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奸的知乎粉红进来】快乐反共!气死粉红专用话术,欢迎补充!

1,我们确实是要分裂这个国家,因为从来不觉得大一统是百分百的政治正确,反而它带来的是专制和弱智无界蔓延,最好台湾独立,香港独立,疆藏独立,各省独立,统一要以民主自由为前提,国不是家,家不是国,你的同胞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不要自作多情。

2,我们确实是要搞乱中国,因为在自由民主来临之前,适应能力最差的确实是五毛粉红和共产党员,我们乐见他们因为我们变得水深火热,现在我们先健身屯粮,乱就乱,越乱越好,等乱起来了线下跟粉红比划。

3,我们就是屁股不正,宁愿要资本主义的草,也不要社会主义的苗,自由和民主是我们的基本立场,我们爱的是一个符合我们价值观的国家,不然我们就颠覆它。

4,无论大多数中国人愿不愿意,拥护与否,我们都想你们热爱的中国共产党走向死亡,这是因为它的存在不符合我们的利益和立场。再加上,反正中国的民意也不值钱,共产党欺压你们这么多年没人反抗,等我们配合美国人把你们这些走狗送下地狱,想必也不敢吭声。

5,不要试图在这里找到什么对共产党的中立客观评论,那种言论是为了它好,都反共了怎么能为它好呢,我们从来都不想这个国家变好,政治清廉 经济繁荣,只要它的发展方向不符合普世价值,就是错的。

6,我们在做的加速主义,就是希望引导或者放大这个国家的错误,打算借外人的手,给这个国家进行外科手术,对,我们就是恨国,非常恨这个国家。

7,我们不爱国,但就是要赖在中国不走,顺便方便为美军带路,你就当我们是侵略者的前锋好了。我们恨这个国家,所以要加大力度消耗它的资源,甚至还要把爱国粉红赶尽杀绝。

8,独裁者不配有主权和内政,民主国家的主权比中国的主权重要,分裂和侵略它就是正义。

9,我们要颜色革命,从来不是考虑你们的利益,因此不需要你们来告诉我,民主了会水深火热,不革命我们水深火热,革命了你们水深火热,当然是想你们这群爱国狗完蛋,我们当然要做符合自己立场和利益的事情,有问题吗?

10,看完了,气不气?气就自杀,反正党也不会救你,但如果你是个窝囊废,跳楼怕疼,自杀失败,那就截图转发,让其他粉红也气一下,不敢转去墙内的话就相当于承认中国没有言论自由,你看完了就要服气,就要给我点赞👍。


【第一次回应评论区,202004091543】
草,没想到评论区还有人骂我的,高级五毛的帽子都来了
我不是五毛,而且就我的判断来看,这种帖子不会把中间派推到对立面:
1,现在的形势下,如果有人还做中间派,根本没有争取的必要,到了这种地步还是非不分岁月静好,唯一的出路怕是被赵弹爆破。
2,粉红和你赵国日常的言行已经不断把中间派甚至粉红变成反贼了,我们宣泄一下情绪为什么不行,我看情绪低迷,士气不足,才最不利于构建奋进气氛。
63
分享 2020-04-10

38 个评论

(转)给五毛们的一封信

第一,不要拿人民当敌人,因为没有人民的持续呐喊,你们的主子是不会养你们的。是人民间接向你们提供了工资。

第二,不要拿人民当敌人,人民呼吁保障人权,也包括保障你的人权。当今体制下,连王立军、刘少奇、彭德怀等都没法保障自己的人权,何况是你五毛?

