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33年前大兴安岭特大火灾出来自豪,不合适

前天,有一篇叫《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这么厉害》非常热门的文章在朋友圈疯传。
文章说的是1987年5月6日,东北大兴安岭发生特大火灾,然后在28天之后被消防官兵成功扑灭,对比澳洲人在救火时的软弱和不负责任,显示出中国的厉害。
该文全篇煽情,说中国在扑灭大兴安岭大火的时候决策多么英明,指挥多么果断,绝对不会允许澳洲发生的事情,发生在中国。
而在文章的最后,作者借着澳洲的灭火不力,批评了整个西方世界。

——人民群众为自己的祖国骄傲自豪,这是好事。

中国的消防员确实是好样的,会冲在前线,挡在人民群众面前,这也是事实。
但这件事,实在没什么好拿出来吹嘘的。

普通人可以忘记过去,但媒体人不能。

https://i.imgur.com/WZS8jio.jpg

1987年5月6日那场大火,最后导致1.7万平方千米的森林化为乌有,烧毁了63万平方米的房屋,各种机械设备达2488台,粮食650万千克。烧毁铁路专用线17千米,公路桥涵673座。受灾居民1万多户,灾民5万余人。
在这场大火中,有211人遇难,266人烧伤,烧伤的人中间很多都落下了终身残疾。

这是一场灾难,绝不是什么胜利。

更关键的是,这场灾难并不是不可抗拒的天灾,也不是由雷击树木导致的,而是一场人祸。

根据2007年的《瞭望》期刊所写,1987年大火最主要的起火点来自古莲林场,是一个刚到林场干活13天的外地农民(被称为盲流),没有人告诉他关于森林防火的知识,他启动割灌机引燃了地上的汽油,割灌机也着了,当时如果他脱下大衣一捂,火就可能被扑灭,可汪玉峰却拖着机器跑了七八米,等他叫人来时,火已经着大了。
而另外几个着火点,则是由于在最容易着火的季节,在林场吸烟所致。

因为人祸导致的火灾,实在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如果只是因为农民不懂防火知识引发火灾,那也就算了,中间还有更多堪称魔幻的地方。

在大兴安岭火灾发生后不久,因为火灾发生的原因实在蹊跷,火灾势头之大又闻所未闻,中国青年报记者叶研、雷收麦、李伟中以及实习记者贾永在火灾发生后迅速奔赴火场,开始调查火灾的原因。
历时30多天的采访,他们换回了中国新闻史上的一组经典篇章。从1987年6月24日至7月4日,三篇整版调查性报道《红色的警告》、《黑色的咏叹》和《绿色的悲哀》刊登在《中国青年报》醒目的位置。

https://i.imgur.com/KDnb6g3.jpg

《红色的警告》开头就给大兴安岭大火定了性:“这是人祸。”、“五个火源都是林业职工违反制度和操作规程造成的。”

在《红色的警告》中,这样写道。
1,五千万育林基金,最后扣到用于森林保护的只剩下9%。
2,修道路的计划一推再推,各方都不愿意出钱。
3,本来漠河县应该是有专业的森林警察的,不但有专业设备,而且受过专业设备,结果这些森林警察,因为和县里领导发生冲突,被“请出了”林区:

请走森林警察后,县里成立了三十人的“快速灭火队”,然而这三十人一没受过训练,二没专业设备,遇到稍有规模的火灾根本就是束手无策。

在最近朋友圈刷屏的《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这么厉害》这篇文章中,说:“要知道,1987年的大兴安岭,交通不便、人烟稀少,缺少经费,消防设备极其落后。”
这当然有中国当年落后,经济不发达的原因,但中间的各种官僚主义也难辞其咎。

这种官僚主义夸张到什么地步呢?夸张到消防车平时没发生火灾的时候也警笛长鸣,乃至于直到最后,没有人把消防车的警笛当回事了。

除了这些,还有更夸张的。

比如明明已经因为使用割灌机,造成过森林火灾了,所以林管局发通知说禁止在大兴安岭使用割灌机。然而等通知1987年4月28日到了地区防火指挥部指挥科一位副科长手里时,他偷懒,八个林业局他只通知了五个。
而惨剧,恰恰是他没通知到的三个局中发生的。
比如5月6号,山上明明已经冒烟着火了,然而领导们依然在开会,即使后来出现多处火情,领导们的会议依然继续,被《中国青年报》称为“烧不散的会议”。

