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反华反共策略思考

本文均为我个人观察海外中文圈反华反共媒体、组织的感受,以及一些建议。欢迎讨论补充等。
限于我自己的阅读门槛,无法了解粤语等语料。

一  对外

这里的对外,指面向非中国大陆的、非华人群体的受众宣传反共和反华思想。

1.1 一个靶子还是N个靶子?

将中国人和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混为一谈既是大陆对外宣传策略,也同样是很多敌视中国的外国百姓的共识。外媒对中国威权体制的宣传经常反过来利用大陆的宣传内容中的“民意”来营造党国上下一心的氛围,促进反华排华热潮,这也是很多加速主义者喜闻乐见的。
与之相应地,有一部分反共团体主张反共不反华、主张制度坏而百姓好,这客观上干扰了一般路过路人的认知,让路人增加反华的心理负担。这里面包括更进一步的,主张利用党内一派击败另一派,或者主张将罪恶集中到习近平本人身上的言论,更像是反共者内部的细分市场。
我看到很多这两派的相互攻讦、互指大外宣。但实际上我认为这两种策略分别有各自的受众和优劣。如下:

(1)反华
  • 受众:生活中接触华人、了解普通华人恶劣嘴脸的外国人,种族主义者,受华人移民潮威胁的外国人。
  • 基础素材:具体大陆人的丑态,沙文主义宣传,具体公司的经济殖民入侵。
  • 优势:击中大陆宣传死穴。由于共产党政府无法公然与中国人切割,加之煽动民族主义无法自拔,必然不可避免的硬碰硬,甚至由于“出征”导致火上浇油。可与东南亚民意合流。可与藏、疆海外合流。可兼容反共。
  • 劣势:不得国际主义者、温和派中产的民心,欧美政府和大媒体出于政治正确而无法明面支持,所以难以真正做大。会激起大量中间派留学生(岁静)迫于生计而倒向小粉红阵营。这类宣传更容易由于“极端言论”的罪名受到传播媒体管控,大部分人可能将其埋在心里。


(2)仅反共(而不反华)
  •  受众:自由派(因此包含大量高级知识分子、金融和技术精英),敌视共产主义的大量保守派,共产党荼毒受害地区百姓。
  • 基础素材:政府恶法、强力机关的表现、政府外交言行、具体共产党领导人丑态。
  • 优势:贴合发达国家对中国威胁的主流宣传论调,因此有机会受到更多报道乃至政治支持。有更大几率引发外国自由派中产和精英、网络明星出于道义的声援而受大陆政府/粉红的迫害,从而造成大陆政权加速被敌对(诸如nba、ladygaga、nnevvy等等)。可与港、台主流合流。可结合大量反威权、反苏共的已有素材。
  • 劣势:容易(包括被大外宣诱导)转向攻击党内具体派系或具体政治人物,从而令共产党金蝉脱壳。容易容忍甚至同情具体中国人而遭到大外宣或小粉红背刺。小粉红的主流脱罪套路就是针对持此立场的中产,基于共产党政府的虚假繁荣数据而帮共产党论证合法性,通过否认具体政策的威权程度而消解反共合理性,通过淡化政治而强调文化经济从而软化反共者态度。


1.2 一面旗还是N面旗?

谁来作为反华反共的“主语”?疆、藏、港、法轮功、民主人士等似乎由于直接受过压迫的身份地位,所以可被视作同一面“弱势者复仇”的旗帜。此外还有遭受中国威胁而作出反击的中东诸国、东南亚诸国、台、日、美等的“敌对威胁”旗帜。此外国内键政异议者、政治犯也各自树立旗号,诸如刘仲敬的诸夏等。个人认为在对外宣传方面,这些人应当尽量集中利用同一面旗帜示人,降低外国路人的学习成本,也便于西方政治宣传方面形成合力。
我觉得目前尚未达到需要细分外国反共反华市场的阶段,大量一般路人对此知之甚少也兴致索然,所以还是以争取更大范围反共反华热潮,扩大基本盘,以音mad圈的话来说,尽量让其“dssq”为好。

二  对内

这里的对内,指面向中国大陆百姓、海外华人群体的受众宣传反共等思想。
注意,自认为是中国人或者华人的群体不存在“反华”思维,在对内方面的辨析恰恰是自保派、改良派、革命派和屠杀派等之间的辨析。

