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梦回魂:毛主义在当代中国青年人中的复兴

幻梦回魂:毛主义在当代中国青年人中的复兴
    最近,中国互联网尤其讨论政治和社会现实的板块(俗称“键政圈”)兴起了一股强烈的学习、研究、模仿、崇拜毛泽东及其思想理论的思潮。在知乎、B站、豆瓣、微博等中国各大互联网平台,到处都充斥着对毛的崇拜与追思、对毛精神的赞颂及毛思想的学习宣传。“教员”是他们对毛普遍的尊称,塑造毛既为人师又平易近人的形象。这引发了包括《纽约时报》在内国内外广泛的关注。
    这些青年毛粉怀念的不仅是毛,还有从中国大革命到改革开放之前这段历史岁月。在他们心目中,革命时代是光荣的、勇敢的,是为了打碎旧世界、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新中国。他们也认为,建国后至改开前的中国是一个平等的社会,工人阶级拥有无上荣光,国家工业化建设成就斐然。而毛则是导师,是红太阳,是带领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的领路人。
    他们避免提及毛的过失乃至残酷的斗争史,只把这些当成革命和建设中不得不做出的牺牲。毛粉们也将大跃进、“公社化”、大饥荒、文革乃至更早的肃反整风,都归罪于下级的错误和偏激、外部环境的逼迫,而毛本人却始终是伟光正的、不容批评非议的。
    从根本上说,青年毛派的崛起,是中国社会矛盾尖锐、贫富差距悬殊、官僚资本主义膨胀、社会福利保障低下,以及政治环境日益严酷的产物。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贫富分化和阶层固化已达到惊人的且不可撼动的地步,广大平民尤其底层生活在艰难绝望中无力挣脱。即便是有一定学历和知识的小资产阶级青年,也被“996”压的喘不过气来。近来流行的“躺平”、“内卷”等话语就是国人不堪重负下的调侃和呻吟。
    同时,近年来中国舆论管控日渐强化,主张民主宪政和充分市场经济的自由派受到重挫。因而,许多国人尤其关心政治的青年学生,普遍而迅速的转向了毛主义。在2010年代及之前,毛主义多流行于中老年人之中,在青年中非常边缘化。但如今,青年人却成了粉毛的主力军,他们在互联网上制造的声量远超那些老年毛粉。
    众多青年成为毛的拥趸,从情理上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当今社会竞争残酷、阶级对立严重、人人缺乏获得感与安全感,渴望有政治强人横扫污秽。而贫富差距和阶层固化更使部分年轻人仇恨权贵和资本家,试图“等贵贱、均贫富”,实现平等与大同。而宣扬民主宪政的自由派思想又被遏制,所以压抑的怒火都借着毛主义之火在思想上燃烧起来了。
    但从现实角度,青年转向毛主义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因为这意味着暴烈的斗争政治、反智主义、个人崇拜的卷土重来。毛泽东及其思想的确有一定可取之处,但本质上并不是一个好东西。毛本身是一个残忍的独裁者,从延安整风再到建国后历次浩劫,毛都是始作俑者、第一责任人。没有他的指挥、鼓动、首肯、默许,反右、文革等灾难就不会发生,“一大二公”导致的大饥荒和工业浮肿他也是心知肚明。
    在毛时代,人被分成三六九等,如工人、农民两大社会保障悬殊的阶级,以“剪刀差”残酷剥削农民、以户籍制度严密控制农民,进一步又有“地富反坏右”这样的“黑五类”区分,上面则有形形色色的干部作为那个时代的特权者作威作福。而且这种身份差异延及亲属,特权阶层世袭罔替,被统治者子女被打入另册仍为贱民。毛时代没有平等,相反比改开至今中国的阶级分化更加清晰而赤裸。现在的人至少还能通过考学、经商等方式改变身份地位跃升阶层,人与人名义上也是一律平等的。但是毛时代则是在档案和个人身份证明中直接划分等级,等级之森严、被压迫者之悲惨,甚于封建农奴社会。这哪里是毛粉们说的平等的天堂?
    即便当时被抬高为领导阶级的工人阶级,其实仍然处在各级干部之下,要接受各式各样严厉的纪律约束,哪怕这些纪律并不能有效促进生产。在资本主义国家常见的罢工和理所当然的言论自由,毛时代的中国工人都是没有的。工人也都必须服从分配,没有选择岗位和“用脚投票”的权利,除非托关系走后门获得好工作。中国的工人从没真正享有民主,不仅不能选举政治领袖和管理国家,在选举厂领导和管理工厂事务中,普通工人也敌不过领导干部“内定”和一言堂。工人各种福利分配乃至外出旅行的权利都被各级官僚攥在手里,人身自由和基本所得都受控,这怎是国家主人,反而是国家奴仆罢了。
    至于说改开前中国工业的成就,是严重夸大、浮肿的,虽然产量不低,但是质量堪忧。由于计划经济的缺陷,工业生产效率低下、技术水平落后、产品品质差劣。那时全国各城市包括县城甚至镇甸都有各种厂矿,除“鞍钢”、“一拖”这样鼎鼎大名的工业巨人,其他的绝大多数工业企业和产品都是勉强运转、自产自销的破烂工程。“两弹一星”则是克服了各种政治运动的干扰破坏造出来的,而非在各种政治运动加持下生产出的。包括袁隆平的杂交水稻理论和实践,也是其克服了文革的迫害、熬过毛时代的残酷,才最终推广向全国乃至世界的。而毛粉则完全颠倒黑白,把“前30年”的成就当成毛及毛发动的政治运动、毛时代体制优越性而得到的,荒谬无稽。
