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告诉你“中国人为什么不反抗”

中国人为什么不反抗呢?这其实在很多海外人士眼中的终极问题。

没错,如果中国目前面临的经济和各种矛盾只有十分之一出现在欧美地区,那么这些危机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转化成政治危机。并促成政府下台。

于是,很多欧美和台湾人就会说“中国人为什么不反抗?一定是他们自己被奴役惯了,既然自己要活该被奴役,那就等他们自己好了。”


那么我来帮你分析,这个问题其实没这么简单。


我在这之前的几篇分析中提到,中共如果要自下而上垮台它就必须遵循两条路,第一种就是人民反抗,而且反抗力度必须超出政府的镇压极限,第二种就是对外发动战争,而且需要战败后无法处理后续矛盾,所以“反抗”和“战争”并不是“垮台”的直接条件,也是我反复强调不要认为打台湾就真的能造成中共垮台。


中国人并不是不反抗,比如八九六四和诸多后续的可以被称为反抗的事件,而共是一个特别喜欢从历史教训中学到知识的政党,所以这是它能活这么久的根本原因。

六四以后,中共使用经济发展来降低人民的政治诉求,并借此进行洗脑让人民试图忘记过去,并转向认为“我们的政治体制比欧美好,如果六四成功了,那我们就是印度”云云,这种观点其实在今天并不占少数,这也是洗脑的成果。

今天的环境有比六四酝酿更久的反抗土壤,为什么中国人不反抗了呢?

是因为经济发展好了?其实新冠之后经济什么样各位都清楚。

那么是高科技监控和科技独裁导致反抗无法发起?其实也不全是,因为白纸抗争通过去中心化也能引起波澜,甚至逼迫党国放开。

中国人民都怕死?其实近现代被迫害的英雄从刘晓波到方斌我们都能数出很多来。

————————

人是一种有意识趋利避害的生物

我们会潜意识按照下图去做。


https://telegra.ph/file/95198a8cdb3c4eda59ea5.png

是的,你没看错。请特别注意上图,“风险轴”和“收益轴”是完全相反的,并不和投资一样!!至少,这是在墙国共产党尚未失去镇压能力和掌控全局之前,是这样的。


在很久以前,我和一个朋友谈过,这个朋友并不是不知道中共的问题所在,当我问他会不会反抗时,他说如果未来有一个能带头起事的人,让他认为这个反抗符合自己利益且成功可能性极高,那么他就会反抗。


那么,是不是可以得出,中国人不敢反抗的根本原因是“怕”?

其实不然,实际上,我们抛开品葱网站能够有效保护用户隐私的因素不谈,你在这里骂共产党同样承担着相当的风险,我在品葱上发的贴子数百篇涉及和编程随想一样的煽颠罪行,再加上反共小说,本人够被枪毙十次。而且多数是在我还没有移民之前的发布。
 
我难道不怕吗?

白纸抗争和彭载舟,参加的人不怕吗?

其实不用想得太复杂了,驱使一个人去做某些事的因素是复杂的,比如,你可以认为你在网上骂共产党是人的基本良知、是土共触碰到了你的利益、亦或是就是自己不爽了。当这些驱使压过了你心中的恐惧因素,那么你就会去做。“骂”也有可能在某些转化之下变成实际行动,即使你知道你做了可能会被抓,甚至必然被抓。

——————


“利益”还是“民主本能”?


在一些知名youtube上以及品葱存在着这么一种声音

有些人不是因为追求民主而反共,而是他们的利益所趋,比如王菊花,比如蔡霞......他们之所以跳反,是因为利益受到了损害。所以这些人是没有资格称为反贼的。


其实按照这个逻辑,白纸抗争发起的根本原因也不复杂,因为三年清零确实搞得经济萎靡,再加上次生灾害影响,人们再也忍无可忍,所以开始反抗。

党国也清楚,这个时候再去镇压,那就是把运动扩展到六四的节奏,显然收益远远小于成本,因此它选择了妥协。

那么,这个观点到底正不正确呢?