要知道5月6号火还不大,如果能早点采取措施进行扑救,我们的损失本可以不那么大。就算扑得迟了,其实火势在5月7日上午也已经控制住了,然而这时领导没有尽全力排查是否还有余火,而是回去休息了。
于是到了5月7日下午,当地突然刮起了大风,使林场内再次燃起大火,烧了当地官员一个措手不及,而且火势越烧越大——就连这时,某领导还在瞒报火势,谢绝上面派来的增援力量。

于是,图强、阿木尔两个林业局葬身火海,大火一发不可收拾。到了5月9日,1.4万官兵进入大兴安岭地区,开始《33年前的中国牛逼》一文所说的“用人命去填火灾”的悲壮救火行动。
所以在这篇专访稿的开头,它才写明,这是实实在在的人祸。

所以在大火之后,林业部一把手二把手都被撤职,一起被处分的还有许多官员。
去知网进行搜索,这三十年来,有关1987年大兴安岭火灾的文章,多半痛心疾首,反思当时中国在救灾中有多少做得不对,做得不好的地方,哪些可以改进的地方。
一直到2007年,大兴安岭又发生火灾的时候,当年的人祸还被拿出来当作例子,要求当地林管局进行反思:

https://i.imgur.com/69guj3y.jpg

你可以说这三十年中国发展了,再也不会出现当年那样恐怖的管理漏洞了。
你可以说中国这三十年强大了,现在扑灭森林大火有自己的经验了。
但我实在没想到,到了2020年,因为有了更烂的澳洲大火,当年那样的特大灾难,居然被90后自媒体人挖出来,写了洋洋洒洒几千字,说这是“中国牛逼的表现”。

人祸导致的火灾,死了两百多人,让几万人无家可归,真的有这么骄傲吗?

实在魔幻。

更魔幻的是,这样一篇文章,居然被各大官媒转载了。

如果说这些,写《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这么厉害》疯狂煽情的90后作者可能不知道,被这篇文章感动疯狂转发的网友们可能也不知道。
他们也许只是想表达中国的强大,只是在表达对澳洲灭火不力的不满。

毕竟已经时隔33年了,现在大部分在网上冲浪的年轻人,都不会看过那时的种种报道,所以那个号的工作人员,才能用非常骄傲的语气在朋友圈说:
我们这篇文章拿下数万次转发,十多万次点赞和上千万的阅读。

如果说澳洲这次在灭火中展现出的,是一百步的话,那中国33年前的那场惨剧最多也就是五十步。
五十步笑百步可不是什么好词。比烂也不是什么好词。

无论澳洲大火烧得怎么样,就算澳洲的火把半个澳洲都烧没了,我们33年前那场大火中犯了很多错误都是事实。和澳洲比烂并不会让我们变得更好。
而且官媒代表的是国家的态度,国家是不应该用其他地区的灾难,来凸显自己强大的。

因为灾难是没有国界的。
37
分享 2020-01-13

32 个评论

中共一向是这样的,天灾人祸的宣传方式都是突出党领导救灾。。。正能量就是把丧事办成喜事。

别人家着火是民主国家无能,自己家着火是感谢共产党。 
《沒有緬甸政府對羅興亞人的大屠殺,我都不知道我國在大躍進和文革時這麽厲害🇨🇳🇨🇳🇨🇳》
传统艺能而已。
https://i.imgur.com/7Gb6oJ0.jpg
已删除
厉害国和厉害国的奴隶现在只会喊厉害,不会反思了

传统艺能而已。


这是谁话的啊~ 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

本来漠河县应该是有专业的森林警察的,不但有专业设备,而且受过专业设备

我记得是严新用气功扑灭的?
墙国人内心的极度自卑便可管中一窥,连天灾都要拿来当“自信”的素材

这是谁话的啊~ 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


是变态辣椒的作品,图上有的。
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墙里说怪话抨击邓桃源的歪风极其猖獗,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是变态辣椒的作品,图上有的。


原来图里面的有画啊。。。。尴尬。。。
怪不得要解决这些记者
冬天裡的一把火~

都是美國和台灣人的陰謀!
还是维尼大帝厉害啊,涛哥在台上的时候怎么也不会用这么些中二青年当喉舌吧?真是将熊熊一窝啊。目睹维尼盛世乱象,我深感语言的苍白。
在微信蛆友圈里说了类似的话。
灾难不是用来歌功颂德的。这正如鲁迅所说,即使无名肿毒,倘若生在中国人身上,也便是“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今后国外如果有大地震,难道还要把汶川玉树再拿出来“纵做鬼,也幸福”么?
25年的(曾经是)朋友把我拉黑了。

在微信蛆友圈里说了类似的话。灾难不是用来歌功颂德的。这正如鲁迅所说,即使无名肿毒,倘若生在中国人身上...