第三,五毛同志们,别拿自己当皇室成员,其实你们什么都不如。因为无论是谁,都看不起因钱就能出卖良知出卖灵魂的人。

第四,五毛同志们,你们没有特供,没有特权,你们也要呼吸雾霾,也要吃地沟油、有毒食品,去医院也要被宰。也要承受无所不在的潜规则。承担着高额的税负。醒醒吧!
狂!都让你狂完了!
没有声望点赞太多,手动支持一个
不过第二点反对,适应最好的估计还是共产党员,因为人家最知道中国人啥尿性
支持樓主,我認為反共就必須反五毛。把反共與反共匪五毛區分開是沒有意義的,共匪造就的邪惡很大程度上是以共匪五毛為載體施加給別人的。

共匪統治之下的五毛,很多人在世界觀上面已經被共匪改造了,他們的世界觀以及他們準備向人民兜售的價值觀,基本上都是對自由民主的發展沒有正面意義的。

共匪五毛因為長期被共匪統治,他們的民族性他們的國民心態與民族性與自由派中國人的世界觀是存在本質沖突的。

共匪五毛的邪惡總是會傷害中國民運的生存與發展的,抵制共匪五毛實際上就是維護中國民主運動的生存與發展。

有人說共匪五毛的邪惡是因為歷史的特殊性成長環境的特殊性造成的,應該對共匪五毛多壹些包容。

可是我們回到壹個比較現實的問題上思考,當壹個小偷或者是強盜要傷害妳的時候妳的第壹反應是先思考這個小偷或者是強盜從小成長環境不好然後產生同情,還是會覺得很憤怒,還是會覺得對方很可惡。

當某些共匪國小粉紅發泄仇日情緒的時候,他們是否會先去思考,所謂的日本侵略者是因為從小成長環境不好,長期被日本的軍國主義者洗腦,然後因為受到蠱惑去選擇參與侵略戰爭。

小粉紅為什麽不能放下對日本侵略者的仇恨,為什麽不能包容認同日本侵華的日本人民,就像妳們叫我們包容那些破壞中國民主運動的共匪五毛壹樣。

很多共匪五毛因為從小接受的教育是黨國洗腦教育,從小就被灌輸自由民主是不好的,壹黨專政是有優越性的,民主化道路是錯的,只有被共匪統治中國才有救,中華民族才可以實現所謂的偉大復興,所以他們會主動參與配合共匪扼殺中國民主運動,面對那些包藏禍心的共匪五毛,某些人說他們會那樣做是因為環境造成的,應該包容他們理解他們,可是面對日本的軍國主義者,共匪五毛為什麽不包容了,不理解了,難道他們不是環境造成的嗎,於是小粉紅開始說為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他們必須抵制日本的軍國主義者。

好吧,他們擔心他們的祖國受到傷害,所以他們抵制日本,同樣的道理,我們是因為擔心中國民主運動受到傷害,所以我們選擇抵制親共的共匪五毛。

某些混入民運隊伍的人喜歡說專制是民運的敵人,共匪五毛不是民運的敵人,這樣劃分根本就不客觀。

共匪五毛在共匪布置的社會環境中生活,共匪的邪惡基本上是會傳染給共匪五毛的。

基本上共匪的黨國文化所形成的價值觀念就是中共五毛的價值觀念,因為利益關系共匪在中國前途上的訴求就是某些共匪五毛在中國前途上的訴求。

就拿那些在共匪建立的黨國資本主義制度底下依靠依附在權力尋租者周圍賺了錢的既得利益者來說吧,他們出於本能會維護共匪的極權統治,所以視民運人士為威脅極權統治的不安定因素,民運人士不僅僅是共匪要鏟除的,也是他們要鏟除的。

比如中國民運堅持的中國民主運動,對於共匪來講是有利於極權統治的因素,還是可能會帶來和平演變的不利於極權統治的因素,當然是不利因素啦。

共匪處於鞏固極權統治,強化黨國資本主義的統治基礎,需要扼殺中國民主運動,而那些共匪國的既得利益者,他們為了維護既得利益,需要幫助共匪對付民運人士。

共匪的邪惡共匪對民運的企圖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共匪五毛尤其是自幹五的邪惡,也是某些共匪五毛尤其是共匪國自幹五對民運的企圖。

認為專制是民運的敵人,然後自幹五不會是民運的敵人,把反共與反對自幹五區分開是別有用心的,根本就是在淡化民運人士的敵我意識,共匪國幹五就是民運的敵人,把共匪國自幹五當成敵人來對待很正常。
(转)给五毛们的一封信第一,不要拿人民当敌人,因为没有人民的持续呐喊,你们的主子是不会养你们的。是人...