我的看法是,纯粹为了没有“利益”的抗争是不存在的,因为现在是物质社会。人脱离了物质回报是没有无偿做下去的意愿的,就如同没人愿意无偿或者低偿工作。

共产党知道他的体系能维持下去是靠不断地吸血和撒比,如果有一天这种体系不复存在,那么自然就会崩溃。反过来,反贼也一样,没有人能无偿去帮你建立民主自由的社会体系,就像台湾人不会为了让大陆自由,而去反攻大陆,美国也不会去接管中国。




所以,中共目前正在做的,是通过官僚阶层的利益捆绑,并防止这个核心消失,因为一旦消失了,五毛网评员和维稳机构自然不会为你效力,民众造反,它一定会倒戈。六四之所以镇压成功了,就是多数机器没有倒戈。同时,它会避免向外国挑起战争并触碰其核心利益,这会大大增加垮台风险,让自己如鱼得水的世界崩塌。


也就是说,如果反贼真的要试图推翻共产党,你要做的就必须是针对以上关键点进行有效策反。并且,这种加力是必须要营造一些利益。从而将体制内和岁静一派中的摇摆者甘愿冒着杀头风险也要加入反抗。

而目前这个环境其实在中国大陆是不存在的,除了中共用铁腕手段控制监控系统之外,还有就是反共的利益没有大于维持中共的利益,反之,我可以告诉你民族的情绪是双向的,今天可以留岛不留人,明天同样可以留地不留人。“中国人民是惹不起的,惹烦了是不好办的”。

这个可以看作是一个赌局的开盘。比如,如果世界杯开盘中国和巴西队的胜负,那么显然100个人99个会买巴西队赢。有人会问, 那盘口怎么开?庄家不输钱吗?我告诉你庄家是不可能输钱的。比如巴西的赔率是1:1.01,那么你赌资100元赢了也只能赢1元。不过,就算把中国的赔率调成1:50,估计也是没人去赌国足要爆冷门。

不过,如果这个盘口调成1:1000呢?

所以,你如果真的想有人要来押宝,那就必须提高利益分成,按照我之前那张图给出的风险利益,中共利用现在的环境,不仅提高反抗的风险,还把风险轴和收益轴进行了颠倒。

你要打破这个局面,需要做的是把反抗的风险降低,同时把这个轴回正。

单纯通过某一个方面的理念其实起不到太大作用,过程再伟大,结果也可能就是下一个刘晓波。


————————

以上分析容易让我被打成“利益至上”的精分之人。

实际上我来告诉你,我可没有说崇尚中共式利益至上的畸形观念。


我来举一个例子,二战之后,美国是靠什么取得世界霸权的?

是靠美元霸权?对外吸血?战争国债?军队天下第一?这是小粉红喜欢说的话,似乎有一天我们把人民币推向世界,那么世界霸主宝座就是我们的。

实际上,利益分两种,一种是可持续性,一种是不可持续性。

美国为什么现在宝座不会倒,因为他的利益是可持续性,而且是造福全人类的。美国在二战后主导的新兴飞跃项目,从登月到人工智能,都是如此,所以并不是“美元霸权”造就了美国霸主,而是反过来,利益持续性造福输出人类成就了美国的霸主地位。

世界就算不齿美国要当霸主,那么他会换成中国当吗?以中国现在对付新疆香港的手段,不把你国家整灭亡才怪。

中共的利益是不可持续性的,因为它只能通过暴力和镇压去维持,美国则不然

这就是我所说的利益持续性的区别。


回到“利益”话题,其实,要台湾反攻大陆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你必须记住一点,你得让“反攻大陆”的利益大于了“台湾独立”的风险收益,如果这一点达成了,台湾就会反攻大陆。反过来,中共要进攻台湾也是一个道理。