1.1 “钓鱼”的流毒

诸如“三峡五亿”、“德国油纸包”这种编纂者洋洋自得的“钓鱼”文,非但不会如其所愿地“唤醒自主思考能力”,反倒引发信以为真的读者对社区媒体的憎恶,极大促进了国内反智思潮和公知的污名化。媒体往往在顺遂受众,而并无能力引导受众,大量受众非但不会由于少量资讯而改变自己的思维惯性,反倒会开始用脚投票地缩回自己的舒适区。大量杂文家编纂钓鱼或嘲讽文章的用意,往往也并非出于公义,而是由于小群体内卷导致的对派系间攻讦的痴迷。国内所谓键政圈在大部分外人看来无非是在过家家语C和进行词语腐化,其少量出圈“科普”的尝试也立即会被圈内“大佬”以纠错的名义批倒斗臭,看得路人一头雾水。
这无非是另一个内卷小圈子的常见景象,非但不因为其讨论话题名义上与政治相关、意见领袖平均学历更高而显得更为高尚,反因此遭受更大的安全风险。
我不建议任何持公义的反共、反华人士参与这种内卷小圈子的大混操,隐藏自己的黑客作风才是在墙内的反共者应该做的。我不认为已抱持反共信念的人有多么需要加入这种“思维碰撞”来坚定信念,死人们比活人们说的话更有用些。

1.2 用真话而不是谎言,用数据而不是大义,用白描而不是诗意。

墙内民众已经不知道浪漫为何物,亦怀恨于自由民主的虚妄,更蔑视着宗教和公义。一些人捏着鼻子远离他们眼里的索多玛和大淫妇,但反共宣传则必须迎难而上、适时改变。
在反共普及方面,法轮功曾经功成名就,但其中的谎言、大义和诗意却只能打动贫下中农而不能拉拢中产和知识分子。随着时间推移,法轮功宣传的魔怔浓度败给了习近平的个人崇拜与民族主义狂潮,他们在国内的基本盘也随之荡然无存。
技术精英的偏好是“用数据说话”,并且以此在国内年轻人眼里显得尤为“高尚”。所谓工业党无非如此。哪怕是老旧资料的搬运者,地位也远超语言组织力超群的煽动家,而修辞无非是给数据真相佐餐的调味剂。科学普及教育带来的对科学普适性的信仰,是大量岁静派的唯一实际信仰,导致真实数据是目前最有效的攻破岁静派防护罩的途径。对中国政府反智主义宣传进行轻巧简洁的反击,诸如一些电报频道所做的那种简单辟谣,远比一千句辱共辱华咒骂对他们带来的打击更大。情感煽动性质的文宣则更宜对外,不宜对内。
国内可拉拢的生力军之一,就是这种既信科学,又痴迷民族主义和大国崛起叙事的年轻人。从品葱报道帖里也可一瞥。科学痛恨欺骗,共产党则不能不实施欺骗,这里面的软肋就显得很致命。基于个人尊严,他们不愿意真诚相信党性高于科学,只能脑内将党中央与传播骗局的具体部门作切割,然后转而攻击具体部门,这便已经是难能的进步了。

1.3 加速

百闻不如一见。目前为止最有效的方案似乎是引诱中共铁拳砸醒小粉红,纪录片《少年小赵》正是这一事实的白描呈现,AO3的屏蔽和动森的禁播也是加速主义者喜闻乐见的“大好事”。
要注意的是,铁拳往往会让粉红变成岁静或消极反共者,但这几乎对于共产党毫无笋丝。因为税照纳,法照守,共产党对于韭菜夫复何求?少一两个真实ID并不会让已经大势所趋的民族主义有任何逊色。甚至党国主观上更乐得看到韭菜们纷纷怂逼求饶。
在这方面,刘仲敬说得更直白些,他认为只有能消耗党国维稳经费的行动才是对中共的实质性打击,能消耗超过一万美元维稳经费,或逼迫当地政府不得已求上级派来更多武力支援的行动才有所助益。当然,以我的浅显认知,刘仲敬似乎不仅在战略上藐视中共,在战术上也毫不在意,以致他一派的墙内人员遭受重创。我认为战术上显然要比港人更加谨慎悲观地看待与当地政府的直接对垒,才不至于被哪怕早已大腹便便无战斗力的基层警力凭借不对等的信息优势和装备优势吊起来打。