    那个年代,不仅工业产品短缺且品质低下,农业和服务业更是差劣,除主粮外限制发展农副产品,计划经济完全与市场现实需求脱节,经济毫无活力,各行各业都是短缺和贫乏状态。而高级干部则享有包括进口产品在内的各种特供,俨然人上人。这样贫穷落后、物质匮乏、分配严重不平等的社会,哪里是人间天堂?
    也有人将反右之前及文革期间的“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这所谓的“四大自由”当成言论自由的表现。事实上,“反右”之前的“鸣放”只是毛自己都承认的“阳谋”,以挖掘出“反党反共分子”,后来几百万人被迫害。而文革时期的大字报,只是限定在特别范围内的批判整风,而不允许向党、向毛挑战。遇罗克、林昭、张志新的结局就证明“离经叛道”的鸣放是什么下场。“四大自由”只是毛及政权用来整人的工具,并不是捍卫言论自由的法条。
    还有人声称那个时代男女平等,妇女解放取得很大成果。某种程度是对的,毛时代最大成就之一就是推动了妇女解放。但是那个年代女性和男性一样,都没有什么权利,男女享有的权利都很少,又需要承担相同或相近的劳动义务,所以实现了某种“平等”。但这与现代女权主义追求的更加进步全面的在工业化社会中的女性权利保障和女性解放,还差着十万八千里。还有人居然将申纪兰标榜为推动男女平等的先锋,她只是个橡皮图章罢了,国家政策根本没有征求她以及所有普通妇女的意见,而是上层出于动员女性劳动力以发展生产等其他政治考量。
    毛派不仅陷于历史虚无主义无法自拔,也不能提出对当下实际情况具有可行性的解决方案。很显然,在当今中国再次发动毛式革命不仅不具现实可行性,也不具备法理正当性,更没有目的正义性。毛时代的革命和政治运动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不应该再重复发生,这虽然不被毛主义者认可,但目前至少仍是中国大多数政治参与者与旁观者的共识。
    青年毛派虽然远比那些“老古董”毛派要有知识、有视野,但仍然提不出具体可行的改变中国现实的纲领、方案和细节。例如如何改变现在中国稳固的既成秩序,哪怕撬起一个角落?之后如何建立一个平等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如何避免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所犯的错误?如何确立所有制结构和分配制度,兼顾效率与公平?……这些他们都浅尝辄止或干脆闭口不言。青年毛派们只是会一遍遍重复和咀嚼《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里的各种段落和词汇,试图用这一早已逝去人物的“喻世明言”对照现实,对现在的中国现状大张挞伐,然后提出一些高度空洞抽象的革命目标,用毛式革命话语自欺欺人、在麻醉中高潮。
    毛派思想虽然并非毫无可取之处,但本质与人类理应走向的目标相背离,客观上不可行,主观上丑恶。因此,毛派思想在中国的这轮复兴弊大于利。它虽然一定程度可以激发人们对现行体制的不满、促使人们认识到各种剥削压迫的丑恶以及人民苦难的深重,却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反而让当政者利用毛派思想冲淡、压制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普世价值和宪政中道和平理性的进步思潮,打击自由派在在野势力中的力量。
    所以,无论从哪方面看,这轮毛派复兴都不可能对现体制造成重大实质影响。但这次毛主义在中国青年人中的大热,却的确值得我们反思和警惕。显然,恶劣的洗脑教育、缺乏对历史的反思、长期的舆论控制与信息封锁,造成了青年一代思想的畸形。他们将那血色残阳,看成了“最美的意象”,沉浸在“前三十年”的幻梦中,嘴角露出了微笑,却淌着流涎。他们感知到了社会现实的不公不义,却没有选择以光明正大之途抗争,而是选择以恶制恶,甚至试图以更加严酷恶毒的人和体制取现行者而代之,若真的实现,中国不知又有几次多少年的浩劫。
    真正能改变中国的,让中国向好的,还是民主宪政等普世价值,是尊重和捍卫人权、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保障真实的普选与代议,兼顾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兼顾效率与公平,兼顾经济繁荣、民主法治、平权与平等分配。我们还要记录与反思历史、教育后人,摒弃极权与个人崇拜,不要让“反右”知识分子惨剧、大跃进和公社化后的大饥荒悲剧和文革浩劫重演。
7
分享 2022-01-06