目前,国际环境形势是台湾没有能力也没有民意去反攻大陆,但是,这个“盘口”并没有完全消失,因为在国际形势和中国的威胁之下,“中华民国”的国旗和宪法还在,金门和马祖还是中华民国的领土。不过,随着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这个盘口可能有一天会消失,因为台湾要追求独立的风险远远小于反攻大陆。究其原因,一是台湾的民主化和对岸在不断拉开距离,拉大两岸素质和认知观,二是中共通过不断地威胁让促使台湾越来越站在对立面,所以中共的行为实际上是在支持台独。


当然,我没有资格去主导台湾的未来,只是作为学术性分析。

这可以为你思考中国人民反抗提高一些思路。

比如,“品葱”它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这里对隐私的保护十分注重,降低了反共门槛。当这个趋势扩大到未来生活的方面之后,他就有可能给发反抗提高收益。

言毕。
65
分享 2023-04-20

32 个评论

只有一个重点

重点是现在的人  太依赖互联网渠道的沟通了
中共完全控制互联网    等于可以控制国民

如果伊朗政府可以完全控制互联网
一当有事的时候  全部封帖
再直指这是境外势力

一般人根本真假难辨
即使有人上街抗议  大家都不会知道
现在中共的手段已经很多了

还有假装境外势力自黑
再自己澄清给网民看

如果大范围的反抗   搞不起来
其他都是徒劳
况且以后维稳成本  只会下降
反抗来抬的成本   将没有挤兑维稳的一天
简而言之,我们要思考如何让维稳成员中
觉得:“继续帮匪共维稳对自己有害” 的
变得越来越多
。。。。。。。
中國真的是慘劇大國
包子也能当皇帝 🤬不友善用户
>>只有一个重点重点是现在的人  太依赖互联网渠道的沟通了中共完全控制互联网    等于可以控制国民如果...


以前人的沟通渠道中共无法掌握的(基本只有邻居之间的面对面交流),没有效率。所以出现了乐子人常挂在嘴边的饿死不造反。有效率的(报纸、电视、广播)还是在中共手中握着的。

现在和以前居民们都是一样的问题“没有大范围传递信息的渠道”。某地如果发生了什么恶性事件,只能在周围很小的范围内传播,中共就能以极少的力量很快镇压。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和敏感的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不过,一些学者和政治分析人士提出了一些可能会导致天朝的反抗变成高回报的情景或条件:

政府权力分散。经济发展。社会信任和凝聚力。信息自由和言论自由。政治改革和民主化。



同ChatGPT讨论这问题,刚好这 5 点现在完全不存在。然后逼ChatGPT继续说下去,可以理解成将那 5 点反过来就是

在我看来,要想实现天朝的政治改革和民主化,需要满足以下一些条件或出现以下一些迹象:

党政机构内部出现严重的分歧或者派系斗争,导致政府无法有效地运转和实施政策,进而引发社会的不满和动荡。

社会经济发展失去动力,经济增长放缓,民生问题日益突出,加剧了社会的不满情绪和不满情绪的爆发。

公众对政治体制的不满情绪不断积聚,并形成集体意识,表现为群体性事件或者社会运动。

新生代的公民意识不断增强,他们越来越注重个人权利和社会公正,以及对政治参与的渴求,这也是推动政治改革和民主化的重要力量。

外部环境变化,比如国际社会的压力和影响、全球化和信息技术的发展等等,这些因素都有可能影响天朝政府的决策和行动,从而推动政治改革和民主化的进程。

当然,这些条件和迹象并不一定会全部出现,也不一定是一定能够促成天朝的政治改革和民主化



经济问题的确有,但其他远未到临界点。起码岁月静好和理中客还是总体看好,小粉红就更不用说了
已隐藏
已隐藏
根本原因是人口過剩
而且大多數平民人口還是跟執政者團結一致
他們的利益跟政權密不可分
你包當皇帝雖然有時候會沒飯吃
但沒有皇帝的時候大多數中國人只能被當飯吃了
對於無信仰無道德人口過剩的中國社會來說 能夠擁護200斤當皇帝已經是文明天花板了
>>根本原因是人口過剩而且大多數平民人口還是跟執政者團結一致他們的利益跟政權密不可分你包當皇帝雖然有時候...