1.4 派系妄想

国内“稻学”一派(尊包讨邓)无非是武汉肺炎、外国人永居条例以来所兴起的一类新型粉红派系。正如膜蛤者大部分无甚政治诉求一样,稻学爱好者与某些在知乎、Bilibili的批评资本家的“教科书社会主义者”也同样无甚政治诉求,只是用他们喜好的玩梗方式发发牢骚。这些人既无行动能力,也无明确诉求,口头攻击“资本家”、“走资派”的模糊靶子并不能比扎草人诅咒习近平更有用。尤其是他们以女生特有的意淫宫斗方式沾沾自喜时,充分展现了国内宫斗剧、婆媳剧和抗日神剧所迎合的群体对政治的一无所知。
对这些人并无利用价值,而且他们也必然是持有大中华主义的“爱国者”。让他们去消耗一些网警的精力和屏蔽词列表的字节数即可。
23
分享 2020-04-21

40 个评论

好文,顶

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
总结得很好,写出很多我自己的观察与思考。我们需要大家少一点沉浸在自己的孤芳自赏,而脚踏实地落实一些力量。谢谢总结。
反共的目的是推翻共产党,反华的目的是什么?是在网上攻击辱骂中国人还是用核弹把中国炸平?
连最反共的美国政客都知道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讲。你那一套普通大陆人看了会怎么想?跟大陆人同文同种,甚至因为没经过文革,中华传统文化保留的更好的台湾人会怎么想?如果我是来视奸品葱的黑皮,我看到你反华我一定会很高兴。为啥?接下来我就有充分的理由把你们打成反华恨国者了。
下次被墙内媒体打成反华恨国论坛时别闹哦~~
下次被墙内媒体打成反华恨国论坛时别闹哦~~


被敌人反对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墙内不会因为你不“反华”就不污蔑你的。
中共在搞統戰,某些「反共人士」在鼓吹反華,我不懂後者是真蠢還是五毛反串
被敌人反对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墙内不会因为你不“反华”就不污蔑你的。

敌人真正的意图恰恰就是要给所有反共的人,扣上“反华”的帽子,好拉更广泛的华人绑在它们的战车前当肉弹。他们不敢让“反共”的真实字眼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更怕别人提反共。所以始终旗帜鲜明的高举反共大旗,绝对是最打蛇七寸的做法。
另外反共并不会“容易(包括被大外宣诱导)转向攻击党内具体派系或具体政治人物,从而令共产党金蝉脱壳。”因为反共反的就是整个共产党的体制,共产党不灭,换谁上来都一样。
眾聲 观察
华是什么?如果华代表的是华人这个种族,那反华,即使您不是华人,您最轻也是种族歧视。如果您是华人,自己反自己?
我支持反华。华人这个概念本来就是共产党弄出来搞统战用的,共和华本来就是一回事。你问问台湾人和香港人乃至维族人,藏族人有多少认同“华人”这个身份的?就和所谓的“美利坚民族”一样可笑。

另外死抱“华人”身份认同的人就像二战时的日本皇民一样不值得争取,它们的下场无非就是给军国主义当炮灰或者被核平。然后在你国还能顺便当当两脚羊。
“争取温和派中国人的支持”

中国人的支持,除了一张嘴,还有什么用?等到中国真的崩溃的时候真的四分五裂的时候,那些岁静的支持重要吗?

就是要把所有人逼成两种人,一种是爱国爱党的粉蛆,还有一种是反共反支的真反贼,中间地带不要有人。如果什么反共不反支的,因为看见反华言论就觉得不舒服,那我建议你赶快给共产党下跪,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现在美国人还区分共产党和中国人,是因为美国人还对中国人抱有幻想,认为中国人是渴望民主的,是希望被和平演变的。等到美国人最终发现自己是多么天真以后,也就懒得再演这出戏了,那个时候还是把所有人温和派中国人也当成共产党成本最低、效率最高,所有认同中国、中华的人,最终都会被美国无情地扔进历史的垃圾堆
一、樓主認為反專制存在的劣勢完全可以避免,反華毫無必要,因為大多數民眾只是求生,反華會剝奪他們的生存權利,就算他們不是站到趙專這一邊,也會自成一派對抗反華勢力,這在客觀上對於推翻墻內專制統治只會產生反作用力。

樓主談到只反趙不反華的劣勢:
  • 劣势:容易(包括被大外宣诱导)转向攻击党内具体派系或具体政治人物,从而令共产党金蝉脱壳。容易容忍甚至同情具体中国人而遭到大外宣或小粉红背刺。小粉红的主流脱罪套路就是针对持此立场的中产,基于共产党政府的虚假繁荣数据而帮共产党论证合法性,通过否认具体政策的威权程度而消解反共合理性,通过淡化政治而强调文化经济从而软化反共者态度。

其實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樓主之所以認為不反華會被大外宣誤導,那是因為樓主對於反專製的標準和底線沒有認知。在現代社會,政權是因為能夠盡可能的捍衛、救濟甚至爭取民眾的正當權益,所以才值得民眾的擁護。那如何判斷一個政權是否捍衛、救濟甚至爭取民眾的正當權益?換而言之,就是定義非專制政權的標準是什麼?