他没举报你就是万幸了

他没举报你就是万幸了


你说得对,我忘了这一点了。不过我还真不怕他举报,我这一生,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不再回那个国家了。
果然極度自大者必然極度自畏。終日懷疑別人揣「優越感」而「亡我之心不死」者,叫做迫害妄想症。

有病得醫。舉國為病,時運未至,只得乘槎浮海,適彼樂土。

在微信蛆友圈里说了类似的话。灾难不是用来歌功颂德的。这正如鲁迅所说,即使无名肿毒,倘若生在中国人身上...



大陸人例行公私混亂。若以社交軟體為私誼,就不宜談論國事。既然自己談論國事,就不能批評他人論政壞我心情。在公為公,在私為私,春秋三禮之義。大陸(普遍)西學精義沒有學到,華夏舊德一無所遺,成為當今世上最大野蠻部落。

大陸人例行公私混亂。若以社交軟體為私誼,就不宜談論國事。既然自己談論國事,就不能批評他人論政壞我心情...

我认为层主的朋友圈议政没问题。大陆最主要的问题,是谎言堂而皇之占据一切媒体。必须有人说出事实。如果大陆是自由社会,就无此必要,因为谎言占据一切的条件已经不具备。
這文章寫得好正經,一堆裝酷的話
那天晚上在微信看到《33》这篇文章,真的是义愤填膺,我评了一句丧心病狂的价值观就睡觉了,但是那晚确一直没睡好,很早就醒来,准备简单写篇文章驳斥。很开心见到此文,感谢作者!
本文出自公众号“为你写一个故事”,文章作者雷斯林,内容有删改

我认为层主的朋友圈议政没问题。大陆最主要的问题,是谎言堂而皇之占据一切媒体。必须有人说出事实。如果大...


你好,我是层主。
他朋友圈议政没问题,我评论也没问题,我也欢迎他和我辩论。
只不过因共匪和微信的言论管制,我会在辩论中处于不利地位,表达内容极其受限。
然而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这位25年的老友就无能狂怒直接把我拉黑了,让我忍俊不禁。

至于我为什么会语气生硬的直接刚他,因为我老家也经常遭受山火,几年就有一次大规模山火,成年男性大多数会被征召上山参加灭火,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父亲能不能活着回来。那是我童年挥之不去的恐怖记忆之一。我不能容忍这种灾难反而成为蛆们歌功颂德的赞歌。

我认为层主的朋友圈议政没问题。大陆最主要的问题,是谎言堂而皇之占据一切媒体。必须有人说出事实。如果大...



承貴言。在下亦非謂社交軟件不得議政,只是說他寬己嚴人,公私不分,double standard。
转一篇已经被腾讯删除的文章吧,作者是前《南方周末》记者方成可,写过热文《百度已死》,可笑的是这篇客观真挚可以说是打脸的文章还没流传开,已经被举报删除了,而流量热文却被 ccp 喉舌共青团中央,人民日报赫然挂在首页。

导读:

>《人民日报》也报道了县长和消防科科长的那栋奇迹般屹立的房子。记者魏亚南发回的报道还补充了更多的细节:为了给县长家打隔离带,居然还推倒了两间并没有起火的民房。

>通过他们发回的报道,我们看到:火灾的发生与蔓延,与官员们的官僚主义作风有着分不开的关系。我们看到:山火还在燃烧之时,漠河县却让县里各单位派车派人打扫市容卫生,以迎接上级领导的视察。

>我们甚至还看到:在漠河县城的废墟之中,奇迹般地矗立着一栋红砖瓦房,那里面住着县长一家和消防科科长一家。群众反映,是消防科科长用消防车和推土机保下来了这栋房子。

>《中国青年报》总结说:这组报道用令人振聋发聩的声音提出,这次大火不仅是天灾,更是人祸。「是我们——犯有严重的官僚主义,而我们僵化的体制,也使得我们成为官僚主义。这场大火,对我们是不烧死的烧死。”

>用廉价的感动遮蔽反思、换取流量,是对 33 年前那场悲剧最不负责任的消费。

--正文--

《对不起,33 年前的那场大火绝不是一曲凯歌》




持续数月的澳大利亚山火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这场灾难引发了人们对生态危机、救援应对等多方面的反思。

在中文社交媒体上,有一篇文章将澳洲山火和 1987 年发生在中国的一场大火进行比较,这篇文章已经获得了「双 10 万+」(即阅读数和点赞数都超过了 10 万)。在微信群里流传的一张后台截图显示:截至 1 月 12 日上午,文章的阅读数已经超过了 2300 万,点赞数超过了 30 万,并且还在持续增长中。堪称超级爆款。