14 个评论

看到楼主的这篇文章,首先先支持一个
作为一个高中生,我们学校内部就存在大量的毛左分子,甚至还成立了一个“xx中学马列社”这种东西。可以说,由于信息的闭塞,他们思考问题的方式,仅仅局限与马列毛思想中哪些“新话”式的概念,包括有部分知道西方概念的。
对于他们而言,他们没有体验过文革跃进的苦难,没有感受过那个荒唐又恐怖又难以想像的年代,加之包子上台后对于文革等的花式洗白,形成这样的思想也不奇怪了。
所以,解决毛左的最好方法就是:让他们饿几天
对毛泽东的崇拜的复兴,其实原因很可能有部分是对现状的不满。

1. 在中共的洗脑宣传下,毛泽东时代是很美好的。
2. 中共限制言论,自由民主的思想在墙国无法传播。
3. 毛泽东篡政之前,为了获得民众、知识分子的支持,对外宣扬的也是自由民主、人权。

在以上三个原因之下,对现状不满的墙国人,找不到其它出路,就找到毛泽东了。
>> 看到楼主的这篇文章,首先先支持一个作为一个高中生,我们学校内部就存在大量的毛左分子,甚至还成立...

其实马、列、毛是三种东西,毛是最不堪的。这些人打着马列旗号鼓吹毛,本身就是讽刺
中國比西方國家還要崇尚赫恩斯坦的鐘形曲線理論與帕累托的二八定律以及狼性文化還有社會達爾文主義,中國是社會意識形態層面最純粹的資本主義國家。中國缺少民主社會主義與社會民主主義以及社會自由主義的熏陶,於是毛主義成為基層弱勢群體取暖的工具。
毛澤東思想與鄧小平理論都屬於修正主義,馬克思從來不主張熱愛勞動與集體主義,馬克思主張擺脫異化勞動以及個人的自由與全面發展。
他們想改變社會又缺乏思想資源,能想得到又不會被舉報的大概只有毛澤東思想

