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江南——一个殖民者视角的词

常被称为高原江南的图伯特城市,是林芝。当地海拔偏低,气候湿润,植被茂密,所以有这一称号。

但是当地藏人除非为了招徕中国游客,否则自己不会这么叫,因为江南对他们来说既遥远而陌生,难以成为他们的参照系。

这个名字是谁起的呢?习惯了江南风情的殖民者起的。起名的逻辑包含殖民者的自我本位,带着对殖民地居高临下的指点。

当年英国治理香港,把水域起名为维多利亚湾;日本治理台湾,把玉山称为“新高山”(比富士山还要高),也是基于相同的逻辑。

只是英国之于香港、日本之于台湾,与中国之于图伯特相比,则是好得多(或者说正常得多)的宗主国了。
2
分享 2021-03-03

2 个评论

支人对周边民族有关的很多事物都是带着殖民视角,包括对这些民族的称呼。支共初期刻意选用一些“美好吉祥”的字眼来称呼他们绝对怀的不是什么好意,而是为了拉拢他们,从而更稳固地统治他们。因为这些“美好吉祥”的字眼只在支语里才有这些美好的含义,但骨子里仍然透露着以己度人的殖民者思维。这里举几个典型的例子:

“维吾尔”:用支语可以拆解成“维系”“吾(我)”和“尔(你)”,表面上从音和义来看都很切合Uyghur的原义,但实际上加了一层统战的意味,也就是汉人和维吾尔人强行绑定在一起的意味,这不就是支共现在正在搞的“访惠聚”吗?

“彝”:以前用“夷”,不是什么好字,现在用“彝”就是好字吗?当初支共搞民族工作的人发现彝族人喜欢喝酒,所以就用了象征酒具和礼器的“彝”字。可是很多人包括彝族人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是“彝”是酒具没错,但却是汉人祖先用的酒具,彝族人根本就不用“彝”喝酒。不知不觉还是被汉人给套路了。

“瑶”:最开始用的是反犬旁的“猺”(找半天才找到这个字),把他们当牲畜,后来用徭役的“徭”,把他们当奴隶,再后来支共用美玉的“瑶”,说是说把他们当掌上明珠,实际上是把他们当支共手里的玩具!

“裕固”:“富裕巩固”这个意义只有在支语的语境下才说得通,关于裕固族这个名字的由来,详见朱健国:“裕固族”1958年“大抓捕”解密。

“独龙”:龙是汉族的图腾,在西方是魔鬼的象征,却跟独龙族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当然也有反例,“毛南”“德昂”以前叫做“毛难”“崩龙”,对支共来说,太不吉利了。
>> 对周边民族有关的很多事物都是带着殖民视角,包括对这些民族的称呼。支共初期刻意选用一些“美好吉祥...


毛难,毛泽东有难。崩龙,象征中国(龙)崩溃。对支共来说可不晦气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Bi dasand ameren aqů. 我对政治不感兴趣。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6-29
  • 浏览: 1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