确实这点是最大的原因,狗逼中国人下限很低给最低限度狗粮就能让他们做任何断子绝孙的事
>>简而言之,我们要思考如何让维稳成员中觉得:“继续帮匪共维稳对自己有害” 的变得越来越多
我觉得是韭菜对于自由人权的理解不够。比如很多韭菜还觉得被警察抓走就是犯罪,那么被打死活该。谁叫你犯法。完全不懂程序正义原则。不懂得法院审判为中心的当代司法理念。战狼更是觉得弱肉强食,没有国际法常识。还有缺乏民主理念,对于民族地区的维权一律看成是造反。不明白为啥有人权问题,都觉得是西方国家阴谋。
>>维稳经费都超过军费了加上人工智能的出现,能更好的监控大量先进的科技,用来维稳,普通人哪里有能力反抗人...
这个确实。监控就是自家门口都是。完全没有隐私。韭菜对于隐私权几乎无感。这个国家虽然是高楼大厦,但是民众的思维还停留在大清朝。对于自由,韭菜不懂很多自由,觉得言论自由是捣乱,宗教自由是愚昧。就是说,我觉得自己跟很多中国人完全不是一个民族,自己很多时候没啥共同话题跟他们。
>>根本原因是人口過剩而且大多數平民人口還是跟執政者團結一致他們的利益跟政權密不可分你包當皇帝雖然有時候...
中国人绝大部分跟现代文明特别是精神文明几乎无缘。他们不懂得啥叫权利。觉得服从就不会惹祸。温顺羊性民族。所以有口饭吃不会抗争。所以大洪水来临的抗争无非是希望得到一个明君。费拉的民众总是缺乏自保能力。必须有个青天大老爷做主。历史几千年循环,进步很少。凡是大河文明比如古埃及,华夏,乃至印度都很难诞生现代文明。
>>我觉得是韭菜对于自由人权的理解不够。比如很多韭菜还觉得被警察抓走就是犯罪,那么被打死活该。谁叫你犯法...

还是要有程定國啊...
>>中国人绝大部分跟现代文明特别是精神文明几乎无缘。他们不懂得啥叫权利。觉得服从就不会惹祸。温顺羊性民族...

全都反了

這個世界上最懂權利的就是中國人了
中國人最懂得不服從
不只不服從 還會背叛出賣
中國人的自保能力是世界第一的 為了點蠅頭小利什麼都幹出來

正正因為如此 中國才會一直出現 最擅長奪權 壓搾 不講誠信道德 的政權
不是這樣的政權是不能融合與中國人相處的
在歷史上凡是對中國人好一點天真一點 幫助中國人的 跟中國人建立契約的 都會被捅死
>>全都反了這個世界上最懂權利的就是中國人了中國人最懂得不服從不只不服從 還會背叛出賣 中國人的自保能力...
问题韭菜们对国家敬若神明,对政权当官的奴才。
就因为这个
打击群闹新策略:王牌谍中谍
假设一个大规模以讨薪或者土地拆迁的群体性闹事发生在市政府门口,先不要抓捕任何人,允诺给这些闹事者好处,稳住他们,设定一个时间点。
在时间点内派出一名国安处的预备役特工混进闹事群众里,先是挑动群众做出过激举动,政府不要管。
之后暗戳戳给群众出主意,去帮助群众用法律手段起诉政府,暂时让群众获得一些胜利来麻痹他们。一号特工暗中和政府设下计中计,联合演出一出苦肉计取得群众的信任。一号特工带领群众继续进攻政府,不断获得胜利。
这是政府派出和二号特工打进群众内部,二号特工和政府里外勾结干扰群众运动,让群众失败一次。
一号特工带领群众抓捕二号特工,并且“识破”二号特工的诡计,并且加大对政府的压力。政府牺牲撤回二号特工时,和一号特工定计
就在群众无限相信一号特工时,一号特工突然反水,让群众在法庭上一败涂地。之后和共产党联合抖出刚开始的过激行动,秋后算账。彻底掐死群体性事件。
>>就因为这个打击群闹新策略:王牌谍中谍假设一个大规模以讨薪或者土地拆迁的群体性闹事发生在市政府门口,先...


