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良派的机会:中国版《大宪章》条件成熟。

参考英国大宪章。

本次这种不分派别,一致对抗一把手的行为,像极了大宪章时期的下层贵族。

可是冷静思考后我又想,这种情形历史上怕不是出现过无数次。

后来我想通了:区别在于,贵族共和是否有宪法性文件约束——真正的宪法性文件。


如今国内环境已经不是以往古代了,外来思想相对能让内部人接受一些——至少在保护他们的利益上是这样的。
所以,让他们意识到贵族共和没有宪法性文件约束,早晚会出现独尊的出现。
这样一来,一旦确立宪法性的贵族共和文件,比如大宪章一类的。
民主不会如期而至,但以后可以寻求扩大选民,像英国一样慢慢下放权利。

我认为改良派可以利用这次机会。
一定要抓住一下几点:
1.宪章保护各大贵族利益不被任何一方并吞。
2.将原则与妥协精神贯彻进去,不是说消灭权斗,权斗很难没有,而是说各方枪口抬高一寸,别斗个你死我活,文明一点。
3.只要内部率先开启文明的政治,寻求扩大选民层次吧,可以先是有身份的大资本家,然后是高学历学生或者中产阶级,然后全民参与。


后语:与其让葱油在无边无际中绝望于现状,不如做些有实质进展的事情。
松田康博的观点和我一致:政治是妥协的产物(我认为是原则与妥协)
开启坚持原则不忘妥协的先河,就像赵紫阳说过假如64和平解决会对民主事业有很大帮助的道理一样:
    我们不着急全民一下子变好,先把一个小团体搞好,做到文明以后,再寻求扩大范围。
    这个过程英国搞了五百年,换做中国人,假如他们积极学习,应该可以在几十年实现。实现以后的中国,不同于颜色革命以后的国家的不完善的民主,而是实现真正的民主。

同时,改良派亦可深入农村搞民主自治,这是64以后改良派的建议。
这样以来,前方上层做到内部民主,后方培养民主意识,就像两头挖的隧道一样,可实行性高,而且现实一点。

欢迎指正或参考!
3
分享 2020-04-21

10 个评论

可比性不大,贵族对抗的是皇室。党内对抗的是习,总不能让习当皇帝搞君主立宪吧。他们都是共产党,换了一个一把手还有另一个更坏更烂的一把手。习下不下台,都改变不了共产党凌驾于宪法的事实,除非共产党搞多党竞选。而且,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决定了它的斗争和内斗哲学,它不会给所有人民主的。一个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国家,人民不过是实现共产主义或官僚集团利益的螺丝钉罢了。
已隐藏
这是对贵族共和的理解错误,贵族共和的前提是地方上的平民只受地方治理,中央对地方平民没有强制性权力
而在中国任何派系本质上都是中央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不存在贵族这种东西,派系之间争夺的都是中央权力

中国内部的派系斗争达成妥协的后果就是没有权利的人利益被牺牲,相比满足习一个人。满足各个派系所需要的额外资源毫无疑问会更多,所以你提的建议实际上会更加加剧民间社会被剥夺
最后的结果只能是火药桶越来越大

贵族共和是否有宪法性文件约束——真正的宪法性文件。
---------------------------
这是对宪法的小学生是的理解,维持宪政结构的关键在于宪政的利益相关方有没有实际的力量,而不在于有没有明文的宪法
共产党是流氓无产阶级,不是贵族!!!
贵族才会守契约,流氓无产阶级只会耍流氓.
笑死我了,barons个个上马能冲杀,下马治庄园,都是正经统治阶级。贵国别说底层韭菜个个住着七十年的临时圈,就是红二红三们能不经包在军委发一道命令不能。
宪法未必成文法,毫无根基写在纸面上的法律是根本不具备任何执行性的。

举个极端点的例子,假如说:明尼苏达州的维京人后裔天生乳糖不耐,先天生理性不足。那么本州的法律“禁止喝200ml以上的牛奶”这一条法律就是明尼苏达州人民生活方式的一种具象化总结,并不是这条法律制定的多么完美,而是该州法律很好的总结了本州人的生活方式。

但如果我们把同样的法律搬到他们的邻居:蒙大拿州,就根本不具备可执行性。因为蒙大拿是著名的牧区,人们习惯了天天喝牛奶,如果把这条法律原原本本地搬到蒙大拿,就是一条不具备任何执行能力的恶法,这种恶法甚至会成为当局打击政治异见者的工具。