具體而論,由於為了實現對國家公共事務的管理,政權必然需要左右民眾的權利和義務,因此,當政權左右民眾權利義務時,越難以避免公權力濫用侵犯民眾正當權益,民眾的正當權益就越難以得到捍衛、救濟和爭取,民眾的正當權益越難以得到捍衛、救濟和爭取,民眾自然也就越沒有擁護政權的必要。

那要防範公權力濫用侵犯民眾的正當權益,就必然需要對公權力進行監督,對公權力進行監督的方式有且只有兩種,一種是上級監督下級、領導監督下屬,但這種監督模式有兩個不合邏輯之處,一是下級由上級監督,下屬由領導監督,但上級領導卻無法得到監督;二是上下級之間層級越多,跨級監督的有效性也就越差,導致政策越往基層,與越上層的決策走樣越大,換而言之,這種監督模式無疑於形同虛設。還有一種監督模式是分權制衡、相互監督,雖然這種監督模式也並非盡善盡美,但無論在邏輯上,還是在各級的監督力度上都明顯比前一種更合理。

因此,我們可以得出結論,只要看到不採取分權制衡、相互監督的政權,就能直接認定這是不值得擁護的專制政權,因為這個政權沒盡到避免公權力濫用而侵犯民眾正當權益的基本責任,只要堅守這一條底線和原則,無論大外宣如何忽悠,都無濟於事。

二、樓主的反專制策略提到加速主義,對此我並不看好,因為加速的目的無非是希望專制政權最終難以為繼而倒台,但在民眾普遍認可加速主義的社會下,民眾的憲政意識就得不到啟蒙,就算現專制政權倒台,民眾連憲政是啥都不懂,更不要說建立起有質量的憲政政權,大概率下只會建立起新的專制政權,那麼今天通過加速主義推翻現專制政權的意義何在?

要反專制首先要從專制的統治基礎入手去瓦解。現代政權的統治基礎與古代政權的統治基礎,有著根本性的差異,古代政權的統治基礎來源於君權神授、天人感應,統治者就是天子,除非統治者已經到了昏庸暴虐、人神共憤的地步,而且還需要配合各種人為或者自然的「神跡」,民眾才認為統治者已經失去了天子的身份,屬於德不配位,才可能造反。而如果政權還沒有到餓殍遍地、民不聊生的地步,即便民眾意識到統治者並非捍衛民眾的正當權益,出於三綱五常中君臣關係的倫理道德,民眾仍然需要向統治者效忠,順應天命,如果不效忠統治者,就是有違禮法,逆天而行,有歪倫常,為世所不容。

現代政權的統治基礎是君權民授,民眾再也沒有無條件向政權領袖效忠跪舔的義務,反過來政權有必須捍衛民權、為民服務的責任,政權從父母官的角色變為人民公僕,政權和民眾的關係,也從君臣關係轉變為僕主關係。這也就意味著專制政權要取得民眾的支持,不能再依靠君權神授的倫理道德,只能通過謊言和恐怖誤導和恐嚇民眾,使民眾繼續以為或承認專制政權是捍衛民權、為民服務的。而恐怖本身的武裝力量也是因為長年累月受到的謊言誤導,導致被扭曲的三觀與現實之間存在極大的差異,所以才聽從專制政權,所以歸根到底,專制政權一切的統治基礎在於謊言,只要謊言被世人識破,專制政權也就再也無法取得普遍民眾和武裝力量的積極支持。失去普遍民眾和武裝力量積極支持的專制政權,必然陷入塔西佗陷阱而無利可圖,最終垮台。

三、樓主認為要推翻專制需要傳播真相,對此我是認可的,但光傳播真相是不夠的,墻內不少了解真相的民眾之所以不敢反抗專制,是因為他們擔心一旦專制政權倒台或者變革就會被外國勢力乘虛而入或者被別有用心的野心家利用從而出現軍閥割據、天下大亂,因此我們還必須打消民眾對此的顧慮。

我們要告訴墻內的民眾,軍閥割據的前提是政權倒台前軍閥勢力已經在政權內部割據形成,而類似東歐劇變前的專制政權,由於政權中央對於包括武裝力量在內全國民眾的直接控制,打壓一切與權力核心不一致的聲音,因此,全社會根本沒有分割格局的基礎,這種狀態就稱之為原子化社會。