这个中共早就在用了
认同你说岁静跳反的前提条件。只不过想要达成过于困难了,小农思想是最大的阻碍。
驯化的过程是通过长期的人工选择和定向繁殖,使其种群据需要,逐渐温顺、易于驯养。驯化过程中,会选择那些性情温顺、容易驯服的个体进行繁殖,而不断淘汰那些难以驯服的个体。 淘汰过程包括但不限于屠城,灭族,镇反等方式
>>以前人的沟通渠道中共无法掌握的(基本只有邻居之间的面对面交流),没有效率。所以出现了乐子人常挂在嘴边...

還有一個你們忘記說的,就是舉報帶來的不信任感
哪怕在很小的範圍內傳播都可能被舉報,那就不傳播了
比起控制大規模媒體,鼓吹舉報才是自古以來中國執政者維穩的利器
好文。不过你贴出的那张图适用于几乎所有的专制国家,而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依然鲜有反抗,肯定其特殊因素,我试着补充一下:

1.文革。文革是当权者为了打到政敌,发动的大规模群众运动,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动荡和经济停滞,严重扭曲了中国人的价值观。此外尤为重要的是,狂热的政治运动导致社会经济崩溃,扭曲了中国人的政治观,严重消磨了中国人的政治热情,导致50-60年代者,要么患有政治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崇拜伟人和中共,要么对政治具有生理和心理上的恐惧抵触和冷感,认为政治是肮脏丑恶的,而这群人现在当权。他们厌恶公共政治活动,认为那会带来社会动荡,进而追求稳定和强权。

2.改革开放。改开实施异常成功,经济呈现报复性增长,被压制几十年的经济潜力在短短几年内爆发,从经济上喂饱了政治上挫败的民众,并且带来了长期的稳定。大部分民众,特别是刚刚提到的50-60后,普遍认为,中共带了经济发展、和平稳定,以及国力跃升,故而承认中共的执政合法性,默许忍受中共的暴政,将中共的优缺点“七三开”;先富的既得利益群体,更是中共体制的拥护者,哪怕有所不满,也可润走他国。少部分反贼因为有润的渠道,也选择出国,导致国内反对势力被分化;而冷战结束前的共产主义国家,公民基本没有润的渠道,只有上街造反一条路,所以反对势力异常坚决。

3.俄罗斯转型的失败。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因为错误的政策,经济全面崩溃,国内分离主义运动四起,而西方国家坐观其成的态度,让中国人恐惧,一旦中共倒台,中国恐将面临同样下场。中共抓住机会,一方面宣传西方和平演变苏联是“阴谋”,自由民主只是话术,瓜分资源才是本色;另一方面宣传改革开放后中共体制的成功,优胜于苏联,既能促进发展又不会沦为“西方的鱼肉”。普京上台后,趁着国际能源价格走高,俄罗斯经济复苏,营造出了“强人政治引领国家复兴”的假象。衰弱的俄罗斯不再对中国北部构成压力,中俄两个独裁大国逐渐联盟,与西方自由民主国家相抗衡,通过外部势力促进两国政治转型变得越发困难
>>认同你说岁静跳反的前提条件。只不过想要达成过于困难了,小农思想是最大的阻碍。

答主也说了,他也想不到人为达成的可操作空间,所以不要想着去人为达成。
相对定义“粉红”或“反贼”,我更喜欢以被洗脑洗傻的「脑残」和「普通人」来区分。
我们大部分普通人,起码明白基本的是非好歹,知道如何做出尽可能趋利避害的。
当然咯,有时候太过精明事不过关己就容易被贴上“精致利己”的标签。
或者是如胡公公和金国师一般的叼盘好手,揣着明白来洗地,观感实在让人恶心至极。

