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国民党意识形态的一些浅见

最近几天在家无聊想到了KMT现在意识形态上的一些问题,并且提出了我认为正确的替代。我所认为意识形态的作用则是在理念上去团结人民,也就是当各方没有突出政绩的时候,怎样的理念能够团结更多的人。

各位有什么想喷的,想补充的欢迎留言。

1. 以”民主自由“替代”三民主义“。
说实话三民主义这个理论在国内外完全没有影响力,在欧美几乎没人知道,在中国和台湾也未必是什么好词。个人感觉这个理论就是国民党独裁时期的遮羞布。参照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民主,和全过程民主。

2. 以”中华民国Taiwan“替代”中华民国ROC“
之所以保留中华民国这四个汉字是因为可以使用这一点来攻击共产党(CCP)的合法地位。毕竟清帝退位诏书摆明了是退给ROC(合满、汉、蒙、回、藏五族完全领土为一大中华民国。予与皇帝得以退处寛闲,优游岁月,长受国民之优礼)。但是对于国外来讲,外国人对中国历史的了解度基本为0,更不要说解释PRC和ROC的区别了(对他们来讲学习成本太高)。
所以对外使用Taiwan一减少外国人的误解。外加在国际宣传上使用Taiwan可以恶心CCP,造成一种台湾已经是独立国家,fake it till you make it。(就比如台湾护照的国家码是TWN,实际查询TWN意味是中国的一省,但是请问多少人会去查TWN背后的东西呢?只要做到信息不对称就可以达到宣传效果了,大多数人是不会有兴趣学习的。)

3. 以”一中各表“替代”九二共识“
这一点是唯一的一点和民进党(DPP)目标不同的,DPP的目标是法理台独,但是法理这个东西其实不重要(参见清帝退位诏书),不然法理上执政的为什么是CPP?九二共识已经被中共解释成了一国两制,而且九二共识原文太长,不会有什么人去读全文的(参见第二条护照TWN的真实意味,学习成本问题)。所以对于民众而言,最简单的宣传就是直接宣传”一中各表“,让中共没有瞎解释的余地。

4. 以”三权分立“替代”五权分立“
这个考试权和监察权真的感觉是封建残留,1905年就没有科举考试了,监察权交给检察院就好了,分出来就是浪费资源。一开始造出这种制度有失误我可以理解,但是这都失误多少年了,修宪改掉吧。

PS:不知道为什么国民党搞意识形态就是很烂,49年之前推出来的意识形态还不如中国共产党先进,居然还能被CCP批评一党专政。虽然中共现在意识形态全面破产,但是大家去看49年之前,真的让人感觉步步都要比KMT棋高一着。

最后来浅谈一下中共和美国.
美国现在共和党(GOP)的意识形态也是处于落后态势,尤其是GOP对于移民的反感其实不利于美国价值观的长远发展。举个例子,我和很多美国人聊过越南战争,从种族主义的角度看,有些美国人会和我说:“为了越南而牺牲这么多白人是不值得的。”这句话正是反应了为什么多元化更利于美国价值观的传递,假如美国能有更多的非白人人口,那么就是各个种族一起对抗集权。而不是一个种族为另一个种族所牺牲。

再来diss一下现在中共的几大意识形态(不知道这些意识形态怎么达到制度自信🙄):
1. “一国两制” + “武统”
前者已经全面破产,香港就是极好的例子。武统其实是有一定吸引力的,但是代价太大,容易引火烧身。
可以修正为 “维持现状” + “武力反台独(法理)”。

2. “集中力量办大事” + “民主集中制”
这点尚有吸引力,也是独裁政权唯一的好处(例:新加坡)。比如有争议的“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客观上以侵犯人权的方式,降低了生育率。而且中国的再生能源做的非常好(蚂蚁森林,“绿水青山,金山银山”,太阳能使用等),还有中国的电动巴士。

3. 完全沦为政治口号的理念: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习近平思想”, “先富带动后富” 等
4
分享 2020-09-12

19 个评论

感觉国民党已经行将就木了,再不进行改革,就要和土共一样,被时代淘汰
第一點:三民主義其實國民黨已經很少提了,民主自由已經是台灣兩黨共識。第四點:我覺得你說得有理,但似乎大部分台灣人不太在乎。國民黨的死穴就是共產黨。國民黨大方向是希望與共產黨和平共處,兩岸友好,現階段擱置統獨,發展經濟,寄望未來靠談判解決。但是中共的態度很清楚,沒有談判的空間,台灣只能接受一國兩制,不接受就準備留島不留人的武統。這種霸道的說詞讓台灣人很反感,更加不想統一。本來國民黨還可以用“一中各表”來得到一些市場,但是習主席公開表示沒有一中各表,只有一國兩制。這個宣示就像東風飛彈擊中了國民黨飄搖的船。

共產黨果真是國民黨剋星,再一次滅了國民黨。上次國民黨被毛澤東滅,這次是被習近平滅了。
>>第一點:三民主義其實國民黨已經很少提了,民主自由已經是台灣兩黨共識。第四點:我覺得你說得有理,但似乎...