在一個原子化社會內,一旦專制政權倒台,武裝力量由於不可能來得及形成軍閥,自然也就不可能出現軍閥割據,因為民眾不會允許國家長期出現權力真空,所以新生政權很快就通過民意掌控大局,然後再重新領導武裝力量。只要沒有軍閥割據,也就不會出現類似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的情況,當然南斯拉夫是東歐唯一的例外,因為南斯拉夫原本就因為民族矛盾而存在軍閥割據,所以不必擔心原子化社會一旦專制倒台就會出現軍閥割據。

綜上所述,反對專制沒必要也不需要反華,只要認清反專制的標準和底線,就不會被大外宣誘導利用。而推翻專制是要從專制政權的統治基礎入手瓦解,這個過程中多傳播真相,少搞加速主義,還必須打消民眾擔心專制政權倒台或轉型中認為出現天下大亂的顧慮。只要能做到以上三點,中華憲政就有希望之日。
我再说说所谓“中国人的支持”

只要你出过国,就会听见各种中国人对你说,“大家都是中国人”

我最害怕听见这句话,因为我知道一旦有人对我说这句话,一定是想要占我便宜或者求我做什么事情。比如在机场一个中国人让我帮他做翻译,或者以前我做助教时中国学生迟交作业求通融。

但如果是比如肯尼亚的中国人被杀了,中国人是绝对不会以“大家都是中国人”的理由去关心别人的,而是避而远之,如果家属情绪不稳定,更是直接把你开除中国国籍

这就是中国人,这就是中国(张维为并感)
被敌人反对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墙内不会因为你不“反华”就不污蔑你的。

反華不僅肯定被指責,而且還會因為種族歧視而喪失在華人世界和反種族歧視者群體的話語權,不反華卻不一定被污衊,你要污衊反專制是反華,你就必須屏蔽控評刪帖封號抓人,而當你屏蔽控評刪帖封號抓人,其實也就默認你理虧心虛,不敢對質辯論,這樣你想要污衊的效果又會大打折扣。
眾聲 观察 回复 Ligur
我支持反华。华人这个概念本来就是共产党弄出来搞统战用的,共和华本来就是一回事。你问问台湾人和香港人乃...

那华人英文被称作“Chinese”如何解决?如果不使用“华人”这个称呼,世界上还有什么替代的称呼吗?

这不是一厢情愿脱离“华人”这个词汇就可以解决的。

如果某些人刻意将“华人”与“共产党”进行捆绑,那恰恰是最危险的。一旦捆绑完成,华人就直接进入敌对的分类了。那么就变成针对种族的仇视了。

中国的一些族裔本身就是另一个种族,您所说的维吾尔族、藏族都是。他们被称呼的时候都会被使用本族的族裔名称。但仍有绝大多数的人因为不是那些族裔而在被称呼的时候会被外部的民族称为“华人”、“Chinese”。

您如果本人是维吾尔族、藏族这类本身就有族裔名称的,那您就不必担忧了。但请不要在“华人”这个被世界使用的族裔名称上捆绑本来不存在的含义,因为那样的结果是您目前没有认识到的恶的。

您如果本人是华人,那我不知道您有什么名称用于自己的族裔,并且如何让世界上的其他人都会使用您所希望的那个名称。如果您没有解决办法,又在自己族裔名称上捆绑本来不存在的含义,希望您能了解您自己在做什么,对十几亿华人的后代做什么。
守法刁民 黑名单 回复 后入习明泽 黑名单
“争取温和派中国人的支持”中国人的支持,除了一张嘴,还有什么用?等到中国真的崩溃的时候真的四分五裂的...

這幾年言論收緊,就是因為中國人的一張嘴實在太有用了,按照十年前的言論環境標準,今天的趙專的公信力早就徹底瓦解了,如果中國人這張嘴沒有用,又何必花大價錢維繫防火墻,讓戰狼們出去徵服星辰大海不是不是很好嗎?
守法刁民 黑名单 回复 后入习明泽 黑名单
我再说说所谓“中国人的支持”只要你出过国,就会听见各种中国人对你说,“大家都是中国人”我最害怕听见这...