中共的另一个恐怖之处在于以一个「邪教」的形式培养出一堆可以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类伟光正口号,反人性一般损己损人的暴民。
他们利益受损,一旦联想到自己是为了某一个崇高伟大的“大义”在忍受,胸前的红领巾自然会更加鲜艳。
中共只要让很大一部分岁月静好的民众有这个得过且过的想法,那这个社会就很“安定”很多。

说起损己损人,洼地这种底层互害的模式相比在此生活的我们都有切身体会。
还比如把怎么拍上级马屁和给上级打圆场当作“高情商”的表现。
腊肉他可不是乱说的啊,与天斗、与人斗、其乐无穷。这很好的概括了很多洼地人千百年来没敬畏之心、喜欢丛林绝地求生还乐在其中的嘴脸。


别跟我说什么可不可持续,我只知道隔壁王二狗的批斗大会就要开始了。
问题是,中共高层或者党内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的利益是“不可持续的利益”呢?
我觉得答案其实很简单,并不是这么复杂的东西,就是“中国人”没把别人当人看。

你看,把人当人看的人会干出在给婴儿喝的奶粉里加三聚氰胺这种破事吗?能用地沟油炒菜给顾客吗?能把出售的蔬菜和自用的蔬菜水果分开,出售的蔬菜水果农药不限量吗?能把门锁死,地震大火都不让人跑的吗?能开闸放水不通知下游的吗?能把女人拴在铁链上当作生育机器吗?......太多了,这不,这次龙卷风,他们又能刷新很多下限和认知。

这里面,有当权者的恶,也有普通人的恶。

要是把别人当作人,别人为自己的家人争取合理的权益,为维吾尔族发声,为香港人发声,为社会公共利益发声。哪怕与己无关,会跑去嘲笑和举报吗?多年前打倒公知的,支持伟大祖国在教育维族人的,要好好管理下香港人的,阻拦辱骂德国之声记者的,不都是这些普通的“中国人”吗?

这种缺少人类共有的同理心的“中国人”太多,正常人太少,想要反抗的利益(不论是成功的利益还是举报的利益)的太多,而不作恶的太少,是的,仅仅是不作恶而已,没指望他们付出什么。

强国的反抗或者走向理性、文明的路,是被强国上下一起扑杀掉的,为了维护既得利益,或者仅仅是为了吃人血馒头,行走的50万,是强国人的心声。他们期待别人的反抗,然后自己以某种形式摘取果实。
zhansan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中共把所有事业单位人员的工资发放握在自己手里,只要你不服从它 ,你的工资就没了,不仅工资没,还会被开除。
我在品葱上骂几句,风险远比我在微信上或上街举牌风险小得多。所以我上品葱就骂中共,不上品葱在微信上就闭口不理政治。我觉得我们可以让品葱绕开中共防火墙,同时借用中共的煽动民族主义手法,让人们认为反共就是爱国,中华民族不是中共的奴隶。驱除中共,恢复中华之类的想法。
   
      同时勾勒如果没有中共统治,对于那些想赚钱的,说他/她一个月可以拿30000块以上工资,但因为中共,他/她现在一个月只能拿3000块,并且举出实例,比如台湾的工资。对于那些想生活更有保障的,可以说没有中共,政府可以提供很多福利,不仅孩子的教育免费,医疗也能免费......团结既得利益者很难,但大多数人都是平民老百姓。
      然后让人可以反抗,而且反抗成功率高,风险低,我觉得示威游行没有什么用,因为中共很野蛮,要真打倒中共还是必须靠武装革命,拿菜刀去打中共没什么很大的伤害性,还是至少要有枪,炸弹。这个可能不太好办。
    我自己胡言乱语说下的,也不知道可行性强不强。
你看我我看你,咱俩比比谁沉得住气。
你推给你我推给你,过了一天是一天。
当权者一看,嗨,那咱就继续如此下去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