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但我认为不仅仅国民党是政策问题了,而是国民党高层大部分都被中共统战执行中共的政策。现在国民党连句重话都不敢对中共讲,对华为之流大开城门,给他们再执政几年,恐怕台湾就真被中共控制了(参考柬埔寨),然后再过几年中共连军队都不用出就可以统一台湾设置台湾党委书记管理台湾大小事务,想想都恶心。

国民党最高做的不是什么改变政策,而是应该像蒋介石那样清党,把党内被中共收买的人(舔共人士)全部赶走,再来谈政策问题
>>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但我认为不仅仅国民党是政策问题了,而是国民党高层大部分都被中共统战执行中共的政策...


记得王金平前几年还被认为是蓝皮绿骨,现在这个人是不是已经被土共收买了?
國民黨不改變舔中親中的路線,不改變大佬說了算的決策模式,說什麼做什麼都是徒勞無功。
堅決擁護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我認為三民主義是綜合考量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而得出的優化的思想政治體系,本身是很先進和超前的,也是值得深入研究和探討的,只不過意識形態的對立,讓人們相背而行,愈行愈遠。
>>记得王金平前几年还被认为是蓝皮绿骨,现在这个人是不是已经被土共收买了?


反正我觉得王金平问题很大,一般来说中共高规格接待的境外人物都是有统战价值的。另外我认为国民党现在不能倒,因为我没有看到一个可以制衡民进党的势力在台湾出现。国民党早日清党,至少要维持对民进党一个46开的形势,不然民进党只会一党独大,好一点走向新加坡那种威权社会,坏一点就是中共那种专制。
>>感觉国民党已经行将就木了,再不进行改革,就要和土共一样,被时代淘汰


中共现在战斗力还很强,除了五眼联盟之外,几乎没有人敢正面刚他们。说到底还不是欧美日韩台的贪婪资本家把中共养肥养壮了,今天要要反过来吞噬欧美日韩台了,当年克林顿那套所谓接触政策真是个笑话(我当年也愚蠢的信了)。
已隐藏
第四点,关于五权宪法对抗三权,沙梨熊有过一个解释:
“炮哥五权宪法,本质上是有中国特色的超级美式总统制。国民大会相当于制宪大会兼选举人团,由国大代表选出总统,然后三权(立法司法行政)附属于总统,炮哥知道自己理亏,为了防止他日立法院脱离总统,所以把弹劾权分离出来交给监察院,以作预防。炮哥还怕出现强势总理,于是再把人事权从行政院剥离,特设考试院,作为后手。

  炮哥五五宪草,完全违背宪政原则,如何既能绕过去,还给炮哥留面子?老张出来阐述炮哥遗教。国民大会(选举人团)选总统,监察院就是参院,立法院就是众院,参众两院皆直选,不由总统遴选。行政院同时对总统和立法院负责,司法院独立,考试院独立。如此一来炮哥学说一字未改,可意思完全不同了。当然有基本教义派质疑的声音,老张有绝活,找了科仔来背书,科仔说我老豆当年就是这个意思。科仔为什么肯背书(因为老豆计划再好,自己现实也没接到班,可按老张们的意思走,大家说好未来推他做行政院长)。”

类似的,墙内官方知识分子也有解释:
http://m.aisixiang.com/data/104288.html
>>反正我觉得王金平问题很大,一般来说中共高规格接待的境外人物都是有统战价值的。另外我认为国民党现在不能...



不好说吧,日本也是自民党一党独大,但没有人说日本是威权社会。我记得三月份时日方还公开宣称:日本已不是威权社会,所以不能对新冠患者采取强制隔离措施。虽然我听着像是在甩锅。
>>不好说吧,日本也是自民党一党独大,但没有人说日本是威权社会。我记得三月份时日方还公开宣称:日本已不是...


日本民主有缺陷,但是还算民主社会,因为在野党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平成年间,自民党两次政权失守,加起来大约4年时间。而且日本基本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还是得到保障的,社会福利还是偏向于弱者。但是新加坡不行,言论自由一塌糊涂,各种组织被人民行动党渗透控制,社会福利也很糟糕,完全就是一个有选举的威权政府。

至于新冠闹成那个样子,日本政府难辞其咎。
>>不至于。最多变日本自民党。问题在于民进党是左派党,日本自民党是右派党。右派党长期执政,左派监督,危险...


民进党骨子里面那种民粹气息我总觉得很可怕,一旦控制不住(政治上没有另外一个党制衡)就是流氓发作(各国左派政党多少都有这种基因),危害相当大。另外台湾这么多年来,除了蓝绿基本就没有一个做大的,今天的时代力量和民众党也开始走下坡路了。
已隐藏
>>日本民主有缺陷,但是还算民主社会,因为在野党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平成年间,自民党两次政权失守,加起来大...

