要建立一个宪政民主的国家。而中国恰恰相反,君子讲究坐怀不乱,国家讲究大一统,定语一尊。遇见凶恶是必然的)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 直到永远。阿们!
如果孙老能多活几年  我想中華 还是民國  人民不是人民  而會是公民...可惜  可惜啊  但是我不會忘记他最后的遗言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支那是一个特别适合农民起义,无产阶级颠覆旧秩序的土壤,缺少土豪的国家,或者讲缺少有德性土豪的国家,费拉土豪自然赢取不了农民的信任,做士大夫的土豪即使赢取了国民信任,相信你会做出改革等一系列举动,但因为缺少常识与德性,手下可用的士兵和社会资源又是费拉不堪的支那人,改革往往失败,支那的屁民自然是愚昧不堪,支那的中产阶级中流砥柱也绝不是英伦贵族那种有德性的人,这两股shit势力经历漫长的岁月,支那的土豪越来越支黑,高德性换不来眼前的利益,享受权利的最直接的方式是拷打支那人,随着道德堕落,战斗力、勇气、正义感消失的很快,中产阶级如此费拉堕落,被统治被管理的费拉农民会更费拉,因为信不过中产阶级,中产无产对立关系形成,仇富观念形成,有钱人都不是好东西等社会风俗形成。
啊啊啊啊z 应该是一个社民
没有思想启蒙运动清除外儒内法思维,再完善的民主法制都无法落实,这就是通俗的没有民主法制土壤。没有土壤那就通过思想启蒙运动来创造土壤,那些所谓的仁人志士连日本的一根毛都比不了,日本人福泽谕吉短暂考察就能发现事物表面下是制度,制度表面下是思想。日本人看到这一步所以它们的明治维新成功了,150多年后的当今又有多少中国人看到思想这个根源问题呢。外儒内法思维不除,任何制度在现实层面都会变成集权专制,无论制度设计的好不好,在现实没有落实的土壤那不就是空中楼阁?当今的大部分反贼还是老一套,这些人嘴上讨厌中共,得到权力后也只会和大部分中国人一样继续做换了名字的八旗而已,当代八旗叫中国共产党,下一代八旗可能就是中国改革党或者中国民主党什么的,或者干脆就长时间割据分裂战乱(谁都想做老大)。新时代腊肉只需要在乱世期间继续画大饼,继续骗,就可以让大部分中国人依旧跟着它。现在想做新时代腊肉的人可以先去缅甸的园区锻炼一下骗术,等中共这个朝代亡了自己能靠骗来继续统一中国。学习骗术的同时一定要多看朱元璋和腊肉的资料,好好练练权术。

回到楼主的问题中来,那些人只想着自己的功名而已,只想着出人头地,他们也不会去想怎么改变中国,只会在那里想当然的认为统一中国后一切就会好起来。他们认为的救中国就是换一个朝廷,当然只会得到换一个朝廷的结果,那就是继续改朝换代。指望一帮想做人上人的群体来改变中国不如多做几个二次元美梦实在,大部分中国人没有一丁点逻辑思维,这些人也只会接受画大饼而不是现实可行的方法。指望改变中国必须得依靠全体发达国家的巨量援助才行,无论是物质资源还是大量的思想启蒙教育者还是驻军稳定中国秩序,都需要全体发达国家援助,现在海外华人群体还不成立相应组织来筹划这些,等中共倒台社会秩序崩溃后那不就是两眼抓瞎等着中国变成地狱吗?
重庆强 观察 已退出此网站不再登陆和使用
毛主席坐殿了。”我问:“什么叫坐殿?” 赖子说:“就是当皇帝
还是看国家领袖是谁,是毛泽东,就是农民杀人那套,是习近平,就是特务治国,是蒋介石,就是垃圾独裁,是邓小平,就是半开放,是胡锦涛,就是群魔乱舞,完全看一把手的道德和能力,朕即国家没说错
中國是從經濟改革(失敗)走向政治改革(失敗)走向新文化運動,那當然還是失敗。反過來西方一直是思想文化的鬥爭,不論是波斯希臘還是雅典斯巴達,羅馬人打仗也總喜歡上升到意識形態,無論是共和國優越啦還是教化野蠻人啦,最後卻是日耳曼人的自由平等戰勝了專制的羅馬帝國,部落大會逐漸演變成議會,又經歷文藝復興學點藝術人文,宗教改革擺脫教會干預建立民族國家,啟蒙運動發展科學技術,不幸啦民族國家過火了導致一戰二戰,於是戰後成了個人主義自由主義全球主義的時代,現在又走火入魔成了政治正確民粹主義。但無論如何,culture war文化戰爭總是西方歷史的核心。我還真想不起來誰會說經濟發展優先。
造反革命,那是要冒生命危险的。通俗地说,就是把脑袋别压裤腰带上。
冒这么大的风险,不给实实在在的个人好处行吗?当然不行,没甜头,谁跟你干。好处从哪里来?天上掉下来?不可能,只能从革命对象上来。他们靠社会不公发了财,被人革命后得吐出来。这就是劫富济贫。
白衣黑旗除共军 中国共产党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可以看看香港拍的黄飞鸿方世玉什么的,打点大中华崛起的激素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09-27
  • 浏览: 3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