人民這個詞是共產黨最喜歡用的。人就是人=people。到了共產黨這裏,聽話的就是人民,不聽話的就是階級敵人。就跟香港朋友討厭看到内地-香港的説法一樣。誰跟你内地?明明就是一中一港。人民這個詞也算是被共產黨污染了的詞匯之一。
据说法国波旁王朝的君主路易十四说过“朕即国家”的话,尽管全世界的君主都喜欢专制,但很少有人会像路易十四那样露骨和无所顾忌。路易十四于1643—1715年在位,同时代的中国皇帝是康熙,康熙的心里想的未必不就是“朕即国家”,但他显然比路易十四更具“中国特色”的“智慧”——经常作些仁君秀,既行专制之实,又享仁君之名。
  
  按照路易十四之后的法国启蒙思想家的“主权在民”思想,国家的主权属于人民,所以不是“朕即国家”,而应该是法国人民说的“我们才是国家”。当然,这种思想观念是路易十四的时代之后才形成的。在路易十四的时代,世界上其实还没有多少人能够区分君主、政府、国家的概念有什么不同。在中国,虽然先秦的孟子已有“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观念,但实际上秦汉以来的二千余年中,爱国即是忠君,忠君亦即爱国,君主与国家在观念上还是混淆不清的。直到西方思想传入之后,中国人对国家、政府(朝廷)、君主的概念才逐渐形成清晰的现代认识,这其中第一人当推梁启超,他是在经历戊戌变法失败流亡海外的痛苦之后,才获得这种认识的。
  
  梁启超指出,中国之所以积弱,根源之一就在于国人不能正确区分国家与朝廷的概念,以致爱国心没有用在正确的地方。国家是什么?朝廷又是什么?“今夫国家者,全国人之公产也。朝廷者,一姓之私业也。国家之运祚甚长,而一姓之兴替甚短。国家之面积甚大,而一姓之位置甚微。”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唐虞夏商周、秦汉魏晋、宋齐梁陈隋唐、宋元明清,“此皆朝名也,而非国名也”。从殷族的商、姬族的周,到嬴氏的秦、刘氏的汉、李氏的唐、赵氏的宋、朱氏的明,还有蒙古人的元、满人的清,它们都是一族一姓的朝廷,而不是国家,都是一族一姓的私业,而非全体中国人的公产。然而,中国人常常将国家与朝廷混为一谈,梁启超认为,这是中国人的大患。
  
  国家和朝廷不分的不良后果,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爱国变成爱朝廷,甚至变成爱领袖——君主。梁启超说:“试观二十四史所载,名臣名将,功业懿铄、声名彪炳者,舍翊助朝廷一姓之外,有所事事乎?其为我国民增一分之利益、完一分之义务乎?而全国人民顾啧啧焉称之曰:此我国之英雄也。夫以一姓之家奴走狗,而冒一国英雄之名,国家之辱,莫此甚也!乃至舍家奴走狗之外,而数千年几无可称道之人,国民之耻,更何如也!而我国四万万同胞,顾未尝以为辱焉,以为耻焉,则以误认朝廷为国家之理想,深入膏肓而不自知也。”二十四史中的那些将相们,他们为一姓之功业杀人,以“万骨枯”换取自己的功名利禄,这本来与爱国无关,但却被各王朝树立为爱国的模范,而国人因不能正确区分爱国家与爱朝廷的差别而跟着礼敬之颂扬之,实在是可悲可悯。
  
  比梁启超晚一些时候,陈独秀写过一篇题为《我们究竟应当不应当爱国?》的文章,文中说:“要问我们应当不应当爱国,先要问国家是什么。原来国家不过是人民集合对外抵抗别人压迫的组织,对内调和人民纷争的机关。善人利用他可以抵抗异族压迫,调和国内纷争;恶人利用他可以外而压迫异族,内而压迫人民。”所以,“若有人问:我们究竟应当不应当爱国?我们便大声答道:……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
  
