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待许章润先生的新文章《自由主义的五场战役》遇冷?

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先生的最新文章《自由主义的五场战役,兼论启动第四波“改革开放”》,文章字字珠玑,文笔非凡。尺度之大也远超近日火热的“向松祚教授演讲”。
    可就这样的一篇文章,在墙内墙外几乎绝迹,各大论坛和youtube无人讨论,未免有点奇怪。
https://ipfs.ink/e/Qma24DdJWFPLaWrTRbwChUkcS4d6187ZQkbxsTwRPvtEb2
以墙内的视角来看,确实是尺度大。

然而以墙外,或不分墙内外,仅仅从文意来说,仍旧很温和,甚至是一种常识。当然,许也说了,总得有人说出不一样的声音,指出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实。

与其最初的谏言一致,文章并没有超脱指出问题(而且是有一定共识的问题)的范围,没有去讨论问题的解决途径,反而是以谏言的方式,似乎包含着期待当权者自主改革,醍醐灌顶的期待。

简言之,大家期待的或许是檄文而非谏言,方案而非现象。但放在墙内,尤其一开始发布在墙内网站上,已然是一种勇气了。
还是我 朝廷深谋远虑, 圣上英姿天断,果断亮剑,删帖禁评于网路;大开杀戒,消号抓人于各地,一场弥天大难就此化为无形!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权力被一个人或少数人所垄断时,就不可能会尊重个人自由,因为这种权力垄断状态的存续,本身就必须以压制或剥夺个人自由为前提。试想一下,当武汉市第四医院的职工及患者普遍享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以及集会、游行和示威自由时,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及其保护伞对权力的垄断怎么还可能维持得下去?所以,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历史中最重要的往往不是所谓一流的医院(省内领先,国内先进,国际知名),或者所谓一流的庄稼(丁祥武等),而是对某些职工或患者言论压制,加之滥权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若干年后,所谓一流的医院,所谓一流的庄稼没有人会记得,也没有人会在乎,而作为医院某些领导及上级机构保护伞对职工或患者的言论逼迫,却很有可能被历史所铭记,并很可能成为武汉市第四医院历史上一个不可磨灭的记录。这完全不是说某些医务人员或患者有什么重要性。实际上,这些医务人员或患者是一些完全微不足道的人,不要说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就是在整个中国,也很难找到比这些医务人员或患者更平庸、更不值一提的人。但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及其上级机构保护伞对医患的的逼迫,仍不会是一件小事。无论古今中外,对言论的迫害都是人所共愤的。因为,人和别的动物不一样,人是有理性、会思想的生灵,需要通过言论表达来展现人之为人的理智、情感和尊严,用权力去压制和迫害言论,完全是一种针对整个人类本身的敌对行为。武汉市第四医院对某些医患进行迫害,尤其会让人难以接受,因为医学的使命是创新和传播知识,维护生命尊严,因而最需要保障和鼓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和维护个人权利。一所医院一边对某些医患进行迫害,一边还要建所谓一流医院及培养所谓一流庄稼,这些掌管这所医院的领导及其保护伞,能不能用哪怕一分钟的时间,去反省一下其中的荒唐与伪善呢?难道现在的医院领导及其上级机构保护伞,是要将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骨科医院)建成一流的言论迫害医院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