其实美国也吃过类似的亏,30年代美国禁酒令就把美国折腾的够呛。

裆燃,就生活方式的总结一般有两种。

第一种大概是贵族和皇帝国王在博弈中相互妥协的路线

例如英国和德国。

第二种则是走平民路线,由所在地居民通过革命,战争获取自身相关利益。

例如美国和法国。

二班情况下的第三种,就是“不管你们之前怎么活,现在必须按照我的意思去活。”

例如…………


上述的种种,是民运人士们至今都想不通的问题。因为他们大多数是体制内出身,说不好听的,他们的阶级成分和共产党是一样的。如果你持续关注几个所谓的民运人士,你会发现他们的认知是根本不会升级的,号称北大博士,哈佛博士,某某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天天没事干在YouTube上夏妮马币币=战略研究员或战略分析师,学到了,我在年少的时候也直播过,以后再我的简历上写上,但怕是我没那么无耻下不去笔),说出来的理论都是我们这些反贼初中就明白的道理,但是他们依然在坚信那一套。这不是理想主义或者什么其他,也不是他们这些人的本质有多坏,而是他们本身的认知水平到这里就结束了,能够认清共产党不好,对他们而言已经是极限中的极限了

他们幼稚地认为,只要制定一个宪法,一人一票民主选举天朝就好了。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民主选举只是民主政治的一种程序。就像是你用杯子喝水和用去喝水,其本质只是一个容器问题。但如果里面装的是沙子,那么你无论是用碗喝还是用杯喝,你的结果都会是:喝不到水

其实宪法精神说到底,还是一个社会拥有底线,有起码的自制和自治能力的一种体现。也是双方在契约精神上履行契约的一个结果。

我曾经也和说“为什么不移民党吵过辩过,裆燃结局肯定是我们谁都说服不了谁。后来慢慢的发现,我们这种人在天朝的的确确是占少数的。大多数的人都很支持共产党,支持共产党抢南海,支持共产党抢藏南,支持共产党打台湾。作为代价,他们也能接受没游戏玩,没动谩看,他们恨共产党唯一的理由就是共产党手腕太软……与其说,共产党绑架了十四亿人民,倒不如说,十亿人民的狂热推着共产党走向了无尽深渊,而我们剩下的两亿岁静婊和两亿反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我一直说,如果大家是清醒的人,没有理由,没有必要给这个疯子国度殉葬,他们不配你拯救也不配你牺牲。能走尽量走,走不了的让你的孩子走
宪法是,毫无根基写在纸面上的法律是任何执行性的。举个极端点的例子,假如说:明尼苏达州的维京人后裔天生...

那您觉得,中国人与英国人为何在自治和自制上面有如此差异呢?
如何改良呢?
禁国现在的情况是:封建皇权和宗教治国的杂糅。统治手段是封建皇权式的,而思想与意识形态是宗教式的,宗教不讲逻辑,只讲究信奉与服从。
单就封建皇权的统治手段而言,禁国和英国就没法比,因为它的武器更多、监视更彻底、镇压更残酷。
所以拿英国大宪章来和禁国类比,从而得出可以有大宪章似的进步,只能说“我尊重你的想法,但恕我直言,你的想法很天真”。
那您觉得,中国人与英国人为何在自治和自制上面有如此差异呢?如何改良呢?


你的目标是什么,否则这个问题就变成了为了民主而民主

你是想要自由还是想要民主还是想要高速的经济发展?实话跟你说,起码在目前的情况下这三者无法兼得。

民主和自由是两个几乎等同于对立的概念让我们先厘清,民主是自由社会长期在契约精神下妥协的产物否则凭什么跟你民主?我是加州人,她是纽约人。你是缅因人,他是阿拉斯加人。我们为什么要跟你们这种人口稀少的州在联邦层面的事务上平分州权?

又好比说我是异性恋,你是同性恋。凭什么要我承认你的继承权的合法地位和我们异性恋平起平坐?

如何改良我没办法只有说让这个社会长期处于一个去中心化的博弈环境里了,博弈即会有妥协当然也会有冲突,经过许多代人以后或许能够培养起属于天朝人的“契约精神”

自由👉相互妥协的契约精神👉民主社会👉经济高速发展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