  国家的功能,如陈独秀所说,一是抵抗异族压迫,一是调和国内纷争,前者对外,后者对内。调和国内纷争是就消极方面来说的,积极方面国家还需履行一定的公共职责,如救灾、赈济等。
  
  国家功能的实现,须通过政府去完成。如果政府能完成国家功能,国家就是“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如果政府不能完成国家功能,国家则有可能成为“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人类历史实践中的普遍情况是,政府常常不能完成国家功能,或者完成得很差,这样就有可能出现有政府等于无政府,甚至有政府还不如无政府的状况。
  
  地理环境决定了中国是一个水旱灾害频发的国家。有一项统计说,中国在民国前的2270年中,见于官方报告的旱灾有1392次,水灾有1621次,可见年年有灾。因此,中国古代的政府最重要的一项公共职责便是领导抗灾,这可以说是政府合法性的基础之一,灾异现象历来也是帝王们最关心的事。清代的皇帝还要求各省大员定时汇报雨水、收成、粮价等情况,以便随时了解各省灾情和民生,如出现灾荒可以及时组织赈济、减免受灾地方的税赋。但是,从历史记载来看,受灾得不到及时救助的情况还是非常普遍。当大规模灾害出现而政府不能履行其职责时,灾民为了生存就会铤而走险,如明末李自成等人领导的农民起义,其主要活动空间是在陕西、河南,原因即是两省大旱,而明政府却不能组织有效的赈济,使得灾民成为流民,进而升级为暴民。
  
  一个社会,有许多涉及大范围、众多人群的公共事务是无法由其他社会组织去完成的,而只能是由政府去完成。一旦政府不能履行其职责,社会就会无序,公共利益就会受到侵害。比如食品安全、公共卫生安全、环境保护之类的公共事务都要由政府去完成。
  
  人类社会在发展过程中,曾经长期陷入一个难解的困境:即人们需要政府,但政府却不能履行人们期待的外而抵抗异族压迫、内而提供公共服务的国家功能,在很多情况下还常常演化成一个与民争利、侵害民权的组织。要使政府尽职尽责,人民必须有监督政府的权力,而最有效的监督方式是用投票的方式去选择政府的权力。人们有必要了解一个常识——即梁启超所说的国家不是朝廷(政府),朝廷可换而国家永存,人们应该爱的是国家而不是朝廷。
  
  
  爱国是一个老话题了,不过我们中国人对于爱国意识的界定还是很模糊的,在这里我不得不重新加以界定和强调。
  
  首先,国家的概念应该是起源于奴隶社会,也就是原始社会解体以后,当时的爱国意识也就体现在对于奴隶主的忠诚以及对于奴隶制度的效忠;随后的封建社会,随着人们思想的进一步自由,人们的爱国意识也有很大的变化,不过对于皇权的效忠还是主体思维,比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等等;随着世界格局的变迁,很多国家进入资本主义时代,人们对于世界的认知不断提高,人们的思想也在不断升华,追求公正和自由成了人们思想的主旋律,这个时候人们对于爱国意识的认知也就开始有了质的飞跃,把“爱国=忠于皇权”的意识彻底抛弃,转而把“爱国=热爱自由和公正”奉为至理名言,由于这种意识被大多数人所认同和接受,所以在资本主义的国家,没有单一的政党,因为人们只相信那些能带给他们公正和自由的政治团体,一旦发现他们不会带给人们公正和自由的话,就会毫不留情的转而支持能带给他们希望的团体,由此在资本主义的国家,政党为了能够拥有执政权并能够顺利组建政府,就必须得到大多数选民的认可,由此才有了竞选的产生,因此产生的政府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意志,这个时候的爱国=爱执政党=爱政府的等式方可成立。
  