然而,这篇题为《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 33 年前这么牛逼!》的文章,毫不尊重历史,将教训惨痛的大兴安岭大火简化为消防员伟大付出的英雄故事,将一场引发举国上下沉痛反思的巨大灾难扭曲为「中国 33 年前这么牛逼」的证据,这种操作令人尴尬,这种对历史的无知令人痛心。

我是一名新闻传播研究者,之所以对 1987 年的大兴安岭大火有所了解,是因为当时对这场大火的报道是中国新闻史上的经典,我在北大读书时曾在课堂上听过当时报道大火的编辑讲述那段历史。



1987 年 5 月 6 日,大兴安岭发生了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特大森林火灾。大火燃烧了近一个月,吞噬了 101 万公顷的森林,令大兴安岭失去五分之一的林地。近两百人葬身火海,5 万余灾民流离失所。


大火开始燃烧一周后的 5 月 14 日,《中国青年报》派出记者奔赴火场,进行现场报道。

《中国青年报》是共青团中央的机关报,深具公信力和影响力。在这批记者出发之前,报社同仁对他们的叮嘱是:「切记,不要再把悲歌唱成赞歌!」(信源:http://media.people.com.cn/GB/40606/8426465.html )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叮嘱?根据《中国青年报》后来的总结:这是因为,此前,中国新闻界报道灾难的方式是「丧事当作喜事办,小灾小歌唱,大灾大胜利。惨绝人寰的大灾难,往往在记者们神奇的笔下,瞬间化为一曲曲共产主义的凯歌。这是当时新闻界根深蒂固的灾难报道的路数。」

然而,在改革开放的背景之下,在新闻界越发尊重新闻规律的背景之下,一批最优秀的新闻人对这种模式非常不满。

当时负责这组报道的编辑、《中国青年报》国内部副主任杨浪说:「大家的认识很明确,灾难就是灾难。把灾难奏成凯歌,是灾难之上的灾难。」

遵循着这样的理念,记者们在前线挖掘事实、还原真相。通过他们发回的报道,我们看到:火灾的发生与蔓延,与官员们的官僚主义作风有着分不开的关系。我们看到:山火还在燃烧之时,漠河县却让县里各单位派车派人打扫市容卫生,以迎接上级领导的视察。我们甚至还看到:在漠河县城的废墟之中,奇迹般地矗立着一栋红砖瓦房,那里面住着县长一家和消防科科长一家。群众反映,是消防科科长用消防车和推土机保下来了这栋房子。

《中国青年报》总结说:这组报道用令人振聋发聩的声音提出,这次大火不仅是天灾,更是人祸。「是我们——犯有严重的官僚主义,而我们僵化的体制,也使得我们成为官僚主义。这场大火,对我们是不烧死的烧死。”

这组报道一共有三篇,标题分别是《红色的警告》《黑色的咏叹》《绿色的悲哀》,人们将之称为「三色报道」。

「三色报道」刊出后好评如潮,并且获得了当年的全国好新闻特别奖。《中国青年报》披露:有一名湖北读者给报社写信说,「以前我总以为我们国家的记者只是粉饰太平的人」,读了报道「深感你们也无愧是时代最崇高的战士」。

在中国新闻史上,「三色报道」有着极为重要的位置,因为它是中国灾难报道的里程碑,开启了灾难报道回归新闻事实、尊重新闻规律的新一页。

以直面事实、思索积弊的精神报道这场大火的不仅仅是《中国青年报》。《人民日报》亦有着类似的报道。根据《人民日报》资深新闻人祝华新的记述,「人民日报连续发表 64 篇新闻和评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有 22 天火灾消息上了人民日报头版。」

在这些报道中,有长篇通讯提出直接的拷问:「许多事实说明,大火不是不可抗拒的天灾,这一场令人扼腕、令人心碎、令人痛哭的不幸,是不应该发生的;即或发生了,也不应造成如此惨重的损失。」

《人民日报》也报道了县长和消防科科长的那栋奇迹般屹立的房子。记者魏亚南发回的报道还补充了更多的细节:为了给县长家打隔离带,居然还推倒了两间并没有起火的民房。

「灾难就是灾难。把灾难奏成凯歌,是灾难之上的灾难。」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做出这样突破性的报道当然不容易,既需要思想上的解放,也需要在实践中克服重重困难。

当时参与「三色报道」的实习生贾永,后来继续从事新闻事业,曾经担任新华社解放军分社社长。他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说:实地采访非常艰难,因为当地不少领导和机关以封闭的新闻思维实施着「新闻封锁」。(http://www.81.cn/mjjt/2019-01/24/content_9413318.htm )