(習近平也類似不過是真的學識太差知道毛思想)
我觉得青年往往是最有傲气的年龄,有一种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是整个世界的中心的感觉,因此就算不对自己的能力,对自己的道德水准也总是会有一种迷之自信的。对待权力,他们很少会认为“在巨大的权力诱惑下,换成我我也会去贪腐行恶”,而是会想“换成我,有这么大权力之后一定会大展宏图大做好事”。加上中国人骨子里的慕强心态,所以有时并不会对强者当道的集权制度有什么反感,甚至会通过支持强者而把自己代入强者,来获得快感和保护自己“世界中心”的潜意识。比如说那句经典的“舆论阵地我们不去占领,别人就会占领”——他们自然而然的把占领阵地的共产党说成“我们”,好像有这种本事的是他自己一样。

因此,像毛泽东这样一个生前手握大权,死后都可以把头像印在钞票上供万人敬仰的超级强者,当然很容易吸引他们,将之作为一个理想自我的模版把自己代入进去,自我美化,顶礼膜拜了。
毛主义一般指的是七十年代兴起的靠恐怖活动推翻本国政府的做法,日本南美都搞过。毛左跟毛主义不完全是两码事,但还是有区别的。
但仍然提不出具体可行的改变中国现实的纲领、方案和细节。例如如何改变现在中国稳固的既成秩序,哪怕撬起一个角落?之后如何建立一个平等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如何避免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所犯的错误?如何确立所有制结构和分配制度,兼顾效率与公平?

谁说合格的反对派需要这些东西? 反对派的政治纲领就是反对现有的不公, 不需要别的. 怎么建设新的国家与政府那是反对派上台以后, 乃至于上台又被赶下台, 又再次上台以后的事情, 我说的就是民进党. 

管高压统治下的反对派要这要那是相当无耻的事情, 等到他们真的拿出自己的一套纲领来, 怕不是这些人又要考察反对派的干部储量了
地质大学杨一帆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跟孔子把西周臆想成完美社会一样,对现实有不满就想把过去的某个时期单方面臆想为理想社会。
期待中国人早日回到毛时代的大好过去
同时希望他们早日上山下乡与贫下中农相结合
毛开创了中共组织无处不在,人盯人告密成风,有组织淫乱,重度腐败的先河。怎么看都不是腊肉粉腐朽脑子里的平等社会(😂
老鼠爱上猫 新注册用户
昨晚还有个毛左在迷雾通给文革洗地呢
鄧右即否定機會平等也否定按勞分配,右派主張抽象的機會平等,毛左主張抽象的按勞分配,他們都是藍領工人的敵人。右派主張的抽象的機會平等對於中國工人沒有積極意義,右派主張的抽象的機會平等根本沒有立足點的平等,本質上是保護財團私有財產的社會達爾文主義,毛左那種抽象的按勞分配對於中國工人沒有積極意義,毛左主張的抽象的按勞分配根本沒有具體的標準,沒有中國工人與中共權貴之間的結果平等,本質上是建立在極權計劃經濟的基礎上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右派與毛左的主張的內在邏輯是一樣的,中國工人不應該成為右派與毛左實現利益的工具。中國工人容忍市場經濟存在的原因,不應該是因為相信市場經濟可以帶來合理的收入分配,而是因為專制計劃經濟本身無法有效的反映供需關係跟組織生產,同時也應該明白市場經濟最大的優勢只是比起專制計劃經濟可以更有效的反映供需關係跟組織生產可是市場經濟所帶來的收入分配未必是合理的,中國工人在利用市場經濟建設國家的同時應該積極的參與社會運動,結束中共建立的一黨專政,建立民主制度,並投票支持真正的左翼政黨,只是依靠改革開放之後建立的黨國資本主義權力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初次分配不會讓工人廣泛的分享社會利益,必須存在左翼政黨追求社會財富的再分配,不然對於工人階級是非常不利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