  而在现代中国,直接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就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人民的意识还没从5千年以来的“忠君”思想中解放出来,就进入了一个陌生的思维认知领域,自然而然的就把“忠君”改变成为“忠于现行政府”的思维当中了,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世界与中国在思想上的差距,也越来越小,现在的中国人的追求公正自由的民主意识也就不断的增强,然而中国的人民却悲哀的发现,在中国他们能够选择的机会根本就没有,因为中国只有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团体,不管你支持也好,不支持也罢,我就是如此,由此人民的思想开始茫然,很多不认同当今中国政府做法的人们没有别的选择,于是只有含泪远走国外,追求自己的公正和自由去了,在此种条件下的爱国就不等于爱政府更不等于爱执政党!因为这是个只有唯一选择答案的选择题。
  
  
只能同意3和4的部分内容,别的都不同意。不过,我同不同意也没什么区别,反正大家(包括脑子正常的反贼和粉红)都知道,你这就是在打嘴炮当喷子,实际作用等于零。我中立,粉红和反贼爱打多少口水仗就打多少口水仗,不关我事。
其实楼主也就是过个嘴瘾,这种写法,其实没有办法共鸣,估计90%以上的人都一笑料之。
反而会有反作用,粉红说,你看这些人要这么干你们同意吗,中立的人都摇头了。
其实楼主也就是过个嘴瘾,这种写法,其实没有办法共鸣,估计90%以上的人都一笑料之。反而会有反作用,粉...

我看了这个帖子很心痛。现在的反贼根本就不懂得团结广大人民,面对粉红“你反华”的无端指控,不仅不辩解自己没有反华,反倒狂妄地到处发表能把中立派打回墙内的喷子文章,把自己的敌人越搞越多,朋友越搞越少,还真以为自己能跟粉红面对面对抗。喷一喷固然爽,然而把潜在的盟友(对某些政策不满的中立派)驱逐至墙内,这是有理智的人会去做的?
中立需要大量的知识才能保持,理客中那种不叫中立

这里的中立应该是指那些既不是粉红又不是反贼的“沉默的大多数”,现在的部分反贼把“沉默的大多数”和粉红当成同一批人进行批判,这是要不得的。
中立需要大量的知识才能保持,理客中那种不叫中立


其实我说错了,不应该叫做中立,叫做中间派,就是无感的人,在任何一个群体当中,激进的人都是少数,大多数人都是中间派,需要被两边拉拢的。就看各国的选举,永远都是要争取中间选民才是获胜的关键。
如果你说不需要管中间派,那我也没话说。
我很少给人点赞的,厉害
写得非常好,恨不得给你点五个赞。
以后国家怎么走,看情况,看世局,看人民怎么选,但是有一条,共产党必须死,所施加的罪孽必须得到清算,现在互打嘴炮只是趁一时之快,道不同不相为谋,两边都别想试图说服谁,历史发展到今天已经证明了,用语言文字是改变不了中国人的,甚至更有些人经历了切身之痛都无法醒悟,面对现实,现在大家都无法左右现状,要么选择趋炎附势,要么就沉默不语,既然谁都不服谁,那就交由上天来裁决吧,这个世界向来这么残酷,没有什么中间值,最终的结果总会分出个胜负
我是cia派到香港指挥暴动的特工,cia承诺给我年薪八千万美元一直没到账怎么办,在线等,停急的
https://i.imgur.com/rH0DHou.jpg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有一类人,明明身处社会最底层,处处受到压榨,却有着统治者的思维
https://i.redd.it/fel86uccsbj31.jpg
这味儿太冲了
我也得缓缓

不过在他们看来这应该就是这个论坛里所有人的真面目,很无奈
我觉得楼主你搞这种东西挺没意思的。

干嘛?一群杂种操的蛆虫你还得编排一套词来骂?你这是粮食屯够了还是工作量太低了?你把他们骂急了有什么好处么?是能让你吃还是能让你穿?