這也是偏見,你說的那些大概是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人吧,這樣的人確實很喜歡佔便宜,我承認身邊也有這樣的人,但是八零九零零零後的國人,普遍都比較獨立,很少會用什麼大家都是中國人來佔便宜。您可能出國太久了,道德綁架這在墻內早就聲名狼藉了,至於您後面提到中國人對於同胞見死不救,這是因為墻內的體制環境決定的,因為你對同胞伸出援手就像南京鼓樓區法院彭宇案那樣,往往反被訛詐,這種情況在中國憲政化以後自然因為法治環境的變化得以改良。這就相當於索馬里有海盜,中東有極端恐怖主義一樣,都是當地體制的腐敗而衍生出的極端思想和功利主義。
我覺得樓主對於反共的理解是片面的,樓主的文章講的反共不包含反對一切形式的共產極權統治的反共人士,很多反共人士對於共匪的批判是系統性的,不止是局限在對於具體的共匪派系進行批判,長期批判共匪體制內的具體派系的人,通常只是共匪體制內的另外一個派系的成員。
守法刁民 黑名单 回复 Ligur
我支持反华。华人这个概念本来就是共产党弄出来搞统战用的,共和华本来就是一回事。你问问台湾人和香港人乃...

任何概念都是人提出來的,華只是形容起源在東亞某個有著共同文化傳承的區域,華人則是起源於這個區域的人群及其後裔,就像地球人就是形容地區這個區域的人類,同理,台灣這個概念也是人提出來的,你喜歡也可以叫高雄、台北、台南、台中等地區的集合,只不過這樣形容很麻煩,於是就對這片特定地區做台灣。在中華這個區域出生的人及其後裔並不意味著他們就天然支持專制,因此你說華人社會和專制政權本來就是一回事的觀點是和事實不符的,所以你因為反專制而反華的觀點是不成立的。
Ligur 回复 眾聲 观察
那华人英文被称作“Chinese”如何解决?如果不使用“华人”这个称呼,世界上还有什么替代的称呼吗?...

正好证明了所谓“华人”这个词事实上就是和“中国人”这个词被绑定在一起,出于统战需要而被故意宽泛化,然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以反种族歧视之名在文明世界满大街碰瓷。这是一个被共匪发明的政治性词汇而缺乏生物学基础。

而你的问题因此就很好解决了,学习台湾人香港人直接宣称自己不是“中国人”就完事了,而他们都没有被误认为是“中国人”的担忧。对于入籍的人,这个问题就更好解决了,入了美国籍可以说自己就是“American Asian" 入了加拿大籍就好好当加拿大人,不要明明入了别国籍还要到处宣传自己是”中国人“,那两国撕破脸以后不排你排谁?二战的时候为什么美国单单排日,而不排德排意?仅仅因为后者是白人?尼豪岛事件了解一下。

明明是共匪搅得全世界不得安宁,你却反过来要文明国家不要对敌侨出手限制,这不是标准的碰瓷是什么?所以要么就放弃”华人“或者"中国人”的身份,好好在国外当你的“Asian”就好,要么就回你的支国去,这样自然就没“排华”的困扰。
Ligur 回复 守法刁民 黑名单
任何概念都是人提出來的,華只是形容起源在東亞某個有著共同文化傳承的區域,華人則是起源於這個區域的人群...

问题就是这个词已经被共匪污染,分不清了,你可以这么解读,你能阻止共匪有其它解读吗?不能的话,就是给共匪的话术送炮弹。就像一块被丢进臭水沟再也洗不干净的布一样,不如直接扔掉。
守法刁民 黑名单 回复 Ligur
问题就是这个词已经被共匪污染,分不清了,你可以这么解读,你能阻止共匪有其它解读吗?不能的话,就是给共...

是可以阻止趙專解讀的,那就是通過傳播真相,樹立華人對政權的底線,不管趙專如何解讀,不分權制衡、相互監督,華人就絕不妥協,那麼就能把華人和趙專及其小粉紅區分開來。
眾聲 观察 回复 Ligur
正好证明了所谓“华人”这个词事实上就是和“中国人”这个词被绑定在一起,出于统战需要而被故意宽泛化,然...


只能说您连我对您的回复中的第一句都没看懂。一句证明出来您自认的结果,却没看到任何证明过程。

另外,您对外部世界缺乏基本的了解。美国一般称xx裔美国人为“xxx American”。比如非裔美国人:“African American”。您所举例的“American Asian"翻译过来是“美国裔亚洲人”。在美国使用的话,与族裔置于前面,国别人名称居于后面的英文惯用法不符。如果真要用,可能处于日本的美国人后裔可以说成是“American Japanese”。而不会使用Asian这个词汇。

您虽然探讨的是族裔和国家问题,但是显然对最基本的名词中英文用法和对应含义都分不清楚。

所以您对这些问题的认识是建筑在简单的个人观念基础之上的。

这也很好。但是我希望其他的朋友们能认识到这一点。华人既要转变那些粉红、也要将这类族裔悖论者们转变才行。

这不是华人的义务,但是是华人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因为这两类人群都会把华人带到深重的灾难里去。
Ligur 回复 眾聲 观察
只能说您连我对您的回复中的第一句都没看懂。一句证明出来您自认的结果,却没看到任何证明过程。另外,您对...