但是,《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并没有在限制和阻挠面前放弃。贾永回忆说:在他们一行四人中,「除了雷收麦年近四十外,我们三人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人,而且都有过边防前线血与火中的采访经历,都有强壮的体魄。我们艰难而又充满信心地拓展着获取第一手材料的范围:火场,坟场,废墟,河套;广播员,水枪手,推土机手……白天厚着脸皮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跑,晚上与灾民一起睡在四十个人一起的寒冷的帐篷里。」

贾永说,他们之所以冒着危险、顶着困难坚持了下来,是「为了维护人民群众了解社会重大事件的知情权利」。功夫不负有心人,「越来越多的原来慑于某些人淫威而敢怒不敢言的灾民向我们敞开心扉直陈真情。」

后来曾获范长江新闻奖的记者叶研回忆,他们在旅游局招待所餐厅拍下一些人大吃大喝的场面,结果被以县旅游局局长为首的 20 多人拦住了去路。几位记者被围殴。「打人的没事儿,我们倒被叫到公安局问了两天。」

在现场奔波了一个多月后,记者们才结束采访回到报社写稿。《中国青年报》的回忆文章中透露:那时正是北京最热的时候。「雷收麦和贾永住在中国青年报社附近 3 角 5 分钱一晚的地下室里,总共吃掉了 40 多袋方便面。为防止闹肚子,贾永还用 5 斤粮票,换来一辫子大蒜。」



发表《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 33 年前这么牛逼!》一文的公号,叫做「青年大院」。

其实,它是之前一个因为失实而被封号的大号的新马甲。

只要点击「青年大院」的公号名字,进入其详细资料页,我们就可以看到:它的帐号主体是「北京浮光跃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再点击公司的名字,我们就可以看到:它就是「今夜 90 后」的新马甲。

实际上,它并不避讳这一点。在文章页面的头图和小标题中,都清晰标明了「90』s tonight」字样。

也许你还有印象,「今夜九零后」曾经发布爆款文章《在这个从小躺赢到大的女人面前,杨超越真的不算锦鲤……》,涨粉数十万。然而有人质疑作者编造了事实,新闻实验室也曾撰文分析该文。

后来,这个公号更是在一篇题为《那个 17 岁的上海少年决定跳桥自杀》的文章中,对上海卢浦大桥自杀事件进行了「推测式」描述,激怒了读者,最终被封号。

在招聘网站上,我们可以看到:这家公司很骄傲地展示「今夜九零后」的数据成绩,并表示将「重新出发,打造全新公众号」。

看来,号虽然是新的,套路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尤其令人感慨的是,如上文所说,「小灾小歌唱,大灾大胜利」的那一套早在 33 年前就已经被中国新闻界淘汰。然而,在进入 21 世纪 20 年代的今天,以流量为导向、打着「90 后」旗号的自媒体却又重新从历史的垃圾堆里捡起了这一套。

我想对「今夜九零后」团队说:有杨浪、雷收麦、李伟中、叶研、贾永、魏亚南这样一批具备高度职业精神和职业水准的新闻人挖掘事实、直面真相、思索弊病,这才是 33 年前的那段历史之中最牛逼的地方。用廉价的感动遮蔽反思、换取流量,是对 33 年前那场悲剧最不负责任的消费。
丧事喜办,支国的传统艺能
其实前两天我就想转载这篇文章了。
没有红色高棉,我们都不知道1966年的中国就这么牛逼!
雷斯林的文章看过不少  也曾经质问过其为何不提及更触及核心利益的问题  其连正面回答都做不到  而是扯开话题说什么你来试试开公众号  已经充分暴露其真实身份--一个以为自己姓赵的鸵鸟

旧年香港问题扮过几次理客中  前段时间讲伊朗但只是次条  台湾大选亲共派大败就粒声唔出  前后几次地陷死人就差三连没有  对一些不痛不痒的新闻针砭时弊似乎忧国忧民  一旦看到社会主义铁拳直击自己人或者被列强直击就埋头沙堆  小弟以为  这种扮作有骨气敢说话实际上处处维护强国底线  比起强国养的猪鲁迅口中的虫豸  更为可恶

当然  因言废人不可取  以上是小弟依照对作者了解有感而发的一些题外话  并不影响文章本身  该文信度效度  自当由各位判断
这没什么奇怪的,现在知乎连克拉玛依烧死300多小学生的大火都能洗,还说让领导先走没什么不对的,还有当时的中央台领导因为压住这件事没报道所以被表彰的

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墙里说怪话抨击邓桃源的歪风极其猖獗,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实事求是比网络用语都不如,狗屁不通的空话,翻译成英语怎么都不通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大国的责任和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