我知道你会说,“我就是高兴我就是乐意。”那你这个高兴和乐意也太廉价了一点儿。人生有限,讨论一点有价值的事情,别那么多口号和情绪宣泄。
楼主脑子进水了,你这么做只会让他们更加拥护专制,更加害怕民主,你这种人太阴险了,强烈怀疑你是高级五毛,滚出去吧,暴露了
因为反贼不是真反,是过嘴瘾的键盘反,不会去思考这些问题的。

那么反贼也可以分为几派,有思考切实可行的方法的,有无脑崇拜欧美的(就像某些小粉红无脑崇拜中共),有与世无争的,有希望调停的(我就是其中之一),有反华的(我不觉得反华有什么不对,但绝大多数中国人肯定不会去支持反华人士,因为反华人士侵犯了中国人的利益。话又说回来,这世上谁还不是为了利益而奋斗呢)。
话又说回来,我不支持姨学,倒不是因为姨学的理论不太正确(政治理论也没有对错一说),而是因为姨学的可行性基本等于零,支持它没用,纯属浪费时间。
草,没想到评论区还有人骂我的,高级五毛的帽子都来了
我不是五毛,而且就我的判断来看,这种帖子不会把中间派推到对立面:
1,现在的形势下,如果有人还做中间派,根本没有争取的必要,到了这种地步还是非不分岁月静好,唯一的出路怕是被赵弹爆破。
2,粉红和你赵国日常的言行已经不断把中间派甚至粉红变成反贼了,我们宣泄一下情绪为什么不行,我看情绪低迷,士气不足,才最不利于构建奋进气氛。
只有我是因为感觉好好笑才点了个赞吗。。
粉红五毛之类的只是一帮杂碎而已,永远是必要时牺牲的代价,上火骂两句完了,当真你就输了。这帮傻逼别看动不动就给开个培训会什么的,上面真没人那它们当回事儿,中国特么最不缺的就是人,猪肉涨价人都不涨价!

打个比方说个笑话,老魏,魏京生,某天被五毛粉红骂急眼了,正生气呢,正好赶上中国国安局啊大使馆啊例行打电话劝返,老魏就说行啊,美国我不呆了,我回去,但是有个条件,对方肯定欣喜若狂啊估计得疯了等着立大功呢,好好好,什么条件都答应你!老魏说,把特么刚才骂我那个傻逼五毛,还有你们现在全国所有干这活的,都枪毙!一个也不留!

中央经研究决定,抓一批杀一批拿着国家的经费在外网胡说八道破坏安定团结睦邻友好局面的“两面人”......
说你是高级五毛你还不承认,还中间派呢,就是反贼都会被你推到对面去,你看看你的用词,什么搞乱中国,分裂中国,你是墙外的吧,站着说话不腰疼,大多反贼虽然希望民主,但是不希望中国大乱,崩溃,那时候就不是人权问题了,那是生存权的问题了,你说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楼主还是太年轻了啊,下面怼你的人虽然表面上看是反贼,但是从言辞风格遣词造句上看就是五毛小粉红的style,犯不着跟他们对线,你认认真真的反驳了一堆,说不准对面只是个bot,什么把中间派推向对面的这种论调放在10年前还能骗一骗刚出墙的反贼,但是现在都已经202年了,中间派已经被包帝全部逼成反贼了,哪还有什么理性的中间派
视奸的小粉红不管怎么忠心耿耿,党国就是高冷女神看不上你们这些舔狗。啊,可怜的粉红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如果你们不幸被铁拳打嗝屁了,党女神说不定会发发慈悲给你们提供廉价骨灰盒。哈哈哈哈。
不是我们反对中间派,而是中间派两边不是人。不反共,很明显咱们不是一条船的。就算不反共,爱国爱的不彻底,赵家人也不会把你当狗腿子。
反华怎么了,老子反的就是华,对于中国只有核平才能建立新的国家
中國只有勝利球迷,騎牆和靜好,沒有所謂中間派。
我认为如果要让知识容易被传播,则论点就必须要有趣。
所以你的目的是什么?为了破坏而破坏?
中国现在肯定不是民主国家,但没有大部分人同意的人来执政更不是一种民主。现在中国的民间思潮就是民族主义,为了民族主义,希特勒都能民主上台来进行独裁,除非美国直接武力殖民,不然这个事业是肯定不会成功的。
假设中国真的分裂了,国民党下台来都能继续上台呢,共产党的能力比国民党大多了,到时候哪怕禁止共产主义,换个名号(总不能禁止左派和工人阶级政党吧)照样能操纵人心上台,该怎么办?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