所以你“第一句都没看懂”,然后就抓了个语法错误就得出结论“您的认识是建筑在简单的个人观念基础之上的。”

举个更直接的例子,从生物学上讲,东北人和韩国人要更相近一些,结果反而是东北人和南粤人被“统称”为“华人”,还有比这更扯淡的玩意儿么?
要说灾难,华人确实要有难了,然而你自己硬要绑定一个没有事实依据的虚无概念,接受共匪给你喂的狼奶,反过来要文明世界给你摘清楚,要脸吗?
Ligur 回复 守法刁民 黑名单
是可以阻止趙專解讀的,那就是通過傳播真相,樹立華人對政權的底線,不管趙專如何解讀,不分權制衡、相互監...

你这句话不就证明所谓“华人”是个被用于统战而没有事实依据的概念了么?要是“华人”真的是一个“种族”或者是如你所说按“出生地”划分,你是如何把所谓“华人”和小粉红区分开来的?
守法刁民 黑名单 回复 Ligur
你这句话不就证明所谓“华人”是个被用于统战而没有事实依据的概念了么?要是“华人”真的是一个“种族”或...

那可能是之前的表達不準確,我想要表達的是,華人這個群體包括了小粉紅,也包括了非小粉紅,所以反華除了反小粉紅,連非小粉紅也一起反了,這是沒必要的,具體而言我們只需要針對是否能堅守分權制衡、相互監督的底線就可以區分出小粉紅,當普遍的民眾都認可了底線,那麼華人的形象就能和小粉紅分離開來,到時候有底線的才是華人的形象,而小粉紅雖然也屬於華人的一種,但由於已經邊緣化,不再具備代表華人的形象。
眾聲 观察 回复 Ligur
所以你“第一句都没看懂”,然后就抓了个语法错误就得出结论“您的认识是建筑在简单的个人观念基础之上的。...

您没有引述我的“一句证明出来您自认的结果,却没看到任何证明过程。”这句。而这句是表明“证明”两个字是需要具体详细过程的。您没有提供。

“从生物学上讲,东北人和韩国人要更相近一些”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实证的研究的材料,以及您所谓“从生物学上讲”的各类研究对人群差异与“从生物学上讲”的差异的具体相关性与因果性的相关科学研究材料。

您说:“结果反而是东北人和南粤人被“统称”为“华人”,还有比这更扯淡的玩意儿么?”

您是对现状不满。您如果认为这个现状不好,您可以立起新的族裔名称,并在西方世界和其他世界各地推广您的名称体系。这是一件很宏大的事。

但如果您因为您的个人不满,将“华人”这个词汇与“共产党”强相关绑定,并进行散播,那么对于目前还被称为“华人”的十几亿的人们来说,对我们的后代来说,都是灾难性的。

您的世界观里有“共匪”、有所谓的“文明世界”,却唯独没有事实上被称作“华人”的占全世界人口20%左右十几亿的人们的一席之地。

世界人口约五分之一的人们的人权就可以如此践踏吗?

您口中的“文明世界”也是要这么对待世界人口约五分之一的人们吗?

如果是,那么如此践踏多次众多人的人权,还能被称为您口中的“文明世界吗”?
Ligur 回复 眾聲 观察
您没有引述我的“一句证明出来您自认的结果,却没看到任何证明过程。”这句。而这句是表明“证明”两个字是...

我又不负责对你科普,民族也不需要我发明。也别动不动就全世界五分之一人口,你愿意抱着这个被刻意宽泛化的名词去死随你的便,反正生路我已经给你指出来了。
另外把共匪和“华人”强行绑定的也不是我,硬要套我头上,只能说果然碰瓷学你这种人的强项
眾聲 观察 回复 Ligur
我又不负责对你科普,民族也不需要我发明。也别动不动就全世界五分之一人口,你愿意抱着这个被刻意宽泛化的...