新加坡专制不假,但是新加坡的公屋吊打香港。福利这方面李家还是有一点的--专制政府的基本手段就是用小恩小惠收买人民,然后对付反对者就以取消福利来恐吓惩罚。
>>新加坡专制不假,但是新加坡的公屋吊打香港。福利这方面李家还是有一点的--专制政府的基本手段就是用小恩...


新加坡那个公(组)屋制度就算了,被日本住房公团制度比他强多,基本连排队等候都不需要,因为有现成的房屋可以买,也没见日本人天天吹嘘。而且新加坡医保制度和低保制度真是烂,而且烂出了新水平,居然住院报销可以不到一半,而且他还是扣了大约15%工资收入作为社保金,比日本和台湾多多了。结果报销比例却比日本和台湾的健(医)康差远了。

另外新加坡这个国家工业产能可以(大量向外国招商引资),但是工业技术不行(至少比台湾和韩国低一个等级)。连个二流企业新加坡特许电子都经营不好,买来的博通还要迁回美国才能保住竞争力,人家瑞士几百万人都能出诺贝尔科学奖,机械产品技术也不错,真不知道墙内一群人吹新加坡来干什么,因为新加坡是威权国家吗?

附:日本UR都市机构日语WIKI以及主页,上面都有现成的房屋可以挑选

https://www.ur-net.go.jp/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9%83%BD%E5%B8%82%E5%86%8D%E7%94%9F%E6%A9%9F%E6%A7%8B
>>尴尬的地方就在这。但是现在就算看民进党再不爽,谁也没有权利骂它,毕竟头号大敌,「亲共的」国民党还是最...


怎么不能骂民进党呢?台湾蓝绿媒体天天骂民进党政府。我自己也骂过,例如我就骂过民进党把高雄经济搞烂了(民进党的票仓南部经济都不咋样)。有些时候你必须尊重事实,因为基于事实才能够有效分析问题找出克敌制胜之道,特别是面对中共的时候,前些年欧美各国对中共确实太大意太低估了,没想到中共生命力如此之强,而且学习模仿能力这么厉害,觉得利用经济贸易和文化接触可以瓦解中共的极权(1990年代的两党共识),没想到今天反而被中共渗透。今天美国政界的对华政策调整我觉得是反思的开始。
>>怎么不能骂民进党呢?台湾蓝绿媒体天天骂民进党政府。我自己也骂过,例如我就骂过民进党把高雄经济搞烂了(...


对于90年代的美国来说,瓦解中共极权并不是什么高优先度的事情,填补苏联解体导致的世界秩序的巨大真空才是正事

这件事情美国并没有做好,911事件就是一个典型,苏联败退之后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对手只剩下美国了。
我不认为考试权和监察权是封建残余。以下是我的个人理解,当然我的理解也不一定正确。
考试权是指公务员考试或者官员录用的考试。政府的人事录用问题直接影响到政府的腐败与廉洁的程度,因此孙中山先生是希望将这个录用公务员的系统独立出来,以免受到公务员政府系统本身的制约。如果考试系统受到政府本身的约束,那么政府肯定会希望录用对他们有利的人,或者腐败分子当然会挑选同样帮助他们腐败的人进入政府系统。封建朝廷明显录用的考官也是政府内部的官员,考官居然还是被录用的人的恩人,那些被录用的人还要自称是他们的门生,他们之间的利益关系不言而喻。明朝的时候,门生是要上贡给他们的“恩人”的(冰敬、碳敬),政治站队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这样的关系表现了党派斗争的特性。而孙中山搞考试权,就是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根本上避免录用与被录用者的利益关系。被录用者也不能给考官带来利益时,这两者的利益关系就要被削弱许多,基本不会产生大的影响。
监察权即类似香港的廉政公署机构。即强调反腐败机构独立于政府系统之外。政府的官员(包括政府最高行政长官)无权决定反腐败机构任何人员的职位升迁、工资收入,反腐败机构即连最高行政长官也可秘密列入调查范围之内而无需向最高行政长官报告。同样,监察系统人事人员亦由考试权的系统录用,跟政府机构无关。
行政政府系统、考试系统、监察系统的人员不会互相调动,除非相关人员自动先从该系统辞职而对方系统又愿意录用(可能还要受到考试系统的录用)。
以上的制度保障了录用公务人员的人与参与行政权力、监察权力的人的利益切分。当然,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公平,善于搞权谋的人仍然可以搞阴谋搞利益搞利用,只是制度上已经大大增加了他们的难度。
显然,以上的制度安排中,考试权和监察权是非常有可能产生腐败的。既然他们掌握了政府官员的命根子,政府官员和相关利益集团就不可能不对他们进行利益引诱等各种常见的腐败手段拉他们下水。这时候,又需要其他监察手段对这些机构进行监督了。我个人想过,可以在警察内成立反腐败调查组,专门调查反腐败系统内部人员。即警察与反腐败机构是相互制衡的关系,大家谁也别欺负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