您说:“我又不负责对你科普”

您说的太对了。但是您没有科普的义务,却拿着没有任何科学出处的认识作为您立论的基础。这就是问题了。

您说:“这个被刻意宽泛化的名词”

如前所述,“华人”这个名词是我们这群人背负着的名字。根本不是什么您所谓的“被刻意宽泛化的名词”。“华人”这个名词也是西方世界对我们的称呼。不知道“宽泛化”在了哪里。

您说:“把共匪和“华人”强行绑定的也不是我”

我也希望不是您,但是您之前的一系列回复都是以此为基础展开的。

您提到:“碰瓷学”

我的一系列回复都是根据您的回复做出的反馈。而且是希望有科学、有事实、有基础地展开探讨。

如果这可以被归入什么您所谓的“碰瓷学”。那么有科学、有事实、有基础的探讨何以在华语世界存在?

根据自己的分类认识世界、描述世界是很好的事情,但是如果分类过于简单以至于简陋,那只会被自己的认识局限在对世界非常失真的认识里。

但从我与您的互动中,我认为您是想站在善的一边,只是需要使用更好的方式方法,提升对世界的认识而已。

正因为如此,有科学、有事实、有基础的探讨才是华语世界最重要的。

与您共勉。
Ligur 回复 眾聲 观察
您说:“我又不负责对你科普”您说的太对了。但是您没有科普的义务,却拿着没有任何科学出处的认识作为您立...

你所谓的“华人”称谓更没有依据,“华人”又是按什么划分的?怎么定义的?明明共匪要把自己强行绑定这个词,在你这儿就变成是我的发明了?选择性忽略事实把责任往我身上,往西方国家身上推,您还不如直接找辆车前面躺下说是别人撞得你好了。

另外“华人”这个词爱背你自己去背,不要把别人也拉过来跟着你背,脱离这个统战词汇的人多了去了,你自己选择性忽视不关我事。
Ligur 回复 守法刁民 黑名单
那可能是之前的表達不準確,我想要表達的是,華人這個群體包括了小粉紅,也包括了非小粉紅,所以反華除了反...

哈哈,可惜“华人”这个词的定义权不在你手上,所以认同自己是”华人“就等于是认同共匪的统战,并不存在你所谓"非小粉红的华人"。何况和”华人“群体切割又不是什么难事,共匪治下的华人,谁爱当谁去当吧。
眾聲 观察 回复 Ligur
你所谓的“华人”称谓更没有依据,“华人”又是按什么划分的?怎么定义的?明明共匪要把自己强行绑定这个词...

我之前就对您提过:

“那华人英文被称作“Chinese”如何解决?如果不使用“华人”这个称呼,世界上还有什么替代的称呼吗?

这不是一厢情愿脱离“华人”这个词汇就可以解决的。”

没见到您有相对应的回应。在英语世界,别人看到您的族裔,会说是:“Chinese”。您只是不断重复不要被称为“华人”,却没有说应该称什么。如果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并且让英语世界的人见了面不会再说您是“Chinese”,您现在所表达的仅仅是一种个人的一厢情愿而已。

我探讨的现状和改变现状的切实路径。您不断重复的是您脑中与现实世界没有任何关联的念头。

不了解现状就没有找到改进或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Ligur 回复 眾聲 观察
我之前就对您提过:“那华人英文被称作“Chinese”如何解决?如果不使用“华人”这个称呼,世界上还...

你自己去问问国外的港台人士是怎么回答的,或者移民后代是怎么回答的。还是那句话,自己要绑定自己跟着去死好了,说我一厢情愿的你才是自己在这里不知道是吓唬你自己还是吓唬别人。
守法刁民 黑名单 回复 Ligur
哈哈,可惜“华人”这个词的定义权不在你手上,所以认同自己是”华人“就等于是认同共匪的统战,并不存在你...

這個定義權更不在你手裡,品蔥就有很多非小粉紅的華人,切割任何群體都不難,我說自己不是地球人都可以,日本就很多電波男電波女,問題在於切割意義何在?
事实上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加入这场罪恶的狂欢让中国的毁灭来得更快一点。反共必反华,中国只有彻底拔出原本的文化和意识根基才能摆脱共产纳粹的阴影。
能理解某些反賊只反共不反華、因為他們認同自己是華人。但是、当你逐漸認清楚大部分華人(包括一部分反賊)的真面目之後、你很難不反華。
中國人的支持對獨立建國毫無幫助,他們的敵對才對獨立有幫助。
反华就是反PRC.
经过了这么多讨论和思考。我正在写一本书,阐述华人考虑放弃现有框架重新建制的必要,并不是非要在中共国和中华民国之间二选一。可能美华精英才是中国最后的希望。恰逢当代生产力正在发生巨变,一个人完成以前几十人的生产任务已经不是不可能的事。这一切改变都需要一种新的组织方式和政治体制。大家“破”了很久,需要“立”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